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狂帝〕〔捡个总裁做老婆〕〔超强兵王在都市〕〔圣武星辰〕〔九星毒奶〕〔雪狼出击〕〔人屠归来〕〔万古神龙变〕〔无限透视〕〔凌剑帝尊〕〔贴身医圣〕〔邪医狂妻〕〔都市超级雷神〕〔泰坦与龙之王〕〔抗日之全能兵王〕〔文娱不朽〕〔我真不是学神〕〔王者风暴〕〔这个地球有点凶〕〔抢救大明朝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7章 担心
    “是车跑,不是我,你不用为我担心,你要是真心为我想,就好好吃了它,对厨师最好的赞扬就是吃光他做的所有东西。”

    米苏只好拿起筷子吃起来,她用尽全身气力,才把眼泪押回去,没有流下来,挂着微笑把饭菜吃完。

    裴凯歌把碗筷收拾下去后,又去洗了水果。他带来了四种水果:苹果,葡萄,草莓,橙子。

    先吃的苹果,削皮后,用刀切成小块,吃了几块儿后,就又把草莓放到一个小盘里,放到小桌上。

    吃了十来颗草莓后,又把葡萄一颗一颗地放到小盘里。

    葡萄吃完后,才吃的橙子。

    等米苏吃完橙子,裴凯歌轻笑着说,“橙子有点酸,最后吃,不影响前面水果的味道。”

    月末的夜晚,是星星的世界。

    父亲在世的时候,到了夏天月末时,如果是好天气,就会带着她和母亲去城郊的村子里,找一户人家住下,到晚上,一家三口坐在一起,看星星。

    父亲走后的第一年,找了一个和父亲来过的同一个日子,母亲带着她到了曾经来过的地方,夜晚,母女俩人坐在一起,看着星星。

    那天,她哭的厉害,母亲却一点眼泪都没有掉,“妈妈,你不想爸爸吗?”

    母亲的眼眸依旧望着天空,轻轻地说,“你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珠儿,你一定记住他。”

    此后,便再也没有去过。

    但只要有这样的夜晚,米苏总会想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就连和展明旭谈恋爱的时候,她依旧会在满目星空的夜晚,想着父亲。

    今天当自己跨出那个院子后,米苏的脚步没有停歇地到了飞机场,又从西川市飞机场马不停歇地来到了下关镇,正要去招呼出租车时,和另一辆车亲密接触了下,幸好司机及时停住了车,只是把她刮伤了,否则,她的灵魂已经走在寻找父亲的路上了。

    有车轱辘碾动的声音进来,米苏缓缓地把头从窗外转过来,就见裴凯歌推着一架轮椅进来,他笑着说,“大概是端午节的缘故,外面的夜色很不错,天上的星星也很多,你想不想出去看看?”

    米苏无法再忍,也不想再忍,泪水就对着裴凯歌缓缓落下来。

    裴凯歌没有说话,只是把轮椅推过来,到了床前,抱起米苏,放在轮椅上,又把一个薄毛毯盖在她腿上,再把她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回转身来,蹲下,看着她,柔柔地笑着,伸手,把她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抹去,站起来,到了身后,推着她出了病房,来到院子里。

    乡下的夜,就这样铺在米苏眼前,一股子清风刮过来,佛了下米苏的脸,那感觉,就如亲人的手爱抚在她的脸上一样,米苏的心哗地一下,好似父亲来到一般。

    泪水滑下的同时,她仰起头,那灿烂的星辰就进了米苏的眸子里,那么清晰。

    米苏睁开眼睛,窗外的星光射进来,房间里不是很黑,依稀看得见点儿,她起身,一条腿下地,上了轮椅,摇着出了房间,就看见,门口的长椅上躺着裴凯歌,蜷缩着身子。

    五月末,乡下的夜晚,依旧有些凉意。

    米苏的泪水再一次流下来,裴凯歌的话再次回荡在耳边,“我就是为你才生在这个世界上,我怎么能不对你好,不对你好,我的生命也就毫无意义了。

    我说过,我爱你是我个人的行为,你要,是我的幸福,你不要,是我做的还不够好,我会做到你要的那一天。就算你一辈子不要,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不是都说,还有下一辈子吗?那我就和你约定下一辈子,你等我,我等你,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为什么?”米苏呢喃着,“对不起,我,该肿么办?爸爸,你告诉我,我该肿么办?”

