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重生校园:带着系〕〔校花的王牌老公〕〔杀戮美学〕〔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都市超级高手〕〔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美女总裁的近身武〕〔大夏纪〕〔大明之雄霸海外〕〔碧溪传人之邪体〕〔我就是圣光〕〔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天下剑宗〕〔贴身狂医俏总裁〕〔剑骨〕〔极道主〕〔这个故事有点扯〕〔诸天剧透群〕〔太虚圣祖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3章 吵架
    就算没有爱情那又怎么样,好多说着爱情的夫妻,成天里打架吵架的,未必过得好。

    展明旭虽没说过爱她,可她过的很幸福快乐,重要的是,她从不认为展明旭不爱她。说分手,无非是因为米苏不包容,他是被逼而已。

    那个打来分手的电话里,分明有着无可奈何,所以,她才决定使出这一招来。这一招尽管老套,但对于家里人来说,却是最最管用的一招。果然,展明旭就被叫了回来,而这一回来,米苏注定是失败者。

    展明旭感觉到头上有人摸索他,醒了过来,“秀美,你总算是醒来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担心吗?”

    韩秀美眼睛里泪水盈盈,“我不想你为难,我死了,爹娘就不会逼你了,你就能和米苏在一起了。”

    展明旭立刻揽住韩秀美,“你呀,你要是死了,我就算和米苏在一起了,我还能高兴地过日子吗?还有宝贝,你为宝贝想过吗?没有了妈妈的孩子,还能幸福吗?”

    韩秀美哭起来,紧紧抱住展明旭,“对不起,我只是想你别再为我的事情和得娘起冲突,别再为了我,心情不好。我没有想过宝贝,因为,在秀美的心里,明旭哥哥要比宝贝还重要。”

    展明旭更加紧紧抵抱住韩秀美,他没想到,韩秀美会这样爱他,而他却不能给她同样的情感。

    站在外面的米苏,怔怔地看着里面的俩人,而此时,韩秀美刚好抬起头,看见了她,怔了下,之后,给了她一个灿然的微笑。

    米苏的心煞那间,疼起来。

    展明旭松开了韩秀美。

    韩秀美低下头,轻轻抽泣着。

    展明旭抬起韩秀美的下颚,给她轻轻擦着眼泪,“别哭了,不许再做这样的傻事,我是爱米苏,可也不能拿你的生命来换。答应我,决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

    韩秀美点点头,随后又问道,“那你怎么办?米苏还等着你呢。”

    “我会处理好的,你就别担心了。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

    “还记得镇子西头,刘家的老豆腐和呱嗒吗?咋俩人只要上镇子来,就会去他家吃一顿。”

    “好,我给你买去。”

    展明旭站起来,就要转身,却见韩秀美眼睛盯着外面,满眼的惊震,“秀美,怎么啦?”

    韩秀美哆嗦着嘴唇,“米、米苏。”

    展明旭转身,看见站在外面的米苏,心紧张起来,不知道他和韩秀美刚才的事情她看到了多少,是否也听到了说话?他赶紧出来,“米苏,你多会儿来的?咋不多睡儿呢?”

    里面的韩秀美再次灿然笑着,还对着她伸手示意,米苏还能说什么?就算是她说了,韩秀美早已经看见她了,一直在跟他演戏,展明旭也不会信的,于是凄然一笑,“刚来。”

    展明旭似乎轻松了下,赶紧说,“她也是刚刚醒来,没多大事了。你还没吃早饭吧,我们一起去吃。”

    “我不饿,你去吃吧,我进去看看她。”

    展明旭紧张地回头看了眼韩秀美,又转回来,“好吧,反正已经来了,就进去吧。”说完还是不放心地叮咛了一番,才走开。

    米苏进去,看着韩秀美。

    韩秀美笑了笑,“没想到你也会跟着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要问你,为什么非要逼着我这样做?”

    “难道你这样做了,就能逼着明旭留在你身边吗?”

    “那你认为,明旭不会留在我身边吗?”

