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金乌大圣〕〔纯良毒妇:正室秒〕〔史上第一不正经〕〔长恨归〕〔都市至尊少帝〕〔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入骨宠婚:误惹天〕〔眉姐〕〔妃本撩人:王爷,〕〔唐末战图〕〔强宠,小娇妻给我〕〔首席大人的挂名妻〕〔神级黄金指〕〔长歌当笑〕〔我只想享受人生〕〔帝王妃之画嫣然〕〔次元间的旅者〕〔第一战妃:王爷清〕〔游戏世界旅行者〕〔龙王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301章 打回原形
    蓝波儿不依,对他拳打脚踢,可大叔比十八罗汉还要铜墙铁壁,任她乱打乱锤都没用,反倒是她那手有些吃不消。

    汪磊气恼不已的转身进了大厅,他觉得有必要把这事给左丽说说。

    沈逸凡焦急的追上去,走在他们旁边。

    “大哥,你这样让老爷子怎么下台?”

    “他是他,我是我,不关我的事!”

    “可是……”

    苏逸轩阴着脸走到自己车旁,狠狠拉开车门,把蓝波儿塞进去,“嘭”的一声便带上了。

    他坐进驾驶室,快速发动引擎,沈逸凡不停敲打着车窗,嘴里嚷嚷着什么,他就当没看见,汽车一阵风似得绝尘而去……

    车上。

    “喂,你自己走就行了,干嘛拉着我?”

    “那你再回去给人调戏吧!”

    苏逸轩猛地把车停在路边,蓝波儿差点和前面的挡风玻璃来了个亲密接触,回头死死盯着他,“你谋杀啊!”

    “你干嘛?”

    苏逸轩很是淡定的把安全带给她系好,末了吼她一句:“当然是系安全带,不然还能车震啊?”

    蓝波儿闻言眨眨眼,车震是个什么东东?

    不过大叔一副吃枪药的样子,她也不敢问,悄默声的看他把车重新驶上了路。

    一路上大叔都是张死人脸,也不说话,周围有种压迫感让蓝波儿很不适应,还好到家了,她赶紧去推车门。

    而苏逸轩则是先她一步伸出手,轻轻一点,“咔嚓!”车门锁上了。

    蓝波儿懊恼的连着推了几下,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他,“打开,我要下车!”

    苏逸轩邪笑着,“着什么急啊?”他拍了拍她头顶,“说说,刚才那个一脸奸相的男人是谁?”

    她别过脸去,“要你管!”

    “新交的男朋友?”

    “你胡说什么!”蓝波儿猛地回头,“没……”

    苏逸轩深吸几口气,尽力平息了胸中那簇火苗,眸色深沉的望着她,“小丫头,刚才……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蓝波儿猛地回头看着他,眼眶有些泛红,“我要下车。”

    苏逸轩接触到那目光一怔,还是默默把车锁解开了。

    蓝波儿迅速打开车门,逃也似的下了车,刚迈出几步,脚下“咔嚓”一声——鞋跟扭断伴随着关节脱位的声音过后,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她眼前一花,呃!好痛……

    苏逸轩见状赶忙奔过去,边将她扶起边问:“摔到哪里了?我看看……”

    蓝波儿咬着牙一把推开他,“我没事,不用你管!”

    刚刚占过她便宜,现在又来装好人,才不要领他的情!

    她一手撑着地面,慢慢站起来,脚踝处钻心一般的痛……她忍了忍,试着往前迈一步——“嘶……”

    不行啊!扭到脚脖子了。

    蓝波儿哭丧着脸,家门近在咫尺,可她却一步也移动不了,她懊恼的揉了揉裙摆。

    苏逸轩暗自扯了扯唇角,上前大手一捞,毫不费劲的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她家而去。

    “放我下来,死大叔!放开我!姓苏的……”

    蓝波儿抡起拳头使劲儿砸在他胸膛上,整个人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小丫头,如果你再闹,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扔地上?”他出声警告。

    信,她怎么不信,大叔什么事干不出来?

    蓝波儿赶紧抓着他衣服,使劲儿瞪着他,心说:你把我摔下去试试看?刚才那一跤还疼着呢!

    苏逸轩轻扬着嘴角把她抱到门口,按响门铃……

    过了好长时间都没人来开,他低头问她:“你家里没人?”

    蓝波儿这才想起来:他们出门前张阿姨带蓝杰轩出去了,爸爸他们还在宴会场。

    “你有带钥匙吗?”

    她无语,她身上看起来有地方能放钥匙吗?

    苏逸轩了然的点头,再看看她脚踝,这么会儿功夫,都已经肿起来了,不马上处理肯定会很麻烦。

    他抱着她转身就走。

    “喂,等等,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家。”他一步不停的道。

    蓝波儿一听又开始挣扎了,“放我下来……站住!我不去!”

