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连山庄〕〔十亿零花钱〕〔重生原始异界〕〔重生九零:神医萌〕〔开个诊所来修仙〕〔帝临鸿蒙〕〔一世兵王〕〔都市剑说〕〔恶魔心尖宠:小甜〕〔穿越梦想田园〕〔八零女配养娃记〕〔天下第一秦王妃〕〔农家有喜之公主嫁〕〔恶魔专属:甜心,〕〔天下盟主:废柴大〕〔金丹九品〕〔一人一城,傅先生〕〔第一豪婿〕〔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星际游途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147章 重新
    他真的,活该被千刀万剐。

    楼上渐渐静了下来,没了声响,他心焦如焚,不禁又想去看,可刚踏上第一级楼梯,就传来嘶哑的声音:“不许上来,不然我死给你看。”

    他只好重新退回去,再不敢动。

    米苏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向那口水晶棺。

    他说,那是她的母亲。

    自生下来,就未曾谋面的母亲,她见到时,已是白骨。

    她的容颜,映射在水晶之上,她的指尖,慢慢抚上去。

    她的母亲,也有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吗?

    母亲流泪的时候,是不是也和她一样?

    有没有思念过她,有没有为她流过泪?

    还是从来,也不曾记起过,有她这个女儿?

    “娘……”她低声叫出那个字,哽咽难言:“你为什么……不要我?”

    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如此狠心地舍弃她,一生不相见。

    回答她的,只有满室死寂……

    窗外,从白昼,到黑夜。

    当夜明珠的光辉,凄清地散开,她终于下楼。

    “浅……”夜骐回头,只叫出一个字,就想起,她不许他再叫自己苏苏,骤然住口,心中撕扯般的疼痛。

    她却仿若根本没看见他,恍恍惚惚地走,身体一直在前后摇晃。

    他真想冲上去抱住她,却不敢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心都被揪紧。

    到了楼梯的转角,她停了下来,又转头去看楼上,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返回。

    夜骐屏紧了呼吸。

    过了很久,她终于还是回过头来,继续往下走。

    可就在夜骐松了口气的时候,她却突然一脚踏空,整个人猛地滑倒,身体狠狠地摔了下去。

    “苏苏。”他惊恐大喊,飞身直扑过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

    在抱住她的那一刻,他看见她的身下,缓缓渗出了鲜血……

    米苏再醒来时,已是次日晚上。

    睁开眼,恍如隔世。

    没有看见夜骐,床边只有两个宫女,室内弥漫着浓重的药味。

    而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似乎空了一块,下意识地伸手,去抚摸自己的小腹。

    空的,似乎是那里。

    她一惊,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在脑中的一片混乱中,找出了自己摔倒的片断,错愕地呆住。

    宫女也发现了她的异样,立刻开口安慰:“娘娘请节哀,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米苏的心,仿佛突然被人生生撕开,视线变得模糊。

    宁儿……

    那个她曾经寄托了幸福和梦想,千盼万盼才到来的孩子,终究还是失去了。

    这是不是,就是上天给她的惩罚。

    惩罚她爱上了杀父灭门的仇人,惩罚她即便知道了真相,还是下不了手杀他。

    米苏将脸埋进枕中,死命地压下哭声……

    而此刻,夜骐正在御花园舞剑。

    漫天剑花,如蛟似电,每一次,都用尽了全力,周围的树木,几乎都是被拦腰斩断。

    最后一片狼藉中,只剩下那树素梅,依旧无恙。

    夜骐终于停了下来,扔了剑,将双手撑在膝上,大口喘气。

    当他慢慢抬头,看向那浅淡的花朵,眼眶已经泛红。

    花期将过,而今生,不知还能不能盼到,她的美,再为他绽放。

    甚至,就连他们之间唯一的希望,现在也湮灭了。

    他们的宁儿,最终还是无缘来到这个世上。

    她一定,再不会爱他了。他惨笑不止。

    “陛下,娘娘醒了。”背后传来宫女怯生生的声音。

    “知道了。”他迅速立起身来,不想让其他任何人,见到他的脆弱。

    收敛好表情,他回到寝宫,看见那个因为哭泣而不停颤抖的背影,抬起手,却又还是逼着自己放下去,声音发涩:“不要……太伤心……”

    可是谁知道,他的心,早已伤成灰,碎成尘。

    米苏没有回头,她怕多看他一眼,就会恨他,恨自己更深一分。

    上天为何要安排,她和他的相遇,为何她终于安下心来,想要握紧的爱情,竟是这样残酷易碎的梦?

