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十三爷的剑〕〔天师大掌门〕〔重生1997黄金时代〕〔全球惊吓〕〔潜龙归来〕〔奔跑的高跟鞋〕〔软肋〕〔盛妻凌人〕〔宠婚99次:总裁大〕〔御家少爷:我劝你〕〔画妖1〕〔天降萌宝:神秘老〕〔抗日之铁血战将〕〔丹帝归来〕〔逆流完美青春〕〔逆转重生1990〕〔诸天之最强BOSS〕〔大唐第一闲王〕〔大唐官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5章 意思
    “米苏,别这样说,别这样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就在这时,米苏看见了韩秀美的那一抹笑意,那是胜利者的微笑,她终于赢了,展明旭为了她跪在一个女人面前,打破了展家,不,sd男人贵为天的尊严。

    米苏站起来,疯了一般大笑着,对着站在院中的公公,“父亲大人,这就是您老要的结局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您的儿子跪在我的面前?您满意了?高兴了?胜利了是吧?可是,您知道您失去了什么吗?”

    公公的身子轻微震荡了下,米苏看见了,原来,他也是有感觉的。

    “韩秀美,你故意设计一个这样的套子,挑起一波又一波的事端来,把所有人都装进去,就是为了这样的结局吗?”

    韩秀美双手摆着,双眼盈满了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状,“不是的米苏,你误会了,我没有设套,更没有骗你们,真的,家里人都看见了,我差点就、就死了,我真的想成全你和明旭哥的。”

    米苏停住了疯狂和悲哀,如今,还纠缠这个有用吗?她对着展明旭,深情地最后凝视了一眼,平静地没有任何感觉地说,“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的那个问题吗?我和你娘掉在河里,你先救谁?我回答过你,所以,我不怪你此时的选择,但是,我也有我的选择,妻子爱人情人,只能是一个人,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改变的。”

    见米苏如此淡定,展明旭慌了,他紧紧抓住米苏,恳求着,“别,求求你,别这样好不好?不为你想,也要为女儿想想啊.”

    “女儿?”米苏抖了下,凄婉一笑,“你还记得你有个女儿?你叫天睿宝贝,你叫过女儿宝贝吗?现在想想,在你心里,女儿其实不算你的孩子对吧?你看,现在很多古言小说里,庶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地位低下和那些下人一个样。还好,现在是新生活,我这个做母亲的,就能给她一切,不用依靠你这个父亲。

    既然在你们心里,我的女儿不是展家的孩子,那么,此刻起,她就不再姓展了,她只是我米苏一个人的女儿。离婚后,我会给女儿修改姓氏,叫米心诺,与你们展家再无瓜葛。”

    “不,不是的米苏。”展明旭还在嘀咕着,“不是你说的那样,我爱心心的,在我心里,她和天睿是一样的,是一样的……”

    米苏笑了,不管怎么样,展明旭为他争取过,她说过,一个人只有一个亲娘,为了亲娘做出这样的选择,她不恨他,“明旭,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佛不是说过一个故事吗?你大概就是给我盖过衣服的那个人,所以,我们注定只有十年的缘分,你后半辈子的缘分不是我,我的也不是你。我走了,我会准备好协议书的,你回来后,咱们就去办理手续。”

    然后看着韩秀美,轻轻一笑,“你赢了,我输了,明旭真的成了你一个人的了,从此后,没有人再和你争抢了,至少我不会了。”

    展明旭不肯松开米苏的手,米苏使劲挣脱开,最后看了他一眼,决然地踏出了屋门,经过公公身边时,没有看他,没有犹豫地快步走出了院门。

    米苏闻见了一股粽叶的清香。

    今天是端午节,也是周五,裴凯歌就给员工放了假。

    文修远一开始有点不大同意,除去春节大假期,很多私人小公司很少承认国家其它的法定假期,尤其是在上班时间里。经过裴凯歌的解说,文修远最后同意了。

    下班后,裴凯歌去市场上买了粽叶,又去超市里买了糯米和蜜枣,连夜做好了粽子。清早起来,去了养父家里,放下后,就又去了姑姑家。

    “凯歌啊,你做的粽子越来越好了。”姑姑看着粽子赞不绝口。

    “比起姑姑做的,还差的远呢。”

    裴凯歌笑着说。

    “凯歌啊,还记得你小时候吧,每到端午节,姑姑做粽子时,你就嚷嚷着要做。”

    “记得,可姑姑老是说,男孩子要做大事,别做这些女孩儿做的小事情。”

    “是啊,在姑姑心里,一直当你是我的亲儿子一样。所以,我一心想你成大事,将来,思思也有个好哥哥能够依靠,我也就安心了。”

    “姑姑,不管将来我成不成大事,思思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一定会照顾好,一定不会让她受苦受罪。”

    姑姑笑了,“我信你。凯歌,姑姑今个儿和你说件事。”

    裴凯歌一震,难道姑姑想给思思提亲?怎么办?可却不能不听,“姑姑,什么事?”

