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隋唐大猛士〕〔美漫之道门修士〕〔开个诊所来修仙〕〔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家在东北〕〔深漂的光芒人生〕〔金珠传说〕〔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祖上八辈有神灵〕〔武侠之隐者神尊〕〔荡平乾坤〕〔都市极品仙尊〕〔重生学霸天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辅助称王〕〔剑气云阁〕〔为厨〕〔带我穿梭平行宇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1章 决定
    因为这是她和展明旭一辈子的家,会住到离开这个世界,没想到,这才住了几年,还没有过了那个新鲜劲儿,其中的一个人就要离开了,就算是给了她,她又岂能住的下去。

    没有展明旭的家,还算是家吗?

    落日的余晖照耀在身上,米苏的心也跟着暗沉下去。

    展明旭是七点半到家的,厨房里飘出的菜香味吸引着他进了厨房。他走过去,双手从后面抱住米苏,在米苏头上噌了几下,沉声说道,“老婆,我饿了。”

    米苏身子颤了下,随后轻声说道,“你先去洗漱吧,一会儿就好了。”

    半小时后,俩人坐在饭桌边,展明旭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吃起来,吃了几口后,见米苏没有动,“你咋不吃啊?”

    “我不饿。”

    展明旭看着米苏,见米苏的眼睛好像有点肿,很明显是哭过的,感觉放下筷子,到了米苏跟前,拉起米苏,抱在怀里,“米苏,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再等几天,再等几天,我会再去找她谈。”

    韩秀美的笑容,那份笃定,此刻再次映现在眼前,米苏凄然一笑,“还是我放手吧,你不必为难了。”

    展明旭松开米苏,看着米苏,“你说什么?”

    米苏转身背对着展明旭,哽咽着,“还是我离开吧。”

    展明旭上前拽过米苏,“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米苏摇摇头,“不是我不原谅你,而是,而是你真的做不到。”

    展明旭把米苏抱在怀里,“不,我能够做到,你信我,我真的能够做到。”

    米苏推开展明旭,看着他,就把韩秀美今天说的事情说了一遍,“你家和她家有着这样的渊源,只要韩秀美不放手,你怎么可能放的下。要是能够放下,当初你也不会……”

    展明旭惊震了,原来,韩秀美竟是这样的身份,难怪,父亲对岳母是那样的恭敬,原来,不仅仅是岳父救命一恩,如果当初爷爷没有了命,那么何来如今的展家,就更不会有自己的存在。

    看展明旭如此,米苏更加惨然,“如果当初我知道你有这样的故事,我绝不会追你。”

    “我不知道我家和她家有这样的渊源。”

    “那现在你知道了,当初你还抗不过去,答应了和她在一起,那现在你更是无法说服了。”说道这儿,米苏再次凄然一笑,“除非你的内心本身就是想这样生活的。”

    “不是,我不是你刚才所想得那样,很想要这样的生活,我告诉过你,当年是因为我娘以死相逼,我不得已才答应的。而我们家接受你,也是我以死相逼,才会答应我的。米苏,我爱你,如果非要选,我只会选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米苏哭了,“就算我信你对我的爱,可你做不到只和我一个人的话,我只能选择离婚。”

    “米苏,我能做到,这一次,我真的能够做到,就算是和、和家里人决裂,我也不能失去你。”

    看着展明旭如此决绝,米苏放声哭起来。

    展明旭拿起电话,打给了韩秀美,“秀美,我们展家受你大恩,按理说我不该这样对你,但是你知道的,当初和你在一起,不是我愿意的,是爹娘逼迫的。我的心中只爱米苏一个人,现在,我现在只能和你分手了。天睿是我的儿子,我不会不管的,对于你,我还是会像照顾妹妹一样照顾你,直到你不需要我的照顾。还有一个月天睿和心诺就放假了,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去,跟爹娘说清楚。秀美,对不起了。”

    挂了电话,展明旭看着米苏,“米苏,你该信我了吧。”

    米苏不知道该肿么办了,难道真的能够做到吗?

    展明旭拉着她坐到饭桌边,把筷子握在她手里,柔声说,“没事了,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之后,我们的生活就会比以前还要幸福和快乐,我保证。”

    米苏满含热泪点点头。

    饭后,展明旭说,“你先看会儿电视,明天有案子上庭,我要整理资料。如果困了,就先去睡。轻松些,没事的,答应我。”

