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万界宝物兑换机〕〔没人玩的游戏〕〔血王座〕〔诸天最强恶魔玩家〕〔大魏文宗〕〔超神学院之墨染〕〔今天开始做纨绔〕〔都市至尊医仙〕〔原来我是富二代〕〔冤冤相抱:老婆请〕〔娱乐再成神〕〔重生之绝世废少〕〔农门丑妇〕〔万兽朝凰〕〔写手的古代体验手〕〔爱似尘埃心向水〕〔首辅家的小娇娘〕〔都市女人香〕〔永恒主宰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52章 病成这样了,嘴还是不饶人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后来长大了,每当他提及‘探花’,她就发狠似的咬他,她才不要他做什么狗屁探花,他是她将来要嫁的人,他怎么可以像李探花一样到处寻欢作乐,她不许。

    屋子里静了下来,静的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怎么不好喝?哦,我忘了说,我怕破坏豆汁的原味,因此没让放糖,我去给你找糖来。”

    见她突然望着豆汁儿发呆,赵时凉起身就要去厨房拿糖。

    淮莹出声阻住了他,“时凉,别忙了,这个真的挺好,我喝豆汁儿从不放糖的。”

    “呵呵,那就好,我就是怕你喝不惯。”赵时凉复坐了下来,虽然,她后面的声音很低,但他还是听清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般甜着。

    瞅见赵时凉正看着她,淮莹从容淡笑,她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吃过没有,要不要再来点儿?味道很纯正。”

    淮莹将另一碗豆汁儿递了过来,漆黑的双眸在此刻格外温柔,漾出水润光芒,赵时凉憨笑,“你喝,要是喝不了到时候我帮你。”

    整个人顿时一愣,淮莹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很快,她别开了视线。

    他俯下身来,那张清朗俊容离她越来越近。

    淮莹捧紧了白瓷碗,心中一吓,直觉地朝后靠去。可是他的手却撑住了椅臂,不让她逃离。

    眼看着他就要栖向她,淮莹紧抿了唇,身子紧绷。

    惶恐之中,他慢慢地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触过她的脸庞,却是将她嘴角的煎饼屑轻轻拭去。

    “怎么吃得跟小花猫似的。”赵时凉眯起眼眸,语气难掩宠溺。

    淮莹一怔,竟是尴尬不已,方才她都在胡想些什么呢。

    淮莹艰涩一笑,她忙在桌上的纸巾盒里抓,她抽了张纸巾过来轻擦了擦,又像是要擦去他的碰触。

    她不敢看他,低着头闷闷地喝着豆汁儿。

    清澈明亮的双眼闪闪烁烁,显示出她此刻的紧张不安。

    “今天可有什么安排没?”赵时凉见她突然变得拘谨起来,他挑了挑眉,变戏法似得从兜里摸出两张影券,“一起去吧,也别在屋里闷着了。”

    “嗯,好。”淮莹轻声呓语,甚至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碗里的豆汁儿还剩了许多,散着袅袅热气。

    “你……”

    淮莹看着将她剩下的豆汁儿喝的不剩的赵时凉,她的脸红了,他居然真的……

    “永和的豆汁儿那就是地道。”赵时凉不以为意微笑。

    “几点的?”她问。

    “十点。”他说。

    淮莹抬眸瞅向墙角的落地钟,此刻还不到九点,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她起身正待去卧室,她的手机铃声悠悠响起,“时凉,你坐先,我去接个电话。”

    “好。”

    赵时凉半起身,见她压了压手,他坐下,淮莹进了卧室,翻出手机一看,显示屏上闪烁着熟悉的两个字:老公!

    多少年了,这个备注名称没有变更过,在她心里,当她完完全全的属于他的那刻起,她就当他是她的老公了。

    呼吸加速,大脑停止了思考,咬唇,毅然挂断。

    在衣橱里翻找一通,找到一袭米白大衣,她套在了身上,在镜前复照了照,没有什么不妥,就是眼带有些重,那是昨夜浅眠所致,她拎起手包出来。

    赵时凉不在客厅,来到厨房,赵时凉正洗涮着碗筷,淮莹一只脚迈进了门槛,她呆住。

    赵时凉洗手,转身,瞥见她正看着他,笑了笑:“好了?”

    “嗯。可以走了吗?”

