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狂帝〕〔捡个总裁做老婆〕〔超强兵王在都市〕〔圣武星辰〕〔九星毒奶〕〔雪狼出击〕〔人屠归来〕〔万古神龙变〕〔无限透视〕〔凌剑帝尊〕〔贴身医圣〕〔邪医狂妻〕〔都市超级雷神〕〔泰坦与龙之王〕〔抗日之全能兵王〕〔文娱不朽〕〔我真不是学神〕〔王者风暴〕〔这个地球有点凶〕〔抢救大明朝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93章
    希希觉得自己好似走进了一张网,这张网从一开始就步好了局,就等着自己往里面跳,她不明白既然有人要害自己,那为什么不直接取了自己的命,难道只是为了羞辱自己,只是为了要自己难堪吗?

    希希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她呼吸着长生天赐予的新鲜而有清爽的的空气,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看到地上那件刚才自己披着的男子的外衫,希希迅速的捡起就要扔到湖里去,她恨透了这世间的男子,那胆小懦弱的席公子

    希希转念又一想,这人从平府把自己救了出来,到底是有恩于自己的,自己这样子对待恩公的衣衫从良心上确实是说不过去,这样想着希希就把那件衣服留了下来。

    趁着漫天的星斗,希希快速的赶着路,她希望在这冰冷的夜里能尽快找到一个栖身的场所。

    夜深了,突然起了风,虽然风不大,但让希希感觉到了冷。也许是方才在湖里泡的太久的缘故,也许是身体还没有复原的缘故,希希只好又把那件男子的外衫取了出来,披到了自己的身上,才稍微感到暖和了,她暗自庆幸方才没有把这外衫丢到湖里面去。

    她心里突然也莫名的有了一种感动,是对救自己的这个男子的感动吗?希希不知,也许他是个有老又丑的男子,也许他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英俊少年,希希想着想着脸儿不仅红了起来,希希又觉得自己好无耻啊,刚刚经历一场磨难,难道自己还在想自己的爱情吗?希希突然之间挺了挺胸脯,额头高昂了起来,自己为什么不配有爱情呢?她暗暗的告诫自己,自己一定会遇到一个真正钟情的心上人

    在夜色里,希希见离自己十几米远的地方,好似一座庵,在这寒冷的夜里那庵里透出了一丝温暖的亮光,那亮光又好似在指引着希希,要她赶快过去

    希希想着,也许那个地方就该是自己今夜的居所了。希希快速的朝庵的方向奔跑起来,她在欣喜之余也感到自己突然一下子没有了力气,全身竟然不听使唤的发起了抖,四肢也感到前所未有的乏力,她竟然快挪不动脚步了,但她还是坚持着往前挪着,快到了,快到了,十米,九米,八米

    冷不防,一个不小心被脚下的一个石头绊倒在地,希希就再也没有起来

    这天夜里也碰巧了,这庵里的一个小尼竟然出来夜解,也许是尼姑们晚上喝水喝多了夜壶满了,也许是长生天要挽救希希的命,也许是希希命不该绝,无论是什么理由,反正是希希不该死。

    这小尼竟然听到了门外砰地一声响,她以为是招贼了,连忙喊起了庵里的璃珞师太,那师太也不敢大意,连忙喊起了众女尼,一起壮胆打开了庵门。

    两小尼奉了师命,颤微微的打开庵门,璃珞师太一眼就看到了门外的希希。

    “你们看那里是不是卧着一个人?”那璃珞师太询问着众女尼,因为是在星夜,又加上她们都是女流之辈,她们格外的小心和谨慎。

    “师傅,确实是一人,要不要上去看一下”刚才那夜解的小尼询问着。

    “好,大家一起上前去看”璃珞师太吩咐着,众人举着火把一起走上了前。

    “师傅,那人是个男子,你看我们该怎么办?”一胖女尼询问着璃珞师太。

    “男子怎么了?佛祖教导我们众生平等,就是它是一只鸭子,我们也得救它一命,更何况是一人呢?”璃珞师太训斥着众弟子。

    “是,弟子谨遵师太教诲”说着那胖女尼和刚才那夜解的小尼一并去拉那“鸭子”,不拉不要紧,一拉,众女尼竟然吓了一跳。

    “不要动我,否则我要你死的难看”那“鸭子”竟然含糊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一听她说话了,才知竟然是个女的。

    “师傅,师傅,那鸭子,不,那人,那人是个披了男衫的女人”那夜解的小尼兴奋的向璃珞师太喊了起来,听到那小尼说是个女的,众人一起凑上了前,七手八脚的就把希希抬到到了庵里。