    她好不容易重建的人生,再一次彻底崩塌,她已经不知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但她知道,再不可能,由他相伴。

    方才有一瞬,她甚至怨恨他,为何在爱上她之后,不能抛弃所有,带她到谁也不知道他们过去的地方,将那个秘密永远瞒住,骗她一辈子。

    那样,他们或许便不会失去宁儿,可以一家人,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可如今,真相既已揭穿,她不可能假装那个血色暗夜没有发生过,心安理得地忘却家人,忘却仇恨,继续和他在一起,只要自己谎言中的幸福。

    她骗不了自己一辈子。

    “我们……到此为止,放我走。”她低低地吐出这句话,对他而言,如同凌迟。

    他再也按捺不住,扑上去从背后紧紧拥住了她,泪沁入她的衣裳:“苏苏……不要……我求你……求求你好不好……”

    她僵直了身体不动,泪水汹涌。

    他们的爱情,已入最后的绝境,离开,永世相忘,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

    夜骐死死地抱紧她,语无伦次地呢喃:“苏苏,你怎么惩罚我都好,但是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你走了,我会害怕……”

    害怕午夜醒转,身边再没有那片温暖,害怕做恶梦的时候,再没有人会像小母亲般保护自己,害怕没有她的路,独自一人不敢走。

    “夜骐,当初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迟早会有这一天。”她强装理智,却怎么也掩不住声音中的颤音。

    其实,他一直都是怕孤单的孩子。

    “苏苏你知不知道,我娘……在我四岁的时候……将我一个人关在黑暗的屋子里……整整三天三夜……那时候……我好怕……好想有人陪……可无论我怎么哭喊……都没人理我……苏苏……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下……不要……”

    他的身体在发抖,米苏的手,慢慢抬起来抱住他,指尖穿过他的发间,眼中满是悲伤。

    如果……如果他不是那个恶魔,她会永远陪着他,渡过每一个黑夜,不让他独自承受。

    可是,没有如果。

    她今后,即便留在他身边,那个噩梦,也会时时刻刻缠住他们不放。

    她只会一天天,更恨他。

    幸福再无可能。

    她走,也算是放彼此,一条生路。

    窗外,忽然有焰火的响声,她这才依稀记起,今夜,竟是除夕。

    又是一年除夕。

    她渴望的永远,再一次,伴着烟花陨落。

    太过绚烂的幸福,都是梦。

    真希望,就此在最美的梦境中长眠。

    可惜,只要是梦,终究会醒。

    梦中的温暖,解不了现实的酷寒……

    接下来的几天,便是属于他们的,最后的时光。

    米苏再不提要走的事,每天只是安静地睡着,醒来,喝药,吃饭。

    夜骐却越来越绝望,他太了解她,一旦她决定了要去做的事,便再不会更改。

    果然,初七的晚上,她开始收拾行李。

    “苏苏。”他拉住她的手,眼神中有悲伤的恳求。

    她没有说话,只是望着他,轻轻叹息了一声。

    相互凝视半晌,他终于还是松开了手,慢慢地退回床边坐下,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

    以后,或许只能在回忆中看见她了。

    他不敢想,那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米苏只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裳,便打好了包裹。

    站在那面铜镜前,看着身后,那个失魂落魄的人许久,转过身,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对他微笑:“我们……早点睡吧。”

