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十三爷的剑〕〔天师大掌门〕〔重生1997黄金时代〕〔全球惊吓〕〔潜龙归来〕〔奔跑的高跟鞋〕〔软肋〕〔盛妻凌人〕〔宠婚99次:总裁大〕〔御家少爷:我劝你〕〔画妖1〕〔天降萌宝:神秘老〕〔抗日之铁血战将〕〔丹帝归来〕〔逆流完美青春〕〔逆转重生1990〕〔诸天之最强BOSS〕〔大唐第一闲王〕〔大唐官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78章 车速
    只是他没想到,就在他快到达律师楼的时候,看见了站在大楼门前的米苏,他的心倏地抽了下,车速马上慢下来,难道米苏已经知道他去韩秀美那里吃早饭的事了?

    他突然闻到自己身上那浓郁的香水味道了,要是此刻和米苏见面,米苏一定会闻到的,为了不惹米苏疑心,他只能实话实说,是去见韩秀美,那样的话,米苏一定会问,有没有和韩秀美说分手的事情,他该怎么回答?不行,不能此刻见她。

    刚有这个念头,就见米苏走下台阶,招手打了出租车,离开了。方向背驰而去,展明旭松了一口气。

    由于委托人去世,一切变的简单多了,女人的丈夫很快付清了所有的费用,走的时候,对展明旭说,“展律师,谢谢你。”

    展明旭看着男人,“你还是谢谢你的太太吧。”

    男人落寞了下,随后沉声说道,“是要谢谢她,这些年来对我的包容,只是,我真的不爱她,和她结婚的时候,她就是知道的。是她一直放不下对我的情感,拖到如今,然后又选择这样的方式。对于她这样的离开,我的心也很难过。”

    展明旭震了下,这些,女人并没有对他说。

    见展明旭脸色缓和了一些,男人又说:“其实,她跟我争财产,要股份,目的不是为钱,她真正的目的就是不想离开我。公司是我一手创建的,我对公司的感情超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境地,所以她以为,我最后一定不舍得放弃公司,就会和她在一起了。可我宁愿放弃一切,也不想再和她在一起,因为我找到了我的真爱。”

    男人的话激荡着展明旭。

    一整天,展明旭都在思索着男人的话,为了真爱,可以放弃一切。

    下午四点半,展明旭等候在学校门口,接上天睿回到家里。

    韩秀美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明旭哥,你先去睡一会儿,饭好了,我去叫你。”

    展明旭看着儿子,“宝贝,爸爸去歇一会儿,你先去写作业。”

    “知道了爸爸。”

    等展明旭上了楼后,天睿进了厨房:“妈妈,我还要做什么?”

    韩秀美悄声说:“让爸爸留下来不走,你想要什么,妈妈都会给你买。”

    天睿赶紧说:“睿儿什么都不要,只要看到妈妈笑,只要妈妈高兴,昊睿儿愿意做任何事。”

    韩秀美摸着天睿的头:“宝贝,只要爸爸留下来,妈妈就会高兴,就会笑给你。”

    韩秀美这顿饭做到很晚,等所有饭菜摆上桌,已经是八点十分了,看着这满桌子的菜,韩秀美会心的笑了。

    她先去卫生间洗漱了下,简单地化了点妆,出来后,才去了卧室。见展明旭依旧在呼呼睡着,她爬上去,看着展明旭。

    那一年,她六岁,展明旭手拉着她的手,她仰起头:“明旭哥哥,你真的是我的丈夫吗?”

    展明旭愣了下,随即就笑了:“你懂得丈夫是什么意思吗?”

    “我娘说,丈夫,就是长大以后,白天在一起吃饭,晚上和我睡在一个床上的,就是丈夫。”

    展明旭用手刮了下她的鼻子:“你娘还说什么了?”

    韩秀美歪着头,摇了摇,突然又说:“还能亲嘴嘴。”

    展明旭这下站住了,看着韩秀美,“你娘和你说这个?”

