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隋唐大猛士〕〔美漫之道门修士〕〔开个诊所来修仙〕〔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家在东北〕〔深漂的光芒人生〕〔金珠传说〕〔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祖上八辈有神灵〕〔武侠之隐者神尊〕〔荡平乾坤〕〔都市极品仙尊〕〔重生学霸天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辅助称王〕〔剑气云阁〕〔为厨〕〔带我穿梭平行宇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04章 拜那两人所赐
    她刚坐下,左丽正好下来,看样子上楼这会儿功夫,又是精心修饰了一番,她虽然年过三十,却不比那些二十几的差,假如不说,谁又知道她生过小孩。

    她手里拿着包,看样子又要出门。

    蓝波儿记起大门外那一幕,有几句话堵在喉咙里,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恰巧,蓝父这时回来了。

    他看了看正在换鞋的左丽,“怎么,要出去?”

    左丽笑着走上前,“跟朋友约了牌局,可能会晚点回来。”她柔情万千的挽起蓝父手臂,“老公,你身体没事了吧?”

    “嗯。”蓝父点头。

    左丽忙说那就好,放开蓝父,一转眼便闪的不知所踪。

    蓝父拿了份报纸在沙发上坐下,在一旁的蓝波儿犹豫了很久才开口,“爸……”

    他从报纸中抬起头,“波儿,有什么事吗?”

    蓝波儿咬了咬嘴唇,心里仍旧犹豫着……单凭一个电话和门口那一幕,说出来爸爸会相信吗?说白了,很多事也只是她的猜测。

    思量一番,她只得胡扯:“没事,成绩快下来了,有点担心。”

    蓝父闻言,依然是那副淡然严谨的样子,“尽过全力就算对得起自己。”说完接着看起了报纸。

    蓝波儿微微一愣,才“嗯”了一声。没想到,爸爸会这么说……倒是减轻了她许多心理负担。

    几天后成绩下来了,蓝波儿如愿考进了a大,剩下的时间,就是安心等待录取通知书。

    因为蓝杰轩参加夏令营,左丽不放心便跟去了,第二天,蓝父也因为一桩生意要出差一个月。

    一家人就剩蓝波儿一个,她倒是自得其乐,索性让张阿姨也回去休息。

    可这天傍晚下起了大雨,直到天都黑了,偏偏还停了电,四下顿时伸手不见五指,一道道的闪电划过夜空,映照得房间忽明忽暗,说不出的诡异。

    蓝波儿摸索着拿出手机,凭那点微弱的光源壮胆,可又一道更大的闪电划过,一个炸雷把她吓得立马弹跳起来,手机顿时跌落,手指不小心打在键盘上,一个电话毫无预料的拨了出去……

    这些天,苏逸轩一直在处理手头上的事情,好容易闲下来,却遇到了这该死的雷雨天!

    实在没心情出门,刚准备上楼,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隔壁小丫头打来的!

    把电话接通放到耳边,有点奇怪,小丫头这会儿打电话给他能有什么事?

    “喂,小丫头!”

    ……

    居然没有回应,他又“喂”了一声还是如此。话筒里安静得诡异,他不禁向外望了一眼,仍是雷雨交加。

    好像几天都不见他们家人了……苏逸轩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担忧。

    电话仍在接通中,然而他的脚步已经跨出门外,各种疑虑涌上心头,他不禁又加快了几分。

    站在她家门口,才发现大门紧闭,里面甚至一丝光亮都没有。

    哪怕停电也该有个应急照明吧?他正这么想的时候,一个炸雷伴随着一声尖叫打断他的猜测,在这雨夜听起来格外凄楚。

    他心口一紧,没有丝毫犹豫的翻墙而入……

    黑暗中,当他立在她房门前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瑟缩在床上的一小团身影。

    “小丫头?”他试着唤了一声。

    “呜哇……”她哭着便朝他飞奔过来,一下扑进他怀里,小手把他身上的衣服抓得死紧,仿佛这是一根救命稻草。

    苏逸轩抬着两只手一愣,然后慢慢抚上她颤动的后背……

    良久,怀中的人平复不少,他才轻声开口,“怎么啦?”

    蓝波儿闻言脊背一僵,纠结的小脸越埋越深……太丢人了,就是个打雷闪电而已,她居然害怕成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大叔他怎么会在这里?

    蓝波儿后知后觉的一把推开他,之前的害怕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她怒问,“你怎么在我家?”

    苏逸轩抬手指着自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吗?

    还没等他解释,她又是一句,“大叔,你能别总是不请自入成吗?”

