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零俏花媳〕〔我就是富豪〕〔大刁民〕〔农家小福妃〕〔东晋北府一丘八〕〔兵王弃少〕〔甜蜜系暖婚〕〔万界建道门〕〔镇神志〕〔电商穿越七零年代〕〔武灭阴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星光璀璨:重生娇〕〔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小甜妻:老公〕〔重生农家清荷〕〔豪门老公,超爱我〕〔大美时代〕〔重生之茶香盛世〕〔如意枝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117章 眼神
    “看着我。”他抬起她的下巴,眼神深邃如窗外的夜色:“我极少对人许诺,但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尤其是对你。”

    从他的眸中,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慢慢地,微妙的暖意如涟漪,在心中泛开。

    翌日早上她先醒来,借着熹微的晨光,看着身边的他。

    这张脸,真是生得极好看,睡着的时候,没了平日邪气的神色,更是绝美。

    为什么世间,会有这样如妖孽般的男子?而他,还偏偏对她这般好。米苏叹气,眼中藏着不解。

    他的睫毛,在这一刻忽然掀开,顿时将她逮了个正着:“在偷看我?”

    她面红耳赤,立刻转开眼去:“才不是。”

    他却坏笑:“看吧,将我的样子记在心里,以后看见其他任何男人,就都觉得是浊物了。”

    真是自恋。

    可是笑过闹过,却又似有离愁,一丝一缕地渗进彼此的呼吸,钻进心底。

    原来,有人陪伴久了,再回到一个人的路上,会觉得,更寂寞……

    在宫门口送别之时,群臣皆在,包括几天没见的裴璃。

    可夜骐却不管不顾地在上马之前,了米苏,惹得众人愕然侧目。

    裴璃自始自终,都低着头,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是喜,是悲,还是漠然。

    一骑扬尘,夜骐的身影,逐渐看不见,米苏心中,不禁有些许惆怅。

    “回宫。”她慢慢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去,于嬷嬷亦步亦趋地跟着。

    在她们离开的一刹那,裴璃的脚,似乎微微向前移动了小半步,可转眼间,却又收了回去。

    经历了裴凯哥一事的裴濯,最近也是精神不振,挥了挥手,便让其他人都散了,自己也上了马车,在帘子放下的那一刻,冷冷地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裴璃:“你最近也该放纵够了吧?”

    坊间传言,一向洁身自爱的裴家小王爷,近日迷上了春月楼新来的花魁碧落,流连忘返。

    裴璃抬眼一笑:“迷恋烟花之地,是天下男人皆有的本性,不是吗,父王?”

    裴濯被他的反问噎住,气得猛然甩下帘子,马车疾驰而去。

    他走了,裴璃眉目间的嘲讽淡下来,又怔然望了那红墙碧瓦的宫阙半晌,才缓步离开,所去的地方,仍旧是春月楼。

    一进门,原本正在跟其他客人插科打诨的老鸨就立刻迎了过来:“哎呦小王爷来啦,碧落姑娘正在房里等着您哪,快请。”

    可当二人上楼,走至僻静处,她却收起那种虚浮轻佻的神情,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声音压得极低:“主子放心,没有任何异样。”

    裴璃微微点头,随之进了东面最奢华的那间厢房。

    房中等待他的,是个婀娜的背影。听得声音,转过身来,蒙着面纱的脸上,一双寒冰般的眸子,似有初融之色……

    而那老鸨,对他们行礼之后躬身退出,关上房门之后轻打了个响指,立刻有数条暗影应声而出,各自扮作姑娘或嫖客,在四周走动,隔绝外人近前。

    她自己则下楼,打发所有慕名而来,想找新花魁作陪的客人,告诉他们:那是小王爷的女人,别人谁也碰不得。

    是的,如今楼上之人,是只属于裴璃的碧落,再不是宝珠,再不是凤歌。

    然而,即便他情愿,她也未必真的就此心甘……

    “夜骐……真的走了么?”清茶半盏,捧在手中,她似漫不经心地问。

    “碧落。”裴璃定定地看着她:“记得你曾经答应我的事。”

    “我知道。”她忙赔笑,心中却倍感屈辱。

    想自己本是真命天女,却流落到如此肮脏下作的地方,而且得将他人,仰望成救赎自己的神。

    如此苟活,让她觉得生不如死!

