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都市之兵王归来〕〔大国航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末日赘婿〕〔都市之大仙尊〕〔蜜吻999次:乔爷,〕〔百花大帝〕〔第一娇〕〔枕上婚宠〕〔豪门盛宠:吻安,〕〔明日之劫〕〔抢救大明朝〕〔大唐好相公〕〔叶哥的传奇人生〕〔景星凤舞〕〔冒牌职业大神〕〔狮子的獠牙〕〔末日修复师〕〔大明之五好青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85章 胡思乱想
    她没有比此刻更加清楚,她永远不是他的对手,两年前是如此,两年后还是如此。

    两年前他一句‘离婚’,她立刻被扫地出门,他说如果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他就会让她们家破产,让她的奶奶和家人无路可走。她相信他说到做到,为了家人,她选择了签字,公司是爸爸的心血,她怕年迈的奶奶受不住这个打击。

    两年后,他说再见亦是朋友,她相信。因为不能忍受他再婚所带来的心痛感觉,她试着避开他,试着遗忘这段失败的婚姻。在她就要看到新生活的曙光时,他的出现将她所有的希望打破。

    无论他说出的话多么伤人,她都能忍受,唯独不能忍受被他**的事实,这像是被自己心爱的东西无情的出卖。可怜她心里一直都深藏着那份对他的执着,从此刻起全都化为子虚乌有,替代的只有深深的恨。

    苏博文放开她的手,深沉的磁性嗓音持续撞击着她的鼓膜:“这件事你出去以后,最好保持沉默。”

    凌烟漠然的看着他,冷冷的说:“我觉得这种耻辱不需要更多人知道。”

    “很好。”

    凌烟带着满腹的屈辱逃出门去,出了房间大门她才发现,原来他们住在一个楼层,中间只隔两个房间。她在心里痛苦的感叹:看来真的是老天在捉弄她,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巧合?这些就当上辈子欠他的吧,现在终于还清了

    苏博文看着她仓惶逃离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失落,其实他也搞不清自己倒底想要一种什么结果?每次面对凌烟,他的情绪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失控,每次听到她言语间的反感,他就忍不住想要压制她,诋毁她,最终发展成现在的局面。

    昨晚和她一场欢爱后才发觉,她是被人下了催情药物所致,并不是存心勾引他。而他在那种情况下要了她,难免有些趁人之危,本来计划好好跟她说的,没想到她过激的言语,彻底引发了他的暴怒。盛怒之下的他伤痛的往事浮上心头,他只有一个念头,只想把她撕碎。

    局面就这样失控了,一次又一次,他把她无情的伤害,换回丝丝快慰,剩下的是漫无边际的失落。

    凌烟回到房间,颓败的蜷缩在沙发上,被那样的禽兽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占有,她只觉得恶心,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无情的打破了她对他所有的眷恋。

    她像一抹幽魂似的来到浴室,把自己泡进浴缸,双手捧起一汪水浇到脸上,想从这混乱的现实中走出来。但现实终究是现实,它就那么毫不避讳的摆在你眼前,就像无法摆脱的瘟疫。她眼里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晶莹闪烁滴滴从指缝间落下,早已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泡完澡,裹上干净的睡袍,刚在沙发上坐下,手机就响了,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原来是那家咖啡店的黄心蕊,带着一丝喜悦接通电话“喂”了一声,那头传来黄心蕊清雅的声音。

    “喂,凌嫣,是我。”

    “心蕊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猜我现在哪里?我在首尔哦!惊讶吧?”

    凌嫣确实蛮惊讶的,她不是没有她老板的吩咐,就只能呆在咖啡店吗?怎么会跑到首尔来?

    “嗯,你们老板不是...”

    那边的人一下打断了她的疑惑,兴奋的说:“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来首尔了,所以我要过来一趟,说不定我就可以回国了。”

    带着一丝微笑,“哦,是吗?那先恭喜你。”

    “现在还不确定,你在哪个酒店啊?”

    “博悦。”

    “啊!”电话那头惊叫一声,兴奋的说:“真是太巧了,我们老板也住在那家酒店呢。”

    “是吗?那是蛮巧的。”

    怎么天下这么多巧合,那杀千刀的男人不是也赶巧住这酒店吗?