    姑姑不再笑了,哀叹了声,然后看着裴凯歌,“这些日子你来的少了,姑姑知道是什么原因,是因为思思。其实,我早就知道思思的心思了,别说思思,就连姑姑现在也有这样的想法了,想着你和思思在一起,将来,姑姑更能闭上眼睛了。

    但姑姑也知道你的心思,思思在你心里,就是亲妹妹的感情。凯歌,姑姑是过来人,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所以,你放心,姑姑绝不会偏心的,姑姑会尊重你的选择。等你有了女朋友,一定带来给姑姑看看,姑姑会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疼爱的。”

    裴凯歌潸然泪下,“姑姑,谢谢您,在凯歌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生母亲,如果没有您的疼爱,我想我会忍受不住……离开了。”

    “别,别哭。我知道,你受苦了。嫂子对你是不怎么好,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一直供养着你的生活,到你考上大学,又给你交了第一笔学费。都说,记恨的生活是对自己残忍的折磨,所以啊,心里要记好,别记坏,这样活着,心里才会轻松,才会快乐。”

    裴凯歌擦去泪水,轻轻一笑,“我知道。之所以领养我,是因为凯越,对我不好,也是因为她的心里一直放不下凯越的死,看到我,就会想起凯越来。所以我没有记恨她,一直没有。因为是她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像亲生母亲一样的姑姑。所以,我在心里是感激她的。姑姑,您放心,我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不快乐,我会很快乐很努力地把后面的人生过好的。”

    推门进来的唐思思,看见裴凯歌,就像饿虎扑食一样,扑了过来,紧紧抱住裴凯歌,“哥哥,你终于肯来看我了,这一下,你别想再溜掉了。”

    看着女儿这样,姑姑无奈地笑了。

    裴凯歌也宠溺地婆娑了几下她的头发,笑着说,“我是你的哥哥,我能溜到哪儿去。”

    姑姑嗔怒地说,“好啦思思,别折腾你哥,要是你再这样,不止你哥要溜掉,就连我也溜掉了,再也不见你。”

    唐思思晃晃脑袋,无所谓地说,“你想溜就溜吧,反正女儿和妈妈是不会过一辈子的,我只要有哥哥陪着我就行了。”

    姑姑指指唐思思,无奈地说,“都说生女儿是冤虐,看来不是假的,早知道,就不该生你出来。”

    “好啊,那你现在再把我塞回去啊。”

    姑姑哭笑不得。

    “哥哥,咱们中午去看电影,美国大片《终结者4》”

    “今天是什么日子?”裴凯歌看着唐思思问道。

    “什么日子,休息的日子啊。”

    唐思思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

    姑姑插嘴道,“是端午节,还是什么日子?想起来了吗?”

    唐思思想了下,眼眉动了动,却一下子恼怒起来,“不行,今天就是****请你去,你也要陪我去看电影。”

    裴凯歌笑着说,“思思,电影明天还有,我明天一定陪你去看,好不好?”

    唐思思双手紧紧抱住裴凯歌,“生日也一样,明年还能过。”

    裴凯歌又一次婆娑着唐思思的头发,“听话,别任性。”

    唐思思就是不松手,“陪着哥哥长大的人是我,疼爱哥哥的人是你的这位姑姑。而你的那位老叔,在你的生活里才出现了二年而已,难道他比我们还重要?”

    姑姑叹了口气,“思思,话不能这样说,更不能这样想。百善孝为先,难道你想哥哥做一个不孝之人?要是那样,不说哥哥不喜欢你,就连妈妈我也会厌弃你。”

    裴凯歌笑了,“就是因为老叔刚刚出现,又是孤身一人,我才想尽量多些时间去照顾他。今天是他的生日,你说我能不去吗?我要是不去,他会伤心难过,这样的情绪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思思,就像姑姑说的,难道你希望我是一个自私的不孝的人吗?”

    唐思思其实知道,裴凯歌决定要做的事情没有谁能够改变他,只不过自己想试试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会不会为了她破例一次。

    松开手,站起来,进了自己的卧室,使劲把门关上,扑到床上,哭起来。

    姑姑很无奈地笑了起来,“都是咱们把她给惯坏了。这往后啊,可有她受得了,谁会包容她这个坏脾气。”

    裴凯歌笑了,“思思就是任性点儿,她不是个坏孩子,真正接触了她的人,会知道的。”

    “你去吧,代我问老叔好,要是他愿意来,带他来家里住住。”

    “我会说的。姑啊,你也要当心,天气越来越热了,别暑气了。”

    “没事,我会注意的。”