    她的手,被他轻轻握住,他温柔地看着她:“我会永远照顾你,其他的事,莫要再想了,好吗?”

    “嗯。”她强压住心底的不甘,顺从地依到他怀里。

    他低眸,看着那如水的眉眼,恍惚中,似乎又与脑海中的另一个影子相叠,慌忙转开心神,再不敢想……

    到了次日,他去早朝,房中只留下她一人,她坐在窗边,似在凭栏眺望,却有一个细小的东西,自指缝间落下,无声无息地没入楼下的花丛之中。

    不久,便有打扮似园丁之人,过来修枝剪叶,两个人眼神瞬间相接,便又蓦然闪开,如素不相识……

    而自那日起,有流言在裴王府里迅速传开,说裴璃已被那青楼花魁迷得神魂颠倒,即将迎娶她进门。

    这话传入裴濯耳中时,他勃然大怒:“这还了得!”

    最近真是屋漏连逢连夜雨,裴凯哥和裴璃,一个比一个荒唐,这样下去,会误了正事。

    他眼神阴鸷地看着身边的管家,做了个手势,管家心神领会地点头退下。

    当天下午,便有一群看似地痞流氓的人来到春月楼,指明要碧落陪酒。

    老鸨自然又是那番说辞,对方却根本不给裴璃面子,要硬闯上楼。

    眼看着这些人并非善类,老鸨一面安抚,一面暗中使人去找裴璃。

    他们越闹越凶,不仅将老鸨搡倒一边,还打伤了前来拦阻的龟奴,并将大堂砸了个一片狼藉。

    局势已经控制不住,又不能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老鸨只得使眼色,让楼上的人,先将碧落转移。

    而她等的,正是这个机会。

    眼下前门被堵,只能从隐蔽的侧门离开,而就在门外的暗巷中,早就埋伏好了她的人。

    几乎在他们踏出门的一瞬间,便有无色的烟雾扑面袭来,扶着她的人,顿时头昏腿软,两条暗影自屋梁上掠下,一左一右将她提起飞奔,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帮人这时,已经冲上了楼,凶神恶煞地挨间踢开房门,寻找碧落。

    “住手。”有森寒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他们停下回头,看见裴璃正站在走廊的入口,阴影罩住他大半张脸,看起来阴沉骇人。

    领头的人暗自心惊,却不肯输了气势,仍旧摆出吊儿郎当的样子,拱了拱手:“小王爷,兄弟们并不是特意拂你的面子,只不过,春月楼的姑娘,她就是任爷们儿玩的,只要有钱……”

    语音未落,他的胸口一震,身体往后倒去,强自运力,才勉强在滑了两步之后站稳。

    “滚。”裴璃从齿缝里,迸出一个字。

    那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转眼间溜了个干净。

    “主子,他们……”老鸨走过来。

    裴璃一挥手打断:“碧落人呢?”

    “我叫人将她……”老鸨的眼睛突然瞪大,她看见原本护送碧落出逃的人,正惊慌失措地从这边跑过来。

    “出了什么事?”裴璃比她先问出口,神色紧张。

    “她被人……劫……劫走了……”来人吓得语无伦次。

    裴璃的瞳仁,似乎瞬间变换了无数次深浅,身形却未动。

    “主子,现在去追应该还……”

    “来不及了。”他说出这句话时,语气中,含着疲惫和无奈:“一心要走的人,追不回来。”

    他转身下楼之前,又吩咐:“重新找个女人,充作碧落。”

