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我的极品女上司〕〔重启修仙纪元〕〔梦醒不知爱欢凉〕〔穿过风的间隙〕〔民国谍影〕〔重生八零:福妻有〕〔高武27世纪〕〔觅仙道〕〔黑科技大鳄〕〔军帝隐婚:重生全〕〔乡村小神农〕〔我只想享受人生〕〔潜水鸟与蝴蝶〕〔娱乐有属性〕〔重生之时代霸主〕〔侯府娇宠〕〔龙王妻〕〔国医狂妃:邪王霸〕〔最坑军婚:我跟名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83章 纷乱的心事
    裴永浩一脸茫然,也不开腔,爷爷怎么好当着凌嫣说这个事儿?

    苏博文像不相信自己耳朵似的抬起头,疑惑的看看凌嫣又看看裴永浩,最后眼神还是定格在裴正元的身上,只听他继续说:“你这小子,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嫣儿这么好的女孩,错过可就难找了。”

    苏博文听他说完,心里嘀咕了句:这么好?我看不出来好在哪里?

    裴永浩则是一脸无奈的说:“爷爷,你可不可以别说了?你看人家嫣儿都给你说的不好意思了。”

    裴正元看看凌嫣,小脸蛋果然红扑扑的,但仍旧无谓的说:“女孩子不好意思很正常嘛,所以你才更应该主动,不然你们什么时候才会有进展?”

    苏博文只觉得心中无名火起,这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到底把他当空气还是什么?最气人的是眼前这该死的女人,居然一声不吭的默认了,他们不知道他是她前夫也就算了,难道她自己也不清楚吗?干嘛?当着前夫炫耀一下魅力??

    他发誓,不要让他逮到机会,否则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爷爷,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忙吗?求您快去吧,真是的”裴永浩彻底无语了,爷爷这婆婆妈妈的习惯这辈子看来都改不掉了。

    “好好好,我不烦你,你自己有数就行了。”

    裴永浩皱起剑眉说:“爷爷,你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我三十几了――”

    裴正元故意用惊讶的语气说:“哟――,你也知道你自己不小了,”顿了顿,又改用严厉的口吻说:“那就更得抓紧,不要什么事都让我操心。”

    “是是是,您教训的是,唉!我真是服了。爷爷,求您放过我吧”裴永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把裴正元从椅子上‘扶’起来,裴正元这才和苏博文离开了。

    裴家爷孙俩的谈话,凌嫣实在不好意思插嘴,说什么呢?说什么都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嘛他们又都没面子。所以她干脆什么也不说,坐在一旁听他们二人掰扯。至于苏博文那杀人的气息,她当然感觉得出来,随他去吧,他一直不就这张臭脸吗?

    裴永浩确定爷爷已经走远,才转头不好意思的对凌嫣说:“嫣儿,对不起,爷爷这个人就这样,让你很尴尬吧?”

    凌嫣红着脸小声说了一句:“不要紧。”

    又突然想起什么问到:“哦,对了!永浩哥,今天的宴会什么主题啊?”分明是在为尴尬的气氛而转移话题。

    “这个啊,好像是裴氏和你们海城的苏氏有个什么重大合作案,筹划已久,今天正式签约,举行这个宴会一方面是为了庆祝签约成功,另一方面也诏告业内其它同行,两家强强联手,方便以后其它合作项目的操作。”

    裴永浩说得津津有味,凌嫣却听得一头雾水,只有跟着点头的份,商场中微妙的利益关系本来就不是她所关心的。不过看样子永浩哥对经商蛮在行的啊,那么为什么他却不愿意接手家族事业呢?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嫣儿,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饿不饿?”

    凌嫣傻呼呼的笑着摸摸肚子说:“早就饿过了,现在已经没感觉了。”

    裴永浩疼惜的拍拍她的小脑袋,“那边有很多点心,我去帮你拿一点吧,你在这坐会儿等我。”

    “嗯。”凌嫣乖乖的点点头。

    裴永浩离开后,一尊伟岸的男性身躯艘然而至,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有只宽大的手掌一把握住她柔嫩的手臂,拉着她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又一下把她放开。

    凌嫣因为惯性向后退了几步才站定,惊魂未定的她发现,原来拖她的人又是那个瘟神前夫,随即揉着被他捏过而红肿的手臂,气咻咻的问:“你想干嘛?”

    谁知他同样没好气的反问:“怎么,怕我?”

