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海〕〔进化之眼〕〔逆天九小姐:帝尊〕〔娇妻来袭:王牌bo〕〔任女〕〔诸天之主〕〔剑傲九天〕〔穿越之毒妃嫁到〕〔十里钢城:纵意人〕〔尘脉〕〔狂帝的一品魔妃〕〔金粉〕〔许君不知情深浅〕〔黎隐传奇〕〔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第一侯〕〔我在英伦当贵族〕〔星网帝国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97章 不能在这里哭
    她好想找到自己的亲人,尽快离开这里。

    胡雪儿清早醒来,一个翻身,下意识的摸摸,身侧早已是冰凉一片。苏博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这她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他从来都没在这里过夜的习惯,以往,就算再晚,他也会回家去睡。昨晚他会留下来过夜,已经是很难得了。

    或者说,他反常的举动让她不习惯。

    胡雪儿有些得意的想,看来苏博文开始对自己有一些眷恋了,毕竟男人都是一样的,,哪一个他们能抗拒的了,看来她有必要施展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了,只有把苏博文牢牢的攥在手中,才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野心充斥了她欲望的双眼,而他的多金迷人则是无尽的诱惑。

    凌嫣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当清晨的微风拍打着窗帘,发出哗哗的响声,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幽幽的醒过来。

    外面早就是一片光亮,小区里四处都是鸟语花香。

    她这辈子总不能都得呆在这闭塞的空间里吧,她好想去呼吸一下早晨的清新空气。可惜她没有钥匙,等下出去了又进不了家门。

    她惋惜的兀自摇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却惊喜的发现,沙发的另一端竟然安放着一串钥匙,还有大门口的磁卡,下面又压着一张字条:

    外出时间不许超过三小时,不许在外过夜。

    他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

    没有多想,凌嫣丢掉字条,急忙梳洗一番,换了套衣服,兴奋的拿起钥匙向楼下走去。

    一踏上地面,她猛然有种真实的感觉,好像被人囚禁了多久一样,心都跟随自由的空气飞了起来,连平时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小花小草,都是那么亲切迷人。还算他有点良心,要知道不给她钥匙,跟囚禁她没什么两样。

    凌嫣找了一家早餐店吃了点东西,就赶紧回到小区里。他给自己放风的时间,只有三小时,还是不要乱跑了,再说这附近她也不是很熟悉,没什么好逛的。

    回到小区,看看时间还早,而且这里的环境很好,小区的绿化面积非常大,堪比建在公园里的住宅小区。她决定在这下面散一会儿步再回去。

    一个路边的长椅上,坐着婆孙二人,老人慈祥的笑容让凌嫣心里震荡了一下,怎么她感觉,这笑容是这么熟悉,好像自己身边的某个人。

    有一秒,一张无比亲切的脸闪现在她的脑海中,但仅仅是一闪而过,头疼了几下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她再怎么努力也拼凑不起刚才脑中闪现的影像。

    凌嫣无意识的靠近那张长椅,在那幸福的婆孙二人身旁坐下,静静的望着他们。

    突然,小男孩抓起凌嫣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大姐姐,你会看手相吗?”

    凌嫣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懂得看手相这句话。而且,这句话她好像在哪里听见过,是在哪里呢?真的想不起来,头更疼了。

    “大姐姐,你看我的手,”小男孩见凌嫣不说话,伸出手递到她眼前继续说:“奶奶说,我的生命线好长,可以活到八十岁,是真的吗?”

    凌嫣微笑着摸摸他的小手,细看之下,小手中的生命线果然比较长。

    “大姐姐,我也帮你看,好不好。”

    凌嫣点头应允。

    小男孩拉起凌嫣柔柔的手掌一看,“咦?姐姐的生命线怎么会一段段分开,好奇怪哦。”

    苏博文的儿子苏逸轩的番外:

    鬼影重重的别墅内,蓝波儿正拾阶而上,她伸手摸了摸墙上的开关,却没能如愿打开……这才想起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微弱的光源正好当作照明。

    边上有一扇虚掩的门。

    被一种神奇的意念驱使着,蓝波儿上前推开那扇门,慢慢走进去……

    “咔嚓——”

    头一脚,便不知踩了什么东西,猛地一声响,打破四周的静谧。

    “啊……”

    她惊得捂着胸口反射性的一跳,却更加悲催的踩了什么圆滚滚的东西,身子止不住往前一倾,朝前狠狠摔了个五体投地,手机也不知道被甩到什么地方去了?下巴骨磕在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上,差点碎掉……

    这时,一只大手却拍着她头顶,不耐烦的到:“吵死了……呃……真吵!”