    米苏在快天亮时才沉沉睡去。再醒来,眼前晃动着莫菲的脸,而且还是一张十分生气的脸。

    米苏笑起来,“再生气,脸上的皱纹又会多几道了,看谁还要你。”

    米苏话落,莫菲突然哭起来,一把抱住米苏,“老天爷不睁眼,我再也不拜他了。”

    “你老是临时抱佛脚,人家咋睁眼啊。好啦,没事啦,就是一点点刮伤,今天就能下地了。”

    莫菲松开米苏,又怒起来,“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你心里还把我们当朋友当姐妹吗?要不是人家老裴叫我照顾你,你想瞒骗我们到什么时候。”

    昨晚上,米苏的呢喃声裴凯歌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不想米苏难受,才装作睡觉。当米苏摇着轮椅进了卫生间后,裴凯歌赶紧起来,到了护士办,请一个护士去帮助米苏,就离开了走廊。如果还让米苏看见他在长椅上睡觉,那米苏这个晚上一定睡不着了。

    出了医院,上了自己的车里,想刚才的事情,才发觉忽略了上卫生间问题。

    尽管大夫护士都把他当做是米苏的丈夫,可他和米苏知道不是,所以,这样近身的照顾他是无法做的,就连晚上他都不能呆在房间里,以免将来让人知道,给米苏造成名声上的损害。

    米苏是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这样的事情就更不会了,不止是晚上,就算是白天,护士们有时候不一定在。

    就算是在,她也一定会忍到不行时才张口,那样的话,太难受太辛苦了,而她的伤口,至少还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出院。

    请护工,又怕照顾不尽心,想了想,还是需要莫菲或者叶语来才行,三个人像亲姐妹,米苏就不会难为情了。

    叶语有孩子,莫菲合适。

    裴凯歌就给莫菲发了短信,说了米苏的情况。

    莫菲的手机晚上不关,就放在床头柜上,所以,当时就收到了,她连夜开车赶到了医院,天色刚刚亮起来。

    看见莫菲这么快就赶来,裴凯歌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莫菲,那你去病房吧,我回家去做早饭。你喜欢吃什么,给你也做上。”

    莫菲的眼睛就湿润了,天底下还是有好男人的,还是有爱情的,她一定要让米苏振作起来,再相信爱情的伟大和魅力。

    莫菲给米苏打来洗脸水,收拾后,陪坐在身边,“既然这样了,就不去想了,想以后的事情,想以后的幸福。”

    米苏迷茫了下,随后淡淡地笑了笑,“没事,不用为我担心,我说过,我妈和心心需要我,我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的。”

    莫菲握住米苏的手,很坚定地说,“不止是她们,还有我和叶语,我们都需要你,还有一个更需要你的在等着你。”

    米苏知道莫菲说的是谁,但不想点破,“你没有告诉叶语吧?”

    莫菲懂得米苏的意思,想想也是,目前,一切还都没有定论,以后再说吧,“没说,她不像我方便,就算了告诉她吧,有我就行了。你跟阿姨和心心怎么说的?”

    米苏就说了一遍自己说的话,不过,接着又愁起来,“万一今天,心心再给她爸爸打电话,怎么办?”

