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海〕〔进化之眼〕〔逆天九小姐:帝尊〕〔娇妻来袭:王牌bo〕〔任女〕〔诸天之主〕〔剑傲九天〕〔穿越之毒妃嫁到〕〔十里钢城:纵意人〕〔尘脉〕〔狂帝的一品魔妃〕〔金粉〕〔许君不知情深浅〕〔黎隐传奇〕〔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第一侯〕〔我在英伦当贵族〕〔星网帝国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187章 忐忑不安
    关子吟有些忐忑不安,心如兔跳,因为下雨,因为紧张,说话有些颤抖:“少,,,少爷。有事么?”

    裴哲瞪着眼珠,再一次冰冷的吐出两个字:“上车。”

    关子吟有些狼狈,想了想,反正迟早都要面对的,紧张的心稍微缓和一些,有种悬崖边又回到地平面的感觉。

    上了车,关子吟不知道怎么开口,开口先说什么。毕竟车厢内,裴哲身上散发的气场太强大,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再加上这鬼面男阴影不定,一不小心,就死无葬身之地。

    迈巴赫在街道中奔跑着,路灯忽明忽暗,一路静悄悄。

    关子吟坐在旁边,确实有点心理压力,神经紧绷,东想西想,天马行空的,而且又掐着身边这位心思。关子吟决定了,手指捏了捏,紧紧的抓着衣角,努力的做了几次深呼吸,故作轻松正要开口说话。

    猛然,裴哲一脚刹车,车轮在马路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可怜的关子吟嗖的往前冲,顿时头晕眼花。

    我勒了个去,就算被人揍,也没这么狠。

    而裴哲猛的拍了拍方向盘,整个人趴了上去。

    一会儿,裴哲抬起头,靠着座椅,以一种很傲慢的姿势坐着,拿出一根雪茄,点着火柴后,隔了数秒,待雪茄那硫磺消散后,手中不停的转动着,前后仅仅十秒。

    轻轻的吸了一小口,闭着眼,带着慵懒,静静的享受这雪茄带来的芳香,轻轻的吐出,那淡淡的烟雾包围着裴哲,狭小的空间内,关子吟闻到了那漂浮着的香味。

    从容不迫的就这样细细的,一口一口的品尝着,裴哲沉醉在淡淡的烟云中,似乎在回忆过去一段往事,又似乎闭目养神。

    总之,关子吟看的十分惬意。

    关子吟暗自腹诽,这丫的简直就是标准的勾人姿势。这么晚拉着自己折腾啥呢?

    欣赏归欣赏,可是狭小的空间还是让人窒息,关子吟咽了咽口水,斟酌着语气,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故作轻松打哈哈道:“爷,别伤心了,笑一个。”

    裴哲睁开眼偏头,银色的面具显得诡异,那双眸精光一扫。

    “额,不必了,小的给你笑一个。”关子吟被这么一射,立马改口,拍了拍胸口:“没关系,少爷你继续,小的抓紧时间慢慢等。”

    燥热的空间,夹带着雪茄的气息,在这种特定气氛下,冷冽沉默,关子吟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裴哲阴沉着脸,该死的,刚来s市,就勾上了陈一凡?她云南一路过来到底勾了多少个?

    见她一脸笑意,心中吃味,开口道:“那是你男朋友?”一字一顿,甚是冷酷。

    关子吟一听那叫一个怒,敢情这家伙心情不好还有闲心操心这个,关子吟很想很有骨气的甩出一句:关你什么事。可是一见那阴沉的脸色,犹豫了0。1妙,“不是,朋友而已。”

    裴哲斜着看了一眼,关子吟扯出一抹自认比阳光还灿烂的微笑。

    “没有我的许可,不准随意见其他男人,有损声誉。”这话说的强势霸道。

    “这话说的,我可是一个玉洁冰清的人,贞烈贤良就是我的代名词,我走道哪,贞节牌坊就跟到哪。怎么可能有损。”关子吟突然反应过来,呀的,我真是跌坑里,脑袋摔坏了。

    握紧拳头,“你呀的没证据别乱说话。”

    “你这长相就是证据。”

    靠,正要抡起拳头,据理力争,转念一想:跟他吵架浪费口水,我还不如用来点钞票。打,以他那身手。要是打的过,早就翻脸了。

    关子吟眉头紧紧的皱着,红唇抿着,气呼呼的别过脸。

    裴哲嘴角微微勾起,没说话,探过身去。

    “你干嘛?”关子吟猛的神经绷起,原来裴哲只是伸手把安全点给她系上。

    动作温柔,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夹带着丝丝檀香的味道,关子吟表情有些僵硬,而内心深处却涌起一股淡淡的悸动。