    璃珞师太把希希安排到了西厢的客房,亲自取来了自己的医袋,从中取出了擦身的烧酒为希希周身擦搓着,希希迷迷糊糊中见有人动自己,嘴里含糊不清的喊骂着,那璃珞师太竟然一点都不去理会她,自顾自的擦搓着,不一会希希就有了意识。

    希希慢慢的挣开了双眼,朦胧中她好似看到了平三公子那张诡秘的脸,她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用了的向那张她所讨厌的脸扇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那璃珞师太就挨了希希一耳光,在寂静的夜里那耳光打的是分外的响亮。

    “师太,师太,你怎么了?没事吧”众弟子见希希打了自己的师傅,一起上前就质问起了希希。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师太好意收留你,亲自为你诊治,你还敢打我们的师太?”面对众女尼的声讨,希希才从自己的噩梦里逐渐的苏醒了过来,原来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那浪荡公子,竟然是个美貌的师太。

    只见那师太一双可人的美目犹如一潭清水,但却丝毫不夹杂半点的杂质,让人看了有一种能够托付的感觉,那张白皙的脸上清晰的印着希希一个红红的手印,令希希羞愧万分。

    “师太,对不起,小女子失礼了”希希在众女尼的指责声中道着歉,毕竟是人家师太救了自己,反而还挨了自己一巴掌,希希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众人见希希道歉了,也就没有再追究希希。

    道是那师太并没有在意希希的无礼,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还指责那些女尼们喧哗了,让希希不由的对她啧啧称道。

    “施主不要介意啊,我那弟子们并没有恶意,区区一无心的巴掌,贫尼怎么会怪罪于你呢”希希见那师太说的客气,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起来,脸儿憋的通红,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发烧了。

    “咳-咳--咳,师太,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永世不忘”希希咳了起来。

    那师太用手搭在希希的额上轻轻已拭急忙说着:“施主,你发烧了”说着命众弟子把希希扶躺,用以湿毛巾冷在希希的额上。

    “师太,小女子不知怎么感谢与你”希希半闭着杏眼,发自肺腑的说着。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是贫尼份内的事情,施主还是不要说话了,好好的休息吧”那师太说完和众人一并离开了,只剩刚才那夜解的小尼留下照顾希希。

    “施主,你长得可真好看,你知道吗?就是我发现庵门外有动静,所以才救了你”那小尼一边喂着希希姜汤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劳。

    “谢谢小师傅,救命之恩倩林春不胜感激”希希见那小尼如此说,连忙又道起了谢,其实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这小尼听到了自己倒地的声响,这麽冷的天也许自己早就冻死了。

    “施主,您叫倩林春啊,好美的名字啊,你知道吗,你和我们师太俗家姓一样的”那小尼惊奇的说着。

    “是吗?那太巧了,你们师太也复姓倩林啊”希希好奇的询问着。

    “你可别对别人说是我说的啊,我们师太以前是一大户人家的夫人呢,不知道为什么就出了家做了尼姑了”一看那小尼就胸无城府。

    “那你们师太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人,你看她即使着出家人的衣衫都那么好看”希希见那小尼热情,自己也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对,对,施主和我想的一个样”那小尼好似遇到了知音一般,附和着一同赞起了她们师太。

    “小师傅你也不大啊,你俗家叫什么名字啊?”

    “我十四了,我也不记得我俗家叫什么名字,反正我从小就长在这水月庵里,师傅给我取得法号是慧静”那小尼见希希问自己的姓名了,不由得不好意思了起来,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慧静,慧静,你一点也不静啊,我看你该叫慧动

    这个水月庵的香火并不旺盛,希希来了几日都没看到续香火的香客,不知道这一干女尼们是如何过生活的。

    每日的青菜豆腐香菇稻米饭,虽然单调了些,但是烹调的却甚是美味,过着这样淡然舒适的日子,希希都有点乐不思蜀了,但也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吃白饭。

    午后,希希见那璃珞师太并没有午睡,而是一个人跑到西厢房左首的小耳房去了,以至于待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见她出来,希希感到好奇的很。

    在这水月庵的几日里,这个和自己妈妈同姓的璃珞师太像迷一样的吸引着希希的注意力,希希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她一定和自己的妈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希希见那璃珞师太好久都没有出来,便尾随她来到了小耳房,透过薄薄的窗纸,希希只模糊看到璃珞师太跪在了地上,希希用手指小心的在窗纸上抠开了一个小窟窿,放眼望去,见那璃珞师太竟然