    说完,她便如以前一样,伸手给他解开头上的金冠,又为他脱了外衣和靴子,扶他上床。

    “苏苏……”他再也忍不住,紧紧环住她的腰,将脸埋在她腿上,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她温柔地抚摸他的头顶,如同在叮嘱一个孩子:“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饭要按时吃,不要总是熬夜……”

    “你不要走,你走了,我就不吃饭,也不睡觉。”他任性地摇头,声音哽咽。

    她仰起脸,望着帐顶,咬紧了唇,极力忍住眼中的泪。

    她承认,她对他,总是太心软,即便到了此刻。

    若不是那样惨烈的过往,她根本抵御不住他的任何一次耍赖,会留下来,给这个自幼缺爱的孩子,一辈子宠爱。

    可是……她凄然而笑,最终只是自己也上床躺倒他的身边,将他搂进怀中。

    明天,便是天各一方,永不相逢。

    她只能陪他,渡过这最后一个黑夜。

    再紧的拥抱,也会分开。

    再眷念的温暖,也会冷却。

    最残酷的黎明,终于还是到来。

    米苏起身时,夜骐一直闭着眼睛,而她,也再没回头看他。

    这是他们最后的默契,不在彼此的泪水中告别。

    可当米苏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各自的泪,还是如期滑落……

    米苏并未直接出宫,而是先去了束心阁,她要去和自己的母亲,做最后的告别。

    阁楼中,厚重的帘幔还未拉开,仍旧犹如黑夜。

    只有夜明珠的光,映照着那白骨。

    米苏怔然地看了许久,却丝毫未感觉到害怕,在她的眼中,那白骨仿佛渐渐幻化成,和她自己一样的面容,最后甚至产生了触碰的欲望。

    她思念母亲,已经思念了整整十九年,真想摸一摸母亲的脸。

    不自禁地,她缓缓推开了棺盖,伸出手去,可就在触到的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在做什么,慌忙缩手,却撞上了旁边的夜明珠。

    就在这时,她听见棺底,响起轻微的“喀擦”一声,似乎有什么被开启。

    愣了愣,她将手伸到发出声音的地方摸索,竟发现有条细细地缝隙,她用指尖轻抵,发现那块木板是活动的,徐徐向旁边移开。

    犹豫了一下,她终于还是将手伸了进去,碰触到了一个坚硬之物,小心地取出来,竟是一本旧书。

    她怔住,忽然想起那天在小院里,太上皇说了“束心阁”,“水晶棺”,最后又给了她一颗“夜明珠”。

    三者串起来,会不会就是在暗示,某种线索。

    这会不会……就是夜骐要找的那样东西?她怔然望着手中之物。

    而这时,楼下传来了说话声,来不及多想,她立刻将水晶棺恢复原样,然后将那样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包袱之中。

    再次深深望了一眼水晶棺,她慢慢下楼,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李玉。

    当她走近,李玉躬身行礼,声音低沉:“陛下……让我送您。”

    “不必。”米苏推辞,她本打算出宫之后,随便找辆马车离城。

    “陛下不可能放心您独自走。”李玉叹了口气。

    他方才,被夜骐急召进宫。

    那个男人,今日仿佛已经彻底颓败,看见他,只是惨笑,要他护送米苏安全离开。

    “陛下,您为什么不留住娘娘?”他问。

    夜骐却缓缓摇头,绝望长叹:“留不住的。”

    随后又转过头来盯紧他,眼神中有警告:“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她,否则……”

    他郑重点头:“我明白。”

    他心里清楚,魑魅魍魉的背叛,已让夜骐,对任何人都无法放下戒备。

    而米苏,是夜骐的命,肯交给他护送,已是最大的信任。

    “但是……要将娘娘送往哪里?”他迟疑地问。

    夜骐沉默良久,背对着他,艰难地吐出一句话:“去她……想去的地方。”

    而事实上,米苏并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方。

    当她终于拗不过李玉的坚持,上了马车,一路看着两边的层叠宫阙,只是苦笑。

    自从跟了夜骐,有他的地方,便是家。

    无论是当初的太子府,还是如今的皇宫,甚至是夺宫战乱时的军帐,她的心,总有归宿。

    而如今,人生仿佛是骤然被全部抽空,她茫然失措。

    手又碰到了怀里的包裹,她能感觉到其中那样物件。

    既然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她本该交给他,可是,一想到,他曾为了这样东西,将自己全家灭门,她便觉得恨。

    究竟是何物,能让他如此灭绝人性,血腥抢夺?