    褪去金三角小霸王的傲气,似乎太过于生气。

    隶属外貌协会,严重相貌控的关子吟,似乎面对鬼面裴哲,似乎有了那么点心动。

    想起这次热血的逃婚,尚未蒙面的未婚夫。

    所以。

    心动,仅仅是心动,也只能是心动,别无其他。

    再次发动车子,一路带着关子吟来到了郊区别墅。

    一路飞奔,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似地回到了别墅。

    下车后,关子吟的双腿有些打颤,愤怒的盯着面具男,心想难怪帮我系上安全带,不然早被甩出十万八千里。

    裴哲一脸沉静,木然的看了看她一眼,关子吟气急败坏的跟着进来屋内。

    “收拾干净,我有话对你说。”说完,头也不甩的上了楼。

    看着背影,关子吟那个咬牙切齿,气哼哼的回房。

    摘下面具,镜子中倒映出一张狰狞的脸庞,空洞的眼神,原本英俊的相貌,此刻是那么的惊世骇俗。闭上眼睛,裴哲鬼使神差一般下意识嘴角勾起一抹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弧度,玩味,自嘲,亦或是其他。

    那张原本诡异的脸,顿时变得邪气凛然。

    一会儿,关子吟洗漱完毕,套上睡衣走了出来,刚好,裴哲下了楼,解了领带,送了衬衣三颗扣子,露出胸膛,袖子微微挽起,野性的很。最为关键的是,裴哲竟然摘了面具,更是添加一股危险诡异的气息。

    关子吟承认此时此刻有些尴尬,有些害怕。

    递上一张守则。

    细看,女佣守则

    1、我崇拜我的主人。

    2、我相信我主人,并相信他关心我的安全、情感、心理、社交。

    3、无论我要做什么,首先要得到我主人的同意。

    4、当向主人会报的时候,我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隐瞒,这对我的成长非常重要。

    。

    半个小时候,关子吟终于看完所谓的女佣准则,看着洋洋洒洒的六十条守则,瞪圆了眼珠。

    裴哲见看完了,扔出一支笔,说道:“签了,如果有异议可以提出来。现在我问你,你是没有异议呢,还是没有异议呢,还是没有异议呢。”

    愣了愣,反应过来,关子吟磨着牙说道:“你呀的,这叫什么提问?这守则不公平,简直变态。”

    “女佣小姐。”裴哲慢悠悠的说道:“公平?这是什么玩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都是苍白无力的儿戏。”

    关子吟被无情的戳了一下,她几乎揉碎了这张a4纸,吼道“你呀的变态,你干脆再加几条,站立双腿并拢,两手放身前,把头低下,坐下腰部挺直,双手放膝盖上。”

    “这个建议不错,本少想要不要给你配备基本的女仆装。”

    “我吐你一脸盐汽水。你个变态,长的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不像人。把你照片贴门上辟邪,贴床头毕避孕,”关子吟口不择言,继续骂道:“你呀的,放个p都能把白裤衩崩成菊花。”

    突然的,裴哲抬起头,血红的眼睛放出光芒,关子吟看的有些呆住了。这是什么样的眼神,虎?豹?狼?反正不是人的眼神。

    裴哲嘴角浮起一抹冷峻的笑意,“说够了么?哪一条做错,后果自负。”冷漠中带着微笑,这眼神,直勾勾的。

    关子吟咽了咽口唾沫,倒吸一口凉气,透过脸色的红肿血丝,关子吟发觉裴哲的相貌是俊逸的,很有味道的一张脸蛋,像酒,经得起观察,那半边苍白的脸,一个字,妖。

    “去煮泡面!”裴哲见她一脸神游的表情吗,冷冷下命令。

    关子吟回过神来,泡面?,憋了憋嘴“大半夜吃什么是,不怕增肥。”

    裴哲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手上的守则,再抬起头看了看她。

    “呀呀的,我背到家了。肖邦在世,也弹不出我的悲伤。哼。”关子吟怒气冲冲的走向厨房。

    裴哲显然现在心情很好,靠着沙发,随手拿出一本书,乐滋滋的看着。

    关子吟煮好泡面走出来,见他捧着《周公解梦》,眼角死命的抽了抽,风中凌乱了。

    《周公解梦》,太囧了吧。关子吟思维在发散,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裴哲跟解梦联系在一起,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8岁小男孩告诉医生,他得了性病。

    越想越惊悚,差点一头跌到沙发上。

    裴哲见小妮子一脸扭曲,眉头挑了挑道:“有问题?”