    跪在了大约有一尺见长的木刻的男子像前,嘴里喃喃有语。

    “谁?竟然敢偷窥,还不现身?”那璃珞师太好似背后长了眼睛,希希刚一望去马上就被她发现了。

    希希见被发现了,丝毫也没有躲闪的意思,只好讪讪的推开小耳房的门进了来,那璃珞师太见希希竟然敢进了,急忙把那木像藏到了衣袖中,一脸的不悦。

    “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偷看贫尼?”璃珞师太真的生气了,脸上挂着冰霜。

    “师太,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好奇”希希一脸的窘相。

    只见那璃珞师太伸手晃动了左首一个铜铃,随着铜铃的响声,门外马上就来了四个女尼。

    “师傅,您有什么吩咐?”四个女尼颔首请示,脸上一点的表情也没有,让人看了有点阴森的感觉。

    “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随着那璃珞师太的一声命令,那四个女尼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把希希给拖走了。师太,师太,我不是有意偷窥的,你这人怎么这麽小气啊”被四个尼姑拖着的希希大声的喊叫着,希希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美貌师太竟然要把自己关起来,就是那晚自己当众掴她耳光,她都没有这样的生气。

    幸亏这水月庵里没有地牢,关就关吧,无非是在这柴房度日罢了。到了晚间,慧静依然把可口的饭菜给希希送来了,伙食待遇和在客房没什么区别,只是现下住的是柴房。

    “倩林施主,你为什么要偷看师太啊,师太只要一去那小耳房就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你犯了她的禁忌了,你可知道了”

    “喏,我只是好奇罢了,我也没有多想,没想到你们师太这样斯文的一个人,凶起来还挺厉害的嘛”

    “倩林施主,师太对你还是客气的呢,去年我的师姐慧悟因为好奇偷看了一眼,我们师太当众就把她逐出水月庵了”那慧静小声的说着,生怕别人听到。

    “啊?真的吗?那你们师太在那小耳房里鬼鬼祟祟的弄什么啊?”

    “谁知道啊?不过我听大师姐她们嘀咕着说好似在思念什么人来着,反正我也是偷听她们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啊”

    “出家人还能思念人?如果真要是想男人,那还做什么尼姑啊?”希希说话一点也不经大脑。

    “慧静,你们在嘀咕什么呢?送个饭菜怎么要这麽长的时间”门外看守的女尼喊起了慧静,希希连忙把自己的嘴巴捂住了,还好,刚才看守的尼姑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倩林施主,你先耐心的住几日柴房,等师太气消了就会放你出来了”说完那慧静转身走了。

    “慧静,你帮我问问要关我几日啊?”望着慧静离去的背影,希希大喊着,可慧静竟然头一不回的就走了。

    “怎么在这里待腻了吗?我好生在上等的客房为你安排住处,但非但不感激贫尼还暗地跟踪我,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是谁指使你来的?”随着慧静的离去,那璃珞师太如风般飘了进来,进来就指责

    起了希希。

    “我不是说过了,我不是有意的,谁也没有指使我,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希希倔强着说着。

    “你还不说实话,不说实话有你的苦头吃?”璃珞师太身旁的胖尼姑大声的呵斥着希希。

    “你不要这麽凶吗?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无心的”希希第二次解释着。

    “还要狡辩,来人啊,给我拿竹夹来,不让她吃点苦头她是不会说实话的”那胖女尼咆哮了起来。

    “你敢动我,我倩林春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刚才是说自己姓倩林吗?

    “是啊?怎么了?复姓倩林难道也有错吗?”希希气愤的说着,丝毫不把她们放到眼里,既然敢把我关起来,还管我姓什么吗?

    “师太,刑具到了,要不要马上用刑?”那胖女尼小心的询问着,似乎等着璃珞师太一声令下,她就开始行动了。

    “放开她,让她回客房去”突然那璃珞师太命令着那胖女尼,璃珞师太这样的举动连希希也感到了一丝的意外,希希想着只要她们敢用刑,她就大闹这水月庵。

    “这,这,难道就这样放过她了吗?”那胖尼惊奇的询问着。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吗?我要你马上把她放了”璃珞师太貌似生气了,她嫌那胖女尼太?嗦了。

    “是,师太”说着那胖女尼上前就把希希手上的绳索解了开来。

    “这次饶了你,以后可要长记性,不许在我们水月庵里鬼鬼祟祟的”那胖女尼训斥起了希希。

    “你才鬼鬼祟祟呢?你说话放尊重点”希希对抗着那胖女尼。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可是我们水月庵救了你的命,你不感恩戴德还偷窥师太,是我们冤枉你了吗?”那胖女尼似乎也生气了,一顿的抢白。

    “你们就因为救了人家的命,就有权限制人家的自由了吗?出家人行的都是善事还怕人家看吗?”希希的话揶的那胖女尼说不出一句话,憋着个大红脸把希希给放了。

    那璃珞师太亲自送希希回了客房,临走还说了一句:“姑娘,如果你真的复姓倩林的话,那我们就应该有很深的渊源了”。

    一句话说的希希心里热乎乎的,也许这个璃珞师太和自己的妈妈是有关系的,难道她会是自己妈妈的妹妹?

