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悍媳:妖孽夫〕〔快穿之盈满〕〔我从史前来〕〔别逼我继承万亿家〕〔我,继承了唯一的〕〔盛世书香〕〔最强技能系统〕〔叶唯陆霆琛〕〔系统叫我去女装〕〔都市之最强仙帝〕〔我在玄幻世界加点〕〔我真的是宰相儿子〕〔枯木令之无尽相思〕〔权倾南北〕〔男神宠妻日常2〕〔逆流纯金年代〕〔我的绝美女总裁〕〔总裁爹地霸气宠〕〔神医毒妃:嗜宠废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166章 绝壁
    “可是后山乃是绝壁,他们下山可以借由吊篮,我们上去却很难。”陈阅叹气。

    夜骐忽而坏坏一笑:“怕什么,可以让李大人帮忙嘛。”

    陈阅愕然。

    夜骐挑了挑眉,笑容狡黠如狐:“你看,我们现在进不了城,李大人回来,不也照样进不了?所以他肯定得走小路吧,我们就在后山等着他,不就等到吊篮了嘛。”

    “可是万一他不回来……”陈阅迟疑。

    夜骐轻哼一声:“不回来他还能去哪儿呢?他还不至于傻到手上无一兵一卒,亦无仗持之物还跑去投奔西桀,那只有被羞辱轻视的份儿。何况东楚是他的家国,到了这种生死关头,他能置之不顾么?”

    陈阅点头称是。

    “好,休息片刻之后,你率军继续大肆攻城,给他们造成迷惑的假象,朕则私下带一队人马,去后山埋伏。”夜骐吩咐。

    “陛下,可是您亲自带队太危险……”一旁的刘掌柜,担忧地想要阻止。

    “没事。”夜骐笑得毫无所谓:“李玉要真有杀朕的本事,就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

    随即他便换了夜行衣,带了十余名精兵,奔赴后山……

    夜骐的预料没错,午夜时分,一条黑影,自山下而来,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借着月光,可以辨清,来人正是李玉。

    他到了绝壁之下,以特定的节律,打了三声唿哨。

    崖上立刻有人影出现回应,随后,便有绳索拴着吊篮,慢慢放下来。

    而就在李玉打算跨入吊篮的那一刻,埋伏在暗中的人跃出,围住了他,夜骐手中的银针,更是呼啸而来,射出他的背脊。

    “是你……”李玉惊愕地指着夜骐,可只是一瞬,他的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身体软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骐走近。

    崖上的人,此刻也是惊慌失措,不知该不该砍断绳索。

    夜骐仰望着崖上喊话:“怎么?打算抛下你们的主子么?好啊……”语音未落,他手中的匕首便即刻落下,李玉发出一声闷哼。

    “你们若是想要丢下他,不如就干脆站在那里,看着你们主子被千刀万剐而死吧。”第二刀又落下,正中人最脆弱的后颈处。

    “主子。”崖上的人颤声叫道。

    “别管我……别管……”李玉大喊,但随即又是一声呻吟,夜骐的刀,已直插入他的肩胛骨。

    就在这时,忽然从上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渊儿。”

    李玉的身体,顿时猛地一震,整个人如同雕塑般呆滞。

    “渊儿……渊儿……娘对不起你……”山崖上的皇后,已经哭得不能自抑。

    李玉低下了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不落泪。

    而皇后则拼命摇着身边拉绳索的人:“你们快拉他上来啊,快……”

    “不行。”李玉深呼吸了一下,仰起脸,语气重新变得冷静:“不要因为我一个人,而使敌军入城,那样你们便都活不了了。”

    “他们即便此刻砍断了绳子,也照样活不了。”夜骐的声音,凉凉地响起:“你以为区区一个东楚都城,能抵挡我几日?而我会将后山裴死,下来一个,杀一个,不过是慢点而已。”

    “夜骐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必遭天谴……”李玉恨声骂道,却被夜骐打断:“诶,与其说这些没用的,我们不如谈谈条件?”