    “那我给他打一下,看他的手机开了没有。”

    莫菲拿出手机打过去,但还是关机,气得莫菲骂道,“这个坏种,看来铁定是不要你和心心了。”

    米苏苦笑着,“他爸拿着他娘做人质,他无法抗拒。你没有看见,他娘被他爸打的那个样子,往常都是在书里电视剧上看到这样的男人,这一回,却是亲眼所见,真是太……所以,我不怪他做这样的选择,因为亲生父母只有一个。”

    莫菲沉默了,假设这件事情放在自己身上,怕也是会这样选吧。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响起来,看了一眼,抬头对米苏说,“是那个小许昊天。”

    米苏怔了下,“他,怎么会打给你?”

    莫菲就笑了,“昨天我下班后,一出公司大门,就被他堵住了,说请我吃饭。饭桌上,一点儿弯儿都不拐,直接就说这两天没见你,问你去哪儿了。”

    米苏就想起许昊天对自己的告白,心里不由地揪扯了下,“真是不懂了,如今的孩子,是越来越难以捉摸了,祈祷我的心心千万不要让我揪心。”

    “咋,真被我说中了?这小家伙,还真想来个母子

    恋?”

    米苏哀叹了声,看着莫菲,“告诉我,我长得真有那么祸害吗?”

    莫菲的手扭住米苏的脸蛋,左转一下,右转一下,眉头皱了下,说道,“怎么看你都没有我祸害,可咋就没有哪一个人来跟我来个什么恋啊!”

    “找抽是不是?”米苏嗔怒道。

    莫菲就笑起来。

    许昊天又打了过来,莫菲问米苏,“你的手机是不是关啦?”

    米苏就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下,才想起来,昨天莫菲打过来时,自己不想说话,就拿掉了电池,还一直没有安上去。于是拿出电池想安,却又犹豫了,“算了吧,省的他找我。”

    “那好吧,我替你听听。”

    说完按下免提,许昊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莫菲,你在哪儿?”

    “小毛孩子儿,你叫我什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可是你阿姨,就算你不想叫阿姨,最起码也要叫声姐姐吧,竟然直接叫我名字,想找打是不是?”

    “叫你名字不就显得你和我一样大,还是二十岁的小女孩儿吗?你要是想让我叫你阿姨,那我就叫你阿姨。不过,只是你一个人,不包括米苏,见了她,我还是叫她米苏。”

    米苏脸瞬间绯红了,这个孩子,真是。

    “小毛孩儿,嘴巴很甜吗?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喜欢,我很想自己还是二十岁的小女孩儿。好,那你就叫我莫菲吧,说,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情?”

    “昨天忘了问你,米苏什么时候回来?”

    “你直接打她电话问她啊?”

    “昨晚上打了,她的手机不通,我想她是不愿意接。”

    “那就对啦。我说小孩儿,你听着,我是很想把自己当做二十岁的小女孩儿,米苏也想,可我和她知道那是痴心妄想,所以,你还是收起你的那个念头吧,别给米苏添乱知道吗?乖啦,孩子,好好读书,天天向上,将来找一个和你一样的好女孩儿,正正经经地谈恋爱。好了,我挂了啊,别再打过来了,姐姐我还忙着呢。”

    有着裴凯歌的营养补充,还有莫菲细心的照顾,在周日下午,米苏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只是这个大约三公分的伤疤非常醒目,护士惋惜地说,“这么漂亮的腿,以后再也不能穿短裙了。”

    米苏笑了笑,“没事的,反正我很少穿裙子的。”

    莫菲说,“穿长裙啊,现在很流行雪纺长裙的,现在的我最喜欢的就是雪纺长裙了,那个漂亮。而且我觉得,咱们这个年龄长裙比短裙更适合,你说呢,老裴?”

