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重生校园:带着系〕〔校花的王牌老公〕〔杀戮美学〕〔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都市超级高手〕〔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美女总裁的近身武〕〔大夏纪〕〔大明之雄霸海外〕〔碧溪传人之邪体〕〔我就是圣光〕〔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天下剑宗〕〔贴身狂医俏总裁〕〔剑骨〕〔极道主〕〔这个故事有点扯〕〔诸天剧透群〕〔太虚圣祖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75章 担心
    “裴经理,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裴凯歌看出了米苏的内心,为了不想她为他担心,就淡淡一笑,“饭局结束了,就来轻松一下。我也喜欢打麻将,我可以加入吗?”

    米苏笑了,“那就一起玩会儿吧。””

    于是四个人坐在了牌桌前。

    米苏前脚走,裴凯歌后脚就跟了上去,一直到米苏回到家。但是他没有立刻离开,一直在小区外面晃悠,没一会儿就见米苏出来,他本想上前去说话,又觉得不妥。见米苏打电话后,叶语和莫菲先后到了门口,跟在后面一起来到金百合。

    刚玩了一会儿,米苏的手机响起来,米苏看了一眼,眉头一皱,按掉了。

    米苏刚按掉,莫菲的又响了,“是他的。”

    莫菲刚按掉,叶语的又响起来,“呦,稀奇了,竟然会打给我。”

    裴凯歌站起来,“我去下卫生间。”

    米苏笑笑,没有阻拦,她不想让裴凯歌知道她的婚姻出了问题。等裴凯歌出去后,米苏点点头,叶语按了免提。

    “米苏和你在一起吗?”

    展明旭的口语很僵硬,看来还再生叶语的气,只是没有办法才打来找她。

    叶语看看米苏,米苏摇摇头,“不在。”

    展明旭就挂了电话。

    叶语无奈一笑,“这下完了,我和你家的,算是结下梁子了。”

    静默了会儿,叶语说,“他还是在乎你的,你好好想想,别冲动。小三刚兴起的时候,女人大多数都采取离婚,可是后来都后悔了,因为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首先就是孩子的问题,因为孩子,夫妻俩人还得要见面。所以现在,很多女人不再走离婚这条路了,她们想办法挽回婚姻,过平稳的日子,毕竟,建立一个家庭,维持到现在不容易,孩子更需要一个健康安稳的家,除非是那种特别暴力的,不能给孩子带来安全的家庭。你和展明旭是恩爱的,心诺需要这个家庭。”

    米苏沉默着,的确是,现在因为小三离婚的女人很少了,大多数女人拉起了争夫争婚的持久战,用魅力柔情也好,用苦肉计也罢,总之都是在竭尽所能。但是,她们心里都明白,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孩子,因为爱情在男人出轨的时候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每看到这样的事例,米苏就心痛,为什么女人要忍受这样的残酷,男人出轨,他的妻子擦擦眼泪就又接纳了他,女人出轨,却是擦擦眼泪提着行李离开了家,这就是s国的男人与女人的文化。

    米苏对于这个结局很是愤然,若是自己,她断然不会在接纳这个从心灵到身体彻头彻尾的背叛者,她甚至认为那是无比肮脏的事情。

    现在,她遇上了,比起别人来,她更惨。但她也知道了事情不是她想象的那个样子,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一元二次方程的解答过程并不简单。

    “你现在不单单是一个女人,一个只想要爱情的女人,你还是一个母亲,作为母亲,首先是为孩子想,其次才能是自己。十来年了,你和展明旭一起的日子是幸福和快乐的,我想你不会否认这个吧?只要你原谅他,你们以后的日子仍旧会是幸福的,只是不太快乐了。因为他和韩秀美不可能断掉,一个不争不求不闹的还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作为男人,一则是他的成功之作,二则就是责任和道义,所以,他是不可能离开她的。”

    米苏抬起头来,看着叶语,“你是说,幸福是一回事,快乐又是一回事?”