    蓝波儿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人,因为他说话间,肆意喷薄的酒气完全打在她脸上,差点没把她熏过去。

    她反射性的想要直起身,但身下的人不知何时有了感觉,一个反转将她压在身下——

    “啊!”

    “好吵!”

    不耐烦的一声,滚烫的唇便覆上她的,世界顿时安静了,蓝波儿也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唔……唔……”

    知道被人占了便宜,蓝波儿赶忙别开嘴,奋力想将身上的人推开,只可惜喝醉酒的人不是一般沉,她再怎么用劲儿都是徒劳。

    蓝波儿想要开口说话,却不想更加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突如其来的遭遇,让她忘了怎样去反抗。一股淡淡的麝香气息萦绕在鼻间,她不禁心慌意乱起来……

    蓝波儿一脸惊魂未定,粗略的扫了他两眼,便赶忙拉了拉凌乱的衣服。

    这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形高大,头发微乱,轮廓清晰的五官,下巴上湛清的胡茬稍显颓废,凌厉的眼神很是让人惧怕。

    蓝波儿又往后缩了缩身子,因为害怕他随时会像刚才那样兽性大发。

    这时,男人冷冷的开了口。

    “小姐,我们认识吗?”

    蓝波儿是真的被吓到了,只能机械的摇头,甚至身子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那你怎么解释,会在我房中?”他的眼中满是质问。

    蓝波儿突然站起身,直直的望着他,接着,一声都没吭便奔出门去……

    苏逸轩望着那女孩子消失的方向,剑眉随之蹙起……

    而另一边,蓝波儿出了别墅,生怕那男人追来,就一步也没敢停的跑出了好远,直到看到那两个人,才逐渐放慢了脚步。

    几步之遥处,一位年轻妇人领着名十一二岁的男童,看到蓝波儿,便将眼底的不耐掩起,迎接她的是满脸的笑意。

    “波儿,找回来了吗?”

    左丽开口说话间,这才注意到蓝波儿的神情异常。

    蓝波儿经由后母一问,才想起之前拜托她的事,可是……她微蹙着眉头,正欲开口,却被左丽抢了个先。

    “算了吧,重新买一个就是了,先回家。”

    说完不等蓝波儿接话,转身带着男童先行走在前面。

    男童挽着她的手,嘴里有些不依,“妈妈……那是我最喜欢的遥控飞机!姐姐怎么这么没用啊?”

    她微笑着,“杰轩乖,妈妈明天再带你去买一架。”

    蓝波儿在后面愣了愣,回头望望身后那栋黑漆漆的别墅,赶紧跟了上去。

    ==

    次日清晨。

    “小姐!小姐?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蓝波儿把被子猛地一掀,迟到?

    转脸看看墙上的挂钟,7:50……啊!要死了!

    她嗷的一声跳下床,一分钟之内解决了洗漱问题,急匆匆换好衣服,在佣人张阿姨担忧的眼神中来到楼下。

    “波儿,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就快高考了?”

    大清早的,蓝孝云就没了好脸色。

    “算了,孩子压力大。”这是左丽的声音,而蓝杰轩则是躲在面包后对她做着鬼脸。

    蓝波儿不作声,快步走到门口换着鞋子。

    她从来都是准时起床,因为设定了手机闹钟,可今天手机为什么没响?

    蓝波儿换好鞋摸了摸口袋……糟了,忘带了!

    放在平时忘带也就算了,可今天……和学长的约会怎么办?

    她连鞋子都没来得及脱,蹭蹭奔上楼去。

    蓝孝云指着女儿的背影,“看看,看看,这都成什么样子了?现在想和她说句话都难,唉……”

    他自问在事业上顺风顺水,妻贤子孝,可唯独这个前妻留下来的女儿,只让他感觉无力。

    “小孩子嘛……”这是左丽惯有的一句话。

    蓝波儿上楼好一番找,始终没有发现手机的踪迹,不多时额上急出了一层汗……

    墙上挂钟已经指向7:58,要迟到了,她咬了咬粉唇,只得奔下楼去。

    刚下楼梯,张阿姨迎了过来,“小姐,有人说要找你。”

    “找我?”她微微疑惑,“谁?”

    张阿姨指指门外,“在门口。”

    “嗯,知道了。”蓝波儿点点头走了出去。大门外果然有个高大的背影,有一秒让人觉得眼熟。

    她走过去。

    “先生,请问是你找我吗?”