    “你还是这么肯定?”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若是没有把握,万一死了,我岂不是太傻了。”

    看着韩秀美再一次的镇定自若,米苏的心沉沦下去,难道她真的失去展明旭了?女儿真的要没有爸爸了吗?

    “原本的生活好好的,是你自己非要这样做。刚才你也看到了,我韩秀美想要的没有要不到的。如果你愿意回到以前,我还是会让这你,如果你坚持独占明旭哥的话,那么,明旭哥哥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米苏相信她的话,要是非要用如此手段去要展明旭和他的情感,那自己真的是争不过她的。

    “我从来没想过要你让我,能够让的爱,就不是真爱,不是真爱的爱,我是不会要的。”

    韩秀美笑起来,“米苏,你的意思是,明旭哥对你的爱是真爱?在我眼里,真爱就是这个男人处处关心着你,牵挂着你,为你所想,为你所急,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及时赶到,这就是真爱。难道你不认为明旭哥哥对我是这样的吗?

    如果不是,他怎么会一听到我出事,就巴巴地赶来了,把你一个人留在人生地不熟的小破旅馆里,一直陪着我呢?”

    韩秀美说的一点没错,如果这样还不算是真爱,那什么才算是真爱?既然这样,那我还争什么?还去印证什么呢?

    随着外面踏踏的脚步声响起,面前的韩秀美同样发生着变化,本来春风得意志满意得的神情,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

    米苏笑了。

    果然,展明旭进了病房后,放下饭盒,拉着米苏就出来了,

    “你说什么啦?”

    米苏的眼睛慢慢盈上泪水,“你认为我会说什么?”

    展明旭也觉得此话不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不想再出事,到时候,我们就更难了。”

    米苏看着展明旭,“你会退却吗?就像当初?”

    展明旭怔了下,“不会,我怎么会退却。”

    展明旭的话音里有着一丝的慌乱,米苏再一次凄然笑了下,“如果你还是和当初一样的选择,你放心,我不会选择韩秀美的做法,因为我妈和心心需要我。”

    展明旭赶紧说,“你放心,不会的,要是那样,我就不会让你跟着来了。”

    展明旭的话虽说没有完全让米苏踏实,但至少在此刻安慰了她,不然,她会奔溃的。人就是这样,尽管知道以后的事情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那样,但还是想紧紧抓住片刻的感觉。

    “进去吃饭吧,我也给你买回来了,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我不想吃,你,你去陪她吃吧。”

    展明旭犹豫了下,还是进去了。

    米苏不是不饿,而是不想给展明旭妻妾同堂的生活。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丝丝轻快的笑声,刺痛着米苏:我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跟着来?为什么要承受如此的羞辱?

    是,当初是我追求他的,是我破坏了他们原本的婚姻,但那不是我的错,绝不是,所以,我绝不会承担这一切。

    米苏站起来,离开了病房。

    刚走出医院,手机响起来,是裴凯歌,米苏想了想,接起来。

    “米苏,我还是想请你来公司,你在哪儿,我想见你。”

    再也控制不住的委屈瞬间喷涌而出,米苏哭起来。

    “米苏,你怎么啦?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听着裴凯歌如此急切的声音,米苏赶紧捂住嘴巴,她知道,这是错误的信息,她怎么能够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坦露自己,何况还是一个对她表示过情感的男人。她已经在展明旭和韩秀美那里有过致命的错,造成今天的额局面,怎么还能再来第二次。

    “米苏,你快说啊,你到底在哪儿?你急死我了。”

    米苏死劲压下来,“裴经理,对不起,刚才有点不舒服,现在没事了。”

    “不行,你快说,你在哪儿?”