    睁开眼睛,床上已经空空的,展明旭走了,枕头上有个纸条:我爱你。

    看着这三个字,米苏轻轻笑了,如果真的能够解决的话,真的会比以前更幸福的,因为展明旭开始浪漫了,会有这样细微的心思了。

    女人不求别的,只求丈夫在心中真正在意妻子的感受,这就是真正的幸福与快乐。

    米苏又去了人才市场,却发现招聘单位寥寥无几,所招聘的职位全都是家政方面的清洁与保姆。

    米苏很纳闷,上前了解了一番,才知道,周三周四都是家政类工作的应聘。好几年不来这里,一切全都变化了。米苏叹息了声,走了出来。

    站在这里,米苏想起遇见容以深的事情,也就想起他说的那些话,更想起昨天和他去漂流的那些快乐的画面。

    都说生活中充满着意外与惊喜,遇见容以深,大概就是一个意外和惊喜,只是这样的意外和惊喜,却不是她想要的,该要的,能要的。

    米苏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漫步走起来,眼睛里很茫然,心里更茫然,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过了,是现在就去展明旭的律师楼,还是按照自己昨天说的,先去学校考证,之后再去上班?

    对于律师工作,她真的是从内心喜欢的,如果不是因为展明旭,自己就会选择律师,而不是小小文秘了,这些年下来,也许她的名气不输于展明旭。

    现在想想,当时的放弃,和现在得到的对比,会不会不值得?可她当初真的是心甘情愿地放弃,选择背后的支持。

    一直漫游,一直乱想,心渐渐地有点麻。

    手机响了,叶语来的,“丫头,在哪儿呢?昨天忙死了,没顾得上你,今个儿一起吃午饭吧。”

    是啊,昨天这俩家伙一整天都没有动静,“好啊,今天狠狠宰你一顿。”

    “死样儿,还狠狠宰我,宰吧,你就是想上火星去吃,我也奉陪,反正还有莫菲呢。”

    米苏笑了,“那就火星吧。”

    “死丫头,还真拽上了你,说,去哪儿吃?算了还是我定吧,去帝豪吧。”

    “别啦,帝豪太贵了。”

    “钱挣来就是花的。”

    “就去咱们平时常去的名典私房菜吧。”

    “行,听你的。我现在就给莫菲打电话。”

    米苏没有让叶语来接她,她想自己慢慢晃过去,名典离这里不远,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现在的她,太需要这样的散步了。

    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米苏摁掉了,过了一会儿,短信铃音又响了,号码还是刚才那个陌生的,米苏点开来:我是昊天,我在花都定了位置,请你吃饭。

    米苏无奈笑了声,这个孩子,还真是坚持:谢谢。只是我有事过不去,等以后我有时间了,我请你。

    刚发过去,许昊天剧就打了过来,米苏不想接,可如果不接,他会一直纠缠下去的,“昊天,我真的有事。”

    “米苏,我真的爱你。”

    米苏真是无语了,“打住昊天,在我心里,你还是个孩子,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我真的不会再理你的。”

    挂掉电话后,米苏越发的迷茫了,这是怎么啦?真的是太荒唐,太乱了,许昊天的母亲要是知道了,她的儿子爱上了一个和她一样大的女人,想必她能疯了。

    名典到了,门前停着叶语的车,还有康建哲的那辆路虎。

    米苏怔了下,好久没有见到康建哲了。

    眼前的米苏,清瘦的身子、寡白的脸色,尽管带着微笑,但那微笑的眸子里却没有一丝快乐,康健哲的心硬生生地扎了下,这是米苏吗?

    在他的印象里,米苏一直是个快乐阳光的女孩儿,不管是第一次见她,还是不久前的那一次,十几年来,他从未见过如此凄婉哀怨的米苏。

    应该是发生了什么,而能让女人如此的,无非就是婚姻与丈夫与孩子,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米苏躲闪着康健哲那探寻的目光,“健哲哥,好久没见你了。”

    康健哲微微一笑,“是好久没见了,上次见,好像还是四月份吧。”

    叶语接口道,“愚人节,莫菲给整出了一条差点丢人命的玩笑来。”

    莫菲手里的花生米就扔了过去,打在了叶语头上,“你就夸张吧,现在你不活得好好的。”

    看着叶语和莫菲打斗调笑,似乎不该是米苏的女儿出了问题,如果是孩子,她们绝不会还有如此心情打闹玩笑,那么,就剩下丈夫了。

    展明旭在律师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有着英俊外表的成功男人,这样的男人可以说是女性杀手,难到展明旭外遇了?

    “米苏,最近怎么样,工作还好吗?”

    米苏正要说话,叶语抢过话头,“好啥,都被鱿鱼了。哎健哲哥,要不让米苏到你那儿去吧。”

    康建哲怔了下,原来是因为工作,“米苏,那你就过来吧,菲菲一个人忙不过来,一直想要给她找个人,可她就是不要。你过来了,既减轻了菲菲的工作,你俩人还可以在一起做伴儿解闷。”

    米苏赶紧说,“谢谢健哲哥,不用啦,明旭让我到他的律师楼去。”

    “真的?”叶语惊诧地看着米苏。

    米苏轻柔地笑了笑,“嗯,他昨天说的,让我去他那儿。”

    “展明旭这家伙,总算是办了一件好事。”叶语高兴地说,“当初你就不该放弃,不然,现在律师楼的老板和王牌就是米苏,而不是展明旭。”

    莫菲一直没啃声,米苏看着她,“咋,你不赞成我去?”

