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金乌大圣〕〔纯良毒妇:正室秒〕〔史上第一不正经〕〔长恨归〕〔都市至尊少帝〕〔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入骨宠婚:误惹天〕〔眉姐〕〔妃本撩人:王爷,〕〔唐末战图〕〔强宠,小娇妻给我〕〔首席大人的挂名妻〕〔神级黄金指〕〔长歌当笑〕〔我只想享受人生〕〔帝王妃之画嫣然〕〔次元间的旅者〕〔第一战妃:王爷清〕〔游戏世界旅行者〕〔龙王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30章 负气
    “人民医院,离这里没多远,我忙着回来告诉你,还没来得及去,”顿了顿,赵雪妮又道,“这样,你先躺着,我过去帮你看看。”

    蓝波儿却置若罔闻,径自扶着床边要下床。赵雪妮一看,这哪行?忙拦着她,“你这是做什么呀?”

    蓝波儿抖了抖唇,显得无措,“我要去医院,去看我爸爸。”

    赵雪妮双手垂下,重重叹了口气说,“可你也刚刚才醒过来呀!你自己都这么虚弱,这怎么行?”

    “可我,我怕……雪妮,你要是我,你还坐得住吗?”

    蓝波儿说话时,眼神慌乱且无助。那是她的至亲,不去看看,她怎么能安心?

    “我……”赵雪妮一时语塞,重又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带你一起去,不过,你真的行吗?你昏迷两天才刚醒,万一把你自己再弄出个好歹来……”

    蓝波儿重重点头,“我没事,真的,你快带我去吧。”

    赵雪妮见此,只得点头。

    换下病服带好门,两人一起直奔人民医院而去。而她们才刚离开,沈逸凡便急匆匆的走进医院……

    到人民医院一打听,蓝孝云已经由外科转到了心血管内科,来到心内科向护士问了病房号,赵雪妮扶着蓝波儿一起往蓝孝云病房走去。

    才刚到门口,就听有个女人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咒骂着什么,注意听,原来是左丽的声音。蓝波儿忙推门进去,里面的人见了她显是吃了一惊,停住咒骂站起身。

    “波儿!你怎么……”

    蓝波儿只顾看向病床上那个神情憔悴的男人,只一眼,便有想哭的冲动。

    蓝孝云昔日的光华已然不再,两鬓斑白,面色萎黄,才几天不见,眼窝处已经明显的凹陷下去,整个人像是瘦了一大圈,又胡子拉碴颓丧不堪,最关键是,那双眼睛从她进门到现在,始终毫无知觉的紧闭着……

    “爸——”

    蓝波儿猛地扑到床边,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左丽反应过来,立即上前重重扯了几下她衣服,横眉竖眼的道,“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你爸差点就见阎王了,你说说你,几天都不见人影,还回来做什么?啊?”

    “对不起……”

    蓝波儿只知道淌眼泪,对她来说,爸爸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失去他……都怪自己,不该去找唐静,不然也不会困在电梯里,也不会爸爸命悬一线的时候全然不知。

    想到她同样身体不好,赵雪妮心中一阵不忍,忙上前替她解释道:“阿姨,这事不怪波儿,假如不是她……”

    “这里没你事!”

    左丽厉声喝断她,从前和和气气的长辈形象早已没了踪影。赵雪妮不禁愕然,她怎么会像突然变了个人?可能是误会蓝波儿,所以太生气了,她这样想。

    怕她再责怪蓝波儿,她抿了抿唇试着劝解:“阿姨,波儿她真的没有乱跑,她只是……”

    “我让你闭嘴,你听不见吗?这里没你事,出去!”左丽再度打断她,脸上的表情愈加冰冷。

    她压根就不想听什么解释,就算真有什么理由,那又如何?蓝孝云倒下,蓝家就快不行了,这个该死的丫头,一直就看自己不顺眼,当然她也是,所以往后既然毫无顾忌,那谁也别藏着掖着了,趁早把态度挑明的好。

    赵雪妮被她那一声给吼懵了,这么凶的左丽,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又碍于人家是主,她只好默默看了蓝波儿两眼,上前轻声对她道:“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

    蓝波儿早已哭成了泪人,可不代表赵雪妮和左丽的对话她没听见,重重抹了把眼泪,点点头,等赵雪妮一走,她就伏在床边,再也无法抑制的嚎嚎大哭起来……

    左丽嘭的甩上病房门,回转身极不耐烦的嚷嚷着,“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用吗?再说了,你爸他现在还没死,等死了你再哭也不迟!”

