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隋唐大猛士〕〔美漫之道门修士〕〔开个诊所来修仙〕〔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家在东北〕〔深漂的光芒人生〕〔金珠传说〕〔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祖上八辈有神灵〕〔武侠之隐者神尊〕〔荡平乾坤〕〔都市极品仙尊〕〔重生学霸天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辅助称王〕〔剑气云阁〕〔为厨〕〔带我穿梭平行宇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0章 苦笑
    裴凯歌苦笑了声,呆站了几秒钟后,回复了米苏:(这份工作很好,祝贺你。我也很高兴加入你的闺蜜团,成为你的一名闺蜜。祝你永远都是快乐的。永远。)

    发过去后,裴凯歌再次凝视了一会儿,走了。

    闺蜜团!他真能想得出来。米苏笑了。

    但突然间,她心跳的厉害,怎么捂怎么揉都不管用,就像要蹦出来似地,不一会儿眼泪也流了下来。

    她打开床头柜,找出社区医务室的电话,拨了过去,不一会儿,社区医生赶了过来。

    经过检查,医生说她是心情焦虑引起的心绞痛,给她吃了药,打了一针,让她好好睡一觉。医生还说,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处在这种焦虑中,否则后果很严重。

    米苏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竟然是韩秀美的:(米苏,我是韩秀美,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我在你家小区对面的茶坊等你。)

    她竟然知道我的家?米苏凄然地笑了下,回了过去:(十分钟后过去。)

    书与电视剧里那些正房小三见面的情景出现在脑海里,想不到自己也遭遇了被小三的待遇。

    走进茶坊,却没有看到韩秀美,她不是说她已经在了吗?

    一转身,韩秀美站在对面。

    米苏狠狠地震撼了。

    面前的韩秀美旗袍裹身,而这件旗袍不是如今的改良版,而是真正的二三十年代,那些名媛淑女的旗袍,她那头长发此时梳成那种英式淑女的卷发状,高高竖起的旗袍领上缠绕着珍珠项链,耳朵上戴着一对珍珠耳环。

    茶坊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韩秀美。

    惊震过后,米苏淡淡笑了,韩秀美之所以这样出现,就是想给她看她走进来后惊起的气场。

    而曾经的韩秀美是那么的委婉平实,小村姑样的简约装束,在一群妩媚中,显得是那么的清新爽目。

    米苏有些游离。

    韩秀美很柔美的笑着,“我定了包间,在二楼。”

    比起自己的心力交瘁,精神疲惫,韩秀美却气定悠闲,惬意温然,一点儿都不像一个即将要被丈夫抛弃的女人。

    是展明旭撒了谎?还是韩秀美故作姿态来掩饰?

    进了包间后,韩秀美说,“已经是中午了,这里也有午餐,就在这里吃点吧,你要吃什么?”

    米苏心想,你有心情吃,可我没有,但她却不能这样说。这个茶坊她也来过,食谱她也知道有点什么,“一小股西湖牛肉羹,一小份南瓜饼。”

    韩秀美笑着说,“你要减肥吗?你已经清瘦了不少了。”

    米苏明白她话中之意,就也轻笑着,“午餐一贯如此,重头餐是在晚上。”

    韩秀美轻摇了下头,之后,嘴角弯起一抹轻柔的笑,眼眸里显出了足够的甜蜜,“明旭哥哥真是太幸福了,晚上有你陪着他一起吃城市里的大餐,早餐有我陪着他一起吃家乡的口味。真不知道,他上辈子做了什么功德,老天爷给了他如此的生活。就是苦了咱俩,天天为他苦思冥想着。”

    米苏的身子无法控制地再次惊震了,他的早餐竟然是和韩秀美一起,难怪他从未让她给他做早餐,他说不想她太辛苦了,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却原来是为了和韩秀美一起吃早餐。