    “这个不是我娘说的,是我看见花花姐姐和花花姐夫在一起,抱起一起亲嘴嘴。花花姐夫不就是花花姐姐的丈夫吗?那我和明旭哥哥,是不是也能亲嘴嘴啊?”

    展明旭看着韩秀美,韩秀美也看着展明旭。

    已经十几岁的展明旭,那个时候已经俊俏的让满村子里的女孩儿喜欢着,那些大一些的女孩儿,见到韩秀美都用手戳她的额头,说她小人一个,就霸占了最俊俏的明旭哥哥,让她们没有了机会。

    展明旭看看四下里无人,突然低下头,在她的嘴唇上了一下,随后支起身子,看着她。

    韩秀美被展明旭突然的震了,呆呆地看着展明旭。

    展明旭伸手摸着自己的嘴唇,然后舌尖绕着圈,舔了嘴唇,呢喃着:“好香。”

    “真的香啊,我早上用的是香香牙膏刷牙。明旭哥哥,那我以后天天用香香牙膏,明旭哥哥就能天天亲到香香了。”

    展明旭的脸一下子红起来。

    韩秀美摇着展明旭的手:“明旭哥哥,我也想哥哥的香香。好不好?”

    展明旭又四下里看看,低下头。

    展明旭的心揪了揪:“饭好了吗?”

    “刚刚做好。”

    起身,去了饭厅,看着满满一大桌子美味佳肴,不由地粲然一笑,招呼天睿吃起来。

    十点半,在儿子的床边讲着故事,直到儿子响起轻微的呼声,展明旭这才出了儿子的卧室。

    韩秀美不在客厅,卫生间里传出水流声,展明旭走过去,“秀美,我、走了。”

    韩秀美没有说话,回答他的还是水流声,展明旭想,大概韩秀美没有听见,就进去了。

    米苏回绝了容以深的好意。

    这一项工程价值十几个亿,米苏自问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承担如此重要的工作。

    而容以深说,她可以边干边学,他会派得力干将帮助她。

    米苏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其中一定会有一定的含义,可她不想到最后知道了那个含义后,无法收手。

    笑了一笑,挥手告别了容以深。

    转身之间,她的心又陷入了迷茫中,她想起来了被扯断的项链,项链早不断,晚不断,偏偏在这个时候断裂,原本她不是个迷信的人,可就是这么巧,戴了十几年的项链,偏偏在她和展明旭闹婚变的时候被扯断了,难道不是预示吗?

    展明旭说一定会和韩秀美分手,可真的能够做到吗?就如叶语说,孩子在中间,展明旭不能不管孩子,那么,只要见孩子,就会见韩秀美,时间长了,韩秀美若是主动上身,展明旭又怎么可能抗拒得了,如果能够抗拒,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一直在一起?

    米苏晃荡在街道上,她不想回家,每到周一到周五,女儿都是在母亲家里,而她和展明旭中午也是不回家的。此时的她,不敢去面对那个空荡荡的家。

    米苏一直在街道晃悠着,出了这家,进那家,时间随着的她晃悠,到了中午。

    她拿起手机想给展明旭打个电话,想约他一起吃午饭,可拨了几次,都是拨到中途放弃了。

    她不想把自己的心绪带给展明旭,律师办案子,最需要的是集中精神。

    还有一点儿,她暂时还不想让展明旭知道她被炒鱿鱼,若是他知道了,一定劝她不要再上了,可她不能不上班,全职太太的生活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漫无目的地晃悠,已经把米苏的耐心晃倒了极致,她从未这样颓废过,尽管这些年一直承受着展明旭的霸爱,可那是她愿意承受的,所以,她一直是积极向上的生活着。

    积极向上?这是父亲常说的一句话:苏儿,人活着,首先要有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想要做的事情才能做成。

    “爸爸!”米苏呢喃了声,泪水滑落下来。

    “要车吗?”一辆出租车慢慢过来。

    米苏坐了上去,两个小时后,到了下关镇,然后又坐上拖拉机去了云义村,因为父亲葬在这里。

    米苏一直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把父亲葬在这里,这里交通不便利,所以,只有清明节那天才能过来祭奠父亲。