    她嚷嚷完还不解气,看着病床上的蓝孝云,又开始没完没了的抱怨起来。

    “我真是倒血霉了我,好好的嫁到你们蓝家,你看我这才多大岁数,眼看着怕是要守寡,唉!还得拖着个十几岁的孩子……”

    “他倒是好,把公司赔了个精光,两腿一伸往病床上一躺,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呢?以后孤儿寡母,该怎么活?这个该死的,我命真苦啊……”

    她又声情并茂的控诉了很久,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蓝家一直亏欠她,可其实呢?

    蓝波儿只是伏在床上恸哭,没接过她一句话,她怕会控制不住跟她吵起来。爸爸虽然没醒,但她怕他听到了,会伤心,想起爸爸平时是怎样对待左丽的,她突然替他感到难过……

    过了会儿,左丽似乎也说累了,但明显心里的火却是越烧越旺,她巴不得把这几天心里的积怨都拿出来发泄,却苦无对象,就像拳头打进了棉花堆里……

    喝了口水,她一手叉着腰,愤愤的指着蓝波儿,“你哑巴了?给我起来!”

    蓝波儿没动,任由她说,若是要跟她计较,早在很久以前就该跟她对立了,正是不想给爸爸出太多难题,她才一直隐忍,到现在,更加觉得没那个必要。

    可她越是平静,左丽就越来火,更加出言讥讽。

    “嗬!你爸都躺那儿不动了,你倒是挺能沉得住气,真枉他生养你一场。”

    蓝波儿脊背僵在那里,吸了吸鼻子闷声道,“左姨,请你不要说了,他也是你丈夫。”

    左丽闻言,顿时眉毛一耸眼珠子一瞪,厉声道:“哟?小丫头片子,你倒教训起我来了,他是我什么人还用得着你提醒吗?你说你从进门到现在,除了哭还做过什么?连我们杰轩都知道关心他老子的病情,你可好,抹了两把眼泪就来挑我的毛病!你也不想想,不是因为你,你爸会这样……”

    “呃……”

    床上突然的一声闷哼,打断左丽接下来的数落,她与蓝波儿均望向床头,蓝孝云病容下微微有了反应,干燥的唇蠕动了下,发出声含糊不清的声音。

    两人都愣住了,接下来蓝波儿紧紧抓住蓝孝云的手,流着泪又惊又喜,“爸,爸,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左丽脑子转得快,心道莫非这蓝孝云死不了?

    下一秒,她已经飞快握住了他的手,换上一副温柔而又急切嗓音道:“孝云,孝云!你感觉怎么样了?听得到吗?哎哟喂,你都快急死我了……”说着,竟嘤嘤的哭了起来。

    对于她这前后巨变,蓝波儿只是稍稍惊讶了下,便抹了把眼泪起身,漠然道:“我去叫医生。”

    左丽连连点头,脸上一片温和之色,“哎、哎,你去吧,我在这儿看着,你爸怕是有希望了。”

    假如不是有希望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的态度吗?

    这话到嘴边,蓝波儿又硬生生咽了下去,她不想爸爸醒来的第一眼,就是看到她们在争吵。

    医生很快在护士的陪同下过来,大致检查后,医护人员慢慢退出去。

    蓝波儿忙跟上前,“医生,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对啊,对啊!”左丽也道。

    主治医生沉吟道,“病人是高血压引发脑溢血,比较严重,幸好手术及时,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其他病变现在还不好说,等病人完全清醒过来再说吧。”

    见医生要走,蓝波儿忍不住疑问,“我爸爸刚才不是醒了吗?”

    “哦,”医生和善的笑笑,“病人刚才是有一些反应,但只能证明他已经恢复意识,其他方面还有待观察,不过他现在也是有一定感知能力的,所以千万别在他旁边说些能刺激到他的话题,否则,影响病情。”

    “哦。”

    蓝波儿似懂非懂的点头,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才离开,她返回病房,就见左丽已经忙活开了,又是帮蓝孝云按捏身体,又是拿着毛巾帮他擦脸……

    见蓝波儿进来,便笑眯眯的道:“波儿,这下好了,你爸爸有希望了,真是老天爷可怜我们母子三个。”

    脸上没有任何波动,蓝波儿点头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前后一折腾,她早就体力不支了,只是强迫自己硬撑着,才不至于倒下。得知蓝孝云没有生命危险,一切还有希望时,她心里也总算好过一些。

