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撩一送二:总裁大〕〔悍妻种田:山里汉〕〔大侠萧金衍〕〔神医狂妻:国师大〕〔修仙归来的神农〕〔战争天堂〕〔这个皇后我不当〕〔韩娱之崛起〕〔庶可嫡国〕〔兴汉室〕〔都市之至尊大帝〕〔高魔地球〕〔凤驭天下:妖孽特〕〔学沫的天使系统〕〔随身空间:回到过〕〔欢喜女领主〕〔封天龙帝〕〔药门仙医〕〔我真是天道〕〔萌妻来袭:军帅,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21章 面色淡然
    “哦?理由。”关子吟上前,笑眯眯的望着。

    “我。我要是死了,无论你去哪,山口组的人都不会放过你。”

    不等这人说玩,裴哲关子吟两人相视笑了,裴哲大笑:“笑话,上次的教训你们还不够么?别以为到了纽约,你们就不怕。我告诉你们。如果不怕死,尽管大胆的来。至于你。”

    “去见上帝吧。”关子吟接了话,随后,拿着裴哲的手中的枪,对着小头目的胸口,嘭碰的连开两枪。

    直直的射向心脏,顿时心脏爆裂。

    小头目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在纽约发生这等大事,死了那么多人。而且是外国人,这惊动了纽约的警察,带大批人马赶到的时候,调查了解,正要庆裴哲前去问话。可惜裴哲等人早一步登上了飞回国内的飞机。

    可是,可是。他们错了。裴哲他们是买了国内的机票,实际上人却没有走。、

    而是去了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酒店。众人聚在房内间。裴哲拿出香烟点燃道:“这次我们成功的取得孙仲原孙老百分之十的股份,可谓旗开得胜,这是不小的胜利。接下去是谁,萧天,你说一说。”

    萧天点了头,拿出掌上电脑,从中调出名单说道:“杨家的占据百分之三十,杨少威15%,孙老10%,还有一个就是5%,名字叫蒋涛,蒋家人。据资料显示,是蒋盛元的堂弟。目前,定居在荷兰。”

    裴哲点了点头,问道:“那陈家的呢?也一并说说。”

    “陈家40%,陈一凡已经握有20%,剩下的20%在陈家人手中,陈宗贵,陈老爷子堂兄握有5%,现定居在英国。方小川,陈一凡舅舅,握有8%,定居在香港。陈大海,陈一凡大伯,握有7%,定居在加拿大。”

    萧天依次将剩下的名单报出,裴哲想了想,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冷谦,萧天,陈家的三人股份有你们去弄,不管什么办法,要弄到手,至于蒋涛,由我亲自去解决,毕竟蒋家人不好对付。”

    “啊哲说的没错,如果一一去解决,花费的时间也多,陈家人交给你们,不过。”关子吟顿了顿,看着冷谦,缓缓开口道:“冷少,陈家人,能放过就放过,毕竟凡凡也是身不由己。我。”

    关子吟深刻的明白,自己这么开口,是给冷谦增加了难度,毕竟这事自己就不厚道,可是一想到陈一凡,心里总是内疚,裴哲看出她的疑虑,握紧了她的手,示意不用担心,说道:“冷谦,吟吟说的对,所以。你看着办,尽量减少伤亡。”

    冷谦和萧天互相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冷谦靠着沙发,幽幽开口道:“裴少,关大小姐,你们这是给我增加难度啊。说说是简单,做起来却是很难。首先去一个陌生的过度,困难就重重,再者,还要尽量避免伤害陈家人。一不小心,事情没做错,我反而把小命给搭上了。”

    童花顺哼哼了一声,挑起眉毛,说道:“啊哟,冷家少爷也会害怕的啊。你手下的狱族,那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在欧洲可是出名的很,有狱族接下的人物,很少有失败的时候。怎么,对自己的狱族没信心?”

    冷谦瞟了瞟童花顺,白了白眼睛,说道:“不是有句俗话么。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还是小心点好。”

    “顺子说的没错,冷少也说的对。”关子吟开口了,“冷少,这不给你增加难度,体现你狱族实力的时候到了。所以,加油。不要让我们啊哲失望哦。”

    裴哲揉了揉太阳穴,笑眯眯道:“好了,就这么定吧。今天到了童小姐的地盘,总要带我们去见识见识,明天各自行动。”

    拉斯维加斯

    这座举世闻名的赌城是有钱人的天堂,所有的到过美国的人都会这么告诉你,到了美国你可以不去纽约,可以不去华盛顿,但是你不能不去拉斯维加斯。

    夜幕下的拉斯维加斯是魅力的,四处放射出璀璨夺目的光彩,很难用言语去描述赌城的美丽。沉浸在夜色里的拉斯维加斯犹如一位性感美女,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神秘。