    裴凯歌站起来,到唐思思卧室门口,敲了下门说道,“思思,哥走了啊。我明天十点多就回来了,你去买中午的票,我来接你。”

    “谁稀罕你,愿意陪我唐思思看电影的人多的数不清,谁稀罕你啊。不想再看见你。”话落,就听见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发出一声闷响。

    裴凯歌笑起来,姑姑再次无奈地摇摇头,“死丫头,真是无药可救了。甭管她,你去吧,既然回去了,就多住几天,这假期不是连着三天吗,多陪陪你老叔再回来。”

    “也行,那我就多住几天,反正有人陪她看电影,我也就不着急回来了。姑姑,那我走了。”

    刚说完,门一下子打开了,唐思思出现在门口,咬牙切齿道,“你敢。”

    老叔姓柏,大名柏承义。

    云义村有一大姓,苏姓,是坐地户,村子里对半儿的人口都姓苏,姓氏的历史与村子的历史一样源远流长。

    还有一小姓,就是柏姓,是外来户,s国解放前一年,一对夫妻挑着筐,筐里坐着一个男娃儿,来到云义村。

    刚刚安顿下来,孩子就生病了,没钱没药的,眼看着孩子就要夭折了,就在夫妻俩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地时候,刚好在省城开医院的苏家二少爷回家来,就带医带药地来看孩子,这才抱住了孩子的命,所以孩子改名叫柏承恩。

    五年后,夫妻俩人又生了一个男娃儿,这个男娃儿就是柏承义。

    柏承义的母亲在生他时,得了产后风,没几天去世了。由于长年劳作和生活清苦,老柏染了重病,没多久也撒手人寰,丢下了兄弟俩。当时,柏承恩17岁,柏承义只有10岁。

    一下子失去了依靠,兄弟俩人陷入了恐惧中,多亏村里人的帮助,俩人才渡过了那段可怕的日子。

    为了让柏承义继续上学,哥哥辍学在家里,跟着大人到地里干活。

    柏承义很懂事,知道哥哥辛苦,所以念书很勤奋,成绩就很好,每一次考试,都是第一名,直到小学毕业。

    村里没有初中,只能到乡镇府所在地下关镇去上,而下关镇离村里三十来里路,只能住校,可费用算下来,是一笔不小的开资。

    村里人劝说哥哥放弃吧,有大人的家庭,很多孩子都放弃了,更何况他俩这样的日子,但哥哥还是把柏承义送进了镇一中。

    为了不辜负哥哥,柏承义更加勤奋,周六下午放学后,徒步往回赶。周日一天,和哥哥一起到地里干活,周一早晨,四点起来,再徒步赶回学校。

    看着哥哥一天天被自己所累,该到结婚的年龄不能结婚,柏承义很痛苦,很多次想辍学回来,都被哥哥厉声喝住。

    高中毕业后,因为大学停考,柏承义回到村里,和哥哥一起劳动。

    因为一贫如洗,兄弟俩的婚姻大事一直耽搁着。直到哥哥30岁那年,哥哥在后山救了一个姑娘,姑娘为报恩,嫁给哥哥,这才算是有了一个家。

    第二年的中秋节,哥哥的孩子出生了。原以为生活一天会比一天好,却没料到,在孩子一周岁的第二天,母子俩人失踪了。在留下的信中,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个知青,她回城了。哥哥经受不住这个打击,一下子就病倒了。

    此时,柏承义已经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考上了省城大学,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赶了回来。

    看见病重的哥哥,柏承义决定去找嫂子和侄儿。几经打听,终于打听到了嫂子的地址。嫂子是见到了,而侄儿在嫂子坐火车时,丢了。

    这个的消息要走了哥哥的命。

    安葬了哥哥后,柏承义开始了寻找侄儿的旅程,跑遍了s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却毫无踪影,而这个时间却是整整十年。

    柏承义回到了云义村,再也没有出去。

    裴凯歌的一个大学同学是云义村的,两年前结婚时,邀请了裴凯歌。喝完喜酒,裴凯歌在村里晃悠,来到后山,后山里有一个小小湖泊,看着清粼粼的水,裴凯歌就想进去游一游。

    刚好柏承义就在湖泊边上坐着,此时的柏承义样子老极了,就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爷,“老大爷,我想进去游会儿,可以吗?”

    “如果你的水性好,就游吧。”

    柏承义闷闷地淡淡地说。

    “我上学时,得过游泳冠军。”

    “这水洼,很深哩。”

    “谢谢老大爷提醒。”

    裴凯歌说完,开始解衬衣扣子,当完全把衬衣脱下时,柏承义正好站起来,眼睛转向了裴凯歌。

    就这一眼,柏承义痴怔了,眼睛里顿时涌起一层雾,哆哆嗦嗦地指着裴凯歌,嘴里结结巴巴地,“娃……娃子你,你……”

    裴凯歌也惊愣了,不明白这老大爷是为什么,难道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老大爷,你咋啦?”