    “属下明白。”老鸨答应。

    除了裴璃,并无任何人见过真正的碧落,所以他们说谁是,谁就是。

    也为那个逃走的人,断了追兵。

    只可惜,主子如此苦心,却仍被辜负。老鸨看着裴璃远去的背影,暗自摇头叹气,去招呼人收拾残局……

    裴璃回到王府,便径自去了裴濯书房。

    “儿知错,再不踏入春月楼半步,不再让父王劳神费心了。”他说着知错,唇边却有嘲弄的笑容,十分刺眼。

    裴濯直恨不得一耳光甩到那张脸上,却只能硬忍住,无法发作。

    裴璃却是不气死人不罢休:“不过这或许也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错,俗语有云,有其父必有其子,何况我体内,流着烟花女子的血……”

    “住口。”裴濯忍无可忍地暴喝。

    裴璃扯了扯嘴角:“好,那儿先告退,顺路去看看我那被鬼吓疯的大娘,最近有没有好些。”

    语毕便扬长而去,留下裴濯,气得浑身发抖……

    裴璃并未真的去看裴夫人,而是径自回了掩翠居,一进门,便叫来了管事的崔嬷嬷:“将这院中所有十来岁的丫头,通通叫进西厢房跪着。”

    他今天,要找出凤歌安排在他身边的那个暗人,将她的尸首,扔进荷花池,陪蓝月。

    裴璃进西厢房时,掩翠居所有的小丫鬟,已经在里面密密麻麻跪成了两排。

    “都到齐了吗?”裴璃冷声问。

    “是。”崔嬷嬷到现在,仍然没明白所为何事。

    “好,那你先出去。”裴璃摆了摆手,崔嬷嬷退下。

    大门被关上,裴璃的声音,幽冷如鬼魅:“你们之中,必定有人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我给那个人两个选择:一,你站出来,那么死的只有你一人;二,你不承认,那么所有人为你陪葬。”

    顿时,小丫鬟们乱作一团,惊惶不解地互望,有胆小的,已经哭了出来。

    裴璃悠然地欣赏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负在背后的手,指节相互轻叩:“我数三声,再没人站出来,我就顺次杀人。”

    “一,二……”数到二之后,他故意停下。

    有人已经在极度恐慌中开始叫喊:‘是谁……出来啊……“

    然而,仍旧没有人出列。

    “三。”裴璃轻轻吐出这个字的同时,手心一翻,拍上了第一排最右边的人的天灵盖。

    惨叫声响起,那个丫鬟的身体顿然倒地,血从她的嘴角流下来,在地下如蛇蜿蜒延伸,旁边的人都尖叫着想躲。

    然而谁也快不过裴璃的掌风,转瞬间,又有两个丫鬟毙命。

    第四个,便是小菊,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身体如筛糠似地抖,牙齿也战战作响。

    裴璃的手掌,已经移到她头顶上方,笑了笑:“小菊,原本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是不该杀你的,可是无奈,你的某个好姐妹,要你陪着死……”

    泪从小菊眼中渗出,却只在眼角处凝结成一点,便再也流不下来,她绝望无神地看着前方,嗫嚅着叫:“爹……娘……”

    就在裴璃要一掌拍下时,后排忽然响起个声音:“是我。”

    站起来的人,是素来与小菊最亲厚的红玉,所有人都转过头,惊诧地看着她。

    “你要找的人,是我,放过小菊。”她缓步走上前。

    裴璃徐徐收回手,挑了挑嘴角:“你倒还有几分情意。”

    “因为我至少还是人。”红玉的嘴角,有惨然自嘲的笑:“而你,是魔。”

    裴璃饶有兴味地看了她片刻,忽然爆发出大笑,那声音阴森到了极点,让人颤栗。

    “你说得对,我是魔。”话音未落,他便一掌推出,红玉的身体,瞬间炸裂开来,滚烫的血四面喷射,跪着的小菊,被那血雨劈头淋下,双眸呆滞地瞪着,甚至不知道闪躲。

    忽然,她开始无声地笑,然后又哭,慢慢地在地上爬,拖出一路凄烈艳丽的血红,当她费力地打开那扇门,脸迎着那一片白光,忽然开始断断续续地低声吟唱:“秋月儿凉……绣……衣裳……当嫁妆……”