    摇了摇头,关子吟将泡面放在面前,她还是有些闷,裴哲怎么会看解梦这书,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吃了两口,突然放下筷子,转头问道:“你不怕我?”

    “什么?”

    “我没带面具。”

    关子吟还在神游中,突然跳跃性的问出这么一个问题,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她开始相信,裴哲看周公解梦是正常的。

    “一般人见了我这样,都会恐惧。”以往,一回到别墅,总是摘下面具,如今来了一个女佣,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刚才一脸淡然。

    “少爷,你也说了,我不是一般人。”关子吟甜甜一笑,一脸轻松。

    裴哲看了看,没有说话,继续吃着泡面。

    关子吟拿着那本《周公解梦》随意翻了翻,近距离的接触,一丝淡淡的檀香味涌入鼻尖。

    味道更清晰了些,似曾相识。气息,忽浓忽淡,奇怪的很。突的,浑身一颤,有些不确定,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小的能不能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

    “说。”

    “你喷了香水?”

    “本少魅力无限,何须香水。”裴哲目光冷冷的扫了过去。

    难道,莫非?关子吟眉头一拧,拧成一个大疙瘩,双手紧紧的握着,斟酌着语气,试探性的说道:“少爷,那你身上的檀香气息是不是来自,来自你脸色的。”

    裴哲拿在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放了下来,吓得关子吟一跳:“你想说什么?”

    见他侧目斜视,神色间一脸冷冽,也顾不得那么多,关子吟问道:“少爷,你信我么?”

    裴哲盯着关子吟,那张精致的脸孔变了,它从柔和变得坚定,眼里透出坚毅与镇定的光。关子吟一脸严肃,拿起裴哲的手腕,按了按他的脉搏。

    关子吟的眉头更是一皱,问道:“你信我么?”一字一顿吐出。

    字眼中的坚定令裴哲毫不犹豫的点头。

    关子吟点了点头,突然取出一根金针,对着裴哲浮肿的脸上刺了下去。裴哲大吃一惊,正要伸手抓住关子吟时,只见她拔出金针,五根手指硬生生的停在空中,随后垂了下来。

    裴哲被金针这么一刺,奇怪的是脸色并没有血液脓水身处。看着关子吟一脸凝色,将金针凑近鼻子跟前闻了一闻,不禁的点了点头。

    心中猛然涌现出一丝希望,一丝激动,半年来束手无策之中突然出现一丝光明,这让裴哲呼吸也变得急促。

    然而,关子吟却是一动不动,眼神涣散,行为有些古怪,一会儿,关子吟点点头,若有所思。

    “少爷,你脸色的浮肿血丝我能治好,可是你能告诉我前因后果么?”

    裴哲满脸黑气,强忍着怒气,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抬起头望了望她的眼睛,双眸中带着坚定,灵动,丝毫不参差任何杂质。

    关子吟幽幽的开口说道:“少爷,你现象我从来没见过,但是你的脸颊浮肿血丝,隐约闻到一丝檀香之气,刚才金针刺了之后,更加确信。少爷,你的脚,十根脚趾尖上是不是有细小的齿痕?”

    裴哲一惊,愣住了,不错,确实自己的每根脚趾尖端都有几个黑紫色的齿痕,但是比较细,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出来。

    裴哲听完这话,对于关子吟说的更是信了几分,点头道:“是的,确实每根脚趾都有齿痕,半年来,爷爷从四川,云南,甘肃一带寻找各地名医为我治疗,他们有些说水肿,有些说需亏,更有一些说中邪。药倒是吃了不少,没有一点起色,久而久之,我也不再看病吃药了。吟吟,到底怎么回事?”

    关子吟心中有些揪心,叹了叹气说道:“少爷,不是什么怪病,而是中了毒,中了顶级蛇毒。”

    “蛇毒?”裴哲伸手摸了摸脸上浮肿的地方,一脸沉思着。

    关子吟起身一手扶着沙发,一手捏着衣角,看到裴哲一脸沉思的样子,心里一酸,眼眶腾上了一片雾气。她没有告诉裴哲,中的什么蛇毒,那可是金银蛇毒,金银蛇性喜食毒,什么砒霜,鹤顶红,什么毒都喜欢,而且越毒越好。

    关子吟无法想象,当初裴哲究竟发生什么事,究竟中了多少严重的毒,竟然把金银蛇给吸引过来。关于金银蛇,一切都是书中记载。最为要命的是,中了这种蛇毒,如今只剩下3个月生命。

    裴哲缓过神来,看着女人隐隐约约透出一丝不安,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吟吟,没事,反正也习惯了。不用担心了。”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