    “对,这是两个点。”

    莫菲呸了叶语一口,“我说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不快乐了,何来幸福,既然幸福了,又怎么会不快乐。叶语,别给我来这弯弯绕了。昨天你还气势汹汹的,今天咋突然变味儿了,展明旭给你灌了什么样的迷魂汤,让你放出这样的臭屁来?”

    叶语伸手打了莫菲一巴掌,“我现在过着的就是你所说的这个臭屁式的生活。我住着三百平方的楼中楼,开着还算可以的车子,手里还有着很多的票子,有一个还算是体贴的男人,还有一个乖巧伶俐的儿字。和那些整天为生计发愁,住着简陋的房屋而苦恼,穿不上好衣服而辛酸,刮风下雨还要穿行在街上而受罪,为孩子买不到心爱的东西而揪心,为不挣钱还在那里花钱赌博的男人而心痛,你说,和她们比,我不幸福吗?可是,这个还算是体贴的男人同时也体贴着其她的女人,对于女人来说,是不会快乐的。”

    叶语的话的确有道理。

    三个人就又沉默起来,过了会儿,叶语说,“这裴经理真够懂事,知道咱们要说悄悄话,就躲开了。”

    米苏轻轻笑了笑,“他的确很体贴下属,是个不错的人。”

    莫菲对着米苏很暧昧了一下,“知道吗?昨天,就是他,把你送回家的,你是不知道,他抱着你,那个姿势,太……”说完,还眨巴着嘴,似乎是很香甜的东西在嘴边留下痕迹。

    “什么?”米苏惊叫了声。

    “米苏,他好像对你有意思,你就没有发觉吗?”叶语也神秘地说。

    米苏眼睛一闭,我的天啊?难怪今晚上他用那样的方式劝慰自己。眼睛一睁,站起来,“走啦,不打啦。”

    拉开门,裴凯歌站在门口,米苏的脸色越发的绯红,逃也似地跑开了。

    裴凯歌一怔,“怎么啦?”

    叶语哈哈笑着也出去了,莫菲说,“她知道你抱她回家的事情了。”

    裴凯歌惊了下,随后轻轻笑了。

    展明旭不知道米苏去哪儿了,只好等在家里,可他的心一直狂跳着。米苏心情不好,如果喝醉了,那个男人会不会趁机沾染米苏?万一真的、那样了?怎么办?他能隐忍不发吗?

    展明旭就这样想着,听见开门声,赶紧站起来,到了门口。

    米苏进来,见展明旭站在门口,心里就又荡起丝丝的痛,眉宇不由地就皱起来。

    展明旭却问道,“你去哪儿了?”

    米苏看着他,眼神里慢慢涌上一层冰雾,话语就冲了出口,“你还有资格管吗?”

    展明旭怔怔的。

    米苏进了书房,关上了门,上了床,泪水就又下来了。可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开了电脑,上了qq。因为很少上电脑,她的聊友不多,男性就更少,因为很多男人一上来,不是要视频,就是要相片,在她看来,这样的男人,就是色狼,不就是聊天嘛,干嘛非要知道对方相貌,所以,这样的人她立马就把他拉倒黑名单去了。

    如今,她的男性聊友里,偶尔还聊一下的就是那个叫‘今生等你来世缘’他从未要过视频,也没有要过相片,一年来,为数不多的聊天里,也大多聊得都是一些电影啊、幸福生活的点滴啊,因为他当初加她的请求上写道:你说你很幸福,所以想和你聊聊。

    米苏的昵称是:我很幸福。

    看着这几个字,米苏再一次泪流满面,现在的我还幸福吗?

    今生等你来世缘的头像闪烁着,点开来,是他的留言,时间不等。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好吗?好久没见你上来了?

    今生等你来世缘:在忙什么呢?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真的幸福到连电脑都懒得碰吗?

