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隋唐大猛士〕〔美漫之道门修士〕〔开个诊所来修仙〕〔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家在东北〕〔深漂的光芒人生〕〔金珠传说〕〔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祖上八辈有神灵〕〔武侠之隐者神尊〕〔荡平乾坤〕〔都市极品仙尊〕〔重生学霸天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辅助称王〕〔剑气云阁〕〔为厨〕〔带我穿梭平行宇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71章 报仇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叫杨悦吧!”许欢颜自然是明白她们三人来者不善,可是,也不想再让哥哥和商容替她出面,她若是再跟以前那般逆来顺受,只会让杨凡更加变本加厉。她把自己的手从商容手中抽出,上前一步,直呼杨悦名字,“难道杨悦你的理解能力跟正常人不一样?

    大家都知道,孵出丑小鸭的那只蛋,根本就不是鸭蛋,而是天鹅蛋,所以孵出来的丑小鸭,才会在最后变成白天鹅……我是丑小鸭,孔欣欣和杨凡是美丽的鸭子没错,可是,我有一天会变成比鸭子、就算是很漂亮的鸭子还还美千万倍的天鹅,你们……却永远只是鸭子……即便是稍微的比其他的鸭子美那么一点,也逃脱不了鸭子的命运……即便杨琳嫁给我爸爸,她,也永远进不了许家门!

    这就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一类人,就凑不到一块……”许欢颜朝孔欣欣看去,“死缠烂打也没用,因为这个这个世界上,有一门学问叫做生物学,遗传是不可以改变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只能打一辈子的洞……

    自己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就别奢望着自己有一天能飞黄腾达,成为人中龙凤……即便是穿着香奈儿又如何?打扮的这么光彩照人,你也还是老鼠,变不成龙……”

    “你……你……你这个小三……”孔欣欣一听到死缠烂打一词,就仿佛被人戳到了痛楚一般,又听到许欢颜叫她老鼠,当下即羞愧难当,又怒火中烧,仗着自己的表妹和妈妈都在,也鼓起勇气,去戳许欢颜的痛楚,叫她小三了。

    许欢颜是最恨别人叫她小三的,因为自己的妈妈就是被小三害死的,她就恨死了小三,所有做小三的人,都是她痛恨的对象,不管她们做小三的原因是什么,破坏别人的家庭,让家庭中的小孩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就是不对的!

    所以,她绝对是不会做小三的,即便她爱死了那个人,如果他有了家庭,她也会离开!

    这一点,商容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再拜托了孔欣欣之后,才以单身的身份去追求许欢颜。

    “我不是!”许欢颜很确定商容是跟孔欣欣分手之后才来跟她在一起,否则她也不会同意,即便,那个人是孔欣欣!

    她不是小三,杨琳才是,杨凡也是,她们母女,一个在她爸爸和妈妈结婚之后,抢走了她爸爸,一个在她和宁少淮结婚的当时就把宁少淮抢走……他们才是小三……

    “你就是!从我跟商容在一起那一天起,你就一直在他的心中……不……在我们交往之前,你就已经霸占了他的心了……你就是小三……不折不扣的小三……卑鄙无耻……破坏我和商容的感情,破坏我的名誉!”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我怎么想是我的事!总之就是你抢走了商容……我表姐才是商容第一个女朋友……但是你抢了他!小三,犯贱!”

    杨凡一直在这件事请上纠缠,浑然忘记了,自己的母亲是谁,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她们母女俩个又曾经做过了什么,怎么伤害过许欢颜,这些,她此刻都忘记了!

    许欢颜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居心,可是为时已晚了,偶尔还有来等大明星下飞机来捕捉新闻的记者来也过来拍照,甚至录像!

    这些年,地铁,车站,机场,都有会有些新闻,如今这样母亲携带女儿和表妹来教训“小三”的画面,也是一篇新闻,现在的人,就喜欢在茶许饭后看看这些,打发打发时间,放到网上,也能赚取一些流量。

    而这一则“打小三”的案子绝对不简单,只要稍后查一查就会发现,这里出现的人,有蕾莎品牌的创建人及她的女儿,有邵华集团的千金,还有蕊丝集团的三大股东中的两个,明都的少东……以及其他身世显赫的其他名门公子……

    这些新闻和视频一旦被宣传出去,那后果就……

    这件事一旦被肆意宣传放大,小颜就深陷绯闻了,还是不利的绯闻,大家会觉得她是第三者,破坏别人的感情,对方还是蕾莎品牌创始人人的女儿……如果她形象大损,即便许家再有权,许忻再有钱,也不能挽回……

    “你们,是故意!”许欢颜脸色渐渐的不好看了,商容和许忻,也渐渐擦觉到了不对劲,果然还是老姜辣,杨悦一出手,就是这么致命的一招,如果许欢颜的形象在这个时候被破坏,今后就很难在时尚界立足了,杨悦此番,是来封她的路的!