    天阴的很厚,到了傍晚时分,天空终于忍受不了云层的重压降落下了雪花,那雪花一朵朵的随风飘落在地面上,进而柔和到泥土中。

    希希等了璃珞师太一整天,她以为璃珞师太会再次来询问自己的身世,可是那璃珞师太竟然没有,害的希希好等啊,希希想着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天下同姓的人多了去了,即使倩林的姓氏少但也不能排除有同姓的。

    天大黑了,用过晚饭,女尼们陆续都休息去了。希希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她终于按耐不住了,觉得自己应该去问一下璃珞师太,即使和自己没有关系问一下又有何妨呢?

    希希再次悄悄的来到了璃珞师太的房间,她在门外看到室内有烛光摇曳便轻轻的扣了一下门,里面竟然没有人回应。下雪天,那师太不在卧房休息难道还在厅里礼佛吗?希希又去了大厅,见空空如

    也的大厅只有佛祖一个人在那高高站立着,那璃珞师太并不在此,这下希希狐疑了,那璃珞师太究竟在哪里呢?

    雪越下越大,地面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但庵内也不见璃珞师太的踪影,她就好似消失了一般。希希见找不到璃珞师失望的就要回客房了,突然希希发现在去后堂的甬道内有几个明显的脚

    印记,难道师太去了后堂?希希顺着这脚印一路走了下去,一直快到檀香房脚印不见了,也许是雪下的太大了把那脚印覆盖住了,也许是那人进了檀香房。

    在距离檀香房不足十米的地方,希希停住了脚步,蹲下身子侧耳向着檀香房听着动静,只听得到里面有男人和女人微小的争吵声,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夜里却听得真切。

    “我警告过你不要来找我,从我离开你的那一刻就注定结束了,我只想做个清净的出家人,难道你也不能成全吗?”

    “阿珞,这麽多年过去了,你还不能原谅我吗?即使你不原谅我,难到你就不想念儿子?”

    “儿子,你还有脸提儿子,从你把他从我身边夺走的那一刻我就当他死了。”

    “你竟然说这样恶毒的话来诅咒自己的儿子,我看你这些年的经文也是白念了”

    “我不许你这样污蔑我,我如果想儿子了我会去看他,用不着你在这儿说三道四的”

    希希在檀香房外把璃珞师太和那男子的对话听的真真切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璃珞师太竟然和人生过儿子?

    希希怕再这样偷听下去自己迟早要被发现了,如果再被关到柴房里这大冷的天岂不要冻死了,希希只好的跑了回去,刚跑到甬道里就听到那璃珞师太好似出来了。

    “平郎,我听到外边好像有动静,我去看看”说着那璃珞师太就打开了门,见门外没有人这才放心的又掩上了门,希希好险啊,幸亏躲到了甬道里,也幸亏自己这次聪明没有贴到门上听。

    第二日清晨的时候,希希看到慧静去檀香房送饭才知道那男子竟然留宿在水月庵的檀香房,而且是正大光明的。

    希希听到慧静回来路过自己的门前的时候,一把就把慧静扯到了自己的房里连哄带骗的套起了话。

    “慧静小师傅,你们这水月庵不是尼姑庵吗?”

    “是啊,怎么了?”慧静见希希这样问满脸的狐疑。

    “那,那尼姑庵怎么允许男子入住啊?”希希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心里话。

    “啊,你是说平将军吗?”说着那慧静用手指了指后堂的檀香房。

    “是啊,自古以来尼姑们都是清净自居,我倒是头一次听说男子可以入住尼姑庵”那希希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只好用手挠了挠头用来掩饰自己的窘态。

    “倩林施主我看你是想多了,那平将军是当朝的大官,是我们水月庵的香客,不瞒你说我们吃的喝的用的都是这平将军供应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他也不该留宿在这尼姑庵啊”希希觉的即使是你接济人家尼姑庵也不能留宿在此啊毕竟这都是女子的庵又不是和尚庙。

    “我们这里最近半年很不太平,时常有偷盗者来偷盗庵里的粮米和香油钱,半年前还杀了我们这里一个守夜的老尼姑,那平将军就为我们水月庵雇了两个保镖护庵,那后堂的檀香房就是两个护庵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旅法师的学霸系统〕〔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