    莫菲也看着米苏,笑了一笑,“你要是想去,就不会去人才市场了。”

    米苏一震,“你咋知道我去人才市场?”

    “你别管我咋知道的,我就问你,为什么你就不能来我这儿上班?”

    米苏有点尴尬,莫菲邀请了她好几次了,可她总觉得好朋友在一起工作,怕万一有什么,朋友就没得做了,可她真的不舍得失去她俩。这一次自己又遭遇了被鱿鱼,而她真的不能没有工作,展明旭那里的确不是她的首选。

    看着莫菲看她,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那我就说,简单的朋友在一起工作,的确不错。但咱们三个已经不是简单的朋友了,你自问,你真的能把我当做公司里的员工来对待吗?”

    莫菲不明白,“有区别吗?”

    “当然有。我们不止是好朋友,我们可以算得上是亲姐妹一般的好朋友了,到时候,你就会处处替我想,就会有一些我该办的事情不能办,能做的工作不能做,因为你不舍得我受累。可我却因为被你照顾着,不能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和工作,我的心里就会内疚,就会感到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无法言说的压抑,慢慢地,亲热和直率没有了,越来越多的是客气,甚至还会产生难以拒绝的那份疏离,莫菲,你想我们变成这样吗?”

    莫菲静默了,米苏说的很对,假如米苏进了公司,她的确不会让她受累的,反正公司不会因为她闲散,就会倒闭。而她也知道米苏,也绝不会是一个只拿钱不想做事的奸猾之人,长久下去,真的会演变成米苏刚才所说的状况。

    米苏爽爽地笑了笑,“真心的说,展明旭那里的确不是我想去的,因为我不喜欢开夫妻档,夫妻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太累了,更准确地说,我内心想保留一点儿新鲜感,所以,我拒绝去。

    但是现在,又好像倒过来了,我还是有点小心眼,那就是,现在的展明旭太耀眼了,我得防备他给我来点儿意外和惊喜,所以我又不得不去。”说道这儿,米苏有点羞,随后接着又说,“瞧,我米苏也变成了俗人一个,和那些盯着老公变化的市井小女人一个样了。”

    “再高贵典雅的女人,只要结了婚,都会变成小女人的,就我这个不爱张泰的女人,照样讨厌他出去做坏事。只要你能和展明旭过一辈子,我支持你去展明旭那里,监视那家伙,让他没有机会给你再找一个彩旗飘扬着。”

    莫菲抓起一把花生扔过去,“你不说话,能憋死啊。”

    叶语也抓起一把扔过来,“死丫头,我又没说错,干嘛扔我。”

    米苏笑着,“好啦,花生米是用来吃的,不是被你俩人扔的。”

    康建哲也是一脸的笑,这三人在一起就是斗嘴,好像不斗回嘴,就如莫菲说的,能憋死。

    他看着米苏,“由你自己决定。你也说了,你不想要那份疏离和客气,既然这样想,那有了困难,就要直说,知道吗?”

    “我会的。”

    莫菲突然说,“不行,我要喝酒。”

    “对,喝酒,饮料太不给力了。”叶语也跟着说。

    米苏觉察到莫菲的心思,想必刚才的话触动了她的那根神经线,“中午喝什么酒啊,不上班啦?就喝饮料。”

    莫菲拉响了点餐铃,服务生进来,“还需要什么?”

    “上瓶茅台。”莫菲说,“要85年的。”

    “莫菲,你真是我肚里的蛔虫,我正想着要这个呢。”叶语高兴着说。

    莫菲又扔了把花生米,“我要是蛔虫,一定咬死你。”

    “哈哈,那我天天给你灌酒,你就不舍得咬我了。”

    米苏无语,哀叹了声,看着康健哲。

    康健哲也无语,莫菲想做的事情,没人拦得住,他,更是不敢拦。

    酒上来了,莫菲拿起酒瓶子,每个人倒满后,话也不说,蒙头就喝,一下子连喝了三个。尽管莫菲的酒量不浅,但这样的喝法,不是个章程,康健哲拦住了她。

    “酒不是你这样喝的。”

    莫菲看着康健哲,“那怎么个喝法?”

    康健哲一时间无语了。

    这时,叶语的手机响起来,莫菲立刻喊道,“关了你的破手机。”

    叶语看了一眼手机,眼睛里闪了一下,对着莫菲摇摆着身子,“就不关,就不关,不止不关,我还要接呢,气死你。”然后起身,出了包间。

    米苏笑了,“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莫菲切了一声,之后,举起酒杯正要喝,却停下来,看着米苏,“这家伙,是不是有情况了?”