    而她第一次祭奠父亲,还是在她满了十五岁之后。可父亲去世的时候,她已经七岁了。

    父亲的墓在村子的后山里,拖拉机进不去,米苏提着东西步行走着。去后山,不走村道,走的是一条僻静的放羊道,此时,静静的,只有米苏的身影。

    父亲的墓,没有那种大墓碑,只是简单地写着父亲两字,米苏立。

    母亲说,要等她和父亲团聚时,一起竖墓碑。

    “爸爸,苏儿来看您了。”米苏跪倒在父亲墓前。

    一路上,米苏想了很多很多的话,可是到了父亲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父亲留在她印象中的都是笑容,她找不到一丁点不开心,而之前,自己每次来,也都是开开心心的,如果现在诉说心中的痛苦,父亲一定会为她担心的,米苏想了想,说道:“爸爸,今天在附近办事,想着很久没有见到您了,就过来看看您。爸爸,你还好吧?”

    “爸爸,妈妈很好,您别担心,我会替您好好照顾妈妈的。”

    “爸爸,我也很好,您也不用担心。”

    “爸爸,我真的好想把您带回市区附近,再给您买一座漂漂亮亮的家,那样,我就能时常见到您了,可妈妈说,您喜欢这个地方。”

    米苏一直在和父亲唠叨着,却不知道,晴好的暖阳悄悄退了下去,阴暗的乌云慢慢压在了头顶上,直到一声炸雷把米苏震醒,她才看见了,自己周身陷入了一片阴冷中。

    一场大雨蓄势待发了。

    “爸爸,要下雨了,女儿回去了,再过些日子,我会和妈妈一起来看您。您要是想我和妈妈了,就来看我们,您想要什么,也记得告诉我们,来的时候,我们会带来给您。爸爸,再见。”

    米苏给父亲磕了头,站起来,赶紧往山下走。

    又是一声炸雷响,雨点儿就跟着落下来,米苏举起包挡在头顶上,没一会儿,小雨点变成中雨,米苏的衣服全被浇湿了,夹杂着空旷的山风,米苏冷的打哆嗦。

    就在快要走下山坡时,又是一声炸雷响,炸得米苏一害怕,身子一哆嗦,脚下一歪,滚了下来,头碰到了一块大石头上,米苏失去了知觉。

    看着米苏难受地离开,裴凯歌的心也如刀割一般,他知道,米苏很喜欢这份工作,所以做的很认真,也很开心。可现在却因为那个破应酬丢掉了,她的心有多疼,他能够感应到。

    都是自己害她的,如果当初替她拦下来,也就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正在裴凯歌懊恼时,赵永利来到了办公室。

    看着赵永利,裴凯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都是因为他出的馊主意,让米苏出面,才把米苏逼走了,他更是罪魁祸首,想到这个,裴凯歌就很冷:“赵总有事吗?”

    赵永利笑了笑,“你爱上她了?”

    裴凯歌依旧冷冷地说:“是又怎么样?”

    赵永利打了个响指:“是个男人,不过,米苏和展明旭很恩爱,裴经理你?”

    “如果你是来奉劝我这个的话,你已经说完了,可以请了。”

    赵永利耸耸肩:“廖总让我过来劝告你,别为了一个女人意气用事,更何况还是一个已婚女人,更别把自己搞成了小三儿,那就不好了。”

    裴凯歌一拳打了上去,“你就一粪渣。”

    为了米苏辞职,公司的高管层全部知道了他对米苏的情感,估计一会儿人,整个公司也会知道了。唐思思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打了米苏一巴掌。

    赵永利知道裴凯歌是唐思思的的表哥,更知道唐思思和牛胜利的关系,就算是此时恨的压根咬断,他也只能带血肚里吞。擦去流出来的鼻血,赵永利竟然微微一笑:“裴凯歌,你有种,我赵永利惹不起你,但是,你记住了,这一拳,不是白打的。”