    苏逸轩一句话被哽在了喉咙口,他看着她,莫可奈何的将手机丢到她手里,“你自己看。”

    她狐疑的将手机凑近眼前,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中,而通话对象居然就是她自己!

    她赶忙去看自己的手机,先前因为害怕,不慎掉落床边,但把它捡起来的一刻,她立即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蓝波儿顿时不好意思了,可对他擅自闯进来还有些耿耿于怀,纠结了半天才来了一句,“谁让你总是不请自来呢……”

    后面的声音几不可闻,知道她嘴硬,苏逸轩也只是一笑置之。

    他踱到门边,朝外望了望回头,“对了,你家里人呢?”

    “都不在。”蓝波儿顺口一答,立马就后悔起来,万一给了变态大叔可乘之机怎么办?

    苏逸轩很是平淡的点点头,在屋内转了一圈,最后在她床边落座。

    “大叔你还不回去吗?”

    蓝波儿弱弱的问了一句。毕竟大晚上的,家中只有她一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安全系数太低。

    他摸了摸她粉色的床单,笑道:“你这儿挺不错的,今晚上不走了。”

    蓝波儿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秀气的双眉重重揪在一起,“那怎么行?”

    苏逸轩自然而然的往床上一躺,唇边的戏谑意味愈发浓重。

    “虽然浪费我宝贵时间陪一个怕打雷的小丫头,有点勉为其难,但你也不用太感激我,就当我大发慈悲好了!”

    蓝波儿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大叔!”

    他猛地支撑起上半身,“对了,作为客人我觉得有必要说一声,我口好干,那个谁……啤酒,冰水,什么都可以,能解渴就行!”说完又自得其乐的仰躺下去,不时晃悠晃悠长腿,甭提有多自在。

    蓝波儿才不吃他这一套,上去一把抓住他手臂,使劲儿拽着,“死大叔,你给我起来!”

    苏逸轩在床上耍起了无赖,蓝波儿那点力道根本不能移动他分毫。

    他嘴里继续喊着,“渴死啦……渴死……”

    “轰隆”一声雷响,伴随着一道刺目的闪电,昏暗的房间里顿时被照的恍若白昼。

    “啊!”

    蓝波儿惊叫一声,猛地朝前一扑——

    “呃……”苏逸轩闷哼一声,小丫头突如其来的举动差点把他胸口撞碎,他苦着脸,先前的痞气荡然无存,“丫头,你要我老命啊?”

    蓝波儿却不以为意的把他衣服抓得死紧,埋在他胸口上闷声闷气的道:“活该!谁让你自己不走。”

    偏偏老天跟人作对,“轰隆”一声巨响,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她再度紧紧扑在了他身上......

    苏逸轩在心里直叹,这雷声来得真不是时候。

    见外面的世界归于平静,蓝波儿动了动,准备爬起来——

    “别动!”他一把按住她,手掌上的力道绝不容许她反抗。

    “你干嘛?”他的动作激起了她几分警惕与不依,心脏也跟着漏跳了一拍。

    他按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声音沙哑的道:“别动,听话……”

    蓝波儿从他身上捕获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可身体被他禁锢得几乎不能透气,她还是没能忍住动了动。

    “呃……”他低吼一声,双手重重掐着她的肩膀,额间隐约有青筋爆出……

    “嗯……丫头,对不起。”憋了半天,他也只想出这句。

    蓝波儿听在心里,却很不舒服,对不起有什么用,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睫毛抖动了一下,她没有啃声。

    房间里响起脚步声,蓝波儿以为他走了,可过一会儿,这脚步声又折了回来,她心有余悸的直起身,就看他满脸水滴的立在房间中央,接触她的目光竟有一丝暗红闪动。

    她慌忙别开眼,心里却像揣了只兔子,他依然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房里是死一样的沉寂。

    良久,他才蹙着眉走到她跟前。

    “丫头,我为我刚才的混蛋行为道歉,另外,你想怎么样都行,我……”

    “大叔,你还真是老土哎!”蓝波儿故作轻松的打断他,脸却依然别向一边,“接个吻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连自己都听不见,确实她不是那种开放的人,可也不想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窒息。

    苏逸轩闻言,一把抓住她衣服把她整个提了起来,面带愠色的问:“接个吻而已?说!你还跟谁做过这种事?”

    只有你!她这么想,可脱口而出的却不是这句,“你管不着!”

    苏逸轩眉间一紧,他确实管不着,可却该死的在乎!