    “卑鄙!不愧是孔欣欣的妈妈,杨琳的姐姐……”许忻愤愤道,上前去就想狠狠教训杨凡,总之自从卢卉被下药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对杨凡更加痛恨。

    “许忻!别激动,有人在录像呢!别破坏了小颜的形象!”卢卉是最了解许忻那比较暴躁的脾气的,平时到也没事,可是一旦遇到许欢颜和她的事情,许忻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尤其是对方还是杨凡那一边的人的时候,就更加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了。

    许欢颜现在是以设计师的身份回来的,今后是要在时尚界打拼的,倘若还没出师,就被杨悦给破坏了形象可不好!

    许忻回头看了一眼卢卉,她正看着他摇着头,示意他别过去。

    “怎么?想过来打我们么?一个大男人,打三个女人?要外人怎么看你?嗯?哦……我忘记了……”杨悦正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却被卢卉给阻止了,心里正不甘心,便想继续刺激许忻,连一年前的事情也给搬出来了,

    “怎么?想过来打我们么?一个大男人,打三个女人?要外人怎么看你?嗯?哦……我忘记了……”杨悦正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却被卢卉给阻止了,心里正不甘心,便想继续刺激许忻,连一年前的事情也给搬出来了,“你确实是会打女人的男人啊,去年杨凡家那件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啊……某个人莫名其妙的在超群大门口,狠狠地扇了我们小凡一个耳光……甚至还觉得不够……还想把她打得……”

    “就是啊,当时已经把我给打蒙了,莫名其妙的……”杨凡浑然已经忘记了当年许忻打她的原因了,这个丫头,素来就是这样的,做了一件好事,就满世界的炫耀,可是啊,一旦做了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很快就会忘记到宇宙之外了……

    杨凡忘记了,卢卉却没忘记,怎么都不可能会把那两天所发生的事情给忘记!

    那天,正是许欢颜送许欢颜去美国的第二天,前一晚,她亲口在电话这边跟许忻说分手,而后,想放纵一回,就下了出租车,随便选了一家酒吧就去里面喝酒,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遇到了杨凡,杨凡想找她麻烦没找成,就在她的酒里下了药,还找了几个年纪虽小,却很会玩的男生跟着她,对她动手动脚,幸好许忻及时赶来,把她带走……

    翌日,她和许忻和好,感情似火一般热烈。

    好啦,许忻和卢卉的爱情故事到此结束,下面是他们的儿子许昊天的爱情故事:

    米苏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喂-”

    手机里立刻传过来一声狮吼,“米苏,不想上,就别上,占着茅坑不拉屎。”然后,电话就断了。

    米苏真想抽自己一嘴巴,明明知道今天有个重要文件要给上司,昨晚上还和展明旭缠绵了半夜,累个半死,造成今天的迟到。她一边骂着展明旭,一边手脚并用地爬下床,进了卫生间,三下五除二,整理了自己,换上衣服,像闪电一样,飞出家门。

    一进办公室,刚才电话里狮吼的唐思思,怒目而视,“公司不是你家的,你没有资格把时间当消遣。按照制度,迟到五分钟,扣掉本月全勤奖,迟到十分钟,俩个月,类推,你迟到二十分钟,自己去算是多少。还有,立刻把今天的文件打印三十份,整理好,拿到我这里来。时间是半小时。”

    看着唐思思转身而去的背影,米苏恨不得上去踹她两脚,尽管预料到她会刁难,但没想到这么过分,四个月的全勤奖,那是2400块人民币好不好,能给女儿两个月的辅导费了。

    米苏不甘心,“唐组,迟到不假,但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公司是规定迟到扣奖金,可你见过这样扣的吗?”

    唐思思又转身过来,很不屑地看着米苏,“那你见过迟到二十分钟以上的人吗?”

    米苏冷冷一笑,“见过。”

    唐思思一怔,很不高兴地问,“谁啊,只要你说出来,我会照样执行。”

    米苏指指经理办公室,“裴经理到现在没到,不算这一次,上一次,迟到半小时,你扣过吗?”