    裴凯歌冷冷一笑:“我等着你打回去。”

    赵永利出去后,没等几分钟,牛胜利就又进来:“凯歌啊,你这是干什么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在这里,米苏还有机会回来,你走了,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裴凯歌知道,牛胜利是为了唐思思来劝说的:“牛总,谢谢您的好意,既然已经辞掉了,就不想再倒退回来了。”

    牛胜利想了想,又说:“你真的不管思思了?你一直知道她对你的心思,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

    “思思在我心里,就是亲妹妹,我能给她的只能是亲哥哥疼妹妹的感情。”

    牛胜利哀叹了一声:“凯歌啊,我懂,米苏的确是个好女人,我也看好她,但她毕竟已经结婚了,你再怎么喜欢她,也没用的。如果让你姑姑知道了你的这份心思,她又要难过了。”

    自从被裴家收养,这个姑姑就对他如亲儿子一般,比养母对他还要好,所以,他才会对思思那么疼。

    “姑姑那里我事后会解释的,想必姑姑能够理解我。牛总,再次谢谢您。”

    离开了公司后,裴凯歌就去了北广路,他的大学同学文修远,在北广路上开了一家室内装潢公司,一直邀请他参与。因为不舍得离开米苏,他一直没有去。

    现在米苏不在了,他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也许,他还可以把米苏带到这个公司去,只是怕米苏心中有顾虑,不肯去。

    文修远听到裴凯歌说加盟他,高兴地双臂一伸,来了一个拥抱:“我终于盼到了这一天了,你小子,差点儿把我变成了望夫石。”

    裴凯歌拽开文修远:“千万别,我可不是你的那盘菜。”

    “老裴,虽说公司不大,但已经上了轨道,生意逐渐多起来,咱俩一起联手经营它,我相信,一定会有好的前景的。”

    裴凯歌看着文修远:“你是说,让我入股公司?”

    “是,尝试着自己做老板。当然,你如果只做我的副总,我一样欢迎,薪水待遇按照市场走。”

    裴凯歌想了想说道:“好,我入股,还有,我要带一个人进来,职位是我的秘书。”

    文修远笑道:“由你安排。”随后又诡异道:“是女人吧?你的女朋友?”

    裴凯歌拿起桌上的一本书扔了过去:“少八卦啊。人来了,不许开玩笑的,开走了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出了同学公司,就看见在大街上晃悠的米苏,那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再次激起裴凯歌的心痛,于是,他跟在了米苏后面。

    一路跟着,心痛一丝重过一丝,直到跟到了云义村。看到米苏跪倒在一个墓前,心痛终于撤出了一弯泪水,窝在了他的眼睛里。

    裴凯歌的心专注在米苏身上,所以,也忘记了老天爷正在悄悄变化,当第一声炸雷响起时,他才着急了。紧跟着雨滴落下后,他更是急死了。

    这个位置是村子的后山,远离着村民的房屋,根本不可能快速回去。而自己怕米苏发现,藏在这个窑洞里,离她也有一段距离。

    就在裴凯歌犹豫是否要出去的时候,就见米苏滚下了山坡,一动不动了。这一下,他的心仿佛被撕了一样,再也不想顾忌了,飞身奔下去,到了米苏身边,米苏的头撞在一块大石头上,被雨水冲出了血。