    苏逸轩装聋作哑,不仅没停下来,步子反倒迈得更紧了。

    进了他家,把她扔在沙发上,立马引来她的不满,“你不能轻点啊!”蓝波儿抱着脚,拿眼皮使劲夹他,“哎呦,疼死我了……”

    “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去拿药。”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苏逸轩刚刚转过身去,闻言又折回来,一只膝盖搁在沙发上,把手抵着她身后的椅背,脸也朝她凑近几分。

    呃……这个姿势,蓝波儿一阵心悸。

    “你这样就不怕我喊人吗?”蓝波儿大着胆提醒,大眼睛左右忽闪着。

    苏逸轩意味深长的笑笑,修长的手指捏住她下巴晃了晃,“嘴巴闭上,乖乖呆着,不然……”他缓缓凑近她耳边,“我就像之前那样让你闭嘴。”

    他温热的气息扑散她耳边,蓝波儿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收缩了几下……

    她狠狠推开他,“变态!”

    “那你还要我再变态一点吗?”他作势伸向她领口……

    “啊!”

    蓝波儿惊叫一声,急忙趴在了沙发上,连头都不敢抬,直到他的脚步声离开,她才敢探起头来。

    她倒是想走,可这破脚……

    环顾四周,房子里冷冷清清,好像就大叔一个人住,他倒是爱干净,所有家具都是纤尘不染的。

    整个格局跟她家非常相似,但装潢格调都是干净利落的简约风,那些家具一看就是价值不菲,还有那些画……蓝波儿这才想起来,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大叔什么来路?

    “想什么,这么出神?”

    头顶上响起大叔的声音,蓝波儿抬头,他正捧着个小箱子站在边上。

    她故意别开眼,对他不理不睬。

    苏逸轩唇边噬着笑,把小药箱放在茶几上,然后蹲下身来把她那只坏掉的鞋子脱了,仔细查看起她的伤势来。

    蓝波儿有些别扭的往后缩了缩,他却毫不留情的在她痛处一拍——

    “嘶……”蓝波儿拧眉,“很疼的!”

    “疼就老老实实呆着,让我给你上药,不过扭到最好冰敷一下,你等着……”

    蓝波儿看他自说自话的进了厨房,然后是冰箱开启的声音。

    他拿了冰块和毛巾出来,大摇大摆的在她身边坐下,然后在她诧异的眼神中,将她那只伤脚放在自己腿上,忙活开了。

    冰块包裹在关节处冰冰凉凉的,疼痛感也减轻了不少,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蓝波儿心里涌过一股异样的暖流……

    “以前伊伊扭到脚也是我帮她处理的,怎么样,是不是不疼?”

    蓝波儿不领情似得把脸一甩,心里却在嘀咕‘伊伊’是谁?他女朋友?心里隐隐的不舒服……但转念一想,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正在冰敷的时候,外面响起停车的声音,她估摸着可能是爸爸回来了,就要下地。

    苏逸轩一把将她按回去,“坐好,我去看看。”说完拉起她手放在冰袋上,大步朝外走了。

    没多久便和蓝父一起进来。

    蓝波儿以为都没知会一声离场,爸爸会发火,但他进来第一件事是查看她的伤势,眉轩间也是满满的关心。

    “以后不要再穿高跟鞋,还好考完试了。”蓝父边把冰袋给她放好边说。

    蓝波儿愣了愣点头。

    苏逸轩在旁招呼蓝父坐下。

    “不了,已经够麻烦了,我把这孩子抱回去,”蓝父弯腰把女儿抱起,“苏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一点小事不打紧。”

    蓝父点点头抱着女儿离开。

    回到家中,他把蓝波儿轻轻放在沙发上,起身去拿药。

    蓝波儿抬起头,左丽就坐在她对面,从他们进门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那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她突然想起宴会上那个男人的话。

    “呃,左姨……”

    “你刚才和谁跑了?”左丽先她一步开口,质问的语气有几分尖锐,“你知不知道汪少爷很生气?”

    蓝波儿皱起眉头,抿了抿嘴唇没答话,因为从她话里,已经听出了偏向于那个男人的意思。

    “汪少爷那里我们是得罪不起的,你要是能为你爸爸着想,下次就别再依着性子来!”

    她眼带不耐的提醒,手指在茶几上连续点了点。

    蓝波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居然还有下次?

    “怎么了?”

    蓝父拿了药箱出来,感觉两人间的气氛有点不对。

    蓝波儿刚要开口,左丽却换上一张笑脸,“没事儿,我在说她怎么那么不小心。”接着用意不明的看了蓝波儿一眼,“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知道吗?”

