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金乌大圣〕〔纯良毒妇:正室秒〕〔史上第一不正经〕〔长恨归〕〔都市至尊少帝〕〔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入骨宠婚:误惹天〕〔眉姐〕〔妃本撩人:王爷,〕〔唐末战图〕〔强宠,小娇妻给我〕〔首席大人的挂名妻〕〔神级黄金指〕〔长歌当笑〕〔我只想享受人生〕〔帝王妃之画嫣然〕〔次元间的旅者〕〔第一战妃:王爷清〕〔游戏世界旅行者〕〔龙王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32章 得瑟
    假如一定要拿什么交换,才能挽回爸爸公司的话,她宁愿交换给自己喜欢的人,可如果这样行得通,她能那么做吗?

    “喂?”

    夜晚,苏逸轩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听筒里的声音令他惊喜不已。之前因为她挂断电话,还关机的那份怒气,也在一瞬间消散了。

    听她声音不大对劲,他又赶忙问:“丫头,你在哪里?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

    第一次做这种事,蓝波儿实在太过紧张,胆怯到结巴的声音,生怕被他识破。

    想到白天她一声不吭就出院,苏逸轩还是放心不下,他一直认为,小丫头是为躲他才出院的,这会儿极有可能是身体难受才打来,可又死撑着不说。

    他只好追问,“你是不是在家?我过来看你。”

    电话里静默了会儿,她才颤着声道:“好……”

    她反常的没有拒绝他过去,苏逸轩也没多想,只道是蓝家又都没人在家,她没人可找,所以才打给自己。

    由于担心,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他便抓起车钥匙飞快的赶了过去。结果到半路,她又发了条信息来,说是在他那栋房子里等他。

    苏逸轩小小的意外了下,又一想,难道是跟家里人发生矛盾了?来不及多想,加快车速赶到,打开车门他便朝自己那栋房子走去……

    给她钥匙前,他已经把那掌纹锁给取消了,这会儿倒是没有上锁,可以肯定,她就在里面。三步并作两步进屋,大厅的灯开着,却意外的不见人影。

    一抬头,楼道的灯也亮着,可人呢?

    目光扫过屋里各处,苏逸轩细听之下才发现,二楼有轻微的响动。小丫头怎么跑他楼上去了?平时,她不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吗?

    几步踏上楼梯,只有他那间卧室的门开着,但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他走进去,一股清香浅浅浮动在空气里,随鼻息进出,让人莫名舒爽……

    下一秒,他手搭上开关,可按了两下却没有光亮。这该死的线路!上次修理的工人一定是马虎了事。

    可他哪里知道,蓝波儿怕难为情,那灯泡是她费了半天劲才卸下来的。

    “丫头,你在没在里面?”

    他边问边往里走,那股子清香也更加明显,深嗅一口,独特的香气中,竟掺杂着一丝沐浴后的味道……

    他心中的疑惑更甚,长腿已挨着床尾……

    苏逸轩的儿子苏立行的番外:

    随着一架大型客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淮莹终于回到她生活了22年的北市。

    长时间的飞行令她有些昏昏欲睡,即便是在头等舱,温度适中,淮莹仍是感觉有些窒息,胸闷,那飞机降落时那一瞬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令她的耳膜有些不适。

    淮莹缓步走下飞机,在空中飞行了十多个小时,再次有了脚步踏实地的感觉,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举目四顾,惨白的灯光打在身上,有些微冷,孤寂,沉闷,淮莹拢了拢大衣出来,深夜的首都机场有些冷清,使得这冬日的夜晚凭添了几分寒意与萧索。

    大厅里,前来接机的傅淮宁和许放已经等候多时,一见到淮莹走出安检口,淮宁立即迎上前来,一脸爽朗的笑容:“小莹。”

    “哥。”淮莹微笑着给哥哥淮宁一个热情的拥抱。

    “冷不冷?”

    “还好。”淮莹看着哥哥笑。

    许放推了推鼻梁的银边眼镜,看着热情相拥的两兄妹,他笑的诚恳。

    淮宁习惯性伸手在妹妹俏丽短发上揉了揉,淮莹抿唇浅笑,也不恼,淮宁突然意识到昔日那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已然褪尽青涩,成为一个成熟稳重的大美人儿。

    “走,咱们回家,妈妈还有荞荞可都在家等着你呢。”

    “嗯。”

    相比京都的变化比她走的时候似乎又繁华了不少,淮莹几乎都叫不出名儿了,游走在长长的车河里。

    街道两边此刻灯火辉煌,璀璨的霓虹灯光不时流淌到车厢里,光与影斑驳落在淮莹秀气的眉宇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忽明忽暗。

    淮宁的心情很好,一路上都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荞荞最近一些有趣的事情,淮莹听的欢喜,“哥,荞荞快生了吧?”

