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我的极品女上司〕〔重启修仙纪元〕〔梦醒不知爱欢凉〕〔穿过风的间隙〕〔民国谍影〕〔重生八零:福妻有〕〔高武27世纪〕〔觅仙道〕〔黑科技大鳄〕〔军帝隐婚:重生全〕〔乡村小神农〕〔我只想享受人生〕〔潜水鸟与蝴蝶〕〔娱乐有属性〕〔重生之时代霸主〕〔侯府娇宠〕〔龙王妻〕〔国医狂妃:邪王霸〕〔最坑军婚:我跟名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19章 这到底什么意思?
    “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说话时不住拿眼翻他,而他只是专心开车,似乎除了路况,他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

    “你想做什么?”

    车厢里除了她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依然沉默。

    她最终泄了气,也学他不发一言,随便他把车开到哪里,反正这个有未婚妻的男人,自己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

    车子驶出别墅区,在一处桥头停了下来,他率先打开车门走下去,站在桥边的栏杆旁,燃起烟夹在指间吞云吐雾,一手插在口袋里望着远处,夜色下的高大背影,有些微的苍凉与落寞……

    犹豫了下,蓝波儿也下了车,夜风袭来,带着丝丝凉意,她下意识抱起双肩,赤足走向他,在一旁站定。

    这城市的繁华在桥的两边绽放,钢筋混凝土的丛苏,却让人感觉冷冰,就连炫彩的霓虹都那么虚幻不真实,一如现在的他。

    她侧脸看向他,语气缓和不少,“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他只是抽烟,漫不经心的样子,五官被夜色渲染得更加深邃,浑身上下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在他旁边,竟让她觉得莫名压抑。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总觉得自己没有立场问那些问题,所以,她也沉默了……

    “你真的喜欢他?”

    谁知,她安心沉默,他却意外开了口,声音沉得吓人,样子看上去也更加阴郁。

    她微微愣住,刚要解释,却听他又道:“相信我,他不适合你。”他扭头定定看着她,“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不懂,什么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说她高攀不起?可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

    “那你呢?”她脱口而出,却害怕对上他的视线。

    短暂的沉默后,才听他道:“我也一样。”

    闻言,她胸口一窒,眼底唇边都是一副了然的笑意。

    “你现在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向上吐了口烟圈,苏逸轩轻点头,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他不紧不慢的掏出样东西,**塞进她手中,“丫头,这个拿着。”

    蓝波儿偏头看着躺在手中的钥匙串,脑筋一时转不过弯儿,“这是……”

    “我那房子的钥匙,”他轻松的道,而后又变得一本正经,“给我好好保管。”

    她还是不明白,“你的钥匙干嘛给我?”

    像以往那样推了下她的脑门,他不耐烦的抱怨,“问题真多!”蓝波儿还想问,却听他又说了句,“以后我应该没什么时间去了,帮我照看着吧。”

    莫名的,蓝波儿没有拒绝,手心里的钥匙有些凉,却是很真实的存在,可站在眼前的人呢?明明看得见,也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但只给她留下虚无缥缈的错觉,很多事,明明发生过,却更像是她的错觉……

    苏逸轩弹掉香烟,双手握住她单薄肩膀,很认真的看着她,良久才道,“丫头,其实我心里在意过你。”

    蓝波儿心中腹诽,在意过?那么现在呢?已经不在意了?

    “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两条平行线,注定是两种人生,你懂吗?”他继续说,有些无奈。

    蓝波儿算是能猜出些大概,“是因为你未婚妻吗?”

    苏逸轩顿了顿,而后轻轻点头,眼底深谙一片……如果非得有原因,这应该也能算得上,只是那片血雨腥风,他谁也不想卷进去。

    胸口突然好闷,连质问的勇气都没了,深吸了口气,蓝波儿转过脸去望向远处,“我知道了,钥匙我会好好保管,你想要也可以随时拿回去。”

    看她这样儿,他竟莫名的觉得心口很难受,手伸向她肩膀,抬在半空却听她说:“那现在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她说完转身,笑得轻松。

    看着她率先走开的娇小背影,他忍了几次才强压住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回到车上,谁都没有再说话。蓝波儿一直望着车窗外,这些日子来他出现后的片段,就像电影片段在眼前不断回放……到最后,还是觉得一切是那么不真实,好像梦一场,却真真实实感受了一把心动,不过,都该忘了……

    车停在门外,她说:“我到了。”

    “再见。”

    不,是再也不见……

    蓝波儿简短发了个信息给沈逸凡,就说有事先回家了,等了会儿没有回复,她便踏进家中,没想到一家人都在,就连参加夏令营的蓝杰轩也都回来了。

    蓝孝云坐在沙发上,脸色沉重,左丽也是皱着眉,就连年纪小小的蓝杰轩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气氛,绝不同于寻常。

    她小声问到,“爸,怎么了?”