    “好了。”

    悍马车稳稳驶离,不大会儿功夫,淮莹手机又响了,她只淡淡瞅了一眼,不假思索卸了电板,见赵时凉望了过来。

    “打错电话了。”她柔柔糯糯的女声在身侧盘旋而起,余音未散,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笑容。

    赵时凉但笑不语。

    深邃的眼神更加凝窒,那神情带着困惑,苏立行听着电话里传来关机语音提示,俊朗的容颜顿时沉了下去。

    可她的声音,她倔强的笑容,却定格于他的眼底,那是一副静止的画面,久久不散。

    华星影城,负责接引的侍应生护送他们由大堂内直升电梯到四楼南侧vip厅。

    介于赵时凉的贵宾身份,他们可提前半小时进入vip休息厅候场,其间有侍应生为他们奉上咖啡及各色美味糕点。

    “你常来这地儿?”淮莹抬眸看他。

    “也不是,今天是我第二次来。”赵时凉如实说,见她似是不信,他笑:“磊子曾在这里向心仪的女子求婚,几个哥们儿跟着瞎起哄过来帮他撑场子。”

    “磊子?”

    淮莹蹙眉。

    “哦,就是巩磊,大家都叫他磊子,磊子是此番晋级人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上校军官,他的父亲你应该不会陌生,高官巩长天,有机会我介绍磊子给你认识。”

    巩长天这名儿倒很熟,至于那个巩上校巩磊,淮莹还真没什么印象了。

    淮莹笑笑。

    抬腕瞅了眼腕表,差不多快开场了,她说:“我们过去吧。”

    很早就听说华星注入了高科技含量,影厅采用了国际最先进的视听设备,如美国strong牌放映机、目前最先进的2kbarco高清晰度数字放映机,最好的杜比数码srd、dts等系统还音设备,英国进口银幕等。

    影城的观影条件也应用了与国外先进影厅接轨的方式,采放了高坡度无遮档、低视点及宽排(120cm)距座椅设计。厅内仅有35个座位,分a、b、c、d四排,座椅设计极为人性化,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和身高来调整座椅靠背的角度。

    赵时凉和淮莹的座位在a排7号,8号,而且是双人连座沙发,淮莹不由得敛了眉心,赵时凉绅士扬手请她入座。

    距离他们旁边的5号、6号座已经有人,其实,像这样清幽雅致环境,差不多都是成双入对的情侣。

    借着昏暗的背景光,依稀可见隔壁5号6号座交叠缠绕的四条腿,很明显,女子是坐在男子怀里的。

    高清大屏幕正在插播最近公映预告片,高雅舒适的环境,赏心悦目的视听效果,无不令淮莹暗暗咂舌,原来国内竟也有此等奢华之地,这确是她始料不及的。

    “这里可是……”

    赵时凉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这里便是5号厅,京里首家商业imax影院。”

    imax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高精密度电影系统。投射在巨型银幕上的令人惊叹的、水晶般清晰的图像,配以最先进音响系统带来的震撼声音,给予观众视觉上最身临其境的电影观赏体验。

    原来此地便是京里有着‘电影头等舱’之称的5号厅,淮莹惊叹不已。

    “我帮你戴上。”赵时凉将特制的3d偏光镜帮她戴上,他特意选的3dimax阿凡达原声版,相信她应该会喜欢。

    借着调整座椅,淮莹不着声色向外侧挪了挪与他保持一定距离,赵时凉将她的一系列动作看在眼里,他只笑了笑,也没说话。

    影片中途,当剧中男主角jakesully和女主角neyti

    i上演一段激情戏码的时候,赵时凉突然转眸看她,而她脸上表情淡漠,眼睛始终盯着大屏幕,没有偏移。

    隔壁5号、6号座隐隐有异动传来,不用看都知道深陷在沙发里的人此刻正深情拥吻,湿滑的热吻声不时传入耳膜,赵时凉一张脸早红到了脖子根,他突然就觉得有些口渴,看向身侧,她坐姿依旧端正如初,几乎从落座后就没怎么动过。

    赵时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捱过的那两小时三十四分时光,直到影片结束,她仍然盯着大屏幕没有丝毫的反应。

    “淮莹,散场了。”

    赵时凉卸下3d偏光镜唤她,此刻早已神游太虚的淮莹终被唤回了心神,她愕然回首:“时凉,什么事?”

    当瞥见相继离开的观众,淮莹抱歉垂眸,“我们走吧。”

    “晕不晕?”赵时凉帮她卸下偏光镜,一脸关切望着她茫然的双眼。

    “还……”

    ‘好’字未及出口,迎面相携而来的一对俊男靓女令淮莹猝不及防,呆然怔在了原地。

    “我就要看《蓝精灵》。”明美挽着淮容手臂,红唇高高翘起。

    “你也不瞅瞅你都多大人了,还看那个,听我的,就3dimax《阿凡达》吧!”淮容扯了扯嘴角。

    “不要看那个什么驴耳朵,我就要看《蓝精灵》!”明美嘟唇不依,眼睛直给他耳朵上瞅。

    “我又没长驴耳朵,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淮容笑着歪脖看她气呼呼憋红的小脸。

    突然,他以极快的速度挟她进怀里,待明美再抬眸时,整个人已被他高大挺拔身影罩住,淮容半拥半抱着明美进入5号厅。

    廊道里,淮莹从赵时凉怀里露出头来,见淮容和明美似乎只顾着说话并没看见她,紧绷的一颗心稍稍落地,她微微后退,略感抱歉:“我……那个……”

    “我知道你这时候不想看见淮容,好在他和女朋友似乎也没瞧见咱们,走吧。”长臂自然微伸,轻揽在她肩头两人并肩走向电梯。

    没看见吗?