    “在我老公的老家。”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知道。”

    米苏的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后面的事情就如一台戏,帷幕刚刚拉开,该上场的演员还没有上场,演到什么程度?是喜剧?悲剧?还是个未知数,何时闭幕更是无法预知。

    大概韩秀美的自杀已经轰动整个村子,米苏和韩秀美一出现在村口,就有人窃窃私语了。但都只是远远地站着,没人到跟前来。

    米苏就想起结婚那天,村里人也是这样,都是远远地看着,没人进家里来道贺。

    这和米苏看过的那些描写农村电视剧的剧情一点不一样,电视剧里,谁家来了亲戚,尤其是新娘子,满村子的人都会进家里看。

    可展明旭家却没有几个人来,来了也是讪讪的表情,说上几句,就赶紧离开。那时候还以为是展明旭家人缘不好,儿子结婚,竟然没几个人上门来祝贺,此时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到了院门口,没等进门,韩秀美的儿子天睿跑出来,抱住韩秀美就哭,“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韩秀美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紧紧抱住天睿,哭着说,“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你是妈妈的宝贝,只是……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扔下宝贝不管的。”

    天睿突然推开韩秀美,跑到展明旭跟前,仰着头,满脸的泪水让人心疼,“爸爸,求你不要和妈妈离婚,天睿会乖乖听话。”说完,竟然跪了下来。

    这一跪,惊震了米苏。

    展明旭赶紧蹲下来,拉起天睿,紧紧抱住,“宝贝对不起,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对不起你。”

    韩秀美也过来,紧紧拥抱住她的儿子,俨然一幕一家三口幸福团聚的画面,站在一边的米苏似乎只是一个观景的局外人。

    米苏好想好想大声笑,可她此时却只能压住自己颤抖的身子,只求自己别昏倒。

    婆婆出现在门口,见三人抱在一起,就赶紧上前拽起展明旭,眼睛里闪着泪光,“明娃儿。”

    “娘。”展明旭哽咽着叫了一声。

    婆婆伸手摸摸展明旭的脸,哀叹了声,“明娃儿啊,瞅你做的……你爹他……”

    展明旭安慰道,“娘,没事,别担心。”

    “你爹这回气大了,怕是……你要顺着他一些。”

    “娘,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不会有事的。”

    米苏看得出,婆婆的紧张,也感觉得到展明旭的紧张,她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在婆婆再次看她时,她正要张嘴打招呼,韩秀美开了口,“娘,是我不好,不怪明旭哥的。”

    婆婆哀叹了声,“怪你又能咋地。”随后看着米苏。

    米苏再也张不开嘴巴了。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展明旭拽拽她,“叫娘啊。”

    米苏不想叫,韩秀美已经叫了,她若一叫,岂不是还是妻妾同声,不,她不能叫,哪怕是被误会,也不能叫。

    婆婆又哀叹了声,“你这娃儿啊,咋就这么犟。”

    米苏怔了,难道婆婆猜到她的心思了?

    婆婆和她一样,虽说是公公的妻子,办过婚礼,领过结婚证,但她却没有拜过展家祠堂。就是说,她和米苏一样,不被展家祠堂承认。展家祠堂里,承认的是展明旭的大娘,公公的第一个妻子,展明旭大姐的娘。

    “有功啦?”突然,屋子里传出一声吼叫,“是要等老子出去请你?”

    这一声吼,却婆婆一下子就慌乱起来,抓住展明旭的手,说道,“明娃儿,要顺着你爹,千万别逆他。”

    展明旭也明显有着一丝慌乱,“娘,你放心,我会的。”

    米苏知道,公公的这一声吼,其实是吼给她的,是给她下家威的,是让她屈服的,她大概能预估到后面将要面对的场面。

    这时,展明旭看了米苏一眼,那眼睛里有着无奈,但也有着一丝埋怨。之后,娘俩互相搀扶着跨进了院门,向正屋走去。

    展明旭的这一眼,让米苏的心好似泡在寒冬腊月,冰凉刺骨。

    韩秀美看着米苏,笑了一笑,“进屋吧。”那口气俨然是家中女主人的气味。

    一踏上这个地方,一切都在慢慢转变,不知不觉中,所有的人和事,都把她排除在外了,她只是一个外人了。

    韩秀美的这一声,更加笃定了她的身份。而她似乎也知道米苏的感觉,没有等米苏说什么,拉着天睿的手,先一步跨进院门,跟在婆婆和展明旭身后。

    米苏最后跨进去,孤独无依的身影疼了她的心。当她站在正屋门口时,就看见,门口对着的那张陈旧的八仙桌前,那把陈旧的座椅上,坐着公公,左手握着拐杖,右手放在座椅把手上,双眼透射着冰冷威严的光。