    气氛是死一般沉静,蓝波儿看了眼左丽,竟连她都是默不作声,一定出什么事了!

    “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出什么事!咱们家就快破产了,唉,孝云,你说这可怎么办呐?”左丽不耐烦的吼了一通,满面愁云的看向蓝孝云。

    蓝波儿一惊,什么?快破产了?

    蓝孝云因为公司的突发事件,早就六神无主,现在他除了唉声叹气,就是祈求上天能有奇迹发生,否则这次,公司怕不止是破产那么简单。

    但有一点他始终不明白,好好的,跟苏氏的合作案怎么会出差错?对这次合作至关重要的竞标书,怎么会到了别人手中?

    现在苏氏索赔,却正好遇上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加上好几批货款的拖欠,这会儿,蓝孝云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蓝孝云叹了口气,神情疲惫的道:“我再想想办法。”

    他说完,这才发现蓝波儿站在边上,忙问,“你怎么这么晚回来?”把蓝波儿从头到脚审视一遍,略带愠怒的道:“你穿这样去哪儿了?”

    蓝波儿不想他们误会,随便扯了个谎,“去参加朋友的聚会了,爸,你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

    蓝孝云也没精力多问,更不想多说,扬扬手,“出了点状况,爸爸会处理的,你回房间去吧。”转而又对左丽,“你和杰轩刚到家,也赶紧去休息吧,公司的事,我会从长计议。”

    左丽闻言没在多说什么,领着蓝杰轩上了楼。

    大人的事,蓝波儿也插不上手,只对蓝孝云道:“爸,你也早点休息,身体最重要。”

    蓝孝云点头,眼中竟是宽慰,瞧他女儿多懂事,或许他上次真的错怪她,不该出手打她……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蓝波儿起床下楼,客厅里却多了两张陌生脸孔。

    两个男人西装革履,一副公干的样子,左丽在旁陪着笑脸,“请问两位真的是找我们家波儿?”

    那两人肯定的点头,左丽就又问:“那我能问问所为何事吗?”

    “这个嘛……我们需要和蓝小姐面谈,不便多讲。”

    两人做出一副为难的神色,左丽也不好多问,只得道:“那我去叫她。”一转身却发现蓝波儿就在楼梯处,连忙告诉她:“波儿,这里有两位先生找你。”

    蓝波儿点头,满腹狐疑的走了过去,左丽也识趣的出去了。

    刚坐下,蓝波儿便问:“请问两位找我什么事?”

    “呃,这个嘛……”那人犹豫了下,从公文袋里掏出样东西,摊到蓝波儿面前,才说:“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夫人的一点意思,蓝小姐先收下,我们再谈也不迟。”

    蓝波儿扫了眼桌面上的东西,居然是一张支票,数字后面长长的一串零,还真是让人眼花。

    蓝波儿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的。”说话的人掏出张名片递到面前,“蓝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蓝波儿接过来看看,上书苏氏集团代理董事长秘书……苏氏?难道跟大叔有关?

    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怒气,不禁问:“给我支票,然后呢?”

    “蓝小姐,我们夫人的意思,请你跟我们少爷保持距离,她不希望再看到昨晚的情形。”

    果然跟他有关……蓝波儿皱眉,这是在拿钱打发她了?不过,是他还是他家里人的意思?

    “请你们让她放心,我不会再跟姓苏的有一点关系!”

    原以为这对他们来说是最为满意的答复,谁知那两人听完,却是一副面面相觑的样子。二人一阵交头接耳,随即有一人开口。

    “蓝小姐,请你不要故意装糊涂,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说的是沈少。”

    “沈少?”蓝波儿一头雾水,想破脑筋才终于有所顿悟,她皱眉看向二人,“你们说的是沈逸凡?”

