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都市之兵王归来〕〔大国航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末日赘婿〕〔都市之大仙尊〕〔蜜吻999次:乔爷,〕〔百花大帝〕〔第一娇〕〔枕上婚宠〕〔豪门盛宠:吻安,〕〔明日之劫〕〔抢救大明朝〕〔大唐好相公〕〔叶哥的传奇人生〕〔景星凤舞〕〔冒牌职业大神〕〔狮子的獠牙〕〔末日修复师〕〔大明之五好青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194章 悲愤
    灯光有些昏暗,打在关子吟脸上,手里托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

    陈一凡侧脸望着,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吸引了。

    “吟吟,当我女朋友。”陈一凡断然说道,眼里带着一丝期盼。

    关子吟一怔,抬起头,不断的眨眼,没想到陈一凡说的事竟然是表白,咽了咽口水说道:“凡凡,你别说笑了。”

    “吟吟,我喜欢你,耶稣作证,只需一眼够了。”陈一凡伸手抱着她,紧紧的,想要把怀中那柔软的身子揉入自己的血液中,陈一凡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有些淡淡的伤痛说道:“当我看到你牵着裴哲手,我再也不能装作无所谓。”

    “凡凡,你是不是误会了。”关子吟五官纠在一起,今晚的陈一凡,太出人意料了。

    “吟吟,听我说完。”陈一凡再次紧紧的搂住:“我是男人,我看的出裴哲对你的占有欲。我输不起。”

    关子吟听的有些心酸,有些心痛,陈一凡是多么骄傲的人,竟然露出这份脆弱,还有那句输不起,关子吟突然难受的想要哭泣。

    “凡凡,你对我什么都不了解,而你是多么优秀的男人,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女孩。”

    “我不在乎,我统统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的心动只因你这个人,无关任何。”

    关子吟嘴巴张了张,咬着嘴唇:“对不起。”

    “因为裴哲?”

    “不是。”关子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要是换了别人,早就一脚踹开,可是陈一凡,是自己在s市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关子吟满嘴苦涩,这份深情,她还不起,咬了咬牙说道:“凡凡,我有未婚夫。”

    “什么。”陈一凡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答案,一脸愕然。

    “我爹地定的,我不满爹地擅自做主,所以逃了出来。一路游山玩水,来到s市,然后接下去的事你就知道了。为了生活。”关子吟咬了咬嘴唇,无奈道:“可是我躲不了,迟早回去面对。”

    陈一丹双眸尽是浓浓的失望,闭上了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眸子散去失望,装满了宠溺:“吟吟,做不了女朋友,做小妹吧。”

    关子吟微微一笑,点点头道:“那必须的。”

    两人回到宴会大厅,有几名投资商,制片人来找陈一凡商谈。关子吟靠着墙脚,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真累,看着周遭的人指指点点,目光极为不友善,带着鄙夷。

    “姑娘,你一脸纠结,被谁蹂躏了?来,姐给你无私的拥抱。”梁敏端着红酒,一副迷死人的笑容走过来。

    关子吟眉头挑了挑,走过去笑道:“梁编剧,你好空哦。其他人呢?”

    “我被无情的抛弃了。”梁敏做出一副标准的怨妇表情。

    两人同时一笑。

    “姑娘,怎么样有兴趣改行做编剧么?”

    “拉到吧。姐,你觉得我们两个狼狈为奸,不怕国家总理来炮轰我们么?”关子吟拍了拍梁敏肩膀,语重心长道:“为了国家安危,你一个人毒害百姓吧。”

    梁敏满脸黑线,口才还真的抗不过人家,年纪轻轻的,无耻的让人咬牙,偏偏笑的还那么优雅,伸手不打笑脸人。

    “对了,姑娘,你家裴少在阳台。”

    “关我什么事。”

    “需要你美女救英雄,刚才我看袁玫也出去了。”梁敏眉头一挑,眨了眨眼道:“你懂的。”

    关子吟看着一脸坏笑的梁敏,嘴角抽了抽。美女救英雄,这个提议,不错。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关子吟点了点头,拿着一杯红酒扭着腰肢,风情万种的转到外面的阳台去了。

    果然,关子吟一出阳台,就听到他们的对话。

    女人的八卦天性加好奇,关子吟选择静观其变。

    “啊哲。”袁玫温柔的叫喊道:“你还在怨我么?”

