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连山庄〕〔十亿零花钱〕〔重生原始异界〕〔重生九零:神医萌〕〔开个诊所来修仙〕〔帝临鸿蒙〕〔一世兵王〕〔都市剑说〕〔恶魔心尖宠:小甜〕〔穿越梦想田园〕〔八零女配养娃记〕〔天下第一秦王妃〕〔农家有喜之公主嫁〕〔恶魔专属:甜心,〕〔天下盟主:废柴大〕〔金丹九品〕〔一人一城,傅先生〕〔第一豪婿〕〔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星际游途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49章 福大命大
    “什么?”局长一听,喝道:“你怎么抓这样的人。要知道,中南海红卡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权利在手,但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表示可以不受限制的自由进入中央要地。全国只有屈指可数的人才有。”

    局长冷了个冷战,问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二十几岁青年,叫叶无痕,来自北。”

    局长一听,差点摔倒,没好气的说道:“这个人,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即使市局长也惹不起。”

    “啊。”警察深吸一口气,想不到对方来头这么大,结结巴巴的问道:“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赶快放人。”

    “局长,他吧三个老外给打了。”

    “你懂什么?他就算把人给打死了,我们都管不了。”局长叹了叹一口气,说道:“就算你警察做够了,我这局长还没当够,我告诉你。s国最有实权的八个人,其中一个是他老爷子。别说我们这些小罗罗,就是元老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啊,是是。”警察挂断电话,嘟囔道,最有实权的八个,姓叶,哐当,心脏像被人猛烈的击了一次,连忙的跑了出去。

    当跑出大厅时,看到几名警察傻傻的站在那,那两人已经不知去向。

    “啊。”警察问道:“刚才抓来的那两人呢?”

    “他们?。”其中一名青年木然的指了指警局外面。

    警察顺着手指,目光向外望去,看清楚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摔倒。

    只见,警局门外,停满了车子,大小不用,至少二十多辆以上,几乎将大门的街道给堵个水泄不通。数不清的黑衣黑裤大汉立在车辆旁边,一个个黑着脸,带着墨镜,杀气腾腾,虽然没有一个人拿着武器,可是就那阵势,颇有气吞山河之势。这样的派头摆在那,任谁都会被震住。

    几名小青年长大嘴巴,张口结舌的喃喃道:“他,,究竟什么人呐。”

    叶少被警察带走之后,关子吟接到下面人的汇报,如今裴哲不在,一切事务都是关子吟管理。关子吟跟裴哲的风格不一样,裴哲低调,沉稳,以求稳为主。但是关子吟性情张扬,天不怕,地不怕,做事高调的很。

    所以,当关子吟一听到叶少,童花顺两人被警察给抓了,眉毛立了起来,那还得了,。叶少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这说出去,脸往哪搁?所以当即下令,直接调动两百多个人,带上枪支,坐车直奔警局。按照关子吟的意思,让对方放人,如果不放,直接把警局给端了。

    正好,刚到警局门口,就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

    待两人上了车,关子吟问道:“你们两个,咳,他们有没有为难你们?”

    “关大小姐,他们怎么敢。”叶少笑了笑,说道:“就看你这个架势,他们吓破胆了。”

    童花顺眨了眨眼问道:“吟吟,你怎么带人来了?”

    “这不,听人说的。我怕那帮兔崽子为难你们。所以多带了些人,撑场面被。如果对方不放人,我就把警局给端了。”

    叶少被逗得扑哧的笑了。淡淡的问道:“大小姐,你不会真这么冲动吧。”

    “我是闹着玩,怎么会来真的呢?”顿了顿,嘿嘿笑道:“如果我进了警局,顺子说不定真这么做。”

    说完后,摇下车窗,对着身边的人交代一番。那人点点头,打了个响指。

    车辆两旁的大汉见后,纷纷回到车上,启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从警局出来之后,童花顺在车内沉思着,她知道叶少的身份不简单,可是绝对没想到,竟然这么特殊,中南海红卡,脑海里想到之前裴哲说过的北几个家族。叶,难道,一想到这个可能,童花顺愣了愣。

    叶少看出她的神情,平淡的说道:“你是在怪我没告诉你么?”

