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零俏花媳〕〔我就是富豪〕〔大刁民〕〔农家小福妃〕〔东晋北府一丘八〕〔兵王弃少〕〔甜蜜系暖婚〕〔万界建道门〕〔镇神志〕〔电商穿越七零年代〕〔武灭阴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星光璀璨:重生娇〕〔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小甜妻:老公〕〔重生农家清荷〕〔豪门老公,超爱我〕〔大美时代〕〔重生之茶香盛世〕〔如意枝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79章 诸多疑惑
    “嗨,我可以进来坐坐吗?”裴永浩指指房间,礼貌的问。良好的教养让他必须接受了女士的邀请后才可以进入她的房间。

    “当然可以啊,进来吧,永浩哥。”凌嫣边往里走,边把沙发上的包包挂起来,示意裴永浩坐下,然后问:“永浩哥,有什么事吗?”

    “嗯,我刚刚接到爷爷的电话,要我明天早上带你回去。”裴永浩边点头边说,高大的身影在沙发上落座,宽大的沙发被他整个占去三分之二。

    “哦?为什么?我还没玩够呢!”好不容易来一趟,才一天就回去了吗?本来还想明天打电话给黄心蕊一起出来吃饭的。

    裴永浩无奈的耸耸肩说:“他说明天晚上有个重要的宴会,希望我可以带你参加。所以我过来问问你的意思。”然后又诚恳的表示:“如果你不想参加也没关系,我跟爷爷说一声就行了。”

    来首尔的这几天,裴家对她的照顾简直就是无微不至,不过是个宴会,既然是裴哲的意思,那当然不能扫了他的兴致。反正济州岛以后还可以再来,那就答应了吧。

    凌嫣思索完毕,对裴永浩说:“既然裴哲希望我参加,那就按他老人家的意思安排吧,反正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

    本来裴永浩以为她出来第一天,玩的正开心,不会愿意去参加宴会,他正好可以用要照顾她为借口,搪塞爷爷的安排,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看来她也是个识大体的女孩。

    一想到宴会他就头疼,每次见到爷爷他都是那几句话,说什么‘不接手公司,就不认他这个孙子’,结果到现在他都还没接管公司,也没不认他这个孙子,只是每次见面都要听他唠叨,有点烦人。

    心里有些失望,嘴上还是平淡的说:“那好,我等下就叫人定两张回程的机票。我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有,我在阳台上坐了一会,欣赏夜景,刚刚吃得太饱了,需要消化一下。”凌嫣边说边夸张的抚着平坦的肚子。

    裴永浩爽朗的一笑,同样抚着肚子到:“我也是。”

    凌嫣被逗得呵呵直乐,裴永浩站起来走到窗边,双手悠闲的插在裤袋里,坚毅的脸庞凝视着窗外的世界,突然转头说:“明天一早就回去了,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出去转转吧?”

    “好啊!”她兴奋的说,整个人瞬间来了精神。

    其实刚才在阳台上她也有这样的想法,可人生地不熟加上又是夜晚,她不敢一个人出去乱走,又不好意思去打扰裴永浩,所以才只能作罢的。现在他主动提出来,她当然求之不得咯。

    “那还等什么,走吧!”裴永浩头一扬示意现在就出门。凌嫣穿上鞋子,连包都懒得拎,跟在他身后向外走去。

    一踏上大街,繁华的夜色下热闹的街道一下就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刚走不远,路边众多小商贩兜售着各种各样的商品,有的很精致,有的很有地方特色,总之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她不由得拿起这个又放下那个,东挑挑西捡捡一会就买了一大堆,裴永浩的任务就是跟在她后面付钱和做苦力,看她乐此不疲的穿梭在那些小摊间,他一点也不觉得枯燥乏味,反而有一种满足和喜悦填满内心。他正失神的欣赏着她的精灵般穿梭的身影,凌嫣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回头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裴永浩大步走过去站在她边上,凌嫣拉拉他的裤管让他蹲下,她手中正细细地把玩着一颗项坠样的石头,颜色相当诡异迷人,是一种泛着红的黑,乍一看倒是十分独特。

    “小姐,要吗?这可是定姻缘的三生石,你手上是一半,这里是另外一半。”摊主是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手里拿着另外一块石头问到,声音听起来善良诚恳。

    凌嫣最初只是觉得很好看很特别,但听这摊主说这是什么三生石,就怀疑的问到:“三生石不是我们c国的吗?怎么你这个也是三生石?”