    凌嫣抬起倔强的脸庞,不屑到:“谁说我怕你?”

    “不怕你紧张什么?”只需一眼,他就能将她的心事看穿,洞悉她的一切,毕竟他们曾是如此亲密。

    凌嫣挺直脊背,被他看穿一切仍旧不服气的说:“我,我哪有紧张?对你,犯得着吗?”

    苏博文冷哼一声,口吻冰凉的说:“你对我好像很不屑嘛?”

    凌嫣对他的问话嗤之以鼻:“我凭什么要拿你当神一样供着?”

    一见他那副不可一世的态度就火大,凭什么他每次都要高高在上,自己已经一让再让,难道他不懂得尊重是什么吗?又不是他公司的下属,搞什么?

    她的话让他一时语塞,不知道怎样应答,不过心中的怒火更甚了些,气恼的凑近她跟前,一手捏起她尖细的下巴,冷哼:“伶牙俐齿。”

    凌嫣使劲甩开他的钳制,向后退了几步,背靠着墙壁气恼的说:“苏博文,你不要太过份!”

    苏博文一脸阴霾的问:“你说,我哪里过份?”如果他这个都算过分的话,刚才那个姓裴的男人,对她做出那么多亲密的举动,怎么看不出她有反感的意思呢?

    随即更加逼近她身前,轻薄的挑起她额前的一缕发丝向后拨去,托着她娇柔的面庞说:“是不是除开我以外的男人,都是你涉猎的对象?”

    凌嫣倒抽一口冷气,打开他不安分的手反问:“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一颗心早因他不怀好意的问话血流不止。

    其实她真的好怕他说出更多无情的话,会令她在他面前就情绪失控,这种局面是她最不愿看到的。

    紧接着,男人嘴里吐出的一句话,让她所有的尊严全都颜面扫地。

    他皮笑肉不笑的摇头到:“不,我认为是我低估了你招蜂引蝶的能力,比两年前更甚。”

    凌嫣只是茫然的望着他,心瞬间薄凉。她知道不管她怎样反驳,都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站在那里任他冷言相讥。

    苏博文漠视她伤痛的眼神,饶富兴致的继续问:“这是你的爱好是吗?让更多男人见识你的*。下贱胚子!”

    他就是要看到她屈服,就是要欣赏她的绝望,才能慰籍同样伤痕累累的内心。不要以为离了婚,她就能为所欲为,天涯海角,他同样有能力将她玩弄于股掌。

    终于,在他冰冷窒息的话语中,两滴晶莹的泪珠滑过脸庞,饱满的嘴唇早已失去原先的光泽,抖抖索索的呢喃着:“我没有”

    此刻她只想逃离,躲起来,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哭也好,痛也罢,都比在他眼前承受他的无情,剥夺她的尊严要好。或许在他眼里她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前妻,只是一个被他抛弃,又有过一纸婚约的女人。

    可是想要逃出他的禁锢,真的感觉力不从心。

    她的泪水滴滴落下,沾湿了他的衣襟,幽怨的神情没入他眼底,而他孤傲的脸孔更加冰凉,一丝不曾为她动容。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凌嫣抬起水汪汪的泪眸,绝望的问。

    苏博文阴冷的说:“不为什么,只要你不当着我的面勾引别的男人。”

    天啊!自己什么时候勾引男人了?为什么她和别的异性正常的交往,在他看来都是一种不正当关系,再说她的人生和他早就没有瓜葛了,关他何事,与他何关?

    凌嫣带着一丝疑惑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想怎样是我自己的事。”

    “当然,你可以随心所欲,希望你也不要介意让刚才那位知道,你曾经有过多么不堪的婚史,最好他也能接受一个不知廉耻,无视亲人安危的女人,一个喜欢无理取闹,诡计多端的女人。”

    凌嫣马上意识到他说的绝不是玩笑话,是明显的警告,此刻他眼神越是镇定,越是说明他的危险性,如果不遵循他的意愿肆意妄为,只会有一个结果,他会让她在这里呆不下去,还会让她颜面无存。而她不想让裴大哥和爷爷知道那一切,也不想任何人知道。

    那是她的结,那是她的疤。

    因为他的无情,因为他的忠告,她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大声的喊:“苏博文!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博文收回抵在她左右的双臂,悠闲的插在裤袋里,淡淡的说:“我说过,我什么也不想,只想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凌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带着一丝惧意,带着一丝愤慨说:“你就这么恨我?纵使把我扫地出门也不能平复你的恨意?”

