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重生校园:带着系〕〔校花的王牌老公〕〔杀戮美学〕〔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都市超级高手〕〔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美女总裁的近身武〕〔大夏纪〕〔大明之雄霸海外〕〔碧溪传人之邪体〕〔我就是圣光〕〔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天下剑宗〕〔贴身狂医俏总裁〕〔剑骨〕〔极道主〕〔这个故事有点扯〕〔诸天剧透群〕〔太虚圣祖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88章 心里竟莫名的揪紧
    凌嫣心里早知道如此,还是很不甘愿面对现实,她只是不想孤单的存在这世上,为什么连一个希望都不给她,为什么连一个努力的机会都没有。

    她无力的跌坐在病床边,紧紧的搂着奶奶微凉的身体,生怕一放松,奶奶就会消失。

    医生再次默默离开,见惯了太多的生死别离,他已经对这一幕习以为常,很多时候,他心里也会有种无力感,那是因为他再怎么精湛的医术,也无法将所有的病人治愈。

    医生走后,奶奶吃力的抬起一只干枯的手,像往常那样轻轻拍拍凌嫣的肩膀,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说:“嫣儿,奶奶时间不多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奶奶...没有什么遗憾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你答应奶奶”

    她越说越费劲,惊恐的睁着空洞的眼睛,呼吸急速紊乱,“你答应奶奶好好活下去。”

    凌嫣早已是泪流满面,胡乱的摇头,“不要!奶奶,我不要你走,求您,不要丢下我,嫣儿除了您,再没有依靠了”

    奶奶突然用力的反握着她的手,重重的说:“答应我”

    站在一旁的吴妈见情况不对,赶紧上前对凌嫣说:“小姐,快答应老夫人吧,她怕是快不行了。”说完不忍的别过脸,偷偷抹着眼泪。

    凌嫣闻言,只得勉强的点头,“我答应,我答应您好好活着呜”

    奶奶听了她的话,像是满意的闭上了双眼,蜡黄的脸上再也没有一丝表情,握着凌嫣的手也缓缓滑落

    凌嫣惊觉奶奶的变化,心焦的托起她的手贴在面庞,可那干枯的手掌还是不断下落,逐渐冰凉凌嫣紧紧抱住奶奶的躯体哭喊着,冰凉的心一下子跌进了无底深渊,凄厉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

    吴妈看凌嫣的反应,心里大致知道老夫人已经不在了,忍不住鼻子一酸,扑倒在病床边,嘤嘤的哭了好久。对于她来说,老夫人就像长辈一样,对她一点架子也没有,不知道曾经帮她们家渡过多少次难关,这些年来,她早已把这婆孙俩当成亲人来看待,如今老夫人走了,她心里也是万分难过。

    整间病房笼罩在悲伤的气氛当中,凌嫣痛不欲生的哭声久久回荡在病房,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当外面传来雷雨交加的响声时,她早已哭的昏厥过去。

    奶奶就这么走了,她真的很想和她一起离开,去和天堂里的父母团聚,这个世界她已找不到生的理由。

    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亲人都要离她而去,她真的很想和他们在一起,再次感受那些幸福的印记,可他们全都走了,全都不要她了把她留在了这孤单的尘世间。

    医院通知了殡仪馆,没多久他们就来把人抬走了。凌嫣哭得晕过去好几回,吴妈不放心,只能留下来照顾她,这个时候她身边必须有人陪,否则这丫头说不定真能伤心过度,做出点什么傻事来。

    她们收拾好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细小的雨滴打在她们脸上,身上,天空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湿答答的路面积了几个深浅不一的小水洼,寂静的夜空下,没有任何声响,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片死寂当中。高大的别墅布上了一层黑蒙蒙的阴影,里面没有一丝光亮。

    她的世界因为奶奶的离去,已经停止转动,刚才她是哭晕了好几回,可现在她强迫自己必须坚强起来,凌家现在只剩她了,她要挑起这家的担子,还有她答应奶奶,要好好活下去。

    原来,一个人悲痛到极致就是麻木,现在除了红肿的双眼,眼泪早已流干,脑海里跳跃的画面,永远是小时候,健康慈祥的奶奶带着她放风筝,学钢琴,学画画,扑蝴蝶一幅幅交织的片段,重叠在脑海深处,像放电影那样交替上演。