    凌嫣从小就听过三生石的典故,圆泽禅师和李源的故事流传得很广,在杭州西湖天竺寺外,还留下一块大石头,据说就是当年他们隔世相会的地方,称为“三生石”。许多的情侣则在三生石上写下他们的誓言,期望能够缘定三生。既然三生石远在c国,那么他这个石头又何来三生石一说呢?

    老者看出凌嫣的疑惑,缓缓解释到:“我这个三生石和你知道的三生石不一样,但也是有一个典故的。”

    “哦,是吗?是什么样的故事。”凌嫣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她一直都很喜欢这些古老美丽的爱情故事。

    “呵呵,”老者善意的笑笑说:“反正现在没什么事,那就给你讲讲吧,信不信就随你了,不过一定要买一对照顾我生意哦。”

    凌嫣不住点头,期待故事快点开始。

    在凌嫣满怀期待的目光中,老者缓缓的开始讲述:“我的家乡在这附近,是个美丽的世外桃源,那里的人都很善良,在那里,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几乎算得上老少皆知,因为这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老者顿顿又继续说到:“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户渔民生了个小男孩,神奇的是那小孩刚生下来手心里就有一块淡红色的胎记,随着小男孩慢慢长大,胎记也越来越明显,后来竟然从淡红色转变为暗红色,当然,小男孩也从一个小毛孩转变为一个英俊能干的大好青年,子承父业,以出海打渔为生。有一天青年像往常一样来到海边,正准备下海打渔,突然间晴好的天空陡然变得暗淡无光,平静的海平线上瞬间掀起一道滔天巨浪,直朝他扑过来,他早就被这一巨变吓到了,根本不知道逃跑,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但是海浪到了他跟前却没有要把他带走的意思,反而从中间分出一条宽阔的道路,里面走出来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告诉他,他们两人原本是前世的恋人,只因世事蹉跎还未结成夫妻便双双毙命,死时两人相握的手中有一块两人定情的宝玉,他们的魂魄行至奈何桥边,孟婆可怜他二人情路坎坷,只让他们其中一个喝下孟婆汤,等再次转世投胎以续前缘。怎知女孩转世却成了龙王的女儿,男的转世却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也就是眼前渔民的儿子,他们的手心都有一块相同的印记。他听完女孩的述说,前世的总总全都涌上心头,整个人都充斥着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女孩忧伤的告诉他,这一世他们仍然不能在一起,因为西方的连年干旱,龙王多次私自降雨,导致泉眼干涸,天上的神明勒令龙王弥补。她是龙王的女儿,也是大海深处的一个泉眼幻化而成,所以她必须用身体投入泉眼中才能使之再次喷涌,那样她也会灰飞烟灭,在此之前,她恳求龙王让她再见一眼心爱的人,只是为了延续下一世的约定,期待来生得以相守,女孩说完拿下颈间悬挂的玉佩交到他手中,就消失不见了。

    青年站在海边,海面再次恢复平静,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只有脸上咸湿的泪水和手中的玉佩提醒他这一切的真实性。青年忧伤的回到家中,从此郁郁寡欢,不久便于人世,再次踏上奈何桥,他死也不肯喝下孟婆汤,只怕来生她会把他忘记,孟婆无奈只得放行。

    第三世他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年轻有为又俊逸非凡,却未有任何美色能入得他眼,一直都孤身一人,直到有一年邻邦进贡多名舞姬,才令他眼前一亮,舞姬中有一女子正是他日夜期盼朝思暮想之人。只恨她却早已不记得他,最后还被皇帝看中封为贵妃,他费尽心思希望能唤醒她的记忆,却无计可施,只能看她卷入后宫的纷争中不能自拔,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将随身携带的玉佩交到她手中,唤醒了她全部的记忆和情感,二人思量再三决意私奔,最后逃到一个小地方隐姓埋名,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死后葬在一起,随他们下葬的还有那块特别的玉佩,三生的约定终于兑现。

    不久,在他们二人下葬的地方,出现一座巍峨的高山,边上流淌过一条清澈的小溪,人们都说这是三世的恋人永恒相守的证据,更神奇的是,人们经常能在那条小溪中发现这样漂亮而独特的石头,因为三世恋人的故事,他们为这样的石头取名‘三生石’,相传佩戴这种石头的恋人都能得到美好的祝福,生生世世相守在一起,据说相当灵验。”

    老者一口气说完整个故事,注视着凌嫣问:“怎么样,小姐买一对吧?”