    唐思思一时语毕,看着米苏。

    米苏轻轻一笑,“唐组,规章制度不会是只给我米苏一个人定的吧?哦,好像,上个月,唐组自己也迟到了五分钟,开资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扣掉全勤奖哦。”

    米苏说完,转身走去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开始整理文件。

    其实她不需要这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家庭,老公展明旭挣的银子足够她做一个小款女人了,但她认为,女人工作着才会是真正的美丽,所以,孩子一过百天,就雇请保姆,她就立刻出来工作了,直到现在。而她也不去争上位,只做她的小文秘,每天开开心心地,如果不是唐思思过分,她绝不会和她呛。

    米苏突然间的变化,不但让唐思思惊诧,就连办公室里其他人也有些惊讶,都看着米苏,不明白她今天是怎么啦,怎么敢和唐思思叫板。地球人都知道,唐思思的后台是总公司第一副总牛胜利,而牛胜利又和总经理廖加德是铁哥们,米苏难道不想干了?

    一贯高高在上被人巴结惯了的唐思思,怎么能受得了被挑衅,于是更加怒火燃烧,“米苏,不要仗着背后有人撑腰,就想拽起来。”

    所谓米苏背后有人,大家也都知道是指公司副总赵永利,他是米苏大学学长,米苏能够进这个公司,就是赵永利介绍进来的。

    米苏站起来,走到唐思思面前,满脸微笑,语言柔和,“唐思思,我再拽,也拽不过你呀,我背后的那个腰不过二尺七,你的那个腰可是三尺八的噢,所以,怎么拽也拽不过你。”

    “你……”

    米苏再次轻轻一笑,一个优雅的转身,之后,嘴巴变成了鸡蛋,眼眸成了圆圈?!

    裴凯歌站在门口。看着米苏的摸样,裴凯歌心里偷偷笑着,这个小女人竟然敢拿他做枪口了。

    见米苏发怔,办公室里这才看见了裴凯歌,赶紧坐了下去,低下头。

    裴凯歌走进来,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沉声说道,“我迟到了四十分钟,唐思思,记录吧。”

    裴凯歌的这一举动让米苏内心抓挠了:苍天啊大地啊裴经理啊,我可真的不是想针对您,实在是唐思思太过分了,我才把您老人家扛出来。

    唐思思得意地哼了一声,朝自己的座位过去了。

    米苏深呼吸了一口,不管了,爱咋咋地吧。她朝着裴凯歌给了一个很职业的微笑,就也朝自己的座位过去,正要坐下,“米苏,来我办公室。”

    “裴经理,我……”米苏终于弱弱地叫了声。

    邻桌的温美婷悄声说,“苏苏姐,没事,裴经理对你那么好,不会把你怎么着的。”

    米苏伸手在她的小脑壳上敲击了下,“再乱说,把你献上去。”

    温美婷却高兴地说,“好啊好啊,你就把我献上去吧。”

    米苏真是无语了,“你这小脑瓜里,咋就不想点别的?”

    “我就想裴经理,他人长得帅,又有善心,还有发展前途,正是我想要的。”

    米苏摇摇头,去了裴凯歌的办公室。唐思思对她不友好,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裴凯歌,因为她感觉出,唐思思爱上了裴凯歌,可裴凯歌却一点都不想搭理她,反过来却对她好的出奇,所以唐思思才会把怒火出在她身上,毫无理由地折腾她。

    站在裴凯歌对面,米苏轻声说,“裴经理,对不起,我不该说您的。”

    裴凯歌看着米苏,“扣掉你的四个月你心疼,所以,你就想拉个人,让他的心比你的更疼,这样,你就不疼了,对吧?”

    米苏怔愣着。

    裴凯歌突然笑了,“只要你的心不疼,我疼点儿没关系。”

    米苏的脸顿时绯红起来,眼眸垂落,“裴经理,要是没事,我出去工作了。”

    见米苏的娇羞摸样,裴凯歌的心再一次偷偷笑着,每天见到她,捉弄她一下,对于他来说,比吃了蜜糖还要甜蜜。愉悦中,转换了语气,“我替思思向你道歉。”

    裴凯歌话题的突然转换,让米苏再一次惊震了,不止如此,他竟然叫她思思?这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什么关系?莫非人家真的是恋人关系,只是不想暴露办公室恋情才装出来的?自己真是个脑残。

    眼见着米苏的表情,由惊震,变成生气,裴凯歌再次偷笑,“怎么?不接受吗?还是你在吃醋?”

    “吃醋?”米苏睁大眼睛看着裴凯歌,这是什么话?

    “我叫了个思思,你就变成这样了,难道不是代表你吃醋吗?”