    今生等你来世缘:真的是好羡慕你。

    今生等你来世缘:今天突然很想你,很想和你说说话,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说这样的话,可今天真的好想说一句。其实,我无论再忙,睡觉前,总是要上来看一看,你在不在?可你依然不在。

    这最后一条是零点的,十分钟前。他说的没错,很少的聊天中,她也奉行着,不说敏感话的原则,他一直遵守着,今天他竟然说想她,估计是有了什么太想说的事情了。

    对于这个男人,米苏几乎没有了解,因为聊天中,她从未问过他个人的任何事请,而他自己也从不说。不过,他在米苏心里一直有着一份感觉,那就是,他很沉稳、很儒雅、很敦厚,应该说是个好男人。

    可今天,米苏不再这么想了,展明旭也是这样的形象,但仍旧在外面有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可见,外表和言行还是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品性。

    米苏改了自己的昵称,但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已经不幸福了,想了半天,叫了:雨中百合。

    雨中百合:你好,真的是好久不见了。留言看过了,虽说违背了我的聊天原则,但此时,我还真有点感动呢,看来,喜欢听人甜言蜜语是人的天性,我也不例外。

    雨中百合:你不用羡慕我,幸福与否,只有自己知道。

    雨中百合:你说有话想对我说,很遗憾,当时我不在线,无法听你说。明天晚上,不,已经算是今天了,若是没有事情,我会上来的。不过,千万不要是情感方面噢

    ,因为我不是情感专家,也没学过心理学,解答不了这方面的事情

    雨中百合:好了,我下去了。祝你快乐。

    发过去后,泪水止不住地又流了出来,曾经的自己只要有人说她幸福,她就快乐死了,那时的她真的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每天嘻嘻呵呵的过着每一天,为了这份幸福和快乐,她放弃了大好的前程,只是想做个普通女人,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女人,却没想到,幸福和快乐是虚假的,它的背后隐藏着让她难以接受的肮脏和背叛。

    刚要关电脑,一个激动的表情闪烁了过来,紧接着就又一个大哭的。

    米苏惊诧了,这家伙竟然还在线:不至于吧?

    今生等你来世缘:太至于了,你知道你有多久没露面了吗?不过,这么晚了,怎么会在线?尽管我很想你在线。

    雨中百合:是吗?那你说说你有多想我呀?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发生了什么事?

    雨中百合:没发生什么。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违反了自己的原则。

    雨中百合:不就是说一个想吗?反正都是假的,我又何必那么假惺惺,搞得那么虚伪呢?你说是不是?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的思维和意识发生了质的变化。还有,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段上电脑,这也是一个信号。更明显的是,你的昵称修改了:雨中百合,这是泪水的表示。

    今生等你来世缘:你一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好吗?如果你把我当朋友。

    米苏不想说,以前说的那么好,如今再让她说不好,还真是做不出。再说,和一个男人诉说自己的婚姻不幸,太暧昧了。

    雨中百合: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每个人都会偶尔做一次违背常规的事儿。那你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在电脑上,难道你老婆出事了?给你带回来了你很不喜欢的礼物?

    今生等你来世缘:(⊙_⊙?)。

    雨中百合:(*^__^*)

    嘻嘻……

    今生等你来世缘:什么不喜欢的礼物,你这骂人的水平还真是不低呀。

    雨中百合:看看,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能乱说别人,却不许别人说你。

    今生等你来世缘:我那是关心你,为你着急,不领情,还骂上了,真是……

    雨中百合:真是狗咬吕洞宾是吧?

    今生等你来世缘:那是你说的。

    雨中百合:说话不能平等,就不说了,再见。是不见。

    米苏迅速关了电脑。其实,米苏不是生气,而是不想再说了,她突然感觉到了无聊,在这里,能够得到什么?安慰吗?这样的安慰有用吗?能够替自己解决什么吗?

    什么也不能?

    发生的依旧在发生。

    不能跨过去的依旧还在僵持着。

    心情不好还在延续。

    还有,明天上班还要去。

    上班?米苏的心咯噔了下,和容以深的应酬被她搞砸了,明天去了公司,会不会被炒掉?