    婆婆站在公公边上。

    地中间,放着三个下跪用的蒲团。

    蒲团前面站着展明旭和韩秀美,韩秀美的位置在展明旭左边,米苏的心瞬间被剜割了。自古道,左为上,这个位置更加说明了她的身份,她真的是一个小妾。

    见米苏不进去,公公重重地咳嗽了声。

    展明旭赶紧出来把她拉进去,让她站在右边。

    站定后,公公冷哼了一声,“跪下。”

    韩秀美和展明旭一起跪下来。

    米苏站着不动。

    婆婆指指她。

    米苏依旧不跪。

    展明旭伸手拉她,低声说,“快点跪下。”

    米苏的心突然释怀了,她知道,她的结局是什么,于是淡淡笑了,“对不起爸,我不能跪,至少现在不能跪。”

    公公的脸色越发地难看,声音越发的冰冷,“进了婆家的们,就要守婆家的规矩,难道你的父母没有教导你吗?”

    米苏的怒火终于喷涌而出,也冷冷一笑,“教导?这么说,爹,您的父母,没有教导您要尊敬别人的父母吗?”

    “你……”公公一下子站起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米苏会顶撞他。

    “难道不是吗?您刚才的话,难道不是在侮辱我的父母吗?”

    “米苏,快跟爹道歉。”展明旭低声叫着她。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该道歉的应该是我们这位父亲大人。”

    米苏往前走了一步,面对着公公,“您说我进了婆家的门就要守婆家的规矩,请问爹,在您眼里心里,我米苏真的算是你们展家的儿媳妇吗?如果是,我会遵守婆家的习俗,下跪、磕头。可如果我不是,那我为什么要守你们展家的规矩,为什么要给你这个不认识的人下跪,生我养我的父母还没有受过我的下跪?凭什么我给你下跪?”

    公公下巴那花白的长胡须颤抖起来,手哆嗦着指着米苏,“你,怎么,怎么敢跟我这样说话。”

    婆婆赶紧过来,低声劝诱着,“二媳妇啊,你可不能你和爹这么说话,赶紧地,听话,跪下啊。你爹不生气了,一切都好商量,听话。”

    米苏看着婆婆,“我听不明白您叫的是二媳妇还是儿媳妇?所以,您还是叫我名字,叫我米苏吧,我妈妈有时候也这样叫我。如果您还愿意的话,可以叫我珠儿,珍珠的珠,这是我小时候,我爸爸给我起的奶名,爸爸说,我就是他心中最最贵重的珍珠。”

    婆婆怔怔地看着米苏。

    展明旭着急了,伸手使劲拉米苏,被米苏一把甩开。

    公公一步一步过来,绕过米苏,举起拐杖,打在了展明旭身上。

    “爹……”展明旭的惨叫声响彻在屋子里。

    米苏惊震了,公公竟然打人?她呆怔了一下下,赶紧转过身来,就看见,展明旭倒在地上,疼的浑身颤抖。

    婆婆跪在地上,拉住公公的手,“他爹啊,娃儿都多大了,你咋还能这样打他啊。”说完,又对着米苏,“媳妇啊,你还犟着做啥,赶紧给你爹认个错,就过去了。”

    婆婆叫她媳妇,去掉了那个不知是二还是儿的音,可米苏知道,这改变不了什么,家中的尊者是公公,婆婆做不了主。

    果然,婆婆的一声媳妇,换来了公公的愤怒,他朝着婆婆发出了更为凶狠的声音,“你说什么?”