    “真是太好了,我本就想来找你聊天的,没想到你们住一个酒店,那正好不用我两头跑。”

    凌烟淡淡的抿嘴,笑着说:“嗯,我也正想找人说说话。”

    “那好吧,我上车了,一会到了打你电话。拜拜!”

    “一会见。”

    凌烟挂断电话,打开电视看了一会,电话铃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是裴永浩。

    “永浩哥。”

    “早上好,在做什么?”裴永浩深沉的嗓音响起,她每次听到他的声音都会有一种特别的安全感,打从心里的,就像大哥哥一样。

    凌烟拨弄着沙发上的遥控器,“在看电视,你呢?”

    “我今天有点事情,不能过来陪你了,你就在房间里休息一天吧。”

    “嗯。”凌烟握着电话点点头。

    “会不会无聊,太无聊的话可以到附近的商业街转转。”

    “没事,我刚约了朋友,她一会儿就到。”

    “哦?你在首尔有朋友的吗?”语气带着些微诧异。

    “就是上次咖啡店的那个女孩,他们的经理。”凌烟解释到。

    “哦,原来是她。那好吧,我有事不和你说了,晚点有时间再聊。”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里传来嘟嘟断线的声音。

    疑惑的撇撇嘴,放下电话,永浩哥是怎么了?从来没这么火急火燎过,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可忙,好像只有她大闲人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游山玩水,过着一只小米虫一样的生活。要是爸爸妈妈在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逼着自己掌管公司,像裴哲那样,整天都计划着永浩哥什么时候能接手。

    现在她悠闲的生活主要都是奶奶宠的。想到奶奶,也不知道她在家怎么样了,应该很想念自己吧。出来这么久,都还没给她打过电话,是应该打过去问候问候了。

    每个人受伤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家人,凌烟也是这样,今天是她人生中相当灰暗的一天。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被苏博文扫地出门,才是最痛苦的,没想到一个和她离了婚的男人,居然把她**了,既痛苦又无奈,还十分的难堪。而且当事人居然一点忏悔的意思都没有,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想到这里,她拿起电视遥控器狠狠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瓜,自言自语的说:“凌烟,你给我记住,以后离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远点,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说着又赶紧揉揉被敲过的地方,心道‘还真是痛’,这下可好,心痛头痛凑一块了。

    电话打回家,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心想大概吴妈陪奶奶散步去了吧,奶奶一直有早晚散步的好习惯,既然家里没人,那就晚点再打回去。

    继续看了会电视节目,黄心蕊的电话才来了,让她去三楼的的咖啡厅,她在那里等着她。

    凌烟换掉睡袍,正巧看见昨晚那套衣服躺在框里,气呼呼的拿起来,嗖的一下扔进了垃圾桶,她要彻底扫除昨晚的一切记忆。

    她换好衣服来到三楼,环境清新的咖啡厅里,黄心蕊坐在靠窗的位置,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在她对面一个雄伟的男人背影,穿着一套深色的西装,正对着她这边,应该是她老板吧?看背影还挺帅气的。

    凌烟感觉自己是不是给苏博文折腾得精神失常了?怎么她现在看这男人的背影和苏博文都有几分相似,看来对他中毒实在太深,得想办法把他清除掉。

    越走近心中的疑惑越大,等她肯定此人就是苏博文的时候,为时已晚。只听黄心蕊介绍说:“老板,你看,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帮我们店里解围的女孩,她叫凌烟。”

    苏博文闻言一丝嘲讽的转身,直勾勾的盯着凌烟,不发一言。

    黄心蕊见状,还以为老板仰慕于她的美貌,接着说:“上次就是她男朋友赶走了那群无奈,她男朋友身手真是太棒了,三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全部摆平。”

    黄心蕊边说边为楞楞出神的凌嫣拉开椅子,拉过她紧攥的拳头,邀她坐下。

    凌嫣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态坐在这里,不过她实在想不出该如何自处,难不成她要拂袖而去,让黄心蕊来追问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或者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她那高高在上的老板用了怎样的卑劣行径,处心积虑的来羞辱自己。显然这些都不可能,还是坐在这里静观其变,等下找个借口离开就是了。

    “凌嫣,我来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的老板,苏总。”