    堂哥淮容那可是出了名的耳聪目明,机灵着呢,若说他没看见她那还就不正常了,淮莹撇嘴轻笑。

    “方才那个好像……”明美突然回头看向身后。

    “咝――”淮容忙手捂着额头龇牙咧嘴直吸气,明美惊吓不小,抬手就要查看:“伤口又痛了吗?快让我看看。”嘴里还直骂大哥苏立行下手太狠,以后她再也不要搭理他。

    “要是陪我看3dimax《阿凡达》,我头那一准就不痛了。”淮容坏坏笑笑,明美情知被他捉弄,她嘟着嘴抬起二指就要向他额头招呼过来。

    “你真是可恶之极!”

    看电影都是男方迁就女方,他倒好,哪次不是她迁就他,真不知道那个‘驴耳朵’有什么好看的。

    淮容将头伸了过来,嬉笑着说:“正好,我头痒痒,给我挠挠。”

    “我看你是皮痒痒还差不多。”

    明美缩手,抬脚要给他脚上踩,瞅见他黑色皮鞋铮亮可鉴,她气的直跺脚,心里堵着一口气憋着发泄不出来,她就是难受的慌。

    “你刚刚有没看见过去的那个女的有点像……”

    “傻瓜,我现在眼睛里只看得到你,至于其他对我来说都是空气。”淮容俯身,直视她的眼,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瞄见他们乘电梯下去,淮容总算舒了口气,要是被明明认出小莹来,估计他今儿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那个家伙穿西装竟也可以这么帅!远远儿的他就瞅见那家伙和小莹从5号厅出来,还别说,挺搭!

    淮容为自己突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可是立行那一国的,咋就滋生了这种念头?今儿为了自己的小小幸福,暂且算他不够仗义,睁只眼闭只眼好了。

    淮容摇了摇头,浅笑道:“好了好了,今儿咱就看《蓝精灵》。”

    “真的?”眉间扬起淡淡的疑惑,明美圆睁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这是他第一次遂了她的心意。

    淮容低头笑了笑,银边眼镜下方的黑眸深邃得像用刀子一刀一刀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每一个线条都透着优雅与高贵,将她锁在了怀里。

    下一秒,他的薄唇就欺压了下来,大手抚着她的脸,话锋一转,在她唇边沙哑地说了一句:“你看你的,我忙我的。”

    “你……”

    明美暗自着恼,她就知道,他没这么容易妥协,果不其然,他就是只狡猾的狐狸!

    梁亦凡拎过大衣刚要开门,这时候,门开了。

    苏立行摇摇晃晃恰好推门进来,两人差点儿就给撞到了一起,见他似乎是要出去,苏立行径直走向沙发昂藏身子窝了进去。

    “咋了这又?”

    昨儿晚上兴致还蛮高的,今儿咋就这副蔫蔫的模样了?

    “甭搭理我,该干嘛干嘛去。”苏立行微闭着眼睛。

    梁亦凡拿了毯子过来覆在他身上,他身上滚烫的温度令他心惊,他发烧了。

    他找了盒连花清瘟过来,倒了杯水给他,瞅了瞅他紧锁的眉心,说:“把这药吃了再睡,今儿适逢周末,我估摸着老屋这会子应该有人在,我过去趟,很快回来。”

    “一会儿吃。”苏立行眯着眼睛,有气无力说:“租了便租了,和人客气点儿,甭回头招人笑话咱大男人没风度。”

    “至于嘛我,况且我又不是去讨房子,爷爷不是明儿寿辰嘛,身为晚辈我总不能空着手过去,今儿逞着房客在,我回老屋取些东西。”

    “你就是空着手来,谁还能说你吃大户咋的?”

    “病成这样了,嘴还是不饶人,是,是不能把我咋,可谁叫你我这般相熟,你爷爷那可不就是我爷爷,你真要我空手来,我也得拉得下那张脸不是?”梁亦凡笑。

    “行了,今儿算我说不过你,记得早去早回,我的晚餐可都指望你了。”苏立行转身面向沙发里侧躺着,他向梁亦凡挥了挥手,还不忘提醒他周末是他上厨。

    “记着呢。”梁亦凡笑着穿上大衣开门出去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九叔首徒〕〔开局五百亿〕〔八零神医小娇媳〕〔神奇宝贝之灾厄〕〔医路青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