    凌嫣整个心思还沉浸在这凄美的爱情故事中,老者的问话把她神游的思绪又重新召回现实,赶紧答到:“好的,好的,帮我拿一对吧。”

    一直不发话的裴永浩打开皮夹问:“多少钱?”

    老者笑容可掬的说:“其实这位小姐和三生石蛮有缘的,我刚才都准备收摊了,结果来了个电话没来得及走,这样吧,你们给300万韩币就可以了。”

    裴永浩毫不犹豫的数出一叠钱交到老者手中,趁他点钱的空档用中文对凌烟说:“他忽悠你。”

    他的蹩脚中文引来凌烟的娇笑连连,她抬手抹抹笑出的眼泪,同样用中文说:“不会的,老人家看起来很善良。”

    裴永浩还想说什么却被凌烟打断了,她若有所思的说:“就算没这回事,也是个美丽的谎言,我喜欢那个故事,如今再也找不到那么痴情的人了。”

    裴永浩赞同的点点头:“也对,就当花钱买他这个故事听听也不错。”

    “小姐,”老者打断他二人的谈话,递过来一个盒子说:“东西我已经给你放在盒子里了,既然这么有缘,你介不介意我给你看看手相?”

    “哦?老先生您还会看手相!”凌烟吃惊的说。怎么一个摆地摊的还会看手相吗?这好像不合逻辑吧。

    老者神情自若的点点头说:“略知一二,我年轻的时候在c国呆过好长时间,有一次爬山摔伤了腿,一位大师发现了我,还把我背到庙里医治,后来机缘巧合下在他那里学会了看相测八字,不过遗憾的是没能得到他的真传就去世了。”

    老者正讲着,边上一个卖手机套的摊主凑过来说:“你们真是幸运,这位大叔看相很准的,他肯帮你看手相真是你的福气,还不快点谢谢他。”

    面对他们二人的话,凌烟还是有些将信将疑,这种事儿真的可信吗?等等,他在c国呆过很长时间,那他们刚才说的话他应该都能听懂了?好糗...不过还好没说他什么坏话。

    “你放心,我看手相分文不取。”老者补充到。

    凌烟将信将疑的伸出右手,老者握着她的手掌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到:“小姐,你一生荣华富贵,可惜自幼痛失双亲。”

    啊!不会吧,这么准,她静静的等他说下去。

    “你的生命线很长,最少能够活到80岁,感情嘛,有些颠簸,但最终还是能修成正果,总之你的命很好。”老者说话的时候字字铿锵有力,双目炯炯有神,非常让人信服。

    “是吗?我真的可以活到那么大年纪啊!肯定又老又丑。”凌嫣有点自嘲的发表了下想法。

    裴永浩疼爱的拍拍她的小脑袋说:“放心,美人到了八十岁也是个漂亮的小老太婆。”

    凌嫣扑哧一笑,忍俊不禁的问了一句:“老太婆也有美丽的?!”

    裴永浩一本正经的说:“当然,比如说...”

    凌嫣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示意他让老人说下去,再怎么样尊重长辈的行为还是应该有的。

    老人咳嗽一声,清清嗓子继续说:“不知道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凌嫣调皮的吐吐舌头,想了一会才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这是从前奶奶告诉她的,关于这个生辰八字有什么具体用途,其实她一点也不懂。

    老人再次打开她的手掌,凑近反复看了好几遍,不可置信的问:“小姐,有些不好的不知到你想不想听?”

    “什么不好的?”凌嫣不安的反问。

    老人几经沧桑的脸上尽是惋惜的神色,叹道:“唉!小姐虽说一生富贵,可偏偏命里有一劫难,恐难逃脱啊。”

    凌嫣满不在乎的说:“您刚才不是说我最少可以活到八十岁吗?怎么又有劫难,还逃不过?”

    到底应该信他哪句,怎么这老人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不过就算真有劫难,也没法更改不是吗?

    “其实刚才我光看了你的手相才会妄下断言,后来你把生辰八字报给我,又结合你的手相,才发现你命虽好却终有一截。”老人知道她内心诸多疑惑,耐心的解释到。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