    “没有。”童花顺沉声说道:“我没兴趣。”

    对于童花顺的反应,关子吟看的清清楚楚,对此,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看来,顺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抗拒。

    对于感情的事,当局者迷,关子吟也不再多说,低着头看来看手上的钻戒,已经四天了,心里的不安一丝丝的萌发,虽然可以淡定的面对任何人,可是那份不安却是真实存在的。

    每一次关子吟产生了疑惑,啊哲难道真的遭遇不测了?可是每一次都是自我安慰,不会的,他一定不会出事。

    裴哲真的遇害了么?不,没有。

    当他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的第四天了。慢慢的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黑漆漆的顶棚,耳朵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吼着:“醒了,醒了。”

    接着,面前出现一张大黑脸,很黑,很大,跟锅底似地,两只眼珠嘀哩咕噜的瞎转。

    裴哲叹了叹气,又把眼睛给闭上了,暗道,自己真的死了。连传说中的黑无常都见到了。心里正难受着,一想到尚在阳间的吟吟,心里揪揪的疼。

    突然。裴哲觉得自己的身子飘了起来,急忙睁开眼睛,原来被黑无常给提了起来,还晃来晃去的,本就头昏脑胀,被黑无常这么折腾,更觉得胸口发闷,全身说不出话的难受,胃里翻江倒海的。

    “喂,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明明醒了,我一来看你,怎么又装晕?”黑无常不满的嘟囔着。

    “额,。我没有死?”裴哲总算明白对方说什么,虚弱的问着。

    哈哈哈,黑无常大笑,将半空中的裴哲哐啷,扔到了床板上,说道:“你真笨,比我还笨,。死人会开口说话的么?”

    裴哲又是晕了晕,嗓子干的厉害,咳了几声,问道:“你是谁?”

    “我叫元力。”黑无常说道。

    哦,原来有名字。裴哲无奈的叹了叹气,想要起身,可是肩膀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根本坐不起来,别过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肩膀缠着破布条,还渗出了血迹。

    那元力看出裴哲的意图,抓着他的腰际,轻轻一拽,没看怎么使劲,就把裴哲给拽起来。裴哲靠着墙壁,这才抬起头四处打量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间极为小的屋子,可是墙壁早已经脱落的厉害,顶棚也是漆黑的,一个个孔,千疮百孔,估计下雨天,在屋子里都得撑着雨伞。

    再看床边的黑无常,皮肤太黑了,根本看不出年纪来。身材高大,估计有2米。块头结识的很,衣服破破烂烂,还有好几个补丁。

    裴哲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更不知道眼前的黑无常是做什么的。正要开口问,这时门突然一开,走进一个年轻的女孩,看岁数,只有十七八岁,脸色苍白,似乎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此时,她手上端着一只破碗,碗里飘着几根菜叶,来到跟前,轻声说道:“渴了吧,,这有汤,你喝吧。”

    裴哲低着头看着碗里的汤水,咽了咽口唾沫,看着小姑娘,颤颤的说道:“谢谢。”

    “咳,我说你。我妹子让你喝,你就喝吧。怎么那么多废话。”黑无常喝道,嗓门大的很,震得裴哲耳朵嗡嗡响。

    裴哲苦笑一声,结果破碗,也顾不上那么多,一口气,咕噜咕噜的喝干净,一滴未剩。

    喝过汤之后,裴哲觉得自己是状态好了一些,有些力气,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说道:“姑娘,这是哪里?”

    “这里是盐官。”

    盐官?自己竟然跑到这里了,裴哲暗暗的皱了皱眉头。

    盐官,位于长三角洲南端,是举世闻名的观潮胜地,距离s市100多公里。

    裴哲问道:“我怎么跑这了?”

    黑无常元力嚷嚷道:“你都不记得了?”

    裴哲摇了摇头:“记得什么?”

    “我救了你啊。”元力挠挠头皮,说道:“是我跟老板一起救了你,不对。应该是我救了你。”元力说的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裴哲听的云里雾里,迷迷糊糊的。

    他只记得那日跟关子吟出海,求婚,然后就突然爆炸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裴哲看了看元力,慢慢说道:“那个,你能不能详细说下。”

    “几天前,我跟随着老板出海打鱼,回来的时候,看到海面上飘了个人,就是你飘着。我们都以为是死人呢,结果,我把你勾了上来,一看。”

    “等等。”裴哲打断了元力,疑惑道:“勾?”