    吴妈一直陪在她身旁,陪着她回家,给她放洗澡水,给她拿干净的衣服,还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期间没有说过一句话,她怕她一开口,又要触动她伤痛的神经。连她自己都还不能适应,何况凌嫣失去的是自己最亲的人,她需要时间来治愈内心的伤痛,更或许她的伤永远也不会痊愈。

    吴吗很担心她,明天一早就要去殡仪馆,公司也倒闭了,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这些,她一个人能应付得过来吗?她那单薄得不像话的小小身体里,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承受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

    凌嫣吸吸鼻子,用很沉闷的鼻音说:“吴妈,谢谢你陪着我。”

    她空洞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哭得太久,反而忘记了怎样去宣泄自己内心的情感。原来伤心到极致,不是嚎嚎大哭,也不是要死要活,是心像被掏掉一块,留下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一直痛到她失去知觉;是熟悉的空气里,感受不到让你安心的温热气息,那种无助的心慌;是回家以后,空荡荡的房间里,每一步都传来的寂静回音。

    “不要紧。可是小姐,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吴妈感觉她这种情绪不对劲,如果凌嫣像刚才那样一直哭,她反而觉得是正常的,但现在她平静的外表下,内心倒底有多么的汹涌澎湃,她真是不得而知。老夫人已经不在了,她不要再出什么事才好。

    吴妈把自己的担忧放在了心里,怜惜的望着她,“虽然老夫人不在了,可她会永远在天堂里注视着你的。”

    凌嫣闻言缓缓抬起低垂的小脑袋,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亮光,问:“真的会这样吗?”

    吴妈肯定的点点头,“会的,老夫人临终前还要你答应她,一定要好好活着。所以,她一定会在天堂里注视着你,保佑着你的,就像在你身边一样。”

    除了说这些话来安慰她脆弱不安的心灵,吴妈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减轻她心里的痛苦。

    凌嫣听了吴妈的话,睁着一双虚晃的眼睛,喃喃的念叨:“原来,他们真的可以在天堂里团聚了,可他们为什么不带上我,狠心的把我一人留下?”

    吴妈心里重重的揪紧,焦急的说:“小姐,你千万不要这么想,生老病死,这是世间循环的规律,谁也无法安排或改变,他们没想要抛下你,这都是命。”

    凌嫣凄美的微微勾动了下唇角,淡淡的说:“吴妈,我知道这是命运,不仅是他们的,也是我的。”

    “小姐”

    吴妈还想开口劝说,却被凌嫣打断,“你放心,我没事,奶奶的后事还没办,我不会允许自己有事的。”

    “可”吴妈还想劝她,又想时间一长她自会释然,便改口到:“那好吧,小姐这么孝顺,还有老夫人的遗言,我相信你能想得开。”

    凌嫣听闻在心里自嘲,想不开又能怎样,难不成去死,追随奶奶而去?那奶奶泉下得知怎么能安心,她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可她仍然感激吴妈的关心,一个平平凡凡的帮佣,居然有这么火热的一颗心,让她冰凉透底的心,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假如没有她的陪伴,她甚至提不起勇气跨进这个家门,她害怕这种陌生的冰冷感觉,像一根根尖刺深深锥痛她的神经。

    她们说着话,不知不觉中,东方已经渐露鱼肚白,由于下雨的原因,连晨曦都抹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天快亮了,压抑的感觉却没有减轻。

    凌嫣上楼换了身深黑色的套装,今天要去殡仪馆,安排奶奶的葬礼,她现在是家里唯一的一员,就意味着所有的事都需要她亲力亲为,她不怕累,只怕自己会忍不住悲伤,在外人面前失控。她不希望那样的事发生,她想最后一次让奶奶为她的坚强自豪,以后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吴妈也简单的把自己收拾了下,司机老赵把车开到大门口,静静的等候她们上车。

    天完全亮了,云层中的光线却始终冲不破那厚厚的阻挡,丝丝细雨如泣如诉的从阴云密布的天空落下,密密匝匝的打在车上,让这本就阴翳的气氛更觉悲戚。

    他们来到殡仪馆,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开始张罗葬礼的整个流程。

    凌嫣忙着通知宾客的时候,吴妈给她买了早餐,她推说不饿,过会儿再吃,吴妈就信以为真的放下东西忙其它事去了。

    凌嫣拿起电话又拨下一个名单上的号码,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

    接通电话,是裴永浩熟悉而焦急的声音,“嫣儿,你去哪里了?”