    米苏看着莫菲,有点怔,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

    莫菲一仰头,酒又干了。

    只一会儿,米苏就懂了,转脸看了下外面,“不会吧……”

    “不会?这些年,你什么时候见过她这个样子,活脱脱一副母猫遇见公猫的劲儿。”

    米苏也扔了颗花生米,“住嘴。”看了眼康健哲,讪讪地笑了下。

    “能让叶语犯病的,除了安徽仔没别人,俩人肯定是,重温旧梦了。”

    米苏呆怔了。

    安徽仔叫袁大平,是三个人的大学同学,也是叶语的恋爱对象,在快毕业的时候,为了留在西川市,和叶语分了手,和西川市税务局局长的女儿确定了恋爱关系,一毕业就进入了西川市税务局,现在已经是副局长了。

    叶语的娘本来就不同意他俩好,因为袁大平是个穷小子,来自安徽偏远的乡下。得知袁大平背叛了叶语,叶语娘表面上骂着袁大平,内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没过多久,叶语就掉进了她娘设计得陷阱里,被张泰拿走了那层膜。

    因为张泰的父亲是西川市北城区的区长。

    叶语的话说,如果结婚的对象不是袁大平,那嫁给谁都是一样的,所以,就嫁给了张泰。但是她的心里始终没有放下袁大平,只要一醉酒,就会大骂袁大平,鼻涕眼泪一把把地。

    “可能吗?”米苏呢喃了一句。

    “有什么不可能的。她爱袁大平爱的死去活来,如果袁大平主动来找她,她绝对不会拒绝的。”

    莫菲拿起酒瓶子,又给自己倒满了,端起来,仰起头,一口喝了进去,紧接着又倒了一杯,又喝了进去。

    一瓶酒被莫菲一个人喝去一半儿了,米苏着急地看着康健哲,看莫菲这样,一定和康健哲在闹别扭,否则,莫菲绝不会在康健哲面前失态的。

    康健哲终于伸手拽住了酒瓶,“不许再喝了。”

    莫菲扭头看着康健哲,“用你管我。”

    叶语进来了,满面春风,见一瓶酒已经剩下半瓶了,着急道,“哎哎哎,给我留点儿啊,你们别都喝了呀。”

    莫菲手一指,“交代,谁来的电话?”

    米苏也说,“不许撒谎隐瞒。”

    叶语怔了下,双手掐腰,得意地摇晃着,“就是不说,就是不说,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得瑟完,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也是一口灌进去,就要倒第二杯,却被莫菲把酒瓶子给抢走了,抱在怀里,“谁也不许再抢,都是我的。”

    叶语气得叫喊着,“健哲哥,瞧你家莫菲,哪有这样喝酒的。”

    康健哲笑起来,“下一次我再请你们喝。”

    “滚蛋儿,打你的电话去,喝酒没门儿。”

    “就喝,气死你。”上前就去抢酒瓶,可她的手机又响了,叶语松开手,看了眼,“得,不跟你抢了,领导叫我回去呢。健哲哥,米苏,我先走了。米苏,有事找我啊。”

    “滚吧你,不想看见你。”莫菲叫嚷着。

    叶语嗔怒道,“我还不想看见你呢,死丫头。”转身飘出了门。

    莫菲又要倒酒,康建哲这回死死拦住,“菲啊,别喝了,喝多了又要胃疼了。”

    莫菲看着康健哲,“你心疼我?”

    “你是我妹妹,我怎么能不心疼。乖,给我酒瓶子,咱不喝了。”

    “我不是你妹妹。”莫菲突然大叫起来,“我不是你妹妹,你明明知道的,你知道的。”莫菲哭起来。

    康健哲伸手揽住莫菲,眼睛里有了莹润,“都是哥不好,都是哥不好。”

    康健哲这一句,越发惹动了莫菲,嘴一咧,哭的更厉害了。

    米苏的心跟着疼起来,如果此时没有康健哲在眼前,她也会跟着哭,“健哲哥,看她这样子,下午的班是上不成了,你先送她回家吧。”

    “我不回家,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好好好,喝酒,哥和你回家再喝。”

    “说话算数?”

    “算数。”

    康健哲看着米苏,“请你吃饭,你也没吃好,过几天,哥再请你。”

    “健哲哥,对我还客气上了。我中午原本就吃不多的,刚才又是酒,又是菜的,反倒没少吃。”

    莫菲摇晃看着米苏,“走,去我家喝去,家里有一瓶好酒呢。”

    “行,到你家喝去。”

    出了饭店,把莫菲弄上了车,康健哲说,“我先送你。”

    “你送莫菲吧,我想在街上溜达一会儿,消消食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