    “条件?”李玉根本不相信夜骐此刻,还会跟他做交易。

    ‘你也知道,我现在呢,需要速战速决,所以你们爽快点投降,我可以放你的家人,一条生路。”夜骐勾了勾唇:“如何?”

    “你定会反悔。”李玉冷嗤。

    夜骐的匕首,在他仅存的左眼上方,慢慢地滑动:“其实你不觉得,不管我之后反不反悔,你现在都只能赌一把么?若是万一赌赢了,你的家人还有活命的机会,要是你赌都不赌,那他们就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李玉闻言,仰天狂笑,最后怆然一叹:“我的确输了。”

    “心服口服么?”夜骐蹲下身来,和他平视,拍拍他的肩:“其实你本来不会输得这么惨的,怪只怪,你心太急。若是你不过早与我反目,我们本可以先同舟共济,一统天下,最后或许我还会干脆将这东楚,作为裴地赏赐给你。”

    “裴地?赏赐?哈,那我也只能永远做你的奴才。”李玉嗤笑。

    夜骐的眼眸,在黑暗中,仍似蕴有灼灼光华,明亮慑人:“天下能做王的,只能有一人,那就是朕。”

    李玉怔怔地看着夜骐,忽然发现,即便彼此看起来高度平齐,自己对他,也仿佛只能仰望。

    某种东西,似乎在这一瞬间,彻底被击垮,他闭上了眼睛,声音颓然无力:“上去吧。”

    夜骐笑了笑,将李玉提起,一同跨入那吊篮中,命令崖顶上的人:“拉我们上去。”

    绳索抖了一下,终于还是徐徐开始上升。

    夜骐在半空中,对地上的人喊道:“若朕有不测,命令陈将军,将城门口和后山皆裴死,屠城烧山,一个活物都不要留。”

    拉着吊篮的绳索,顿时又剧烈一抖,之后用力更加平稳。

    不多时,他们便上了悬崖,几乎是一落地的刹那,皇后便扑了上来,抱着李玉放声痛哭。

    夜骐的眼中,滑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闪到一旁。

    而李玉在母亲的怀抱中,身体僵硬,抿紧了唇沉默不语。

    “渊儿……是娘对不起你……娘错了……娘该死……”皇后泣不成声,紧紧地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儿子,哪怕知道他恨她,也怎么都不肯松手。

    不远处被奶娘抱在怀中的小太子,和瑟缩在一起的几位公主,都望着这个从未谋面的皇兄,一脸茫然。

    许久,李玉终于开口,声音沙哑:“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先谈正事吧。”

    皇后一愣,慢慢松开了他,哽咽着点头:“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李玉别过脸去,不看她眼中的泪光,只望着夜骐:“接下来怎么做,你说吧。”

    夜骐一笑:“立即放弃抵抗,开城门,迎我军入关。”

    李玉叹了口气,命令属下:“照做。”

    “是。”亲信领令而去。

    此刻,山下剩余的人,也都已上来。

    夜骐一挥手:“好好保护着这些贵人,一个都别有闪失。”扫视一圈,又问:“你们的皇上呢?”

    “他在宫中,不肯走。”皇后的声音,骤然变凉。

    “哦?”夜骐挑眉:“誓与东楚共存亡?好气魄。”

    皇后低下头不语,眼中却含着憎恨。她说不出口,皇上留下,并非为了东楚,他此时,大约正在冷宫中,守着那个女人的牌位,等待城破的那一刻,去与她相会。

    李玉却看穿了他母亲的心思,嘲讽地一笑:“你杀了她,也还是没得到那个人的心吗?”

    “渊儿……”皇后羞惭又可怜地望着他,他重新抿紧了唇,再未言语。

    夜骐深深望了一眼他们母子,开口:“走吧,去皇宫。”

    皇后闻言忙去搀扶李玉,他低垂下眼睑,却并没有躲开她的手。

    一行人进了东楚皇宫,李玉父子相见,自然又是一番凄怆。

    夜骐没有为别人的悲欢离合多停留,而是径自走上了金銮宝殿,手一挥,那把龙椅变成了崩裂的碎片。

    这世上,从此再无东楚。

    陈阅大军,业已进城,所有人休整一晚,次日早上,夜骐将李玉和皇后,传至跟前,笑容悠然:“听闻山中有黄金矿藏,可属实?”