    心中纠结了半晌,她最终还是将包裹放到一边,脸转向窗外。

    这既然是在她母亲棺底发现的,她将来,或许能由这样东西,找到她身世的线索。

    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再不想,糊里糊涂地活着,一世被蒙在鼓里。

    这时,马车已到达宫门。

    看着那两扇沉重的红色大门,往两边缓缓打开,她掀开帘子,对前方驾车的李玉,轻轻吐出一句:“回大骊。”

    而此刻的夜骐,正站在皇宫最高的地方,他和米苏曾到过的钟楼顶端,远远眺望。

    看着那辆马车,渐渐化成越来越小的点,最后消失在宫门之外。

    他闭上眼睛,唇边浮起凄凉的笑。

    他曾经在这里立下誓念,当他坐拥天下,惟愿身边有她。

    可他却终究为了得到这天下,而失去了她。

    甚至,即便此刻他抛却江山,也再换不回曾经的她。

    他多么愚蠢。

    若是时光能够流转,他会选择,当初在他带她离开之后,便去过那神仙眷侣的日子。

    然而,她说的对,他太贪心,经受不住红尘,妄想鱼和熊掌兼得。

    最终,将最珍惜的失去,悔之晚矣。

    “苏苏,苏苏,苏苏……”他对着那凛冽寒风,一遍又一遍喊她的名字,混着那钟声,无人听清,只有他的心,仿佛被那沉重的钟声,一点点撞碎……

    当暮色深垂,米苏已身在沙漠。

    今晚,没有月色,米苏坐在黑暗的马车中颠簸。

    她沉默,李玉亦沉默。

    许久,李玉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娘娘,其实……真爱难得……您应该多思量。”

    米苏闻言怔了怔,眸中弥漫着伤感:“正是因为真爱难得,我才会走。”

    离开,心底深处,或许还能残存最后的温暖,若是勉强相守,会在日渐加深的纠结中,只剩下恨。

    李玉深叹一口气,没有再劝,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巧的羌笛,吹出一曲凄婉迷离。

    米苏静静地听着,不许自己落泪。

    她想夜骐。

    以往的这个时刻,不是她在他怀中,便是他在她怀中入睡。

    可今后,他们的怀抱,已不再是对方的家。

    此时的夜骐,又在御花园中舞剑。

    他根本不敢回寝宫。

    那里,再没有人等他。

    即使点再多的灯火,也照不亮他的黑夜。

    因为他生命中唯一的那盏灯火,已经灭了。

    他好害怕。

    他知道,曾经的噩梦,又会重来,却再不可能谁,给他温暖。

    苏苏,我的心,已经不痛了,真的。

    因为,它已随你走了。

    今生,你还会带着它回来吗?

    最后一剑落下,满树的梅花,亦随之落下,如雪,似泪……

    ******

    到了第三天傍晚,米苏终于,远远望见了裴城。

    看到城墙上悬挂的大骊王朝的旗帜,她百感交集。

    曾经以为会永远告别的地方,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人生,旋过一个圆,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等待她的,不知道,又是怎样颠沛流离的旅程。

    “就送到这吧。”在离裴城还有约莫五里的地方,她让李玉停下。

    “娘娘……”李玉犹豫。

    “送得再远,也终有一别,你也还有其他的事要做,不能为我,耽搁太久。何况你身份特殊,不宜太过接近大骊边境。”米苏摇摇头,拿着自己的包裹,下了马车。

    当她在地上站稳,回过头,望了望北越的方向,眼神凄迷。

    但很快,她便又转过脸来,对李玉笑了笑:“就此别过吧,李大人,保重,也让他……保重。”