    裴凯歌也轻轻一笑,“不管是裙子,还是裤子,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都说穿衣服是给别人看,我倒是认为,是给自己看的,自己觉得愉悦才更能体现出衣服穿在身上的价值。”

    莫菲看着裴凯歌,“行啊老裴,你这话我爱听。”

    裴凯歌又说道,“如果你在意这个伤疤的存在,那就去做修补,现在很多美容手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在美容手术里,你的这个植皮应该不是高难度。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做,小手术也是手术,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份儿罪。这不过是个小伤疤,就算是再大的伤疤,你的亲人,还有真正喜欢你的人,都不会在意它,因为你的健康和心情才是亲人们最最在乎的。”

    米苏使劲压住内心涌动的情怀,挤出一丝笑,“谢谢你裴经理。好的这么快,全靠你的营养补充,我知道说声谢谢太简单也太轻微了,可我也只能用谢谢来表达了。

    你把放假的这几天都用来照顾我了,真是对不起,等以后,若是需要帮忙,我又能帮得上的话,我一定会帮的。今天是最后一天假期,也只剩下晚上这几个小时了,你回去吧,这里有莫菲就好了。”

    裴凯歌知道,米苏这是在暗示他,她和他之间只能是朋友,不会再有其它。为了让米苏轻松些,裴凯歌笑着说,“行,那我就走了。莫菲,米苏就交给你了。需要帮忙时,尽管找我。”

    莫菲看着裴凯歌,“老裴,你这个朋友我莫菲是认下了,套句江湖俗话,上刀山下火海,找我莫菲,绝不含糊。”

    裴凯歌哈哈笑了,又嘱咐了几句,裴凯歌最后看了一眼米苏,才出了病房。

    莫菲就盯着米苏,“你真是个白菜,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你呀你,真是气死我了。”

    米苏这才流下泪来,“我的确是白菜,就因为我是白菜,才不能痴心妄想。”

    莫菲一怔,随后赶紧说,“米苏,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

    “你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还是对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米苏知道,真挚的爱情没有配上和配不上一说,只有按照条件计算的婚姻才会去考虑这个存在。

    展明旭是她的初恋,也是她活到现在唯一一次的爱情。

    不是说,人的一生,纯真真挚的爱情只有一次吗?

    如果是,她已经给了展明旭,之后所有,都是按照生活和婚姻计算而来,那么,她就配不上裴凯歌。

    可裴凯歌对她不是生活和计算的婚姻,而是实实在在真真挚挚的爱情。

    可自己已经没有了给他的爱情,却还要答应对方,岂不是欺骗吗?

    她配不上他的不是外在的条件,而是内心的情感,她真的没有资格去伤害他,一丝一毫都不没有。

    除非她是真的爱他,可她还会有爱情吗?

    见米苏沉默不语,莫菲也不再说话,她对米苏太了解了,展明旭在她的心里太重了,即使现在伤害了她,她也不可能很快就放开,很快放开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

    米苏缓了缓,又对莫菲说,“咱们一会儿也走吧,明天是六一,之前答应过心心,六一带她出去玩儿。现在展明旭不在,我要是再不在,心心一定会难过的。”

    “可你的伤口刚刚好,出去玩儿,要是不小心再碰到了怎么办?”

    “我小心点儿,不会有事的。要不这样,你和叶语陪我一起去,反正叶语也要带她儿子一起出去的。玩儿的时候,让叶语带着两个小家伙,这样,心心也会高兴,也就不会发现我的伤了。”

    莫菲笑了,“行,这个办法不错。”说完,缓了下,就又轻声说,“我知道你这次来下关镇,是来见伯父的,那你还要不要去?”

    米苏的心再次纠结了下,看了看窗外,轻轻叹了口气,“算了去吧,我这样去,让我爸爸知道了,会伤心的,还是等七月十五吧。”

    “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说不定那个时候,你会有好消息带给伯父。”

    米苏再次笑了下,里面闪着凄婉,她不想打击莫菲的积极,就说,“也许吧,希望有。”

    进入市区后,莫菲问道,“是回你家,还是回你妈家?”