    那两人都未吭声。

    夜骐慢慢走到李玉身边,手按在他的肩上,眸色幽深:“钱财是身外之物,保命才最重要,对不对?或者,李大人还是恨你的家人,希望朕如先前心中所约一般,为你复仇?”

    李玉的指尖,顿时一颤。

    “告诉他。”李玉的脸,微微侧向皇后,从齿缝中迸出三个字。

    皇后的眼中,有丝不情愿的神色,却不敢违抗,声音极低:“是,入口就在宫中。”

    “很好。”夜骐满意地点头:“带路。”

    矿藏的入口,就在最靠里侧的皇帝寝宫,外人看来,不过觉得这宫是背靠着山脉而建,却不知,里面原本就是通的。

    当皇帝见他们进了那间特殊的厢房,本欲阻止,可最终,只是喟然一叹,退至一旁。

    夜骐随着皇后和李玉,穿过昏暗的隧道,眼前竟是一个极其广阔的大厅,数千工匠,正在劳作,而放眼望去,到处金光闪闪,耀眼夺目。

    夜骐凝视着这景象半晌,摸着下巴转过头,对站在身边的李玉一笑:“现在,朕好像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李玉不语,此刻他心中,十分不是滋味,黄金宝山,乃是东楚最大的财富,如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他人之手,却无能为力。

    夜骐望着大厅上房,拱形的穹顶,唇边的笑容有些复杂:“现在想来,其实那五本书得与否,或许并非那么重要。统一天下,与其靠别人留下的财富,不如靠自己的这里……”他用指尖,点了点自己的脑门。

    李玉为他的话,心中一震,但嘴上仍旧讥诮:“你也别得意得太早,兴许过不了几日,西桀也灭了大骊,天下仍旧不是你一个人的。”

    夜骐嘴角一扯:“你真以为魍魉有这等气魄?他若得知朕灭了东楚,必定会立刻回撤,怕朕会借他国中兵力空虚之时突袭,肯留下三五万老弱病残,陪着裴璃继续玩儿就算不错了。”

    李玉咬牙,转眼间又想起另一个可以直击夜骐痛楚的消息,冷冷一笑:“就算西桀撤军,只怕大骊也长久不了,据暗报,女皇活不久了呢。”

    夜骐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眼神变得森冷,手若铁钳,扣紧李玉的肩膀:“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么?”李玉笑着望向他,眼底有几分幸灾乐祸:“米苏为了救她的同胞姐妹,以自身气血喂蛊,如今已经命如膏肓,华佗难救。”

    夜骐的心,顿时如被重击。

    只怪他当初,并未进谷,所以见凤歌获救,却不知,那是以米苏喂蛊为代价,之后他绝望之下,黯然远走,帝都影卫又尽数舍弃,因此对于她如今的真实境况,不甚了解。

    她居然已经……

    今日破城的喜悦,在这一刻,荡然无存,眼中的光华,也彻底黯淡。

    转过身,他恨不得立即离开,赶往帝都,李玉的声音,却忽然在背后响起:“其实也不是无药可救。”

    他的脚步,猛地滞住,回望李玉。

    李玉的眼中,闪着算计的光:“你可知这山中,不仅有黄金,还有另一宝物?”

    “什么?”夜骐急问。

    “血灵果。七百年抽枝发叶,七百年开花结果,集天地之精华,是补足气血之神物,而且天下仅此一株,就生长在后山绝壁之上。”李玉的话,让夜骐心中闪过疑虑,但终究还是希望占了上风,微眯起眼:“你带我去找。”

    李玉领着夜骐来到后山,却不是他们上来的那一处,而是另一面,往下望去,是深不见底的激流。

    “看到了吗?就在那。”李玉指着绝壁上的一处凸起,那里果真有一簇翠绿,拥着一颗鲜红欲滴的果实。

    夜骐偏过头,低声问身边的刘掌柜:“你可认得那东西?”

