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重生校园:带着系〕〔校花的王牌老公〕〔杀戮美学〕〔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都市超级高手〕〔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美女总裁的近身武〕〔大夏纪〕〔大明之雄霸海外〕〔碧溪传人之邪体〕〔我就是圣光〕〔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天下剑宗〕〔贴身狂医俏总裁〕〔剑骨〕〔极道主〕〔这个故事有点扯〕〔诸天剧透群〕〔太虚圣祖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60章 忽如其来的消息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马世夜漆黑如墨的瞳孔此刻如水般沉静,只是朝马世玉绽出淡淡的一抹笑意。

    “大哥,她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从来都没有变过,若我一直把她强留在我身边,可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两个人都不会得到幸福,与其这样,我更希望看见她开心,但是能带给她真正幸福的人是你?大哥,你能做到吗?”

    马世夜缓缓的松开手,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他终于做到了,更没想到自己还能这般从容的面对这个结果,实在令他吃惊不小。

    “二弟,你。决定放手?你要成全我和雨烟?”这个消息对于马世玉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震惊,他一直认为,该放手的人是他自己,可他万万不曾料到,最后决定放手的人竟是世夜。

    “是啊,不好么?大哥,我希望你不要再放弃这个机会,她爱你,而你也爱他,你们在一起,我会祝你们幸福的,而我一直以来,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到最后,她喜欢的人仍然是你,有时候,我真的很嫉妒你,大哥,为什么喜欢你的女人就这么多,而偏巧我喜欢的,却也是深爱着你的,我真的很嫉妒。”

    他说着,便孩子似的笑了起来,眼眸竟是璀璨无比的,带着几分悠然自得的味道,“不过,我是真的决定放手了,因为我希望雨烟快乐,只有看到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看见她笑的是那么的开心,大哥,好好对她,别再让她流眼泪了,不然我还会把她从你身边抢走。”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马世玉用力的锤了一下他的肩,也笑了起来。

    他们两兄弟之间,终于又回到从前那样无话不谈的日子了,真好!

    走到病房门口,马世玉放慢了脚步,心理无法控制的甜蜜和激动就这样肆意的蔓延而来,世夜的话还一直围绕在他的脑海里,她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从前都没有变过。

    他觉得呼吸快要停止了似的,病房内是那么的安静,可他的心却是热血的,他连一分一秒也等不了,恨不得赶紧巴望着她的病快些好,这样他就能早点带她出院了。

    原来一直以为是他的一厢情愿,房雨烟对他早已没有了感觉,更不可能接受他,所以,他在心灰意马的情况下才决定放手成全她和马世夜,可是直到他听到马世夜说房雨烟真正爱的人是他时,他心里的激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意念,就像是,他也同样深爱着她,是一样的。

    他安静的站在了门边,默默的注视着房雨烟,她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认真地端详着,她此刻的模样,不禁又让马世玉回忆起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房雨烟总是喜欢靠在临窗的角落看书的情景。

    她的长发乌黑光滑的垂在胸前,两颊带着淡淡的粉红,嘴唇也恢复成了原有的色泽,整个人变得健康了不少,他几乎被她此刻认真的模样迷住了,脚步放慢的走了进去,尽量的不去打扰她。

    雨烟正看得入迷,听见了脚步声,条件反射的抬头,目光正撞上他如墨般的眸子。

    “是你。”雨烟放下了书本,交叠的双腿不由得放了下来,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麻木的似乎失去了知觉,马世玉连忙走过去揽住了她,有一些小小的责备:“你身子才刚好,别这么坐?容易腿酸。”

    而雨烟却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目光澄净的看着他,“世玉,不要担心我了,我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快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好吗?”

    “好,雨烟,聊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他按耐住心中的狂喜,看她点了点头,便说道,“雨烟,我想知道,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

    “又或者,我想知道,你对我还有当初的那份感觉吗?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吗?答案不予置否,雨烟已经在心中问过自己无数遍,甚至在某个时刻,她爱他到了疯狂的地步,马世玉这个名字,已经在她心中扎下了根,一辈子都无法抹去,雨烟想了想,这份迟来的爱情,还会回到从前吗?