    几人漫步在赌城最为有名的思醉普大街上,整条大街琉光异彩犹如一条璀璨的光链,大街上的车流宛如流淌的星河。两侧蹲据着一座座雄伟气派的赌场大楼,到处都闪烁着五彩斑斓、夭艳明媚的彩灯,赌场的大门却如同张开大口的巨兽在待人而噬。在大道的末端,筑起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将拉斯维加斯聚焦成一道强光,直射天穹,召唤着梦想一夜暴富飞蛾扑火的人们。

    在童花顺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米高梅大酒店。这家酒店是拉斯维加斯最有名的大赌场之一,占地面积奇大无比。

    关子吟好奇的问道:“这如何的大?”

    “占地171,500平方英尺。”童花顺开口道:“如果你要在这酒店每一间客房都住上一晚的话,需要14年时间。你说大不大。”

    众人一听,都惊呼一口气。

    裴哲笑了笑道:“走吧,一定要见识。”

    几人走了进去,被眼前的惊喜惊呆了,只见宽敞明亮的大厅里摆满了一排排花里胡哨的老虎机,“哗哗”作响的金属撞击声连绵不绝,绝对有足够的“吸引力”。关子吟有些蠢蠢欲动了,“顺子,待会儿一定要试一下。”

    “里面有3700个老虎机、17个轮盘、76张二十一点牌桌以及15个骰子游戏桌,足够你玩了。”童花顺嘴角抽了,太不淡定了。

    在童花顺的带领下,几人来到了地下赌场,闹腾的赌场,林岚满目的老虎机,博彩点,什么宾果游戏,21点,纸牌,轮盘啊,电子赛马应有尽有。

    只见赌场大厅随处可见穿着清凉的女子。关子吟扫了扫,幽幽开口道:“我终于知道这里的人为什么喜欢带着保镖了。真是深有感触啊。”

    “哦?这话怎么说,大小姐。”冷谦开口问道。

    “你看看。”关子吟伸出手指指了指前方:“一个人来赌场,那绝对的业余选手。但是带了人,境界立刻不一样了。带人是做什么用的?压场子的。你看那一排人往那一站,明显不过的意思,脸色写着-你惹不起,咱是带人来混的。”

    裴哲忍不住笑了,搂过关子吟在怀中。这个可爱的女人总是让自己涌过一丝丝甜蜜的感觉。

    童花顺受不了两人的卿卿我我,对着其他众人一笑道:“大家请随意哈。这里我为每人都准备一百万的筹码。不算多,打打牙。”说完,招呼身边一位服务员,随后就端着托盘递了上来。

    连裴哲都不得不暗暗点头,这童花顺真的大方的可以,轻易之间扔出几千万。

    关子吟泪了,怒问道:“丫的,还说你没钱?当初让你赞助,你推脱的厉害。一人100w,你还真大方的可以。”

    “这不,给你撑面子嘛。”童花顺挠了挠头皮,撅着嘴说:“好心没好报。”

    “哼,你不怕我们一下就烧完?”

    “反正烧也是烧在这里,我大不了赢回了么。”

    “好了,你们2个。别掐了。”裴哲摆了摆手,对着童花顺道:“谢童小姐的好意,我就不客气了。”

    各人各自拿了筹码,走进一楼赌场大厅,关子吟走向一个老虎机,先后换了四台机器,身前的硬币已经渐空了。

    “**”关子吟怒了,一会儿工夫,筹码已经见光,“这个纯粹的靠运气,玩了半天就是砸钱,没有其他的收获,哎,真是资本主义啊,太没道理,太没良心,太没天理了,。这不是坑钱么。”

    裴哲挂了挂女人的鼻子,拿着筹码,在大厅转悠了一圈,最后两人来到了21点的赌桌上。拉开一把椅子,笑眯眯的坐了下去。几乎在同一时间,身边的一个位置也坐下一人。两人并未多加注意。

    这时,身旁的人幽幽的开口了:“今晚,咱门盈个几千万,就回去。”

    这话别人没听到,裴哲关子吟却清晰的听到了,关子吟低着头,小声嘟囔道:“啊哲,你说哪里那么容易就可以赢几千万,又不是赌神。”

    “呵呵。”不料,身边的男子微笑道:“赌场如战场。战场上两兵交战勇者胜,赌场上又如何不是如此,谁的气势胜,那运气就站在谁的一边。这位小姐,你说是不不?”