    婆婆的身子颤悠了,嘴唇哆嗦起来,“他爹,别了,娃儿大了,也做了爹了,就别让他为难了。”

    见米苏还是没有说话,公公再一次举起拐杖,婆婆哭叫着,护住展明旭。

    韩秀美也抱住公公,哭起来,“爹,别打明旭哥,一切都是小美的错,求您别打他明旭哥了。”

    天睿也过来,跪在公公面前,哭喊着,“爷爷,别打爸爸,如果一定要打,就打天睿吧。”

    展明旭又支起身子,看着公公,“爹,是儿子不好,您打吧,只要您能消了气。”

    公公不啃声,但举起的拐杖,没有落下,还举着。

    米苏明白,这是在等她的话和行为。如果她认错了,屈服了,这个拐杖就会轻轻放下,不会打在展明旭的身上,反之,还会打下去。

    可是,她怎么能屈服,又怎么能认错,如果屈服了,认错了,还是她米苏吗?还是那个追求纯真爱情,坚持爱情的米苏吗?她看着展明旭,向他说着对不起。

    公公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怒火终于再次起来,拐杖再一次打下去,没想到,就在快要打在展明旭身上时,韩秀美抱住了展明旭,于是那拐杖就打在了韩秀美身上。

    展明旭惊了,婆婆也惊得叫喊起来,“他爹啊,你这是做啥吗?”

    韩秀美却硬是抗住了,一声不啃,支起身子,看着公公,“爹,米苏才是明旭哥合法的妻子,是小美妄想了。爹,娘,如果你们不嫌弃小美,你们就把我当女儿吧。至于天睿,他是明旭哥的儿子,展家的根苗,米苏会好好照顾他的,我相信她。”

    听着韩秀美的话,米苏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她的对手,她这一招以退为进实在是高明,任谁听了,都会把她当做贤良淑德温婉贤惠的好女人,会把米苏看成一个只会吃醋拈酸只为自己考虑不为老公着想的市井女人。

    米苏的心越发的冷静了,等待她的除去离婚,应该不会有别的结果,因为展明旭最终还会屈服在他父亲的强势之下,会成为韩秀美说的,到了最后,只是她一个人的男人了。

    公公沉着霸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展家只承认进过祠堂拜过祖宗的媳妇,其余的,出去。”

    这一声吓坏了展明旭,“爹,您不能啊,米苏是我妻子,是我心里的人,我不能没有她的。”

    米苏的心震颤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这样说,不由地心酸难忍,泪水流地更加淋漓。

    公公手中的拐杖又打出了第三下,这一下,竟然把拐杖折断了,而展明旭这一次硬生生地抗住,没有哼一声。

    “你还是一个父亲吗?”

    米苏再也忍不住,哭叫着,“他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韩秀美把头磕在地上,咚的一声,嗑碎了米苏已经碎裂的心,“爹,求您,小美不做女儿了,小美走,小美远远地离开,只要明旭哥哥好,小美也就安心了。”说完,又给婆婆磕了头,站起来,就要走。

    天睿哭着扑上去,抱住韩秀美,“妈妈,你别走,你走了,天睿怎么办?天睿不要别人,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到哪里,天睿就跟在哪里,就是出去要饭,天睿也要跟着妈妈。”

    韩秀美抱住天睿哭起来,母子俩人的哭声凄婉哀怨。

    公公的声音更加暴怒,“睿娃儿是我展家四代单传的根苗,你竟然想让他出去要饭,你真是个孽子。你听着,今天你若是让她们母子俩人离开了展家,那你就给你爹还有你娘收尸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娱乐之大明星的动〕〔灵域兵魂〕〔实力宠妻:影帝,〕〔重回二零零五〕〔夺舍了通天教主〕〔一宠成瘾:商妃很〕〔重生追爱:傲娇夫〕〔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京门女侯爷〕〔豪婿〕〔跃马大明〕〔转生成圣〕〔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帝妃成长手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