    刘掌柜细看片刻,点头:“的确与古代医书上记载相符,血灵果应是长在龙潭绝壁之上……”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忽然发白:“主子,这果实只怕取不得。”

    “为何?”夜骐蹙眉。

    一旁的李玉,突然出声,代为回答:“所谓龙潭,一是因为下方水势湍急,有凶猛的漩涡,一旦落水,便再无生还可能;另外,还因为守卫血灵果的,是一条千年巨蟒,凡欲动其果者,无不藏身其腹。”

    夜骐怔住。

    李玉玩味地看着他,笑道:“不知道你对米苏的情意,能不能深到舍生忘死?”

    “其实你不是正因为知道朕一定会下去,才特意引朕来这里吗?”夜骐挑眉,发出一声冷嗤:“不过朕不怪你,反而感谢你,只要能救她,朕定会履行约定,放你一家老小活命,但若是救不了,你们便全城为她殉葬。”

    他转身命令:“拿绳子来。”

    “陛下。”

    “主子。”

    惊呼声响起,却无人能拦得住夜骐。

    他跃下悬崖的那一刻,李玉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名字:黛宁。

    若是有某样东西,能让她死而复生,自己也会这样不顾一切吗?

    不,不会,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夜骐。

    即使深爱,即使永生缅怀,也舍不得真的为了一个女人,舍弃性命,舍弃天下。

    望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李玉逸出一声轻叹……

    而此刻在悬崖上徐徐下滑的夜骐,眼见血灵果越来越近,每一步的移动,也越来越小心谨慎。

    乍看之下,它生长的地方,并无异样,不过是一处普通的岩石,可仔细看,在那碧绿的枝叶间才,除了这颗鲜艳的果实,还有一丝隐约摇曳的血红的线。

    他知道,那是巨蟒的蛇信子。

    仰起头,他向崖上拉绳索的人,做了个手势。

    然后猛地一提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下去,手抓住那颗果实一拽,身上的绳索顿紧,迅速将他往上拉。

    可即便这样,仍是逃脱攻击。

    那条巨蟒如闪电般掠起,随着毒液喷出,如水桶粗的蛇身,将夜骐的双腿缠住,并快速向上游移,转眼前,蛇首已越过他的头顶,血盆大口,迎面袭来……

    夜骐屏紧呼吸一动不动,只看着血红分叉的蛇信子逼近,就在即将触上自己的脸颊的那一刻,他忽然头一偏,手里攥着的匕首精准地刺向巨蟒的七寸。

    巨蟒对于猎物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的攻击躲闪不及,身体顿时一僵,松了几分,夜骐立即把握这千钧一发的机会,向上一纵,摆脱了它的禁锢。

    但此蟒毕竟是千年灵物,怎可能就此罢休,只是短暂的停顿之后,便又负着伤直蹿上来,再次缠住了夜骐,而这一次,它再不给夜骐机会,毒牙直咬上夜骐的颈间。

    夜骐全身一麻,忽然生出破釜沉舟之心,挥着匕首砍断了绳子。

    在崖上的一片惊呼之中,一人一蛇,直坠而下。

    那巨蟒大概从未见过这般狠烈之人,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到了最后一刻,妄图用蛇尾勾住突出的岩石求生,夜骐却箍紧它的身体狠命一拉,冷笑道:“干脆下水试试你是不是真龙吧。”

    最终,他们一起落入了那湍激流,果然如李玉所说,其间的漩涡凶猛,一入水便被卷沉。

    而那蟒蛇,此刻比夜骐更无措,一双幽绿的眼睛,竟流露出几分乞怜。

    夜骐扯了扯嘴角,对它做了个手势。

    它竟像是看懂了,蛇尾卷住夜骐的身体,狠狠向上一抛,夜骐借着这股力量,使轻功在空中翻转,落到岸上,然后抓着蛇尾使尽全力往后拽,终于,那巨蟒也被拖上了岸,瘫在沙滩上动弹不得。

    夜骐也是精疲力竭,坐在地上喘息半晌,才惊觉身体发冷麻木--蛇毒开始发作了。虽然他下崖之前已预先服过解毒丸,但这巨蟒毒性太烈,终究还是抵御不住。

    他渐渐支撑不了,脸色开始发紫。

    那条巨蟒此刻,却忽然慢悠悠地滑了过来。

    “还要再给我一口吗?”夜骐自嘲地笑,却忽然愣住:它昂起头,似在痛苦挣扎,最后竟吐出一颗晶莹透亮的蛇胆。

    夜骐怔然地伸手接住,疑惑缓慢地问:“你要救我?”