    苏博文神情坚定的望着她,不发一言。

    “那你上次还说什么再见亦是朋友,不想和我有关联之类的,都是假的啦?”

    他仍旧不说话,算是默认。

    凌嫣愤愤的撂下两个字:“骗子。”

    她还以为他只是对她态度冷淡,没想到他会这么费尽心机的想要针对她,还威胁要揭她的底,试图把她的生活变得灰暗无比,简直太卑鄙了。

    此时恨意掩盖了爱,充斥在两人的内心,原本凌嫣心中的那一点歉意也荡然无存。只是若无爱,何来恨?

    “论骗我可不及你分毫,再说了你有什么值得我骗?”

    凌嫣绝望的想:看来他已经打定主意跟自己死磕到底了,好吧,既然他这么强势,看来她再做无谓的抵抗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说不定还会更加激化矛盾。所以关于他的问话,她选择沉默以对。

    “无话可说了吗?”他再次欺近她,眸底一片冰寒,视线像一把又一把的利刃将她刺穿。

    凌嫣摇摇头,淡漠的说:“你想怎么说随你的遍。”

    “呵呵,这样最好,你只要记得一点,千万不要惹恼了我,否则,一定不会好过。”

    “多谢苏总指教,请问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不奉陪了。”凌嫣灵巧的一闪身,躲过他的逼视,逃到了一边。

    苏博文不作回答,对她的躲闪也毫不在意,居然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了,害的当事人倒是错愕的站在原地。

    她心道:原来他就是一心想看自己伤心难过,颜面扫地,现在目的达到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

    凌嫣突然想起永浩哥去帮她拿餐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回来见她不在座位上,这会儿说不定在找她吧?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抬手拭去眼角晶莹的泪花,又整理了一下情绪,向刚才的座位走去。

    裴永浩早就拿了餐点回来,却不见凌嫣的人影,心想她大概去洗手间或者有别的什么事吧。坐在座位上等了好一会儿,还是不见她回来,就在宽敞的宴会厅里四处搜寻她的身影,正怀疑她是不是太无聊回房间去了,却在转身的瞬间瞧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看上去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裴永浩朝着她大步走过去,问:“跑哪儿去了?”

    凌嫣勉强的笑笑说:“去了下洗手间。”

    裴永浩突然发现了她是哪里不对劲,她脸色很苍白,眼神涣散,和先前光彩照人的凌嫣简直判若两人,虽然她说话间带着微笑,但是那笑里也夹着苦涩,明眼人一看便知。而且两个眼眶也有点发红,应该是哭过了。

    “嫣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一句话让她惊讶不已,心想难道被他给看出来了吗?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有啊。”

    裴永浩一脸坦诚的说:“嫣儿,我希望你说实话,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我来帮你想办法。”

    凌嫣见瞒不住了,只得胡乱编了个理由说:“其实也没什么,刚才听你们说到海城,我突然有点想家想奶奶了,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流了几滴泪。”

    凌嫣说完,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裴永浩,看样子他应该相信了自己的话,并没有怀疑,这才放下心来。

    “原来是这样,”裴永浩释然,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也真是的,想家了可以跟我说嘛,韩国离海城也没多远,大不了回去看看。”

    凌嫣淡淡的说:“不用,我没事,就是突然间想家,有点伤感而已,一会儿就好了。”然后一脸歉意的说:“永浩哥,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你看你,又来了,都说不要见外。”裴永浩故意唬着一张脸说。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永浩哥,你帮我拿的点心呢?我好饿哦。”这是她惯用伎俩,一招转移话题就能平复了一切。

    “哦,在那边,等我去拿。”果然,他对凌嫣这套很受用,转身帮她去拿点心。

    凌嫣重重的叹了口气,忧愁再也掩饰不住的流露。

    无聊的宴会全程都在标榜裴氏与苏氏,又宏观的展望了一下将来的国际市场,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正式散场。等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裴永浩才把凌嫣送回了房间。

    她累了睡了一天,现在虽然很累,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裴永浩离开后,她就只能无聊的在房间里乱转,纷乱的心事密密匝匝的压得她好难受,电视看不进去,翻了两页的也只能无趣的扔到一边。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医妃来袭,王爷快〕〔男神攻略:国民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