    裴凯歌赶紧抱起米苏进了自己刚才躲避的窑洞里。

    这个窑洞是放羊人避雨的地方,里面有火炕,被褥、还有柴火,简单的生活用具都具备。

    裴凯歌把米苏放在火炕上,又脱下自己的白衬衣,撕了一条,裹住米苏的头,也顾不上卫生不卫生了,抓起被子盖在米苏身上,然后把柴火点起来,窑洞里立时暖和起来。

    他很想回村里找人,可是,又怕万一来个什么人,米苏危险。他过去,坐在火炕边,轻轻抬起米苏的头,见没有新的血再渗出,裴凯歌这下才放了心。

    裴凯歌看看自己的西服也都是泥巴巴了,米苏的衣服也是一样,这可怎么办?这样湿的衣服裹在身上,身子怎么受得了。

    他拿出手机,可是,信号微弱,根本打不出去,想要联系市区,只能回到村里,用固定电话才能行。

    眼见着米苏开始发抖,裴凯歌一步也不敢离开,最后,上炕,把米苏紧紧抱在怀里,裹紧被子,米苏好像才好些。

    外面的雨还在下,可米苏的身子越发地滚烫起来,裴凯歌是干着急没有一点儿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米苏。

    米苏开始说胡话了,“不要,不要……”

    裴凯歌的心丝丝的痛,尽管他不知道,米苏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能够感觉得出,她真的出问题了。

    看着米苏皱起的额头,裴凯歌的手不由地摸上去,轻轻触着,“米苏,没事的,有我在,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会守护你一辈子,就算是躲在背后,我也无怨无悔。”

    话落,一滴泪水递在米苏脸上。

    米苏动了下,身子紧紧抵往裴凯歌怀里又靠了靠,手探了上来,一下子抓住了裴凯歌的手,紧紧拽住。

    裴凯歌一震,内心欢喜了起来,“米苏,我不会放开的,只要你愿意。”

    一个人跑进来,裴凯歌惊了下,随后却是惊喜,“老叔。”

    被叫的老叔看着裴凯歌怔了下,“凯娃子,你怎么会在?”又看见裴凯歌怀里的米苏,手一指,“这是……”

    裴凯歌赶紧说,“这是我同事,来上坟,被雨给淋了,下山坡时,滚了身子,头给撞在石头上,撞昏了。”

    “上坟?”老叔怔了下,随后说,“要紧吗?”

    “我不知道,倒是,头上没有再出血,我想去村里找人,可是,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老叔,你来的太好了,你在这里,我去找人。”

    “等你回来,再带她回去,耽误多少时辰。”

    “可我不能让她再淋雨了啊。”

    老叔到了洞的紧里面,在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些雨披来,还有伞,“你背上她,我给你挡起来,直接去你康大爷家里。”

    裴凯歌赶紧给米苏穿上雨披,自己也穿了一件,然后,背起米苏,出了窑洞。

    雨下的还是很大。

    脚下的路已经泥泞不堪了,深一脚,浅一脚,好几次差点就摔倒。终于到了村里,进了康大爷家。

    康大娘见是裴凯歌,也是惊喜万分,“凯娃子,你咋……背上是谁?咋的啦?”

    老叔说,“他大娘,去找干衣服来,先给这娃子换上。”

    康大爷握住米苏的脉搏,一会儿后说,“不打紧,我给她针灸一下,一会儿再喝点姜汤就好了。”

    “真不要紧?”裴凯歌还是有点不放心。

    “你康大爷要说没事,那就没事,你别担心了。”

    康大娘在屋里给米苏换衣服,裴凯歌也在外屋换衣服,换的时候,裴凯歌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老叔哀叹了声,“真是城里的娃子,吃不住一点苦啊。”

    裴凯歌笑了,“那是啊,谁也比不过老叔您,老当益壮。”

    康大娘出来后,康大爷就进去了,大娘去熬姜汤。裴凯歌进去看了眼米苏,就又出来,“老叔,我回去了。”

    老叔看了他一眼,“不等那个娃子醒来了?”

    “别告诉她我来过了,就说,是您老人家看见她,把她带到大爷这儿的。”

    老叔闷声骂了一句,“傻娃子。”

    裴凯歌笑了笑,出了屋子。雨还是下着,但裴凯歌的心却不再阴郁,满心的欢喜荡漾在脸上,脚下的步子竟然有了小孩子的蹦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九叔首徒〕〔开局五百亿〕〔八零神医小娇媳〕〔神奇宝贝之灾厄〕〔医路青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