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都市之兵王归来〕〔大国航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末日赘婿〕〔都市之大仙尊〕〔蜜吻999次:乔爷,〕〔百花大帝〕〔第一娇〕〔枕上婚宠〕〔豪门盛宠:吻安,〕〔明日之劫〕〔抢救大明朝〕〔大唐好相公〕〔叶哥的传奇人生〕〔景星凤舞〕〔冒牌职业大神〕〔狮子的獠牙〕〔末日修复师〕〔大明之五好青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62章 肺腑之言
    “哟,陆大姐,这么大火气?怎么了,戴**不见了?”关子吟装模作样的说道:“怎么可能,堂堂一个**,谁敢劫?”

    “关子吟,你别装蒜,到底是不是你?”陆华浓像是疯了似地,双眸红肿。

    关子吟脸色一变,不再客气,冷冷的说道:“陆副**,**不见了,你找我何干?”

    “s市,除了你还会谁这么做?”

    “笑话。”关子吟甩开陆华浓的手,阴森森的说道:“老娘我没功夫抓什么破**。我男人还没回来,我没那闲工夫,他又不是我谁。关我什么事。”,顿了顿,直勾勾的看着陆华浓,说道:“陆副**,人不见了,你们警察去找,如果有证据是我做的。就来抓我。没有证据,别乱扣醉,我可是懂法律的,小心我告你诽谤。送客。”

    说吧,不理会陆华浓,自顾自的喝起了茶水。

    陆华浓询问无果,气呼呼的带着人走了。

    冷谦笑了笑说道:“大小姐真是厉害。果然,谣言不一定都是假的,无风不起浪嘛。八卦,总有一定的根据。你看,人不见了,就这么着急。”

    “呵呵,大小姐,接下去呢,怎么做?”萧天问道。

    关子吟想了想,“给我电话,”

    萧天将电话递了过去,关子吟沉吟了片刻,点点头,按了号码。给叶无痕打去。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了,话筒里传来叶少心不在焉的是声音:“什么事,大小姐。”

    “你说什么事?”关子吟眯了眯眼睛:“你打算什么时候救啊哲出来?”

    听闻这话,叶无痕叹了叹气,说道:“大小姐,我为这事,忙的焦头烂额。我也让父亲出面了。双方都在周旋着。这事,急不来。”

    “可是,我急。”关子吟不在客气,取而代之的是怒火,冷冷开口道:“给你三天时间,如果再看不到啊哲,我轰了他们。”

    叶无痕当场被呛到了,差点吐血,不明白今天关大小姐发什么神经了,急忙说道:“大小姐,你别开玩笑了。”

    “我可没开玩笑。你知道,我手中有一颗炸弹,叫黑洞。我还真没试过威力。”关子吟脸色一沉,咬牙道:“别跟我说那一套,我不懂。今天打电话给你,还有一事。”

    “什么事?”叶无痕喘着气,深怕对方做出什么壮举吓着自己。

    关子吟轻咳了一声,说道:“我今天抓了一个人,戴永贵。”

    “那关我什么事。”说着,突然叶无痕怔住了,顿了顿,睁大眼珠,惊骇问道:“大小姐,你说什么?你抓了谁?戴永贵,。不就是s市的**?”

    关子吟悠悠说道:“没错,就是他。”

    叶无痕脸色顿时惊变,眉头都立了起来,嘴巴一张一合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足足过了好久,缓过神来,压住自己的情绪,着急的说道:“关大小姐,你疯了啊。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我现在很担心下一次你轰了他们。”

    “难说。”关子吟脸色没有变化,乐悠悠的说道:“我可没那么多的耐性周旋。”

    “别介,大小姐。你别冲动。”叶无痕连忙安慰道:“别冲动,我一定催,想办法救出裴少。可是,你抓了戴永贵做什么?你可千万别连累我们啊。”叶无痕有些欲哭无泪。

    关子吟呵呵笑了笑,说道:“怎么,怕了?这个时候想到怕连累。娘的,那你还不抓紧救人。三天时间,不然,到时候什么事都跟你有关。我不管那么多。”

    “我,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一定。”