    裴哲目光清冷,带着银色面具更是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袁小姐,你太高估自己了吧。”

    袁玫走近裴哲身旁,拉了拉裴哲的手道:“啊哲,别这样。我们7年的感情,你说放就放,不可能,这不是你。我知道你还在怨恨我。”

    关子吟嘴角一抽,忍不住摇头道:裴家少爷,人家说的对,7年啊,说放就放,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过往的一切涌上心头,裴哲心如刀割,神情变得更加冷漠,冷冷的甩开那双手。

    裴哲冷冷甩开那双手,危险的眯起眼睛,冷漠说道:“袁玫,当年为了明星梦,一些列的绯闻,我选择相信你,当年为了救你,我毁容了,你二话不说,转身离去。你当我裴哲是什么?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去调查?”

    袁玫咬着嘴唇,脸色掠过一抹哀怨,泪眼朦胧说道:“啊哲,你就当我使性子,我错了,你说过的,无论我做错什么,你都会原谅我,我回来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

    裴哲无动于衷,银色面具在灯光下显得诡异:“你在北娱混的风生水起,怎么背后的少爷不捧你了?袁玫,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退而求次,选择回来,怕是抓紧我这个靠山吧。”

    关子吟听着这话,似乎不简单。

    她听的版本,袁玫嫌弃裴哲毁容,可是事实上,没这么简单,还有牵扯背后的少爷。

    关子吟像喝了鸡血似地,瞪大眼珠,对于八卦,那是相当的有兴趣。

    难道还有更狗血的剧情?

    激动,非常的激动,关子吟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静静的听着下文。

    袁玫一脸幽怨,一脸痴情的看着裴哲,眼眶红了,“啊哲,你非要这么说话么?”

    “袁小姐,你太高估自己了。”

    “啊哲,你敢说,你已经对我没感觉了么?你只要说一句是,我立刻走。”袁玫赌气道。

    裴哲沉默,低着头不说话,袁玫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伸出手环着他的腰,头颅轻轻的靠着裴哲胸膛上。

    关子吟一脸怒气,呀的,难道旧情复燃了?虽然两人挺配的,金童玉女,可是当初答应过裴哲妈咪,绝对将破坏进行到底。

    关子吟与凤歌第一眼就对上了,深信,事情没那么简单。帮亲不帮理,为了凤歌,关子吟咬了咬牙。

    美女救英雄的时刻到了。

    深吸一口气,关子吟柔声喊道:“亲爱的,原来你在这,害的我好找。”

    裴哲一愣,这声音,关子吟。

    关子吟一脸妩媚迎了上来,握着裴哲的手,娇滴滴道:“为了工作,就把我1个人扔在那,你好狠心。”说完,纤长的手指戳了戳某人的胸膛。

    呀的,这么木头,关子吟眼抽了抽,伸手抱住了他,凑过耳边轻轻的说道:呀的,你配合点。姐美女救你这英雄。接旨谢恩吧。

    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着迷。这次关子吟第一次主动,对于裴哲来说,这样的机会难得,佳人主动,他绝对没有理由拒绝,耳边那话,配合点,更是心神一荡。

    裴哲嘴角一勾,伸手圈着关子吟的腰,将她死死的扣在自己的怀中。

    “生气了?小妮子,你想怎么样啊?”

    “等会儿回去,你背我上楼。”关子吟借杆子往上爬,演戏,信手沾来。

    “好。”关子吟只觉得脸上突然被大大的啵了一看,一怔,呀的,剧本可没指定有这场景。

    垂头看着呆滞的小妮子,裴哲心中又是一荡,俯身吻去。

    突然,一双小手挡住了“有外人呢。”

    裴哲身体一僵,抬起头一看,只见袁玫漆黑的双眸中带着委屈,震惊。

    “啊哲。”一声幽怨的声音传来。

    裴哲直视着袁玫,不见一丝柔软,直勾勾的,冷冷道:“袁小姐,你还有什么事么?”

    袁玫的目光转向关子吟,那目光带着埋怨,无声的指责关子吟抢了她的男人。

    关子吟有些不自在,呀的,扬起一抹挑衅的玩味,说道:“不好意思,袁小姐。哲哲闹惯了了。让你见笑了。”

    “哲哲?”袁玫被这话一刺,沉痛的看着裴哲,幽幽说道:“啊哲,你是故意气我的么?半年来,不见你跟任何女人有接触,怎么突然出现一个。”

    袁玫说的理直气壮,说的合情合理。

    “袁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关子吟挽着裴哲的胳膊,解释道:“哲哲不想我曝光,还有袁小姐,我家哲哲放着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要,去留恋旧情,这话说出去,谁信?”