    “是啊,用钩子把你勾上来的。”说着,还指了指裴哲的肩膀说道:“呐,就勾你肩膀的。”

    啊,直到这个时候,裴哲总算明白了,自己肩膀为什么那么痛,为什么受伤。原来是被黑无常给勾着上来的。裴哲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又问道:“然后呢,继续。”

    “然后,勾上来之后,我仔细一看,发现你还活着,那么我们就把你带回盐官。本来呢,老板想把你随便丢大街上,可是我觉得这样做不对。央求老板把你送到医院。老板同意了,就把你送到医院。可是,老板把你扔到医院门口,自己就跑了,估计是怕花钱。”

    “该死的老板。”裴哲不满的骂道。

    “是啊,老板很小气的。”元力继续说道:“刚开始医院是准备抢救你的。可是要交五千住院费,我身上没有钱,你身上也没有。结果,医院就不救你了。直接把你扔到外面。”

    “该死的医院。”裴哲怒了,咬牙切齿。

    “是啊,医院也很小气的。上次我妹妹身子不舒服,就是因为没钱,医院不给看病。”元力继续说道:“医院把你扔门口,没办法,我不忍心看你等死,所以就带你回来了。这几天,都是我妹妹照顾你,给你吃,给你喝。你得还钱的。”

    裴哲笑了,带着无奈笑了,看了看两人,深深的叹气这,世间人情,果真是世态炎凉。现在的世道,现在的社会,都是以钱作为的标准,就连医院也这样。救死扶伤,医德,哼,都是放p。没有钱,可以眼睁睁的看你等死,这样的事,越来越多。

    裴哲庆幸自己能遇到两位心地善良的兄妹,不然的话,自己早就见了阎王。别看元力傻乎乎的,可是,心地是好的。

    一想到这里,。裴哲就笑着问道:“你想要多少?”

    这么一问,元力挠了挠头皮,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结巴的说道:“这个。这个怎么也得要三百吧。”

    扑哧,裴哲忍不住笑了,强忍着伤口疼痛,裴哲悠悠说道:“我给你三万。”

    这次轮到元力笑了,愣了愣,一脸疑惑道:“你忽悠我吧,三万?把你卖了都不值。”

    裴哲也不跟元力争辩,顿了顿,正色道:“我现在需要打个电话。”,裴哲最担心的就是其他几人怎么样,看着自己变成这样,那吟吟,岂不是更危险,一想到这,裴哲心里发空。

    “我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元力摇摇头。

    “那哪里有公用电话?”

    “额,我记得隔壁条街有。”

    “那你扶着我去好么?”裴哲一听,笑了。

    元力哼了哼气:“我扶着你干嘛?不用这么麻烦。”说吧,直接抓起裴哲,夹到肋下,就要转身往外走。

    小姑娘见到,急忙的说道:“哥,你小心点。这样会伤到他的。”

    “咳,妹子,你别担心,当初我就这么夹回来的。那时候都没事,现在更不会有事了。”元力满不在乎的说道。

    元力不在乎,可是裴哲在乎,他全身乏力,然后被人这么一夹着,苦不堪言,想要挣扎都没力气,急忙说道:“哎,哎,你等下。”

    “怎么了?你不是要打电话么?”元力放下裴哲。

    裴哲头昏脑胀,喘了喘粗气,说道:“我看你还是扶着我吧。”

    元力无奈的很,一边扶着,一边嘟囔道:“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的。毛病真多,醒来的时候也麻烦。”

    刚走出门口,裴哲突然问道:“打电话的钱,你有吧。”

    “那是有。但是你要还的。我可记得清楚呢。”

    裴哲默了。

    两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在元力的搀扶下,走到了隔壁的街道。

    裴哲定睛一看,这,这哪里是什么街道,就是一条又脏又乱又臭的胡同。地面坑坑洼洼。空气中弥漫着腐臭味,让人忍不住呕吐。

    裴哲总算明白,这个地方显然就是镇上最见不得光的地方,所谓的平民窟。叹了叹气,裴哲想想,自己在这样的地方昏了四天,竟然还能活着走出来,真是福大命大,回去后一定烧香拜佛。

    两人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终于看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小小的台子,上面摆着一台破旧的坐机。

    裴哲拿起电话,正准备拨号时,突然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角落钻出一个人头来,盯着裴哲看了看,然后像念经似地,“市内2毛,长途8毛,手机4毛,接听1毛。自备零钱,盖不找零。”一口气说完,而且不带喘气的。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夺舍了通天教主〕〔妈咪这位帅哥是爹〕〔豪婿〕〔我不要面子的吗[综〕〔猎神笔记〕〔网游之神荒世界〕〔影视世界旅行家〕〔豪门大佬求放过[穿〕〔无敌高手在人海间〕〔轩辕圣〕〔提督,你好〕〔八零珠宝设计师〕〔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命运道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