    她使劲儿挣开他,死死护住胸前,“大叔你占过便宜还不走?难道想再来一次?”

    苏逸轩紧紧攥着拳头,一腔怒火却是无处发泄。

    “以后不许和别人这样!”

    他咬牙切齿的说完,转身大步离开,蓝波儿随之瘫软在地……

    清晨的阳光洒在落地窗前,金色的光晕一直延伸到客厅的沙发上。蓝波儿独自躺在上面,慵懒得像只小猫。

    她正半梦半醒间,突然外面门铃大作。

    “谁啊?”她咕哝一声,十二万分不情愿的爬起来,都两天没出门了,脚下的步子有点发飘。

    待她打开门,一捧巨大的花束便伸到她面前,浓郁的香味让她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一时间精神大振,只不过没有丝毫喜悦就是了。

    “蓝小姐,早!”

    花束后探出的人,一脸欠揍的浪笑。汪磊,人如其名,真是比石头还要顽固,经过前两次,居然还来!

    想到他说的那些话,蓝波儿打从心里升起一阵厌恶……

    她往后一退,随手就要关门,只不过他比她快一步,一只脚已经卡在门缝里,觊觎着里面的世界。

    她使劲儿推了推门,可惜没他力气大,他作势要摸她手,却被她闪开了。

    蓝波儿拿眼瞪着他,“你要干嘛?”

    汪磊一脸痞笑,“来给我的小未婚妻送花呀!”

    未婚妻?蓝波儿嗤鼻,他还真敢说!

    他也不管她什么表情,使劲儿把花束塞进她怀里,直接往里面挤,这时,有人在他身后吼了一声——

    “你做什么?”

    汪磊不耐烦的回头,刚要吼回去,却发现对方比他高出半个头……只好用平常语气问:“你谁呀?”

    蓝波儿也随着声源看过去,是严浩!他来做什么?

    严浩陡然转变了脸色,十分自然的道:“哦,我是蓝波儿的老同学,请问你是……”

    其实他一眼就认出了汪磊,自己家产业都快被别人吞掉了,怎么会不认识?只不过他懊恼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同时也在心里把蓝波儿从新审视一番。

    这花都送到家门口了,摆明了就是不想帮他。联想到那天咖啡店里出现的男人,他突然发现,这丫头男人缘竟然这么好!早知那时就别把她甩了,还能派上点用场。

    “我是她未婚夫。”

    汪磊自顾自的介绍,也不管蓝波儿一张脸变得比锅底还黑。

    严浩假装吃惊,“这样啊!”又惺惺作态的看向蓝波儿,直叹,“我这老同学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

    “够了!”蓝波儿突然吼道。

    未婚妻?老同学?这两人到底是有多不要脸?她看着那只卡住门的脚,气就不打一处来,忍无可忍,抬起一脚便狠狠踩了下去——

    “啊!”汪磊哀嚎一声缩回去,用手指着她,“你,你……嘶……”

    蓝波儿趁机“哐嘡”一声关上门,随手把那捧花也丢了出去,她拍拍手扬起下巴,“两位,不送。”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汪磊气得直跺脚,但马上就把矛头指向身旁的严浩。

    他怒视着他,“我说,你还站这儿干嘛?”

    真是,要不是他突然出现,他刚才都挤进去了......

    放平时,严浩肯定怒目相向,可对方身份不同,他得忌讳着。面色不改的眼珠子一转,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蓝波儿回到屋内,狠狠坐在沙发上。真是!拜那两人所赐,一早的好心情都没了!

    正想着,屁股还没坐热呢,该死的门铃又响了起来……

    她不打算去开门,看这两人倒底能没完没了多久,不过那一连串“叮咚,叮咚”的声音很让人头疼!

    麻利的拧了两团纸巾塞进耳朵里,世界顿时清静多了。

    因为肚子饿去厨房找吃的,打开冰箱却空空如也。都怪打雷那晚上……这两天怕碰上大叔,怕尴尬,她才都窝家里,看来今天必须出门采购了。

    换了身简单清爽的衣服出去,刚到门口,眼前却骤然欺近个高大身影……

    蓝波儿捂着胸口跳到一边,待看清来人,她才惊到:“怎么是你啊?”

    沈逸凡打趣的道:“那你希望是谁?”

    蓝波儿连连摆手,“没有…之前有两个…总之,没想到一早上会在这里看到你。”

    沈逸凡笑了笑,并没说刚才一直按门铃的事,他突然伸出一直插在口袋里那只手,“你等等……”然后返身折回不远处的车上。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