    最后几个字,她说得极轻,随即便径自前行,往裴城走去。

    李玉停在原地,看着她渐渐走远,笑容怅然。

    他生平所见过的一段最完美的爱情,也落得如此凄凉的尾声。

    情,果真是世间最狠厉的劫数,谁也无可遁逃……

    步行五里,对于体虚的米苏来说,并不是容易的事,但她仍是坚持,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完。

    然而在城门口,她却被守城的士兵拦下。

    已近黄昏,孤身女子自北越进城,让人无法不生疑。

    他们对她,严苛盘问,最后竟打算上前搜身。

    看着其中一人,猥琐而跃跃欲试的笑容,米苏冷声喝止:“住手,叫你们守城的王副将来。”

    她仍记得,当初裴凯哥属下的姓氏。

    “哪个王副将,我们这,只有王将军。”为首之人上下打量她,语气却有了些许收敛。

    这个女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不简单。

    “那便带我去见你们的王将军。”米苏镇定自若。

    那头目犹豫了会儿,终于还是先使人去通报王将军,对方在诧异之后,传米苏相见。

    米苏微微松了口气,其实此刻的她,已经虚弱地快要站不住。

    当她被带到王副将面前,对方上下打量她,却没有认出她是谁。

    米苏的眼前,又是一阵阵晕眩,她强止住,然后伸手到脸旁,缓缓揭下了那张人皮面具。

    王副将顿时愕然地愣住,他终于认出,她就是裴凯哥王爷曾经带上城楼督军的女人。

    可是据说,那个女人,早已死了,就葬在裴城郊外,怎么会在此出现?王副将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而米苏此时,已经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哎,哎……”王副将惊叫着过来扶住她,不知所措。

    可想起当初,裴凯哥对她的宠爱,他又不敢轻易怠慢,只得赶紧将她送入内室休息,随即修书一裴,快马加鞭,传给裴凯哥……

    米苏这一昏迷,便是整整一天一夜,当她醒来,侍女慌忙去找王将军。

    他不敢进内室,只站在门外。

    “您……”他不知道,究竟该如何称呼她,又咳了两声:“我已经传消息给王爷。”

    已经告知裴凯哥了吗?米苏微怔。

    但昨天那种情况,她当时也的确无更好的办法。

    不过,若是此后真能联络上裴凯哥,也好。

    她相信,她的身世秘密,裴凯哥必定也知晓。或许从他那里,可以打听到其中内情。

    而如今,无论是何种境遇,她都已无所谓,干脆先在将军府住下,等待裴凯哥的回音。

    当裴凯哥接到那裴信,看过内容,几乎窒息。

    她居然……回来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她不会离开夜骐。

    心如火燎,再顾不得许多,他直接奔赴裴城。

    而裴璃随后知道他居然离开帝都去裴城,也是同样大惊。

    可是,他不能走,朝中不能无人执政,他只得留下来,然后迅速传密信给夜骐询问……

    裴凯哥快马加鞭,赶到裴城时,已是第三天。

    一进将军府,便焦急地问:“她呢?”

    王将军赶紧带他去了后院。

    可是当他真的站在米苏的厢房门口,却又停住。

    直到这一刻,他仍觉得,太不真实。

    那个他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的人,真的回来了么?

    许久,他的手才慢慢抬起,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随着门被打开,端坐在桌边的她的面容,越来越清晰,他的视线,却似乎越来越模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夺舍了通天教主〕〔妈咪这位帅哥是爹〕〔豪婿〕〔我不要面子的吗[综〕〔猎神笔记〕〔网游之神荒世界〕〔影视世界旅行家〕〔豪门大佬求放过[穿〕〔无敌高手在人海间〕〔轩辕圣〕〔提督,你好〕〔八零珠宝设计师〕〔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命运道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