    左丽忙活了一会儿,接到个电话就出去了,病床上的蓝孝云也还算安稳,蓝波儿也总算能借着这会儿歇歇,只要爸爸还没醒来,她是决不允许自己倒下的。

    不知不觉间,竟然眯上眼睡了过去……

    左丽刚出医院门,就有一辆车等在路边,她忙走过去,拉开车门时却惊了一下。

    “上来吧。”汪守业在车座上道,在他旁边竟然坐着汪磊,

    左丽想想自己和汪守业的关系,心里难免觉得尴尬。何况哪有儿子不向着妈的?她怕汪磊一旦知道他们的关系,会拿她替他妈出气。

    结果汪磊却是笑容满面的看着她,弄得她心里直犯糊涂。

    “还愣着做什么?快上来,磊儿等下还赶时间。”

    左丽“哦”了一声,满腹狐疑的上了车。

    车门关上,随即开到一个稍稍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见汪守业一直不说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左丽不禁问,“汪董,不知找我所为何事?”

    汪守业晦暗不明的勾起嘴角,没说话,倒是汪磊笑着道:“左姨,大家都是朋友,说话何必那么客气?”

    左丽忙讪笑着,“哪里哪里……”

    这时候,汪守业开了口,“好了,都不是外人,也不用拐弯抹角,抓紧时间说正事。”

    左丽愕然,真没想到汪守业会这么说,当着汪磊的面,心里仍有些膈应的慌,她勉强扯出个笑容,“是什么事这么着急?”

    汪磊随意的靠坐在椅背上,“左姨,我就直说吧,你们家那个蓝波儿……”他停下看着左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看,能不能帮下忙?事成之后,我自然不会忘记答谢你的。”

    左丽想说这个忙她没法帮,那丫头软硬不吃,怕是打死都不会同意。

    可她还没开口,就听汪守业拍着她的肩道:“先别急着拒绝,蓝家今时不同往日,若不是蓝氏那个空壳子公司,我们拿来还有点用处,我又怎么会搀和这种事情,再说磊儿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

    左丽隐隐的泛起犹豫,汪守业顿了顿又说:“蓝氏现在是非常时期,但究其症结不过资金周转不灵,只要有人肯注入一笔资金,蓝氏大可照常运转,可惜这种忙,轻易不会有人帮。”

    “那怎么办?”左丽急道,蓝氏可不能垮,垮了她就一无所有。

    汪磊理了理袖扣,笑道:“我们汪氏倒是可以考虑帮这个忙,条件嘛,就是刚刚所说的。”

    “这……”左丽面露难色,蓝波儿那里她是真没法。

    汪守业又道:“你想想,蓝孝云现在病来如山倒,假如蓝氏注入资金正常运作,到时候真正受益的会是谁?能做主的又是谁?反之,蓝氏要是垮了嘛……”

    左丽眼神一紧,心里因为汪氏父子的话,早已摇摆不定,虽然不知道他们要蓝氏有何用,可蓝氏现今也只有汪氏这一条出路了,而她,绝不要变得一无所有……

    “我想想。”

    左丽说完这句,低头沉默起来。

    而汪氏父子,则是相视而笑……

    放心不下爸爸的病情,蓝波儿只眯了一小会儿,就又醒了过来。起身看了看,蓝孝云床头的监护仪显示正常,她这才放心的坐回去。

    不久,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他的号码,犹豫了下,她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什么事?”

    沈逸凡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波儿,我刚刚去了医院,他们说你已经出院了,你还好吗?”

    “谢谢关心,我很好,还有其他事吗?”蓝波儿漠然道。

    “听说你在电梯里困了好久,我实在不放心,能见一面吗?”

    电话里,他的声音显得拘谨而又急切,蓝波儿却仍然没什么好语气,“沈先生,我想我上次说得很清楚,麻烦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我知道,可是……”

    “对不起,我有事先挂了。”

    蓝波儿果断挂掉电话,因为自己,爸爸公司受到牵扯,她已经够自责了,现在,更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跟他纠缠。

    谁知电话刚挂掉,却又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沈逸凡,看也没看接起来便道:“沈先生,你还要我说多清楚?”

    那头沉默着,好一会儿才道,“他找过你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隐约不明的怒意,蓝波儿闻言心头一窒,她怎会听不出他的声音?只是他这态度,叫她不明白……

    一闪神的功夫,他再度开口,有几分质问的语气,“为什么还跟他联络?”

    为此,她不高兴了。这句话也是她正想问他的,为什么还跟她联络?可过了半天,她竟有些负气的说了句——“我高兴,那是我的事。”百镀一下“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皇后在位手册〕〔豪门盛宠:神医娇〕〔我在异界是个神〕〔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