    那是她和红玉平时一道玩耍时,常唱的小曲,房中那些还活着的丫头们,都随之落下泪来。

    裴璃仍旧无动于衷地站在那片血海里,雪白的衣衫上布满鲜红的血迹,宛如嗜杀的修罗……

    小菊疯了。

    又哭又笑地,在园子里乱跑,任谁都拉不住,后来,崔嬷嬷只得命人将她锁进柴房,于是那一夜,整个掩翠居的人,都未曾入眠,听她不停地唱歌,或者哭喊着,让蓝月不要抓她,求红玉带她走……

    第二天,裴璃又被裴濯叫到了书房,问昨天究竟所为何事,闹出这么大动静。

    裴璃沉默以对。

    但裴濯仍是猜出来几分,沉下脸问:“是不是有奸细?她的人?”

    裴璃依旧不言不语。

    裴濯的眼中戾气横生:“我们容忍她也太久了,该动手了。”

    裴璃一愣,出言拦阻:“现在不是时候,大哥刚闯了大祸……”

    裴濯挥手打断他的话:“杀了夜鹫,固然是惹了麻烦,但局势越乱,反而越可能是起事的好时机。而且现在夜骐不在帝都,我们正好少了个障碍。”

    夜骐那个人,看似玩世不恭,却不知怎么,让人心生忌惮。原本是想借他牵制女王,可到最后却越来越觉得此人深不可测,无法放心与之结盟。

    “那父王打算怎么做?”见裴濯一意孤行,裴璃沉吟着问。

    裴濯转过脸来,与他对视半晌,只说了两个字:“照例。”

    裴璃眼神一惊,反问:“这样未免太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裴濯冷笑:“此事你尽快去安排。”

    最近变数实在太多,他现在,迫切希望速战速决,害怕再拖延下去,十年谋划,会毁于一旦。

    裴璃应声告退,却又突然回过头问裴濯:“要告诉大哥么?”

    裴濯愣了愣,迅速回答:“不必。”

    裴璃再未说什么,转身出门,嘴角却有阴沉的笑。

    想让他双手沾满血污,再将干干净净的江山交给裴凯哥?

    这算盘打得,究竟是太过精明,还是太过愚蠢?

    既然你喜欢乱世,我就干脆帮你乱个彻底。

    一裴密件在当天,悄无声息地发出,八百里加急,直往裴城……

    然而,在这个布好的局中,却有一人,他放不下。

    可以伤任何人,唯独不愿伤了她。

    他不能一次又一次地,将她推入无间地狱。

    但他也同样不能为了她,放弃多年的谋划。

    若是不能两全,他该如何取舍,命运的抉择,再一次降临。

    不知道这一次的答案,是不是比上次更难……

    当裴凯哥接到那裴密信,指尖几乎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明白自己的使命,永生不可违逆。

    可想起那个被无辜推进漩涡中央的她,却又心如刀绞。

    所以明知是不该踏入的局,他仍然只能义无反顾。

    叫来副将,他说自己要暂离几日,对方惊愕阻止:“王爷,现在其他三国均对我们虎视眈眈,你怎能……”

    “我知道。”裴凯哥闭目打断:“但是现在,我必须回帝都。”

    副将愣了愣,眼底似闪过一抹了然,迅速低下头去掩饰:“是,王爷,属下会誓死保卫裴城。”

    裴凯哥明白他心中所想,只是苦笑着将他摒退,自己则连夜出发。

    而彼方主帅离关,消息立刻传到北越。

    夜骐得闻之时正在饮酒,一瞬间,手中金樽微斜,眼底阴翳密布。

    连他也未曾料到,裴濯会心急到如此地步。

    再无平日的悠然,他即刻进了内室,指节在挂着山水图的墙壁上轻叩了两下,那墙壁顿时滑开一道门,他闪身进去,里面已有一人等待,身量与他极其相似。

    “魑魅,我现在必须走,你代替我,看住夜垣,若有异动,便让魍魉……”他的手刃向下狠厉一劈。

    那个被唤作魑魅的人点头,从怀中拿出一张人皮面具贴到脸上,转眼间,便与夜骐别无二致。

    两人互换了衣着,魑魅出去,夜骐则从暗道离开……

    此刻,还有另一个人,也同样焦虑万分,那便是凤歌。

    当她得到裴濯即将夺宫的密报,几近崩溃。

    碧薇出事,牵连宫中暗线被尽数扯出;上次花会事件,跟随在她身边的几个最得力的亲信,又被夜骐所杀;现在甚至连裴璃身边的人,都已经被除掉。

    损兵折将如此惨重,她现在根本无力回天。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坐以待毙。若是裴濯此次成事,那么她就再无可能,拿回她的江山。