    “嘿,我说丫头,荞荞那是你叫的?”淮宁磨了磨牙,抬手就要给妹妹额头一记爆栗,他笑着揽过妹妹肩头笑的无可奈何。

    “呵呵,这不叫顺口了嘛。”淮莹腼腆一笑。

    要说起来,楚荞还小她俩月呢,那声大嫂还真是有些难以启齿,可谁叫人家是大嫂呢,那该叫还得叫。

    “快了,还有不到两月就生了,荞荞本吵着要过来接你的,可她如今大腹便便还真不方便出门,妈妈更是宝贝儿的护得紧,她呀,哪儿都甭想去。”淮宁笑。

    “那岂不给闷坏了?”

    “可不?”

    “我现在每天下班第一时间,那就是回家陪她,就这她还吵吵着要出去,真是拿她没办法。”淮宁摇首深笑,嘴角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

    “哥,您现在的首要任务可不就是陪荞荞嘛,两个人开开心心过日子,那才叫真幸福呢。”

    “傻丫头,难道你不幸福?全家人宝贝儿似的宠着你,你这厢回来咱家这戏那就开锣了,婆婆媳妇小姑子仨女人可算是凑齐全了!”

    “哥哥就怕我回来和荞荞争宠?”

    “就你?一人还想斗过她娘仨,呵呵,估计有点难!”

    “对哦,我咋给忘了这茬呢。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有了你那仨宝贝就不疼我这老妹了。”

    “不会,忘了谁还能忘了你。”淮宁摸着妹妹的头发,突然就觉得这丫头似乎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下雪了。”

    淮莹看见窗外飘飘悠悠的雪花,她笑弯了唇。

    淮宁知道妹妹最喜欢下雪天,他让许放开慢点,好供妹妹观赏夜空飘零的雪花。

    望着那雪花,淮莹好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

    夜晚的交通还算通畅,路上没有堵车,车厢里突然就静了下来,许放开了广播,交通台正在播报实时路况,突然一首让人听了发狂的曲子不期然就响了起来。

    “许放,快关掉那玩意儿!”

    淮宁伸手挠了挠耳窝,这曲子真的能让人癫狂!

    “现在国内流行这?”淮莹笑。

    “不是流行,是这年头国人都审美疲劳,啥东西越是古怪离谱那就红火,就这,屁大点小娃儿都跟着能亮一嗓子。”

    豆豆那天不知道咋突然就哼起了这首歌,差点没郁闷死他,怪腔怪调的,那小脸上的表情就跟抽筋似的。

    “啥名?回头我好听听。”淮莹好奇。

    “《忐忑》”许放说。

    “甭,千万甭听那玩意儿,都什么跟什么呀,公鸡嘎蛋也比那好听,有劲吗?妈妈要是听到,估计那高血压又得直线飙升,咱这年那还过不过啦!”

    “没那严重,我就觉得这歌挺特别的,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啥都行,甭对那玩意儿好奇就成。”淮宁伸手摸了摸淮莹额头,“不烧啊,我说你可甭再吓唬哥了啊,那天荞荞在家门口滑了一跤,我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你哥我还没享几天清福呢,回头再让你给吓着,你说我这辈子那是招谁惹谁了啊。”

    “放心,我这不是和哥哥闹着玩嘛。”淮莹挽着淮宁胳臂撒娇,头枕在他肩膀上微微阖眼,依稀间似乎听见哥哥低沉的声音说:“小莹,他……知道你回来了。”

    “哥,你怎么就……”

    淮莹一阵怔悚。

    “明美……现在是我的秘书。”淮宁大手包握住妹妹冰凉小手在掌心,让她焦躁不安的心慢慢沉淀下来,“呵呵,没事的,明美马上可就是咱傅家人了,她的心不见得会向着他。”

    许放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一震,车头侧偏,他急忙急打方向盘,堪堪的避开了擦肩驶过的一辆黑色世爵。

    淮莹不妨,她的头向一侧跌了过去,好在淮宁及时揽住了她,“小莹,又没碰到头?”