    可蓝波儿却没如她预期那样点头,而是问蓝孝云,“爸,那个汪磊是怎么回事?”

    左丽闻言眉头一紧……

    蓝父却是一头雾水,放下药箱坐在她旁边,“什么怎么回事?”

    蓝波儿搓着衣角,看了看左丽才说:“他说我迟早会嫁给他。”

    “他这么说的?”蓝父陡然提高了音调,面带愠色的望向左丽,“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左丽试图解释,“在宴会上碰到了,我只是让他们见个面……”

    “爸,那个人喜欢动手动脚,能不能不要再让我见他?”蓝波儿苦恼着。

    蓝父闻言瞪着左丽,“我不是让你别理他们吗?”

    “可是……”左丽略显苦恼,却被蓝父厉声打断,“好了,别说了,这事儿就按我说的办!”

    左丽憋了口气,暗暗咬了咬嘴唇,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翳,起身快步上楼去了。

    蓝父没理她,拿起药来仔细给女儿揉着。

    蓝波儿觉得自己刚才也有摆弄是非的嫌疑,敛起眉不再说话。

    “波儿,”蓝父突然开口,语气温和,“你放心,爸爸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的。”

    蓝波儿微惊,怔愣中点点头……

    擦过药,蓝父便把她抱回房间,门关上,隐约从隔壁传来些争执的声音。

    她垂下眼,以后这家,恐怕没那么平和了……

    第二天起来,果然左丽处处跟她过不去,她则是闷头不说话,加上脚上有伤,干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吃饭有张阿姨会顾着,这样也不错。

    赵雪妮一家人出去旅游了,打电话过来得瑟,得知她扭到脚,很是安慰了一番。

    下午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当张阿姨把他领来房间,蓝波儿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蓝小姐,久违了。”汪磊站在一大捧花后面,似笑非笑。

    蓝波儿惊讶之余满是厌恶,“你怎么会在这里?张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是小姐和太太的朋友……”张阿姨呐呐的说着。

    “昨晚的事我都不跟你计较了,蓝小姐何必这么拒人千里?”他说着把花放在她床头,大大方方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蓝波儿指着门口,“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汪磊流里流气的抓了她那只手,“女孩子不适合生气。”

    蓝波儿正想发作,却听楼下又响起个声音——“蓝波儿,哎?人呢?”

    “在上面!”

    她这一声换来汪磊探究的眼神。

    果然苏逸轩踩着咚咚的脚步声便上来了,手里拿着样东西立在门口,正准备打招呼,却看见床边面色不善的汪磊,以及那束扎眼的鲜花。

    想到昨晚这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的那一幕,心中窜起一股无名火,脸色也瞬间变得阴郁。

    “丫头,你这儿很热闹嘛?”

    蓝波儿没好气的回敬他一眼,但老实说,大叔在边上,她心里踏实不少……这真是种奇怪的感觉。

    汪磊感到他望向自己的目光不善,不自觉的起身,记起昨晚也是他,便问:“他是谁?”

    “他是谁跟你没关系,汪少爷,请你快出去!”蓝波儿望望苏逸轩,撵人的气势又足了几分。

    汪磊摸了摸眉毛,稍显苦恼,“做未婚妻的,怎么能把未婚夫据之门外?”

    这句话不亚于一颗巨石入水。

    “他是你未婚夫?”苏逸轩大感吃惊,商业联姻这玩意,不知已猖獗到了什么地步?

    蓝波儿没有回答他,而是怒气冲冲的对着汪磊,“汪少爷,大白天的我请你不要说胡话,这里没有你的未婚妻,请你离开!”

    说着,那束花也给他狠狠的摔了过去,正好掉在他脚边,接着一脚便被他踹开了……

    “蓝波儿,别不识抬举!你嫁我,那是迟早的事儿!”

    苏逸轩总算猜到怎么一回事了,无名火起,他上前一把抓住汪磊的手,重重朝外一推:“不识抬举的是你!”

    那力道让汪磊一个后退险些摔倒,他好容易站定,仍旧趾高气扬的道:“蓝波儿,记住我的话!”说完骂骂咧咧的便走了,“一个小丫头片子,我就不信……”

    “哈!”蓝波儿冷哼一声,这都什么人。

    这会儿,张阿姨也适时退出门去。大叔却突然给她扔过来样东西,她迷惑的瞧了眼床单上那盒子,上面写着‘xx跌打酒’。

    她抬起头去看他,他却仍是那副颓废的样子,半开的衬衫,休闲裤……隔了一夜,大叔又被打回原形了。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皇后在位手册〕〔豪门盛宠:神医娇〕〔我在异界是个神〕〔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