    那人闻言转过身来——

    “蓝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

    看到他的正面,蓝波儿攸然瞪大双眼,惊得立即向后退了一步,她一手捂在嘴边,那声尖叫不知何由愣是没能发出来。

    男人微微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眼睛却一刻不停的打量着她。

    心中有疑问却抵不过惧意,蓝波儿咬了咬嘴唇,把头一低,直接绕道而行,根本不与他搭话。

    苏逸轩一把拉住她,“蓝小姐似乎很不待见我?”

    蓝波儿深呼了口气,抬起脸来。

    “我想先生你误会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呵。”

    他短短一声笑,让她不明就里。“你笑什么?”

    苏逸轩正欲开口,她又打断他,“算了,你不用说,我也没时间听,我上学快迟到了,请你放开。”

    淡淡疏离的口吻,让他心口一窒,拉住她的手随即松了开来。

    蓝波儿手一甩,真恨不得立即摆脱他,接着三步并作两步,消失在转角处。

    待到那个t恤牛仔裤的背影走远,苏逸轩放在裤袋里的手才拿了出来,将握在手心里的小巧手机凑到眼跟前——呵呵,蓝波儿。

    原本是想过来还东西的,却怎么弄成现在这种状况。

    明明昨晚是她送上门,今天又防狼似的防着他,这个小丫头,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看看两家住的距离,今后是邻居了。

    蓝焰酒吧。

    一楼慢摇吧里灯光闪烁,劲爆的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台上领舞身姿极尽魅惑,舞池里的人也卖力的扭动着身体,明灭不定的灯光里,充斥着暧昧的味道。

    这时,舞池边出现两张与场内格格不入的清纯脸庞,左顾右盼的大眼睛四处张望。

    “波儿,你确定学长和你约好的地方是这里吗?”赵雪妮紧紧贴在蓝波儿身后,紧张的扯了扯她衣角。

    蓝波儿重重点头,并四处搜寻着那抹熟悉的身影。

    以往每次见面都在学校或者快餐店,今天这种场合,她这十八年来可还是头一遭,走在人头攒动的酒吧里,手心早已捂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湿。

    “波儿,那里!”

    赵雪妮眼尖的指着不远处的男人,蓝波儿随之望去,果真是严浩学长,长相斯文帅气的他,不论在哪里,都是那么引人注目。

    赵雪妮皱了皱眉,“可学长身边那人是谁啊?”

    蓝波儿在她提醒下,这才注意到那个一直和学长有说有笑的女人,她摇摇头,心底因为那画面竟然酸酸的。

    赵雪妮狐疑的看了那边一眼,拉起她,慢慢走过去……

    “浩,今天明明是我们约会,你干嘛要让那个女人过来?”女人别扭着。

    严浩放下酒杯,在那艳红的唇上狠狠啄了一口,这才到:“你吃什么干醋啊?我今天约她来,就是要跟她讲明我们俩的关系,好叫她死心而已。”

    朱茵茵闻言马上换了副嘴脸,开心不已的问:“真的吗?”

    “那还有假?”

    他说完,伸出手臂一揽,她便乖顺的倚进他怀里。也是这个时候,严浩发现呆立在对面的那个身影,一双大眼正幽幽的望着他。

    接触到那目光,他下意识放开怀里的人。

    “怎么了?”

    朱茵茵迷惑的抬起脸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蓝波儿正眼都不眨的死死盯着他们。

    严浩略显尴尬的咳嗽两声,“波儿,你来了?”

    蓝波儿不答反问,一手指着朱茵茵,“她是谁?”她知道这么问显得多余了,可她就是不死心。

    “我是他女朋友!”朱茵茵站起来抢着道。

    蓝波儿没理会,而是把眼神落在严浩脸上,可他默而不语,基本上算是承认了。

    她眼底一痛,咬了咬嘴唇,突然问:“那你之前和我的约定呢?”

    严浩像是早知道她会这么问,面色平淡的回答:“那时候我们都小,有些话是不能当真的。”

    不能当真?她心中一阵绞痛,眼眶却止不住的晶莹闪烁……还好这时,雪妮伸过手来紧紧握着她的,不然她只怕下一秒眼泪就会掉下来。

    她努力仰起头,深深吸了口气,卡在喉咙管里的那股酸涩才总算压下去不少。

    不能在这里哭,她告诫自己。

    正当她整理了情绪,想离开这里的时候,一杯酒“啪”的一声便泼在了她脸上,一阵辛辣的刺痛随之钻进眼里,她赶忙用手捂住……

    “告诉你,严浩是我男朋友,别装出那副可怜样勾引他,否则我饶不了你!”朱茵茵说这话的时候,手里还握着那只酒杯,残存的酒滴仍在往地板上掉。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