    “没事。”淮莹苍白了脸色,她摇了摇头,浅浅一笑。

    “怎么回事?”淮宁冷了眸色,看向正开车的许放。

    “傅总。”许放犹豫了一下,到底说还是不说呢,沉吟片刻,许放说:“刚刚那是……苏先生的车子。”

    淮莹沉默,凝神不语。

    淮宁低头在兜里摸出一根雪茄衔在口中,纯黑打火机在掌心握到发烫,他拿着端详了片刻,眼前闪现谁嗔怒的眼睛,淮宁取下雪茄轻嗅了嗅,又放了回去。

    “哥,你真戒烟了?”淮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她瞅着淮宁看了半天。

    “戒了也有日子了,差点要了你老哥的命。”

    “你因她恋上烟,又因她而戒烟,哥,你可真行!”淮莹笑着抹了抹眼角,哥哥总算是苦尽甘来,守得云开见月明,可是她呢?心,又隐隐痛了起来。

    “小莹。”

    淮宁握住了妹妹的手,他欲言又止。

    身后不远处,有车子急刹车的声音清晰传来,很快,一辆黑色世爵打身后追了上来,一个左转,后倒,黑色世爵横亘在了前方挡住了去路。

    许放赶忙一个急刹车,兰博基尼突然就停了下来,车里的三人皆惊愣不小。

    前方,有人从车里下来,颀长挺拔身姿斜靠在车身上,眼前亮了一下,一簇幽蓝的火焰轻轻跳跃,继而灭了,一缕轻烟在他的指间袅袅升起。

    侧首,二指噙着烟猛吸了一口,轻轻吐出,登时烟熏袅袅……

    “傅总……”许放转身看着后座的淮宁。

    “许放,把车靠边停下,好狗还不挡道呢!”淮宁冷哼一声,他看向身边惨白了脸色的妹妹淮莹,轻拍了拍她的手说:“没事,乖乖坐车里,别下来。”

    淮宁刚要开车门,身侧,淮莹摇头,轻唤:“哥……”

    “放心,我不会和他打架,困了,就先眯会儿。”

    淮宁下车,随手关上了车门,看了前方斜倚车身好不悠闲的他一眼,淮宁抬脚向他所站位置走了过去,“还真邪门了,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她人呢?”

    “她?哪个她?不知道苏先生这厢说的是谁?恕我不明白。”淮宁笑的意味不明。

    “我知道她回来了。”苏立行不怒反笑,他喷出浓浓一口烟雾,指尖擒着烟猛吸了一口,回头,他走向路边停放的兰博基尼。

    “不是苏先生想见谁那就能见的。”淮宁扬了扬脖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看着她的份上,我给你留点面子,今儿我不想和你打架。”苏立行敲了敲车窗,唤道:“下车。”

    里面黑糊糊的什么都瞧不清,静静的,没有声音。

    明美的消息不会错,算日子她应该是这时候到北市了。

    车门开了,许放从车里下来,“滴”的一声,车子上了锁。

    “苏先生,您这是找苏小姐?呵呵,那您可是找错地儿了,找苏小姐您应该去傅医生那儿才是。”许放笑了笑,让向了一边。

    “车里是谁?”

    “苏先生这话就问的奇了,这是我们傅总的车子,傅总这厢下班正要回家,您说车里还能有谁?”许放摊了摊手,他走向淮宁:“傅总……”

    淮宁笑着摆了摆手,显然对许放方才的表现很是满意。

    苏立行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他不耐的接起,“什么事?说。”

    “行,明美和你在一起没?”淮容焦急的声音透过电波清晰传了过来。

    “没有。”

    “她可是答应晚上我吃火锅的,可是一直都没来哦,这不火锅店都快关门了,我都还没见到人影呢!”

    苏立行没好气的说道:“那你不会打她电话。”

    笨蛋!

    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打了,可我打不通这不才打你这儿了。”淮容急坏了。

    “不会打家里问问?”

    “说是天没黑就出去了,到现在人还没回来。”

    苏立行沉重的喘了口气,手机那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疑虑:“行,你倒是帮我找找啊,明美可是你妹妹,你都不怕她出个啥事啊?”

    “知道了,回头打给你。”苏立行收了线,他猛吸了口烟,指间一松,烟蒂落在脚边,抬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回头,复瞅了眼黑色兰博基尼,那边,淮宁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苏立行心中狐疑不紧不慢走向自己的车子。

    “不打算搜一搜?”淮宁讶然失笑。

    “我要真搜,你肯?”苏立行眉峰拧在了一起,看着面前这张灿笑脸庞,怎么就那么欠揍呢!

    “傅总,太太估计都等急了,咱们还是赶紧了回去免得太太担心。”许放适时上前催促。

    淮宁的手机响了,他瞅了一眼,咧嘴笑了,“你很不听话,没事儿的,很快就到家了,要乖乖的,嗯?千万别出来,外头冷,回头别又给冻着喽,我可是经不住折腾了。”

    “得瑟!”苏立行撇了撇嘴,上了车,很快,黑色世爵一溜烟开走了。百镀一下“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皇后在位手册〕〔豪门盛宠:神医娇〕〔我在异界是个神〕〔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