    女招拿着点单出去后,韩秀美没有追击米苏的惊震神情,而是从包里拿出一张相片递给米苏。

    米苏没有接。

    韩秀美笑了下,把相片的正面对着米苏。

    相片是那种老相片,相片上有四个人,座位上危襟正坐着一个男人,大约三十几

    左边站着一个女人,右边站着一个男人,也是一身军服,年龄比坐着的男人略小一点儿。

    坐着的男人面前站着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男孩儿大约十来岁,女孩儿只有两岁的样子。

    那个女人身上的旗袍,正是此时韩秀美身上的旗袍,还有项链,还有那手镯,就连发型也几乎一样,更惊诧得是,长得非常相像。

    “那是我姥姥。”韩秀美轻柔地说,话语中带着痴迷,“我妈说,我长得和姥姥一模一样。”

    韩秀美收回相片,自己看着,“坐着的是我姥爷,是当时名将鹿种麟的手下,边上站着的是他的副官。那个女孩儿,就是我我妈妈。男孩儿是副官的儿子。

    之后不久,副官因为犯错误,要执行枪毙。是姥姥说情,只打了军棍,后被革除了军籍。副官带着儿子回了家乡。解放时,姥爷身染重病去世。

    搬出豪宅后,姥姥成了普通妇女,因为有文化,成了郊县一所学校的老师,带着我妈独自艰难度日。人活着真难。由于出身不好,姥姥和我妈妈开始遭受痛苦的折磨,如果不是为了我妈妈,姥姥早就去找姥爷了。

    后来,姥姥带着我妈妈去了乡下,在这里遇到了副官,原来是副官的家乡。不好的出身拖累了妈妈,直到二十八岁才嫁给了我爸,爸爸之所以娶我妈妈,是因为我妈妈长得漂亮,还有副官的担保。”

    说完这些,韩秀美看着米苏,“你知道副官是谁吗?”

    米苏没有说话,她能猜到应该与展明旭有关,不然,韩秀美不会浪费时间来和她说这些,而且,那个副官眉眼和展明旭有几分相似。

    “是明旭哥哥的爷爷,那个男孩儿,就是咱俩人的公公。”

    米苏的心重重地被撕裂了,展家承受着韩秀美家两次的恩情,这样的关系,自己是无法撼动的。

    西湖牛肉羹端上来,南瓜饼也端上来,但是,米苏一口也吃不进去了,她不想装样子,因为她装不出来,“说出你的意思来。”

    韩秀美看着米苏,此时,米苏的神情真是很差,这在她的意料之中,大学里,让她足够了解了米苏,这种打击米苏是扛不起的。

    如果那时候明白无误地告诉她,以米苏的性格一定不会和她抢展明旭,只是那会儿,她有点不敢说。

    因为母亲一直告诫她,女人最厉害的本事不是挑事,而是压事,压到风平浪静,压到让男人觉得你像水一样柔软和静怡,只有躺在你的这一洼水里,才能得到彻底的休息和放松。

    原以为这份静怡会一辈子,可还是被搅起风浪,展明旭最终要选择米苏,要放弃她,“你非要这样吗?我一直在让着你,一直在委曲求全,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展明旭没有撒谎,米苏的心多少安慰了些,“你认为我该怎么做?像以前一样吗?”

    “难道以前让你受委屈了?”

    “你以什么为标准,我没有受委屈?”

    “在你认识他之前,我们已经定过婚,在你和他结婚前,我们已经结过婚,在你生孩子前,我和他已经有了孩子。可我还是把明旭哥让给你,难道你不觉得受委屈的是我吗?”

    “如果说,我事先知道这些还这样做,你可以这样说,你甚至还可以责骂我,甚至还可以打我,因为我抢了你的丈夫,做了卑鄙可耻的小三儿。可你事先知道这些,却还要这样做,你受这些委屈,难道要我来承担吗?”