    “还没有吃饭,先吃饭吧。我给叶语打个电话,看她能不能出来一起吃。”

    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才接起来,却听见乱哄哄的声音,好像是在杂乱的场合,难道又是在酒吧里,“叶语你在哪儿这是?”

    “米苏,你多会儿回来啊,我好想你,莫菲那死丫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找不见她,我就自己来喝酒了。”

    “叶语在酒吧里,看样子心情不好,先去酒吧吧。”

    “又喝酒,会不会又和她老公吵架了?”

    “应该是,不然,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家里。”

    到酒吧,俩人急匆匆进去,见叶语没有喝多,算是轻松了下,于是莫菲就打了叶语一下,“又喝酒,不想活了你。”

    叶语反手也打了她一掌,“死丫头,去哪儿了。”打完后似乎才感觉到不对,眼睛朝着俩人扫射了一圈,“你们俩人怎么在一起?”

    莫菲戏谑道,“就不告诉你,气死你。”

    米苏笑道,“坐到小包去,我们说会儿话。”

    三人就找了一个沙发坐,坐下来。

    叶语看看米苏,“咋样?是好还是不好?”

    米苏淡淡笑了下,“回到单身也不错,以后想来酒吧就来,想去唱歌就去,想打麻将就打麻将,不再有人管了。”

    “什么?”叶语一下子怒起来,“王八蛋,看他回来我不整臭他,让他活着比死难受。”

    “闭嘴吧你。”莫菲厉声喝住,“搞臭他对米苏有好处还是对心心有好处,说话不过脑子,你白痴啊。”

    叶语还要发飙,张着嘴,却没有说出来,一会儿后,就又笑了,“死丫头,你倒是聪明了一回儿,是啊,他再不好也是心心的爹,咱不能让心心没了爹,再丢了面子。”说完,就又恨声说道,“便宜他了。”

    莫菲看着米苏,“你不是饿了吗?想吃什么?不过,老裴交代了,尽量清淡不油腻,可这里也没有这些啊,要不,还是去粥棚吃吧。”

    莫菲的话就又让叶语想到了刚才的疑惑,“你俩还没有说呢,你俩怎么会在一起出现?”

    米苏浅浅一笑,就把自己怎么回来的,怎么出了车祸说了一遍,把个叶语惊的再次张大嘴巴。

    莫菲拍拍她的脸颊,戏谑道,“还不赶快合上,小心掉下来,砸了脚面子。”

    叶语回过神来,打了莫菲一下,说道,“想不到裴经理这么够意思。哎,该不会老裴同志对你有意思吧?”

    米苏赶紧说,“别说没影儿的事儿。我都快饿死了,赶紧地,弄点儿吃的。”

    刚说到这儿,朗哥过来了,“呦,阿姨们来了。”

    叶语不屑地哼了一声后说道,“外甥儿子,今日可好啊?”

    “因为太想阿姨,所以不好。想不想安慰儿子一下啊?”

    “行啊,想要阿姨怎么安慰啊?”

    “阿姨说的可是真的?”

    叶语对着黑哥妩媚一笑,诡异地说,“儿子怕啦?”

    “儿子岂是怕事之人。”

    “那好,听说你楼上就有包间,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此话可当真?”

    “不真我是你闺女。”

    朗哥笑着走了。

    莫菲凝眉一皱,“你真要玩儿红杏出墙?”

    叶语耸耸肩,“不行吗?张泰给我戴了那么多红帽子,我今天给他戴一顶绿帽子,也让他感觉一下,舒服不舒服。”说完就要走。

    莫菲一把拽住,“不行。”

    米苏却轻轻一笑,“你还不了解她,她也就嘴上厉害,一进去,准尿裤子,一会儿,连滚带爬就回来了。”

    叶语不服气地说,“你才尿裤子呢。等我一会儿啊,办完事马上出来,出来请你们去吃大餐去。”说完,还真就走了。

    莫菲着急地说,“你还真让她去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旅法师的学霸系统〕〔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