    米苏深深地深呼吸了一下,镇定地看着裴凯歌,“裴经理,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不然,我只能辞职了,可我真的不想辞职,因为我很喜欢这份工作的。ok!”说完,转身就要走。

    “米苏。”

    见米苏如此,裴凯歌就不再嘻笑了,“米苏,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以后绝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保证。”

    米苏的脸色又微微红了下,“那,那我出去工作了。”

    “别急着走,我正有工作找你,你先坐下。”

    “其实,我是思思的表哥。”

    “什么?”米苏又惊诧了。

    “所以,我替她向你道歉,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她计较。”

    米苏这才嘟囔了一句,“我才没有呢。”

    “好啦,言归正传,说工作。”

    工作?米苏这才想起来文件的事情,一下子站起来,“对不起啊裴经理,你要的文件,我还没有打印呢。”

    “那份文件暂时别管它了,有一件更重要的工作,让你去做。”

    米苏纳闷地看着裴凯歌,“更重要?我只是个小文秘,能有什么重要的工作让我做?”

    “东山市万业集团的董事长要来西川市,今天晚上咱们公司老总设宴邀请,作陪人员里,有我,还有你。”

    “裴经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文案,从不参与这样的应酬,对不起,我不会去的。”

    裴凯歌看着米苏,“是老总亲自点你去的。”

    “老总?老总怎么会知道我这个小人物?”说完,看着裴凯歌,“裴经理,该不会是您拽我去吧?我绝对不去的。”

    “你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董事长不好女色,所以与性无关。”

    米苏一下子不悦起来,“他不好色,才找我,这要是好色了,也就不找我了,裴经理的言下之意,我很丑是吗?”

    裴凯歌这回体尝到了,小女人的思维,他哭笑不得,“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整了,你再决定你的心思。”

    米苏也觉得自己过了,“那,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裴凯歌这才继续说,“这个董事长年轻时候喜欢法律,但没有读成,所以,就有个心结,一旦遇到懂法律且又不古板的人,就喜欢探讨一番。”

    “法律?那干嘛找我,我是文学系,不是法律系的。咱们公司不是有法律顾问吗?顾问手下好像还有两个年轻女孩儿,长得还很漂亮,叫她们去不就得了。”

    “可这个董事长不喜欢听那些专业人士的那种探讨,就想和非专业人士谈论。”

    “这不是变态吗?这我更不能去了。”

    “听说你选修过法律,曾经模拟过一些案例,辩护时,别出心裁,不是那种死搬硬套,模拟法庭上赢得了好成绩。而你的口才那更是无人能及,就连你的教授都会被你作弄的无话可说。”

    米苏心里激起丝丝怒火,赵永利,你出卖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骂赵副总,他也是为公司着想,你知道这一单下来,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润吗?”

    利润,利润,除去利润,就没有点儿别的吗?米苏不屑地哼了一声后,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利润一下,我去了,有什么好处?”

    “五万块钱的奖励和一趟欧洲之旅。”

    “你不是说很利润的吗?怎么才五万块?别把小文秘当成废材。”

    裴凯歌越发不知道怎么办应对这个小女人了,“你不是不爱钱的吗?”

    “我是不爱不劳而获的钱,如果是我该得的,我是不会客气的。”

    “好吧,我会再给你争取的。”

    出了办公室,唐思思那杀死人的眼光砍了过来,嘴里也飞出一句,“再拽,也是半老徐娘了。”

    米苏怔了下,是啊,三十三岁的自己可不就是半老徐娘了。不过,她不想再和她理论什么了,不管怎么说,她是裴凯歌的妹妹,他说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要计较她。

    米苏就淡淡地笑了下,回到座位上了。

    唐思思还等着米苏和她呛嘴呢,没想到米苏乖乖地,到让她有点失落了。

    午饭后,裴凯歌给了米苏假,让她去修理自己,米苏就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名黛儿美容院。

    裴凯歌说买衣服,米苏看看身上的衣服,一条灰色修身七分裤,上面一件白色修身衬衫,外罩一件淡黄色镂空衣,简约清丽。

    既然这个老总不是个色鬼,如此打扮应该不会令他不爽,再说,自己不想刻意出讨好的范儿来。所以,决定不买衣服。不过,做做脸面,美美容还是要的。

    不想一个人发闷,就叫了闺蜜叶语,等叶语的时候,米苏翻看着这个不好*人的资料。

    姓名:容以深。

    年龄:40岁。

    学历: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

    婚姻:已婚。妻子全职在家。有一子,十二岁。

    “上班时间做美容,你还真是长胆儿了。”

    “人家都明目张胆地叫我半老徐娘了,我好歹也要长进一些吧。”

    “敢这样夸赞你的没别人,肯定又是那个唐思思。不过,简单的一句半老徐娘,会让你来美容院?”

    米苏就把晚上的应酬说了一下。

    “叶语有点怔,“你不是一向都不参与应酬的吗?今个儿咋变性了?不过,冲着那躺欧洲之旅,去去也还不错,你为这个?”

    “切-”米苏不屑了声,“我只是不想裴经理为难罢了,他对我挺不错,关键时候,我得挺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