    “当然是你承担,因为是你主动追求明旭哥的,如果不是你的追求,明旭哥是不会抛弃我的。他上大学,做教师,都没有说离开我。”

    “你错了,不是因为我的追求他抛弃了你,而是因为他爱我,才会接受我的追求,才会和我结婚。”

    韩秀美笑了下,“你的意思说,明旭哥爱你不爱我?”

    “难道不是吗?”

    “好,如你所说,你已经抢走了他的爱情,留给我一具躯壳。如今,你连这具躯壳也不给我了。难道你那么笃定,明旭哥能够离开我?”

    米苏的心颤抖着,哆嗦着,“如果他不能离开你,我只有选择离开他。”

    “离婚吗?”

    “对。”

    “其实,你可以和我一样的选择。”

    “你能做到,我做不到。我的爱奉行专一,他只能有我一个人,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他如果做不到专一,那我放弃。”

    看着韩秀美优雅地吃着,鲜血倒灌在米苏的心里。走出茶坊,泪水爬满了脸颊。

    容以深看见了米苏。

    米苏脸上那一行泪水,痛了他的心。

    “停过去。”

    向华顿了下,还是提醒了一声,“静雅还在医院……”

    容以深低声说,“反正已经晚了。”

    向华默默地停了过去。

    等容以深下了车,站在米苏面前,米苏才有了反应,“容总,您……”

    容以深轻轻笑了下,一块纸巾递在米苏面前。

    米苏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时的?状,赶紧接过来,背过身去,可是,越擦越多,怎么也擦不净,擦不完,米苏慢慢蹲在地上,索性哭起来。

    哭声一丝一丝钻进容以深的心里,那感觉,犹如当年静雅的哭声,撕裂着他的一切。

    意识好像在此刻失去了,他上前,蹲下来,伸手一揽,米苏就进了他的怀抱里,“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容以深没有问为什么哭,女人的哭泣应该是与婚姻和丈夫有关,这样的问题很难说的清晰。

    向华暗暗叹息了声,以深真的陷进去了,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关怀过静雅以外的女人,就算是天仙一般的女人,也没有被他注视过一眼,可这个米苏竟然如此牵动着他的心。

    容以深没有让米苏哭的太久,“带你去一个地方。”

    米苏的心已经安稳了一些,此时抬起头来,才觉得,此刻的姿势太暧昧了,顿时,脸色一红,眼前就出现了前一次裴凯歌搂抱她的那一次,还被她推到在地的画面。

    这一次,她不能这样做。

    容以深像是了解她内心似的,先站起来,然后伸手,才拉她起身。

    米苏想自己起来,发觉膝盖有点麻,只好握住容以深的手。

    起来后,容以深说,“带你去一个地方。”

    米苏怔了下,问道,“哪里?”

    容以深再次轻柔一笑,“去了就知道了。”然后拉开车门,等米苏上车。

    米苏在思考:才刚刚认识,就这样和他上车,还去一个此时不知道哪里的地方,会不会太随便?太冒险啊?万一,他心怀不轨,吃了我怎么办?目前为止,我还是有点姿色的,对男人来说,还是有点儿吸引力的。

    见米苏犹豫,容以深笑了,“怎么?害怕我吃了你,还是拐卖了你?”

    米苏立时尴尬了下,随后,那股子犟劲上来了,“谁害怕啦,只是,想一想,想去哪里嘛?”

    “那就上车吧。”

    米苏上了车,心里想:展明旭,就算是被吃干抹净了,你也活该,谁让你欺骗我的,这也算是对你的报复。

    想归想,等车子开了出去,米苏的心还是嘭嘭嘭直跳,如果真的被吃干抹净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用这个办法气展明旭吗?好像有点过头了。

    但已经上了车,怎么可能下得去。

    米苏双眼一闭,仰靠在椅背上,狠心咬牙:不管啦,爱咋咋地吧。

    看见米苏如此的神情,容以深嘴角弯起笑,这个丫头,还是有点意思的。

    随着时间的延续,虚假的淡定的心再次被搅浑起来,手,不由地抓住了身下的座椅的绒布:怎么还不到啊,到底要去哪里啊?谁来救救我啊?