    如果和展明旭离婚了,那么以后的生活就要依靠自己了,没有工作是万万不能的,更何况,自己很喜欢这份工作,真的要丢掉了,心里真的很难受。

    怎么办?

    依旧是翻来覆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却又被噩梦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完,站在大卧室门前,她的衣服还都在大卧里。

    推开门,展明旭还在睡。米苏轻手轻脚地过去,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就在出门的瞬间,她转脸看了下床的的人,依旧睡得香甜,心,又难受起来,他的样子告诉她,似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请。

    展明旭大概吃定了她,她爱他,根本不可能离开他,所以,他才会这么漫不经心。

    是吗?自己真的爱到离不开他吗?一路上,米苏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没想到,唐思思又比她来的早,见米苏进来,她嘲讽地笑道,“呦,是不是怕被炒鱿鱼啊,今天早早的就到了。”

    米苏知道,从今天开始起,她不能和以前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于是,面对唐思思的挑衅,她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出任何的话来,去了自己的座位上。

    唐思思得意地笑起来,“米苏,反正就要看不到你了,给你个面子。”

    米苏的心震了下,看来,被炒掉是铁板钉钉了。于是抬头看着唐思思,轻轻一笑,“谢谢。”

    办公室里其她人都来了,就裴凯歌没有来,一直到中午午饭时间,都没有到,米苏的心隐隐不安起来。

    难道裴凯歌因为她被辞退?可又觉得不可能,她这个事主还稳稳地呆在办公室里,他怎么会被辞?要是他被辞退,唐思思不可能那么高兴,而且还是特别的高兴?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出去做了。

    米苏的心就这样一直惶惶地,直到下午五点半,裴凯歌还是没有来,米苏的心开始沉重了。等其他人出了办公室后,她给裴凯歌发了一条信息:裴经理,你没事吧?

    裴凯歌很快就回复过来:没事,别担心。

    米苏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裴凯歌又回过来:我会为你争取的。

    米苏的心感动起来:谢谢你裴经理,我也没事,就算是被辞退也没事,再去找别的单位,所以,你别为我得罪领导,我不想因为我连累你,到时候,我会内疚的。

    裴凯歌发过来一个鼓励:别这样想,能被你连累,这是我的荣幸,再说,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只要有能力,哪里都有岗位。

    米苏再次说了谢谢,之后又说:祝你快乐。

    裴凯歌也说:明天的太阳依旧是灿烂地升起,一切都是美好的。高兴起来,知道吗?如果有事,我会随时出现。

    米苏的心扯了下,看着这几个字,呆愣了一会儿,没有再回复。

    裴凯歌似乎也感应到了米苏的内心,也没再来信息。

    就这样静静地待了会儿,米苏把手机放在包里,抬眼环视办公室,之所以今天还呆在这里,想必因为是周五,等到周一,辞退信就派发了。她想了下,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等到周一离开的时候,也省事了。

    刚收拾好,叶语的电话就过来了,要和她一起吃晚饭。饭店里,叶语的手机一直响,可她就是不接。

    “还在和张泰闹别扭啊?行啦,别不省事了,昨天还在和我讲幸福和快乐,咋,现在想放弃幸福,寻找快乐啦?是不是觉得快乐比幸福重要啊?就你这德行,过惯了幸福的日子,沦落到快乐的日子里,你就等着哭吧你。”

    叶语笑了,“你小子顿悟的还蛮快的嘛。”

    不一会儿,珊珊的手机又响了,叶语看了下,有点愣,却站起来,走了出去。

    米苏嘀咕道,“这家伙,搞什么幺蛾子。”

    打了一会儿,叶语进来了。

    米苏问道,“谁的电话?还要避开我?”

    叶语切了一声,“咋,和你是闺蜜,就要对你完全开放吗?就不能有点隐私什么的?”