    凌嫣心里涌上一丝情感,闷闷的压在胸口,眼含泪花的说:“永浩哥,我回海城了。”

    裴永浩的声音瞬间提高数倍,惊讶到:“回海城了!什么时候的事?”

    不辞而别,这不像她的处事风格啊?所以不等她回答,就又追问:“怎么都不和我们说一声,爷爷知道了会很担心的。”

    凌嫣低低敛眉,“我走的时候有给你打电话,可是暂时无法接通,打了几次都这样。”

    “那你可以打给爷爷啊。”

    “也打了,可他秘书说他在召开很重要的会议,所以我就没好意思再打扰他。”

    其实凌嫣此刻多希望电话那头的他就站在面前,她可以像依靠大哥哥那样,靠在他怀里,给他诉说自己悲伤的心情,他会像平时那样,安慰自己,给她温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需要这么着急赶回去?”裴永浩在电话那头着急的问。

    凌嫣沉默了好久,才幽幽的开口:“永浩哥,奶奶去世了”眼眶里重新溢满了泪水,随着话音翻涌而出。

    裴永浩惊到:“你说什么!”

    凌嫣静静抹去冰凉的泪水,又说了一遍:“奶奶她,不在了”

    本来她已经把自己顽强的武装了起来,可一听见裴永浩亲切的声音,情绪又有点不受控制。她还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裴永浩惊讶的半天没说话,他只听爷爷说凌氏企业昨天突然宣布破产,没想到凌家老夫人也去世了,凌嫣自小和奶奶相依为命,这样的打击她还受得住吗?他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担忧。

    “嫣儿,你,还好吧?”

    裴永浩小心翼翼的问,除了说这个,他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安慰她。

    凌嫣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没事儿,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怎么会允许自己倒下呢?”

    裴永浩听了,放心到:“嗯,没事就好,凡事要坚强一点,虽然李奶奶不在了,但你还得好好活下去。”

    凌嫣默不作声,他说得都对,可是这并不能解除她内心的伤痛。

    裴永浩知道她现在失去了亲人,肯定不想多说话,只好小心的安慰了几句,又叮嘱她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知会一声,又很抱歉的说,因为他最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不能来海城参加李奶奶的葬礼了。

    凌嫣礼貌的表示没关系,毕竟海城离首尔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来这里也不是那么方便。再说,裴家要有人来的话,也会是裴哲,只有他才和奶奶有交情。裴大哥和她就算再投缘,和奶奶却连面都没见过。想必裴哲也有事要忙,不会时间来。

    两人相互道别后,凌嫣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吴妈匆匆忙忙的来到她身旁,一脸焦虑的说:“小姐,你给我的信用卡不能用,他们说这卡已经被冻结了,怎么办?没有钱的话,就没办法给老夫人举行葬礼,就更别说买墓地了。”

    “怎么会这样?”看来凌氏倒闭,这些用公司名义办理的信用卡都不能使用了,家里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多现金,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只有卖到房子了。不管怎么样,尽快让奶奶得到安息才是最重要的。

    “小姐,”吴妈一脸诚恳的说,“实在没办法的话,我那里还有点积蓄,都是平时老夫人给我的。”

    凌嫣欣慰的笑笑说:“哪能要你的钱啊,我会有办法的。这样吧,吴妈,你先在这里张罗,我去去就回。”

    吴妈忧心忡忡的问:“小姐,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凌嫣定定的看着吴妈,“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我哪能去动用你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呢?相信我,真的有办法。”

    吴妈仔细想想也对,小姐的朋友,家里都很富裕,找他们帮个忙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她这点绵薄之力也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

    “那好,小姐,你放心去吧,我在这里。”

    凌嫣点点头,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殡仪馆,天空中仍是阴雨绵绵,细细密密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苏博文昨天留在首尔处理咖啡店的事情,今天早上才回到海城,刚下飞机,就听手下的人说,凌氏一夜之间彻底破产,凌家老夫人也在昨晚重病身亡。

    难怪昨天再也没见到她人,还以为是她故意在躲避,没想到她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想到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应该是何等的伤心,心里竟莫名的揪紧。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娱乐之大明星的动〕〔灵域兵魂〕〔实力宠妻:影帝,〕〔重回二零零五〕〔夺舍了通天教主〕〔一宠成瘾:商妃很〕〔重生追爱:傲娇夫〕〔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京门女侯爷〕〔豪婿〕〔跃马大明〕〔转生成圣〕〔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帝妃成长手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