    况且她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希望能借这一片混乱,换回自己的身份。

    凤歌看着眼前仅剩的几个人,咬牙苦笑,只待做最后一搏。

    到了现时,局中之人,皆心忧如焚,只有宫中的米苏,仍对即将降临的血光之灾,浑然不知……

    噩梦发生在那个大雨倾盆的夜晚。

    因为酷热已久,难得落一场雨,凉爽的夏夜中,人都睡得特别沉。

    宫院中,寂静得只听得见沙沙的落雨声。

    只有于嬷嬷,心中仍然隐约有些不安。

    自夜骐走后,她几乎寸步不离地跟在米苏身边,生怕有半点闪失。

    最近这宫中倒是看似平静,可不知为什么,她却总觉得,这安详之中,透着点不寻常。

    午夜梦回,米苏醒过来,看见那个在门口向外探看的身影,迷蒙地问:“嬷嬷,你怎么不睡?”

    于嬷嬷忙走回来,躺上旁边搭的小床:“刚才觉得有些热,想出去吹吹风,这就睡。”

    “哦,嬷嬷不要太辛苦了。”米苏打了个呵欠,又睡了过去。

    于嬷嬷也勉强合上眼,安慰自己不过是思虑过重。

    然而,刚过二更不久,她忽然感觉外面的雨声中,似乎混进了其他异常的响动,迅速睁开眼起身,凝神仔细聆听。

    下一刻,从远处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惨呼,却只是喊了一声便骤然消失。

    于嬷嬷大惊失色,去叫米苏:“快醒醒,有刺客。”

    米苏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于嬷嬷从床上拉起。

    然而已经来不及,门突然被劈开,十几个黑衣人一涌而入。

    米苏呆怔之际,于嬷嬷已经掷出一把剧毒暗器,最前面的几人首当其冲,当即倒下,但第二批人立刻又扑了上来。

    势单力薄,于嬷嬷不敢恋战,将米苏护在怀中,破窗而出,向后院逃去。

    豆大的雨,打在人脸上,沁着寒凉,米苏听见四面的惨叫声连绵不断,不知道此刻,有多少人正在遭受屠戮。

    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色暗夜,身体微微发抖。

    而于嬷嬷此刻,甚至已经没有精力安慰她,身后的追兵已越来越近,最可怕的是,就在快要到宫墙边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另一群黑衣人,堵住了她们的去路。

    眼看已经被包抄,她只能奋死相抗。

    但那些人全是死士,即使踩着同伴的尸体,仍旧疯狂反扑,纵使于嬷嬷武功极高,也渐渐寡不敌众,何况身边还带着不会武功的米苏。

    她们最后被逼至墙角,已经毫无退路。

    就在以为命运已经不可逆转,只能等待最后一刻来临之时,她们忽然惊诧地看见,那些近在咫尺的黑衣人,纷纷向后倒下……

    “你们快走。”低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米苏和于嬷嬷同时抬头去看,却只看到一条黑影,自上方飞掠而过,根本来不及看清。

    而此时,也无暇顾及太多,于嬷嬷挟着米苏,使轻功翻越宫墙,逃往当初夜骐所说的梨花巷,眼下对她们来说,恐怕也只有那里是暂时安全的去处。

    然而虽然背后追兵被截,半途中却又遇伏兵。

    米苏只一眼,便辨认出其中领头之人,是凤歌。

    四目相对间,即使在暗夜中,也能感觉到对方眼中,深刻的恨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