    关子吟打断叶无痕的话,正色道:“言归正传,我抓了戴永贵,从他身上挖到很多内幕。很八卦。比如,戴永贵跟这个陆华浓之间存在的某些关系,这么提携,就是满意某人床上功夫。比如,这个陆华浓跟孟**也不像表面那么纯洁,有那么一腿两腿的。等等,诸如此类的。当然,叶家少爷,你没兴趣的话,也就算了。”

    “等等。”叶无痕一脸惊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兴趣十足的问道:“大小姐,你刚才说什么?你说陆华浓跟戴永贵。跟孟**也。”

    “呵呵。”关子吟笑了:“叶少,这些八卦,你不是不感兴趣么。”

    叶无痕眨眨眼珠子,干笑了两声,说道:“那倒不是,有时候男人也很八卦的,听听也不错。”

    关子吟扑哧一笑,随即就将戴永贵交代的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关子吟本就是八卦王,对于传闻,秘闻说的惊天地,泣鬼神,说的有声有色,似模似样。那个故事,练成一片,就可以拍一部电视剧。

    叶无痕越听越紧张,越听越激动。呼吸越来越急促。待关子吟说完之后,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小姐,这些都是戴永贵亲口说的?他交代的都是真的么?”

    关子吟点点头说道:“那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能乱编,我也编不出来啊。再者,戴永贵不敢说谎,说的有条有理,前后连贯,怎么可能临时编出来的呢。”

    “戴永贵人呢?”叶无痕迫不及待的问道、

    关子吟笑道:“当然在我手里啊。叶少爷,这样的劲爆内幕。有没有力道?”

    “太有力道了,太劲爆了。这事很重要。”

    “叶少,等啊哲回来了,你也一起来吧,做个旁证啥的。对吧。”关子吟悠悠的说道:“利用戴永贵这个人,挖掘出这么多内幕,这可是你们最想要的结果。所以,一句话,什么时候见到啊哲,什么时候带你去见戴永贵。”

    顿了顿,关子吟继续说道:“刚才陆华浓疯了似地来找我。叶少爷,时间拖得久了,万一被陆华浓给找到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后果可是相当严重哦,我可是无所谓,大不了跑路嘛、”

    叶无痕怎么不懂这个意思,连连点头:“关大小姐,我懂。我现在就去找赵朕,傅洋,改找的人都找。你等我消息。还有,一定要看好戴永贵。”

    话说,裴哲这一边。

    依旧是死一般静的房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两个小时,也可能是两天。裴哲只觉得自己的体力一点点的下降,双脚像是灌了铅,浑身没有力气。这个时候,他很想大吼,很想掏出手枪,直接冲出去。

    可是,他仅存的理智成功的制止了冲动。他一直走着,没有自己的脚步声,恐怕一秒钟都受不了。

    裴哲虚弱的扶着墙壁,慢慢的移动着步伐,那双眸子也失去了神韵。

    看着屏幕中浑身是汗的裴哲,房间内的孙金虎也同样是急的满头大汗,已经过去一天半了,z部一次次的催,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急,幸好上头老爷子顶着,可是,如果继续下来,裴哲不崩溃,自己就要崩溃了。

    孙金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中感慨,一边逼得自己尽快放人,一边逼得自己尽快杀人,自己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两边不是人。

    这一次的明争暗斗太凶险了,只要走错一步,那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位,别说头上的乌纱帽,就是自己这颗脑袋,都不一定保得住,孙金虎忍不出苦笑了,裴哲的地位让他措手不及,一开始的z部亲自出面,现在,就连成都军区赵司令也出面了,警卫局的,还有傅家的。这事可真不简单了。

    孙金虎可谓是一筹莫展,真的没有主意了,看着屏幕里的裴哲,他苦,自己也苦,都在承受着非人的煎熬。

    看着自己的助理田思思,孙金虎说道:“思思,你去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审出什么,不过不能搞出乱子来。”

    “放心吧,孙处,我明白怎么做。”田思思点点头。

    裴哲走了一会儿,又回到了桌椅旁,躺了下来。突然,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口来几个人,为首是一位女子。后面跟着三个大汉。

    “裴先生,在这里待的习惯么?”田思思含笑的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

    总算听到声音了,裴哲起身,双眸泛着光彩,幽幽说道:“还行,就是桌子硬点,如果有吃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田思思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看来,裴先生还是不明白自己什么状况。”说着,坐了下来,盯着桌子上的裴哲。