    那双碧绿的眼睛中,此刻居然有一丝柔和之色。

    “可没了蛇胆,你自己不也得死?”虽然觉得跟蛇对话有点可笑,可此时,他的心中却忽然觉得,有些温暖。

    巨蟒温顺地在他面前趴下,期盼鼓励地望着他,似乎在告诉他自己没事。

    夜骐无语了,而这时,胸以下已经几乎全部麻木,他也的确再不能等了,深深看了它一眼,将蛇胆硬吞下。

    片刻过后,不适全消,甚至体内似乎更增添了一股雄浑之力。

    他知道,那必是这千年灵蛇之胆的功效,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在空中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它的头,说:“谢谢你。”

    那巨蛇像是很享受他的抚摸,舒服地闭上眼睛。

    他失笑,站起身:“走吧,从前面绕回去。”

    它听话地跟在他身后,仿佛是他养的宠物。

    当他们来到前方的桥上,救援的人已赶到,看见夜骐安然无恙,而且身后还跟着条巨大的蟒蛇,都惊异莫名。

    夜骐只是笑笑,也未多解释,重新回到崖顶,他有嘱咐人用吊篮将那巨蟒放下绝壁。

    在吊篮中,它还扬着头,看向夜骐的眼中,似有依依不舍。

    夜骐微笑着对它挥挥手:“有缘再见。”

    看着灵蛇回归洞穴,夜骐转过身来,走到李玉面前站定,从怀中掏出那枚鲜红的果实,在他眼前晃了晃:“真多谢你,让朕找到了这救命的圣物,朕这就前往大骊。”

    李玉的眼底,顿时闪过一点亮光。

    夜骐的手,搭上了他的后背,笑容温煦:“你是不是觉得又有机会了?可惜……”

    话未说完,他的手掌猛地一拍,李玉顿时“啊”地一声惨叫。

    夜骐收回了手,微挑唇角:“虽然已经用银针裴了你的功力,可朕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保险,所以呢,干脆废了你的武功,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夜骐你好狠。”李玉咬牙切齿。

    夜骐指了指那深渊:“比你狠么?你方才一定在心里将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都求过了吧,让他们保佑朕死对不对?”

    李玉无言以对。

    夜骐冷嗤一声,走到一边去给陈阅和刘掌柜吩咐布置完接下来要做之事,然后便再无停留,火速下山离开……

    日夜兼程,夜骐终于在第三天夜间,赶到了大骊帝都。

    望着高耸的城门,他轻轻一叹。

    上次离开,他还以为,自己再不会回来,却未料到,回来得这么快。

    可他还是嫌慢了,一想起那个危在旦夕的人,他就心急如焚。

    未在都城内做太多停留,他直接潜入宫中。

    自有了那灵蛇之胆,他的功力比之以往更为精进,轻功更是出神入化,一路来到米苏寝宫上方,无人察觉。

    掀开砖瓦,在怀中摸出一把药粉,自空隙中撒下去,很快,侍候的宫女便倒地昏睡。

    他随即进入室中,奔向米苏床边。

    看着她那样了无生息地躺着,他的心中涌起酸楚,将她抱进怀中,将那颗血灵果喂进她嘴里。

    据刘掌柜说,血灵果有附带的毒性,服下之后,会有三个时辰的昏迷,然后才会醒来。

    那也就是说,他可以拥有她,三个时辰,多么奢侈的幸福。

    他知道,若是她醒来,他们又不得不面对曾经的一切,无法在彼此清醒的时候,单纯地相依相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旅法师的学霸系统〕〔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