    米苏看着叶语。

    叶语赶紧说,“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一个朋友叫我去喝酒呢。我拒绝了,行了吧?”

    米苏说,“一连几天晚上都在外面,你还真当自己是单身贵族啊。”

    叶语求饶地说,“我的妈,我都说了我不去,你还唠叨啊。”

    米苏看着叶语,“你最好说的是实话。”

    饭后,叶语把米苏送到小区门口,就走了。

    米苏觉得叶语接的那个电话有古怪,所以,等她一走,米苏就打车跟了上去,直到一个酒吧门前,见叶语的车停下后,她急匆匆冲了进去。

    米苏越发疑惑了。

    这家伙,竟然骗我,看我进去给你好看。可是,就在快到吧台时,她怔住了,吧台前不只有着叶语,还有展明旭,展明旭身边还有一个时尚妖娆的女人,女人挽着他的胳膊,样子极其亲密。

    米苏使劲稳住自己的心绪,走过去,“叶语。”

    叶语转脸,见是米苏,惊住了,“米苏,你……”

    展明旭身边的女人跟着转过来,准确地说,是个女孩儿,很年轻,她的相貌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了。她对着米苏笑了笑,然后再展明旭耳边耳语了下,展明旭立刻叫喊起来,“米苏?米苏在哪里?”一边叫喊一边站起来,一转身,和米苏面对面。他看着米苏。米苏也看着他。

    展明旭嘴里嘟囔着,“米苏,你怎么,又来,这里了,不是说,你不要来的吗?”一边说手已经拽住了米苏,看样子想要离开。只是,他喝得太多了,拽拉米苏时,倒把自己拽的差点摔倒了,被那女孩儿架住了。

    米苏对着叶语,“你接的电话应该是这件事情吧?”

    叶语过去把那女孩儿推开,挽住展明旭,说道,“我不想你生气,就没告诉你。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

    展明旭还在说,“米苏,回家,回家。”

    米苏伸手招来俩个服务生,让俩人帮忙把展明旭架进叶语的车上去,女孩儿拦住服务生,想搀扶,米苏淡淡地说,“你认为你合适吗?”

    女孩儿笑了,“我是明旭的学生,喜欢他的古典文学,所以,我能够接纳古典文学里所有的一切。”

    她竟然叫他明旭,可见俩人关系不是一般了,米苏的心硬生生地被撕扯了,但依旧淡淡说道,“包括妻妾成群?”

    “妻妾成群,你不觉得这个词很美丽吗?前面几个衰老的女人,映衬后面年轻的女人。你说,在这样的映照下,男人会疼爱哪一个呢?你和韩秀美就是前面的女人,我就是后面最年轻的,明旭能够疼爱的,想疼爱的除了我,也只有我。”

    “你是年轻的,但你不是唯一年轻的。在你的后面,还会有更年轻的。”

    “但我有本事,让我是唯一的后面的那个女人。”

    “那你就等等看。”

    “就凭明旭告诉我一切,你就应该知道,明旭真正爱的人是谁了吧?我不会在乎所谓的名分,更不在乎那张证书。毕竟,你和韩秀美都给明旭生了孩子,在明旭的家乡很讲究后代的,而我呢,是个最最讨厌孩子的人。

    所以,我想要的只是明旭的爱情,其余的都不要。我的这种思维,明旭听了特别赞赏。你知道吗?明朝末年,钱谦益和柳如是的故事,他说,他比钱谦益还要幸福,因为柳如是是*,我不是。到现在,我仍旧是处女之身。明旭说,他会等我到洞房那一天再摘取我的处女之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推翻了世界历史〕〔娱乐之大明星的动〕〔灵域兵魂〕〔实力宠妻:影帝,〕〔重回二零零五〕〔夺舍了通天教主〕〔一宠成瘾:商妃很〕〔重生追爱:傲娇夫〕〔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京门女侯爷〕〔豪婿〕〔跃马大明〕〔转生成圣〕〔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帝妃成长手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