    就像是,上天一直可笑的捉弄着他们一样,隔了这么多年,他们之间原本破裂的关系才终于冰释前嫌,她是应该感激命运并不是对她太残酷吗?终于在许多年以后,让她和当初最爱的男人互诉真心。

    马世玉看得出雨烟心里的痛苦,他明白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很难谅解,更何况是她呢?

    他叹了叹气,声音格外温柔的说道,“没有关系,我可以一直等待这个答案,雨烟,无论要我等多久,也不管结果怎样,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自私霸道的对待你了,这些年,我也想明白了,我只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他漆黑如墨的眸子此刻洒满了无尽的温柔,也和从前那样尖锐冷冽的气息相去甚远,褪去了棱角的他,也不过是一个追不到心爱人的可怜人,更是一个满脸哀伤,忏悔自责的男人,雨烟感觉眼角酸酸的,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走过去,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忽然开口,“马世玉,经过了这么多事,在我心里,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坏,和你离婚这些年,你一直压在我心底,我想,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深深的爱着你,从未改变。”

    马世玉怔怔的看着她,心口涌上了大片的震惊,而身子却像是僵硬了似的,毫无知觉,雨烟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告白过,脸红的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

    “雨烟,你没事吧?”马世玉忽然被她使劲推开,俊美如斯的脸染上一丝异样。

    “我,我没事,世玉,我们不要在这里好吗?这里毕竟是医院。”雨烟抬起头看他,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眸更加让马世玉心痛不已,也不禁暗暗责备起自己房才的失控。

    “好,不在就不在吧,雨烟,我现在都在以为我在做梦,当你对我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时,我的心就乱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我没有想到,当我对你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后,你对我竟然还有那份感情,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马世玉苦笑一声,疼爱的抚摸她的脸,她的眼睛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水雾似的,雨烟很感动,连忙覆盖住他的手,如水般莹润的眸子温柔的看着他,缓缓的开口,“世玉,你没有在做梦,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即便当你对我做出之后那些事情,我的心还是满满充斥着你,只是那时我的恨意远远大过了我对你的爱,所以我才狠下心,和你之间断绝一切来往,就算是后来你对我出乎意料的好,我也一直在自欺欺人,想房设法的让你难堪。”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不忍阻拦,世夜对我的深情付出,我无以为报,当他奋不顾身为了我和家人的关系闹僵,只为保我周全,说真的,我是真正的被他感动了,可是我知道,我对他的那份感情并不是爱,而是感激,世玉,我想除了你,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占据的了我的心如此之久。”

    她的诚挚令马世玉深深的感动,感觉整个人飞上了云端似的,整颗心都是悬着的,那般的美妙惬意。

    之后的几天里,雨烟的身体恢复的很快,眨眼便到了出院的时候。

    马世玉送雨烟出院回家的时候,一进家门,便看见穆鑫小小的身子朝她奔了过来,她欣喜若狂的连忙抱紧了他,似乎很久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雨烟心里自然是高兴极了,看着她和她的儿子亲密的样子,马世玉的笑容僵在了一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过。

    毕竟,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个牵绊,所以房雨烟,也并不是完全属于他一个人,这个叫房穆鑫的孩子,也是雨烟和别的男人生的,他和她之间,虽然回到了从前,但他们中间多了一个孩子后,始终是隔了这么一层,这让马世玉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正思考的时候,穆鑫跑了过来,小小的手轻轻的拉住了他,眨巴着大眼睛说着:“叔叔,你又来看穆鑫了。”

    “嗯。穆鑫?”马世玉的思绪一下被眼前这个小家伙吸引了过来,便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最近,听你妈妈的话没有,要乖一点,这样你妈妈也省心一点。来,孩子。”他忽然伸出手抱起了穆鑫,托起他那小小的身子,不知是不是父子之间才有的默契,马世玉在看着穆鑫的同时,心里忽然有股怪异的感觉,他不知是不是自己多虑了,这孩子,长得好像。

    “叔叔,你又在发呆了?穆鑫想下来玩,叔叔,你放我下来好吗?”穆鑫扭捏着身子想要下来,马世玉却愈发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人,可又说不上来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心里的疑问更加严重,原本盈满笑意的脸此刻竟变得有些马峻,穆鑫大概是被他的模样吓坏了,哭着闹着要下来,雨烟看着也没辙,连忙朝他伸出了手,“孩子我来抱吧!”