    就在米苏的心一直处于忐忑不安时,耳边响起容以深的声音,“睁开眼睛吧。”

    米苏立马装的像是睡觉被叫醒的样子,慢慢把眼睛睁开,车窗外已是一片山峦,山上树木葱郁,清新的空气格外爽人,米苏忘记了害怕,高兴起来,“这是哪里?太美了。”

    容以深笑道,“南城。”

    米苏一下子迷糊了,南城是哪里,她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你不是西川市人吧。”容以深戏谑道。

    “谁说的,我是地地道道西川人。”米苏很不服气地说,“不是所有人都对本市很了解,人还有人一辈子没去过长城的,难道你说人家不是人吗?”

    容以深笑起来,“你的话不无道理,但你却不能不知道。”

    “我为什么就要知道。”

    “因为你是房地产公司的职员,就必须要了解一切与基建有关的东西,这才能有利于你开展工作。”

    米苏的犟劲上来了,“真是强势逻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小文案,不用知道这些。就像办公室里的清洁阿姨,难道你也要她必须知道一切基建资料,才能开展她的清洁工作吗?再说,这里与你所说的基建知识半毛关系都没有啊。”

    容以深一怔,随后哈哈笑起来,“真是一个利嘴丫头,难怪那天推荐你来应对我了。”

    容以深的话,勾起了米苏对那天的印象,于是乎,所有的不越快全都回到眼前,米苏安静下来,不再说话,看着车窗外闪闪而过的景象。

    容以深在心里狠骂着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端端的,干嘛提起那天的事情。

    可一时间他找不到化解尴尬的话题,此刻,他开始质疑自己,是否还是那个能够掌握风云变化,可随时做出应对的容以深。

    容以深的懊恼让前座开车的向华摇摇头,一丝苦笑留在嘴角,“米小姐,南城的漂流你听说过吧?”

    米苏这才转脸看过来,像是在思索着,不一会儿,恍然大悟,语出惊喜,“是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南城自然景观优美,更难能珍贵的是,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很适合漂流,所以,要在这里建一个漂流旅游景点的。公司里还争取过酒店建设,只是,投标时失败了。”

    说完,看着容以深,不好意思地笑了,“还真是有关。对不起哦容总,我道歉。”

    容以深的手在米苏头发上婆娑了几下,笑道,“傻丫头。”话语中极尽宠溺之声。

    米苏怔了。

    就连容以深自己也惊震了,自己怎么会不自然地有了这样的举动,一时间,再次进入了尴尬静止不动的气氛里。

    向华又及时地化解开来,“到了。”

    米苏松了口气,欢呼雀跃道,“真的是太美了。”打开车门就下去了。

    容以深的心也轻松下来,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轻轻一笑,开了车门。

    下车后,米苏才发现,一个游人都没有,全都是工作人员,难道还没有营业吗?

    容以深过来,“正式开业是6月1日。”

    “既然没有营业,干嘛带我来这里。”

    米苏失望了,本来想着好好玩玩儿,忘记暂时的愁绪,

    难道今年是自己的灾难年啊,走到哪里都不顺,记得上个月莫菲说,她的星座本月不顺,不宜出远门,所以就窝在家里,凡是超出西川市区的工作,都不去。

    看来自己也要回去查查,是不是全年都不顺,要是那样的话,离婚是逃不掉了。

    这时候,过来一大群人,带头的一个男人步子很快地到了容以深跟前,恭敬地说,“容董,一切准备就绪。”

    容以深看着米苏,“走吧,请你做一个游客。”

    米苏惊了,看着容以深,“不是说还没有开业吗?”