    裴哲呵呵一笑,从桌椅上下来,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啪的一声,田思思将文件夹甩在桌上,冷着脸问道:“裴哲,你知罪么。”

    “当然,我当然有罪,刚才我还在忏悔着呢。”裴哲笑眯眯的说道。

    田思思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这么回答,难道一天半关了,真的有些傻了?一想到,对方承认自己的罪行,那么一切都好办了。定了定神,田思思压制住心中的激动,佯装镇定的说道:“那你就把你的所作所为,统统交代出来。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说这话,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的。

    裴哲靠了靠,问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就从头开始说。”田思思拿出纸笔,直勾勾的盯着裴哲。

    裴哲缓缓的点点头,眨了眨眼,说道:“那我就开始忏悔了啊。”

    “恩。”

    “从头说起,那好,我做的第一件错事,得从小学一年级说起。记得那时我在路边捡到一块钱。我没有交给警察叔叔,而是自己买零食吃了。想想,看着胸前的红领巾,我羞愧万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交给警察叔叔。第二件事情,就是。”

    啪的一声,听这话,田思思差点吐血,猛然拍了拍桌子,说道“裴哲,你玩火。”

    “nonono。”裴哲摇了摇手指,说道:“这是你说的。我可问过你,从何处说起,你交代从头说。那我就说喽。别急,现在说小学,待会儿初中,高中,大学,我绝对一件件忏悔。”

    田思思气的七窍生烟,身子探了探,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你,很好很好,”。田思思真想一拳过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田思思逼的自己冷静下来,打开文件夹,从中拿出一沓文件。坐了下来,说道:“xx日,俄罗斯抓到一批贩卖军火的,他们交代,说是卖给你。怎么解释?”

    “咦,有这个事情?”裴哲挑了挑眉头说道:“我有外国朋友,偶尔做些生意,不过这个军火,我可没有做过,这是犯法的。”

    “哼,你狡辩。”田思思拍了拍桌子说道“好,那问你,山友山庄呢?跟你没关系?还有纽约曼哈顿的枪杀事件呢,也没有关系?。”田思思一件件的说道。

    裴哲摆了摆手,笑道:“我说姑娘,喝口水。”,顿了顿,笑道:“你说对了,这些确实跟我没有关系。”裴哲将这些推的一干二净。

    田思思那个气啊,握紧拳头,真想狠狠的打过去,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倒好,推的干净,不过,我告诉你,我随便都可以找到上百号人指正你。”

    裴哲哦了一声,问道:“这位姑娘,你厉害。可是为什么现在你不叫人来指正呢?”

    “你。”田思思气的站了起来,指着裴哲的鼻子,喝道:“裴哲,我看你的嘴巴能硬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没人会来救你。也没人救的了你。不说实话,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说完,作势要走。

    “等等。”田思思嘴角一勾,鄙夷的笑了笑。果然,刚才那话吓到他看,人啊,就是这样,经不起威吓,这不,就乖乖就范了。

    田思思慢慢的转过头,问道:“怎么,肯说了?”

    裴哲并非常人,笑眯眯的看着田思思,双眸射出夺目的精光,仿佛对于田思思心中的小九九看的一清二楚。

    裴哲笑了笑,说道:“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的,脾气可真大。我看你小姑娘,好心劝你一句。本来人就长得不怎么样,身材又不够好,五官勉强及格。先天条件落后的情况下,就该懂得补拙,可是你呢,不但如此,反而变本加厉。你说你,以后谁敢要你?女人啊,温柔点,不然会把男人都赶走的。别不信我说的,出去多问问几个男人,女人的好坏是由男人评判的。我觉得,你应该向我家那位学习。这些肺腑之言,希望你能好好琢磨。好了,说完了,那么请你慢走,我不送了。”

    “啊。”田思思怒吼一声,双眸冒着怒火,那火熊熊燃烧着,狠狠的瞪了瞪裴哲,抓起文件夹,气呼呼的走了出去,重重的甩了甩门。

    田思思走后,裴哲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这么就吧对方气走了,好不容易有个声音,应该多扯一点。这个房间,实在太静了,一个人带着,寂静的使自己孤独,害怕。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