    他这才放下了戒备,让雨烟接过了孩子,等雨烟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了,马世玉这才按耐不住的问道,“为什么房穆鑫的父亲没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

    雨烟的脸色很难看,马世玉却没注意这么多,表情有些愤概;“雨烟,房穆鑫的父亲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你抚养他到现在这样大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他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雨烟接触到他那如火的眼神,心里却在不断的挣扎,从他们离婚到现在,马世玉对房穆鑫的身世是毫不知情的,她之前之所以不愿意说,就是不希望马世玉一直纠缠着他们母子俩,可到了现在他们重归于好的时候,她竟然还瞒着他,雨烟觉得自己的做法太自私,可如果马上告诉他这个消息,她怕他不愿意去相信,因为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她也从没有向他提起过穆鑫的存在,然而这忽如其来的消息,他能从容的接受吗?

    “世玉,我如果告诉你穆鑫的身世,你也要答应我,不要为之前的事恨我,好吗?”她抬头对上他漂亮的眸子,心跳得很快,马世玉看着她,也默契的点点头。

    雨烟定了定心神,这才说道,“穆鑫是我在六年前生下他的,就在你和我闹离婚的那天,我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我怀孕了,那时我迫不及待的想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当我拿着化验单兴奋的赶回家的时候,我看见你怀里抱着另一个女人,当时我的心都凉了,更没想到会碰上这样的场面,但我还是想听你怎么说,可你接下来的话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你说你要和我离婚,可你当时并不知道,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她话语渐渐哽咽起来,努力的想要把眼底快要涌出的眼泪逼回去,可却怎么也止不住。

    她本不想再回头回忆起从前的一幕幕,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就像噩梦般一直让她无法忘怀,而现在,不过是又将那些缠绕多年的噩梦又翻了出来,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场痛彻心扉的劫数。

    “雨烟,你在说什么?你说。穆鑫,是我的孩子?”马世玉愣在那里,他扶住了雨烟的肩膀,却听到了雨烟低低的抽泣声,她的哭声压抑而痛苦,他沉默的看着她,脑子里一下回忆起了六年前和他离婚发生的一系列事。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雨烟,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利知道的。”

    马世玉一下乱了房寸,按耐不住的将她拉了过来搂在怀里,“雨烟,为什么不说,到现在才让我知道?”

    雨烟哭的几乎昏厥,却忍不住伸手锤他,“马世玉,你都要和我离婚了,而且那么的决绝,我想想和你之间再无可能复原,想回到从前过平静的生活,就在你和赵蔓熙订婚的那天,我生下了穆鑫。”

    会好看吗?这话雨烟可不敢保证,也许现在是,但不代表以后也是,况且,站在面前的男人又是那么的风姿卓越,俊美邪气,说不准儿,以后还会有一大票儿排着队等着他一一筛选的名媛千金。

    “你看看你,怎么又一副嫌恶的表情?”马世玉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这还真和以前冰山脸的他截然不同,简直一萌神。

    “你说呢?你这人,就只会口蜜腹剑,说的话跟做的事表里不一。”雨烟斜睨了他一眼,看他搞怪的表情,也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便转身去了试衣间换下了婚纱,拿着婚纱交到了服务员小姐的手里,“麻烦给我包起来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娱乐之大明星的动〕〔灵域兵魂〕〔实力宠妻:影帝,〕〔重回二零零五〕〔夺舍了通天教主〕〔一宠成瘾:商妃很〕〔重生追爱:傲娇夫〕〔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京门女侯爷〕〔豪婿〕〔跃马大明〕〔转生成圣〕〔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帝妃成长手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