    那人讪讪的笑了一下,才将支票又推近她了些,“既然蓝小姐知道,就按我们夫人的意思收下东西,从我们少爷身边消失。”

    嗬!看着那张支票,蓝波儿头一次感到,原来自己这么值钱,这什么夫人出手还真大方!

    有种被人当垃圾清理的感觉,蓝波儿陡然生出股抵触情绪,“要是我拒绝呢?”

    那人气定神闲,一看就是有备而来,“据我所知,蓝小姐是即将进入a大的高材生,前途不可限量,可不要因为一时的迷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要知道,我们苏氏跟a大向来有往,到时候……”

    他故意留了话尾,只不过这事儿说明不说明还不是一样?

    怕她还不死心,另一人又补充道:“令尊的公司最近是不是出了点状况?”

    蓝波儿点头,眉头皱的更深,该不会就是因为她,爸爸公司才会遇上麻烦吧?

    “我们夫人说了,只要蓝小姐够识趣,令尊公司的失误,苏氏可以不予追究。”那人说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所以蓝小姐,你应该明白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蓝波儿咬牙切齿,随即把支票推还给他,“不过这支票请你们带回去,也请告诉你们夫人,我跟你们少爷一点关系都没有,做什么事情之前麻烦先调查清楚!”

    那两人暂时有点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另外,有什么事就冲我来,不要跟我爸爸公司过不去,你们苏氏好歹也是跨国企业,对付一个小姑娘还煞费苦心,犯得着吗?”

    “可是蓝小姐,你跟我们少爷……据我们所知……”

    蓝波儿两手一摊,“不管你们知道看到些什么,我再重申一遍,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大不了装作不认识,也请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公司,成吗?”

    那人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好吧,这支票蓝小姐既然不收,我们就收回,你的话我们也会转达到夫人那里。”

    “不胜感激。”蓝波儿揶揄的道。

    两人收拾起公文袋起身,“告辞。”

    这两人刚走没多久,左丽便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一脸紧张的道:“波儿,你告诉左姨,那个夫人是谁?沈少又是谁?”

    蓝波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左姨,偷听人说话可不好。”

    左丽一听急了,“我这哪是偷听,我还不是关心你,害怕你被别人欺负吗?”

    蓝波儿笑了笑没做声。

    左丽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故作亲密的挽着她膀子,“波儿,你老实告诉我,他们刚才说,你爸爸的公司会出事,全都是因为你跟那个什么沈少的?这是真的?”

    蓝波儿不自在的脱离她的手,从沙发上起身,“左姨,有什么事我会跟爸爸讲,你还是不要关心了。”说完转身上了楼。

    左丽讨了个没趣,在她背后气得牙痒痒。

    不一会儿,蓝波儿换了身衣服,背着包出门去了。

    这是蓝波儿第一次给沈逸凡打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她只约他在星巴克见面,没多说什么便挂断了。

    沈逸凡兴匆匆赴约,赶到那里,蓝波儿早已静候在座位上。

    让女孩子等,总是不好意思,况且昨晚上,是他失礼撇下她,所以他坐下来之前,预先组织了下语言,看看该怎么说才不至于在她心里减分。谁知没等他说话,她反而先开口了。

    “沈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有件事情必须说清楚……”

    他忍不住打断提醒她,“你可以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叫我逸凡好了。”

    蓝波儿沉了口气,依然坚持自己的叫法,“沈先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为了大家都好,我们以后别见面了。”

    沈逸凡有点反应不过来,怔愣间,蓝波儿把一个信封推到他面前,“这是昨天那条裙子的钱,我现在给你,另外,也请不要打电话给我了,以后走在街上,大家最好装作不认识。”

    “为什么?”

    沈逸凡不明白,不过隔了一夜而已,她怎么整个人都变了?

    为什么?蓝波儿怎么好说是他母亲威胁,想起大叔那句话来。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另外,我对沈先生从来没有任何想法,也不想对其他人造成困扰,再有就是,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以后都只拿沈先生是陌生人,所以,麻烦了。”

    蓝波儿说完就要起身,沈逸凡却糊里糊涂的抓住她,“这到底什么意思?”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医妃来袭,王爷快〕〔男神攻略:国民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