    柏承义怎么能不痴怔,因为裴凯歌长得太像他的哥哥柏承恩了,他没有回答裴凯歌的问话,一个快步站在裴凯歌身后,只是瞬间,一双大手紧紧抓住了裴凯歌的胳膊,“哥啊,找到了,团团找到了,我们的团团找到了。”

    柏承义奇怪的举动让裴凯歌有点紧张,他试图转身,可被柏承义抓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就着急问道,“老大爷,你这是做什么?什么团团?”

    柏承义松开裴凯歌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来,又磕下去,再抬起来,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这把裴凯歌搞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柏承义站起来后,看着裴凯歌,“娃儿,你是我的侄儿啊,是我丢了二十七年的侄儿啊,因为你生在中秋节,所以小名叫了团团,团圆的团。”

    裴凯歌的心一阵颤栗,进入裴家时,他已经七岁了,之前,是在青州市的一家孤儿院生活的。他在孤儿院的资料上是:捡到时,没有任何证明他身份的资料,只有后背上一块儿铜钱大的红色胎记,年龄还是经过医院大夫的检查后,确定在一周岁三个月左右。

    没有谁不想在亲生父母的怀抱里长大,当知道自己生活的环境是孤儿院后,他就梦想着有一天父母找到他,因为他认为一定是自己顽皮不听话,才会丢了的。尽管那时候院长妈妈告诉他,捡到他的时候,他才会走路,走的跌跌撞撞。

    所以,当养父养母领养他走之前,他偷偷去找院长妈妈,如果他的亲生父母找来了,一定把他在裴家的地址告诉父母。

    但直到他大学毕业也没有任何消息。于是,找到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去了公安局,做了dna备案,他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父母。

    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消息,渐渐地,他也失望了,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再坚持的父母怕也累了,倦了,而他也不再奢望了。

    想不到今天竟然遇见了,裴凯歌满眼含泪,激动地却又不敢相信地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就是您丢失的侄儿?”

    柏承义缓了缓了激动的心绪,指指裴凯歌后背,“就凭你娃儿后背上,那颗铜钱大的胎记。我听你大说过,生下你,看见你的这块胎记,你康大爷叹了口气,他说,身上有着这样大的印记,后面的生活一定会有沟沟坎坎的。果不然,刚过一周岁,你娘就带着你走了。就算走了也行,好歹跟着亲娘。可咋也想不到,你娘把你给丢了,这一丢,就是二十七年。

    团团啊,一定是你大在指引你,让老叔在死之前见到你,到了底下,见到你大,你爷爷娘娘,就可以告诉他,你长得好好的,健健康康的,还能告诉他你长得啥摸样,老叔死也死的安心了。娃儿,你不知道,你大走的时候,眼睛一直闭不上啊,我怎么揉都不合眼啊。”说完,柏承义就又哭起来。

    见老人哭地伤心,裴凯歌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就凭后背上的一块胎记来验证,似乎有点不够说服了。但他还是觉得高兴,就算不是,认下这个老人家做叔叔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柏承义只哭了一下,就高兴起来,又抓住裴凯歌的手,说道,“走,到你大坟上去。”

    “先别……”裴凯歌不知如何是好了,要是是还好,要是不说,岂不是闹了笑话了,他按住老人的手,郑重起来,“老叔,别着急,这是大事,是认祖归宗的大事,不能草率的。”

    柏承义呆怔了,看着裴凯歌。

    裴凯歌赶紧说,“老叔,只凭一个胎记,只凭我长得有点像您的哥哥,这不能是完全的证据啊,所以,万一错了,底下的人会失望,我的亲人也会伤心的,对不对?”

    柏承义一个激灵醒过来,是啊,自己是太激动了,什么都还没问,就说人家是,还真是太草率了,万一人家有自己的父母呢?这个世界长得相像的人有的是,有胎记的人也有的是。

    柏承义脸上立刻挂上了尴尬,松开裴凯歌的手,道歉着,“对不起娃儿,是我太着急了。看你长得这么好,一定是有父母照顾的孩子,对不起,是我……”

    裴凯歌握住老叔的手,“老叔,我是有父母照顾,但他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是他们从孤儿院里领养的。所以刚才,我也很激动,我也想是老叔您说的,是您的亲侄儿。”

    裴凯歌的一番话,重新又勾起柏承义的激动,他反握住裴凯歌,高兴地说,“真的?你真的是……”

    裴凯歌点点头,说,“所以,咱们先去公安局,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我们是亲叔侄儿,dna上会有显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九叔首徒〕〔开局五百亿〕〔八零神医小娇媳〕〔神奇宝贝之灾厄〕〔医路青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