    裴哲抬起头看了一眼,刚好那个男子也在看着裴哲,两人目光相对了几秒,随即各自转过头去。

    很快,牌局开始了,随着一轮轮的发牌,桌上的金额也越来越多。

    不到半个小时,在场的除了裴哲没输赢,而他身边的男子竟然将这张太子的荷官吓得冒汗了,只因为这男子身前的筹码已经超过了五百万美金。

    这个荷官满头大汗,远远见到童花顺走了过来,总算松了一口气,看了看男子身前已经是一大把筹码,无奈的暗自摇头了,只怪自己运气倒霉,对着众人弯着腰道歉说道:“对不起,我的下班时间到了。”

    鞠了躬,便信步的离开了,不一会儿,走过一位20多岁的黄皮肤黑头发女子,她站在桌前庄家的位置上。关子吟一见来人正是童花顺,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关子吟心中明了。想必点子棘手,需要亲自上场。童花顺随后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男子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开口道:“我很荣幸为大家服务,,只只,我希望这位先生能不能单独和我玩呢?”

    童花顺对着众人上来就是这几句开场白,周围的人一听这话,也猜的出来,于是各自拿着筹码离开了,唯独裴哲,关子吟留下想看这处好戏,毕竟能让童花顺亲自上场的人物不简单,也正巧可以见识童花顺的赌技。

    “这位先生,你是中国人?怎么称呼、”童花顺突然用普通话问道。

    “是啊,我姓叶,你也是?这位小姐,怎么贵姓?”姓叶的男子微笑的看着童花顺。

    “呵呵,我姓童,很高兴认识你,叶先生。”童花顺依旧挂着职业的微笑说道:“叶先生,你想玩什么?”。

    “叶先生,你想玩什么?”童花顺脸上依旧挂着职业的笑容。

    “还是二十一点吧。简单又刺激的我比较喜欢。”叶先生看也不看回答道。

    童花顺心里暗暗笑了笑,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号人物,哼哼,今天就让你这小子连内裤都输了。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旁的关子吟心里暗暗为叶先生默哀,两人十几年的生活,对方一举一动十分了解,这抹笑容绝非好事。

    童花顺接过助手递上的一副扑克牌,开始熟练的洗牌。

    叶先生开口道:“一把定输赢吧。”随后,将大把的筹码一次性推了前去,露出笑容,看着童花顺,这抹笑容在关子吟眼里,显然就是对童花顺的挑衅。

    童花顺面不改色,心里对这个叶先生开始佩服起来,能有这样的气魄和自信的人,终究还是少的,看着叶先生的眼神也多了一抹探究。

    叶先生简单的切了切牌,开始发牌了。

    突然,传来一女人说话声:“哟,这不是童小姐么?”

    四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粉红色晚宴服的性感女人走了过来,还搀着一位男人的手。一脸微笑看着童花顺。

    被突然打算牌局,叶先生显然不高兴,看了看两人,这男的长的还不错,五官端正,眉毛迫浓,看起来人模人样,而女人也是相当的精致,尤其是身材还不是普通的好,皮肤百里透着红吗,啧啧,只是,一靠近,没股浓烈的香水直冲叶先生的鼻子,眉头微微一皱,对女人的好感瞬间降低到底。

    童花顺直勾勾的盯着两人,双眸渐渐的泛起水雾,似乎要滴出水来,那双眼睛流露出的感情很复杂。回忆,怨恨,激动,还是懊恼,总之一切参差在一起。

    “安娜,徐康,你们没看到我在忙么?”

    名叫徐康的男子开口道:“童童,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说完,作势想要来一个拥抱。

    男人的开场白,让叶先生眉头的疙瘩又深了。

    裴哲来回的打量,低声问道:“这玩的哪一出?”

    “嘘,这是顺子的伤疤,”关子吟凑过耳边轻声道:“话说,这个女人,是香港来的新移民,叫安娜,这男原先是顺子男朋友,,,,,”

    关子吟大概解释了一番,裴哲看着两人,对男女仅有的一丝好感泯灭了。因为朋友,所以选择沉默,因为了解,所以无声的支持。

    裴哲,关子吟两人静静的候着。

    童花顺对于徐康的拥抱不着痕迹的躲开了,面色淡然:“徐少爷,不用做戏,我说了,我在忙。恕不奉陪。”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娱乐之大明星的动〕〔灵域兵魂〕〔实力宠妻:影帝,〕〔重回二零零五〕〔夺舍了通天教主〕〔一宠成瘾:商妃很〕〔重生追爱:傲娇夫〕〔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京门女侯爷〕〔豪婿〕〔跃马大明〕〔转生成圣〕〔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帝妃成长手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