    裴哲沉默着,不反驳,也不承认,一脸玩味的看着小妮子自顾自说。

    “你是谁?”袁玫显然被这话刺激到了,眼底尽是伤痛。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方面,我比你优秀,这就够了。”相比裴哲,关子吟显然无耻多了。

    “你。”这话赤罗罗的挑衅,讽刺。

    “我什么我。论身高,我比你高。论身材,我比你好。论气质,我比你强。论外表,我混血儿,你比的过?论身份,你无非就是一个戏子。”

    关子吟冷冷的扫了扫她,邪魅的双眸泛出一丝恶魔气息,说道“丑话说在前头,加盟了南方娱乐,就好好的呆着,我们裴氏也会配合宣传,该怎样就怎样。世界上有很多人是蠢死的,而你,我不希望是其中一个。一亩三分地上,我捏你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哑口无言,这一番话,犹如一个响雷炸开了。袁玫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死死的咬着嘴唇,被这么刺的体无完肤,羞愧的恨不得就地挖坑埋了自己,强撑不让身体倒下。恨恨的望了望关子吟,转身离去了。

    裴哲垂眸看了关子吟一眼,眉头微微一皱,他以为这小女人只是气气袁玫,没想到,这一番话,无形散发的气势让人为之一怔。

    “哼,不自量力,跟我斗。”关子吟随后扬起甜美微笑问道:“少爷,怎么样,我演的不错吧。”

    “很好,”

    “那是,”关子吟微微一笑,晃着脑袋说道:“我都觉得自己可以拿奥斯卡影后了。”

    裴哲捧起小妮子的脸庞,幽幽问道:“真的是在演戏?吟吟,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关子吟眉头一挑,心跳顿时加快,刚才肆无忌惮的演绎有些过头了,裴哲,起疑了。

    咧开嘴,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关子吟打哈哈道:“少爷,你想多了吧。我能有什么身份。”

    顿了顿,裴哲嘴角勾起,跳着眉玩味道:“哦?这么挑衅,你不怕出事?”

    “哼,怕什么。有什么事我搞不定?”突然意识又说错话了,关子吟连忙接着说道:“就算搞不定,这不还有你嘛。”

    裴哲危险的眯起眼睛,深邃的目光带着探究,带着邪气,盯着关子吟一动不动。

    “怕是霸道惯了吧。”裴哲喃喃似自言自语道,勾着关子吟的腰,怔怔的看着。

    关子吟听完这话,脸色顿时又变了吧,看着裴哲的眼睛,多了一份不安。压低了声音,抬起头迎上探究的眸光,心中猛跳,深吸一口气道:“少爷,还是那句话。至于我是谁,我不方便告知,但是我保证,我不会害你。”

    裴哲不是傻瓜,关子吟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就连调动狱族,都是无法活取确切的信息。虽然一再保证不会伤害自己。这样的感觉跟调查不出幕后主谋一样,裴哲讨厌这种未知的感觉。

    裴哲低着头,身上干净纯粹的男子气息萦绕在关子吟周遭,“好,那我们回家吧。”

    单手扣着关子吟的腰走向大门,这一幕,怎么看都像情侣,怎么看都是那么暧昧。众人凌乱了,一会儿陈二少,一会儿裴少,这剧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众人瞪着诧异的眼光看着两人这么离去。

    苏宁抿了一口红酒,悠悠说道:“梁编剧,下一个剧本就写他们。绝对有前景。”

    “没问题,全程我亲自操刀,你亲自执导。”

    这一幕又深深的刺痛了袁玫,端着红酒,嫉妒的双眸闪过浓浓的恨意,嘴角掠过一抹狠辣的毒意。

    姓关的。

    我会让你尝尝痛苦。

    这是今天你得罪我的下场。

    你放心,好戏开始了,我会慢慢的,一点一滴的,统统还给你。

    一旁的陈一凡双眸低沉,不经意瞟了瞟袁玫,看她的眼光,多了一份难测的探究,“袁小姐,你心情似乎不好?”看似关心,实则话中隐含着一股逼人的气势。

    陈一凡的话让袁玫收回魂魄,嘴角上扬,轻声道:“谢谢陈二少的关心,怕是呆的久了,些许累了。”

    陈一凡再次看了她一眼,那双灵气的双眸总觉得很复杂,夹着一些浑浊的东西。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陈一凡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转身,似乎变了味。

    宴会之后,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关子吟更加忙碌了,配合宣传,写八卦稿子。最近心情有些烦躁,关子吟感觉到累,隐隐约约心中还有一丝不安全感,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