    苏博文淡漠的伸出手,就像初次见面那样与她握手示好。

    凌嫣极不情愿的伸出柔荑,与他交握,马上又像惧怕瘟疫一样缩了回来。这个男人,和他握手都显得恶心,金玉其外下一腔的道貌岸然。

    苏博文不动声色的目光深处,双眸越发幽暗,深邃得似要把人看穿。

    黄心蕊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心里疑惑难不成他们俩有什么矛盾,但马上又否定了这种猜想,他们两人都不认识对方,怎么会产生矛盾。那是怎么回事呢?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事,但也不好开口问。

    带着满腹疑惑,黄心蕊问凌嫣:“你看看要喝点什么。”

    这时服务生来到他们这桌,恭敬的站在边上。

    凌嫣随口说:“一杯红茶吧。”

    服务生微微颔首,“好的,小姐,请稍等。”

    没过多久,服务生就把她点的红茶送了上来,其间黄心蕊和苏博文两人一本正经的聊着工作上的事。

    凌嫣坐如针毡的不停搅动着杯中的红茶,却一口也没动,她连正眼都不敢瞧一瞧旁边的苏博文,满头满脑都是昨晚零零散散的片段。

    也不知他们交谈了多久,只听到苏博文站起来说:“最后如何安排,我会电话通知你,咖啡店这两天还是暂时由你负责。”

    黄心蕊边点头边站起来说:“好的,我明白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

    黄心蕊微微弓身,算是道别。

    凌嫣也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走了,他要是再多呆一会儿,自己非抓狂不可。

    苏博文刚一走,黄心蕊那副中规中矩的伪装就彻底暴露了,一改之前冰山美人的面具说:“太好了,我要回国了!”其兴奋程度绝不亚于中六合彩。

    凌嫣闻言扑哧一笑,“他怎么会答应让你回去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他就说,我已经没有留在那里的必要了,会找其他人接手。”

    凌嫣小声的念叨:“是吗,真没想到这咖啡店居然是他的。”

    声音虽然很轻,还是给耳尖的黄心蕊听见了,看来自己的猜想没错,他们两个早就认识,那还装什么呢,奇怪

    “凌嫣,你准备在这里呆多久呀?没有回家的打算吗。”

    “暂时没想过,我来这儿时间也不长。”

    有那个瘟神在海城,她哪能回去啊?就算离开首尔,她也考虑去别的地方,旅程才刚刚开始呢。

    “哦,那就可惜了,我还想过几天能和你一起回国呢,看来没希望了。”黄心蕊满脸失望的说,看来要独自回国了。

    “你今天找我不会就这个事吧?”

    黄心蕊挑挑眉,一副‘你猜对了’的表情。

    “其实也不全是了,想找个人聊聊天,回国本来是件开心的事,可我连个分享的人都没有。”说完还努努嘴拌了个鬼脸,那俏皮的样子相信她老板见了也要大跌眼镜。

    凌嫣本来心情很糟,和她说着话好了很多,这下算是彻底给她逗乐了,“回国就好了,亲人朋友都在身边,没那么孤单。”

    她俩这样聊着天喝着茶,轻松自在的打发着时光,快中午的时候,俩人正商量要去西餐厅*一顿来着,凌嫣那手机就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

    她看看号码,原来是家里打来的。应该是她早上打回去,家里人没接到,所以才打过来的吧。这样想着凌嫣开心的接通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里却不是奶奶的声音,“小姐,是我吴妈。”

    “哦,吴妈,你好!奶奶呢?怎么不是她接电话?”

    平时吴妈从来不会打电话给她,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家里出什么事了,而她竟有些没来由的心慌。

    吴妈带着哭腔,“小姐,你快回来吧,老夫人她,老夫人她出事了”吴妈看样子是竭力在稳定自己的情绪,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

    凌嫣听闻如遭雷击,整个人一下就蒙掉了,傻傻的楞在当场。

    不知道楞了多久,只听到电话里吴妈着急的“喂”了好多声,她才回过神来,但思绪还是有些混乱。

    “吴妈,你好好说,奶奶到底怎么了?”

    吴妈边哭边说:“小姐,老夫人进医院了唉!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还是先回来再说吧。”

    看来情况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到底怎么回事?她走的时候奶奶不是还好好的吗?而且还做了体检,她也看了报告,显示一切正常才放心离开,怎么会突然进医院?可吴妈说的不清不楚,叫她更加胡思乱想。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