    “所以说,你是第一个游客。”

    米苏这下高兴的无法形容。

    对于漂流,米苏只是听说过,但没有玩过儿。结婚以来,展明旭很少有时间陪她和女儿旅游,没有展明旭陪同,她也很少想着单独出去,叶语和莫菲老是骂她,失去了自我。

    那时候的她,就反唇相讥,说她甘心情愿,展明旭幸福她就幸福,她愿意一辈子做展明旭的绿叶。只是没想到,他的绿叶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另一片绿叶陪伴着。

    本来高兴了,可一想到展明旭,米苏的心情立刻黯淡下来,十年的婚姻下来,展明旭已经如影随形,铭刻在她的生命里了。

    看着米苏反复的情绪,容以深的心也跟着跌宕,“没事,很安全的。”

    听着容以深的话,米苏长呼了一口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然后很努力地笑了下,“我才不怕呢,反正有您这个大老板陪着,就算是不安全,也够本了。”

    容以深哈哈一笑。

    穿好救生衣,米苏和容以深上了漂流船,看着米苏兴奋的样子,容以深也好像回到了青年时期,“准备好了吗?”

    米苏神气着,“准备就绪,请船长下令开船。”

    容以深高兴地一挥手,工作人员,解开绳索,船随着平缓的水流动了起来。

    米苏趴在船身上,手在水里拍打着。

    也只是几分钟后,一个下坡,船一下子就跌了下去,吓得米苏一边尖叫,一边紧紧抓住容以深,像个孩子一样。

    容以深回握着米苏的手,也跟着她一起叫喊着。

    随着水流的喘急,拐弯、下坡的增加,俩人一直这样紧紧地握着手,要不尖叫、要不就是大笑。

    跟在后面的向华看着容以深的样子,默默地落下泪来,十几年了,他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看见容以深这样开怀大笑了。

    俩小时后,俩人上了岸。

    一上岸,米苏发愁了,衣服全都湿淋淋的,怎么回家啊。

    这时,一个女孩儿过来,“米小姐,请跟我去换衣服吧。”

    米苏笑了下,“谢谢,不用了,我没有带衣服来。”

    女孩儿说,“容总已经给您安排了替换的衣服了。”

    米苏一怔,看向容以深。

    容以深微微笑着,点点头。

    米苏的心扎了下,竟有点儿痛的感觉。

    来时的那辆车早已经等候在路边,米苏默默的上了车,一切还是原样,改变不了什么,也许,更增加了痛苦。为了不说话,她闭上眼睛,仰靠在椅背上。

    容以深也没有再打扰,只是也回复了以往的状态,眉宇深锁,冷峻如常。

    不一会儿,米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车子进入市区后,向华轻声问道,“走哪儿?”

    容以深看看依旧闭目的米苏,低声道,“去遇见她的地方。”

    车子开到了茶坊门前。

    向华下车打个电话,之后说,“她家就在对面的小区。”

    容以深再次看看米苏,下了车,“我打车去机场,这次你就不用回去了。”

    米苏睁开眼睛,车里只有她,探头看外面,只有向华一人,赶紧下车。

    “米小姐醒了。”

    “容总呢?”

    “他去机场了。”

    容以深竟然把车留下,等她睡醒,这下,米苏真的有点慌了,“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睡的这么死,您,您赶紧去找容总吧。”

    向华笑道,“不用了,以深已经打车去了。米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用了。”米苏赶紧说,停了一下,又说道,“对不起。”

    向华再次轻笑道,“米小姐不用这么客气,这几日,我会留在这里,如果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我会随时见你。”然后把名片给了米苏。

    米苏看了后,渐渐笑着,“谢谢您向先生。也代我谢谢容总。”

    “好的。”

    米苏转身朝着对面的小区走过来,到小区门口,米苏站下来看着:记得当初买下这套房子时,米苏高兴地一连几天睡不着,装修时,也是自己一直在盯着,从屋顶的灯饰,到地上的砖,墙壁的纸,厨房的用具,事无巨细,大大小小,全都是自己陪着着装修工人完成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