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悍媳:妖孽夫〕〔快穿之盈满〕〔我从史前来〕〔别逼我继承万亿家〕〔我,继承了唯一的〕〔盛世书香〕〔最强技能系统〕〔叶唯陆霆琛〕〔系统叫我去女装〕〔都市之最强仙帝〕〔我在玄幻世界加点〕〔我真的是宰相儿子〕〔枯木令之无尽相思〕〔权倾南北〕〔男神宠妻日常2〕〔逆流纯金年代〕〔我的绝美女总裁〕〔总裁爹地霸气宠〕〔神医毒妃:嗜宠废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42章 现在
    可是,现在不一样的,自西藏回来之后,她才发现,事情并没有他当初所说的那般简单,他是刻意出现在西藏,出现在她的身边的。

    即便被人说她太多敏感或者是过于自恋,她也不想给商容任何不该有的幻想,对感情,她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更不是随便就开始一段感情的人。

    许欢颜酒量虽好,今夜也陪卢卉喝了不少,现在酒劲上来,大脑有些晕眩,便开了车窗,吹着晚风,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街道。

    一阵熟悉的旋律在安静的车厢内想起,直到歌手开始唱第一句歌词,许欢颜才想起来,这是维塔斯的《星星》,许欢颜正听得入神,歌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商容低沉而略带磁性的声音:“欣欣,什么事?”

    许欢颜闭上了眼睛,任由意识被本就不强烈的醉意侵蚀,耳边,商容的声音却清晰的传来:“我现在有些事……跟朋友……嗯……你什么时候回来……好,回来再说……”

    商容挂了电话,许欢颜也没有睁开眼睛,他收起手机,侧身看着斜靠在椅背上假寐的许欢颜,跟他所见她的第一眼不同,那个时候的她,被她爸爸的出轨和妈妈的去世影响,小小的一个女孩变得很憔悴,脸上的表情除了悲伤还是悲伤。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本的悲伤化成了冷淡,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仿佛只有把自己严实的与外界隔绝起来,才能好好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情不自禁的,商容伸出手,握住了许欢颜随意放在椅子上的小手。

    手上突然传来了干燥的温暖,许欢颜警觉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商容深情款款的眼眸。

    许欢颜怎么也没想到,睁开眼的同时,会看到这般看着自己的商容,瞬间便不知作何反应了。

    “我知道你累了,睡吧,到了我叫你!”柔柔的男声,很悦耳地传入了许欢颜耳中,如巫师的催眠曲,让许欢颜缓缓闭上了眼睛,却忘了自己还没有把自己的手从他掌中抽回来,可,刺客,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抽回自己的手。

    商容就这么握着许欢颜的手,最后还侧过身体,把她这边的车窗给关小,因为夜已深,所以司机也没开空调,因而车内的温度还不算低。

    在商容侧身来关车窗的时候,许欢颜能清晰地问道他身上特有的,类似于阳光一般的味道,跟任何男士香水和古龙水不一样,那似乎是特属于他的味道,很好闻,闻了之后比任何香薰都能让人放松,更多了一份所有人都不能给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不比她大多少,却总是能给她就连是爷爷和爸爸都无法给的安全感,许欢颜的心,第一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怪怪的,无法解释……

    假装睡觉其实是很累人的,许欢颜最后还是决定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车窗外的景物已经越来越熟悉了,酒精的作用果然强大,她只觉得一会儿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很久,许家,就要到了。

    时间太晚,许老打许欢颜电话的时候,许欢颜亲口告诉他商容会送她回来,所以,许老便不再等他们,先行回屋回去了。

    出租车才刚刚停在许家外院的大门前,许家大门就打开了,走出来的人是许忻,被许老命令等许欢颜回家只才可以回屋睡觉的人。

    “终于回来了,再晚点我可撑不下去了!”许忻搓搓脸,倦意却没有被他搓走。

    “对不起,哥哥让你久等了,我们还要送另外一个朋友回家,她家挺远的!实在不好意思!”许欢颜朝许忻走过去,充满歉意的抱了抱他。

    “说什么呢傻丫头,就算我累得躺在沙发上,我也要等你回来了才敢睡,你不回来,我睡得不踏实!”许忻在许欢颜放开他之后宠溺的揉揉她的头,把她原本就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长发弄得更加乱了,“容少,怎么样,介意在我家住一晚么?这么晚了你还回去?恐怕才躺下天就亮了吧!”

    “你都开口了,我再拒绝未免显得我矫情了,就麻烦忻少给我收拾客房去吧!”商容巴不得能住进许家,要把许欢颜这座国都,就要先把她附近的城池都给拿下,这样才能对她攻城略地,据为己有!事实证明,打入敌人内部,知己知彼往往是最有效的政策。商大帅哥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巴结许家每一个人的机会的。

    许欢颜自然也不能说什么,她若是在这个时候要商容打的回去,未免太不厚道了,反正伯父和哥哥都在家,他们也都跟商容熟,哥哥要求他住下就住下好了,反正房间多的是。

    许家的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许家祖上出过几位将军,也出过几个文状元,可谓文武双全,因而这大宅就算经过了解放前的动荡岁月,也没有多大的破损,加上许承志这些年做生意也赚了不少钱,因此也把许宅给翻修过,传统的设备能留的留,该去的去,先进的设备是一样也不缺。

    许家老爷子对许承志这个儿子虽然不满意,尤其是对他的婚姻,可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儿子也算块从商的料子,儿子把他老人家气得个半死,就多花他的钱敌过,毕竟,她总不能不要这个儿子不是!怎么说那个儿子也是许欢颜的爹,不看儿子的面子,也要看孙女的面子。

    许欢颜的房间在三楼,二楼是许老、许绍群和许承志的房间以及他们三人各自的书房,只是,许绍群和许承志两兄弟很少会老宅住,他们的书房和房间都空着。

    三楼的房间比起二楼的房间来要小很多,所以三楼的房间也比较多,许忻和许欢颜的房间是面对面的,其许的就是客房,商容被安排在许欢颜旁边的客房,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她跟商容和许忻道了声晚安,便开门进屋了。

    在车上闭眼假寐也算浅浅睡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许欢颜只觉得清醒了些,从衣柜里找出睡衣,进入浴室,趁着放热水的空档刷了牙洗了脸,然后热水也放好了。

    解衣踏进去,整个人没入温暖的清水里,暖暖的,通体舒畅,泡泡裹在自己身上,一片雪白。

    洗好澡,正吹头发的时候,门外的走廊隐约传来了敲门声,但是,敲的是对面的门,不是她的。

    许欢颜又打开了吹风筒,继续吹头发,没吹多久,就发现不对劲了,似乎,有人敲门敲到了她这里。

    关掉了吵闹的吹风筒,许欢颜侧耳倾听,果然是有人敲她的房门!

    难道是商容?还是哥哥?

    许欢颜心存疑惑,随便把头发往后抓了抓,出了浴室去看看究竟是谁要找她。

    一开门,果然是商容,他还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这会儿,她都已经洗好澡了,他却什么都还没做,不洗澡,也不睡觉。

    “怎么了?”许欢颜不解,开口询问。

    “那个,浴室里的水龙头好像都坏了,没有水!我找了许忻,可是他似乎睡得太死,根本就听不到敲门声……”商容双眼含笑,就连表情,都不是烦躁的,若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烦得没了好心情,他却仿佛在感谢浴室没水一般。

    “换一间吧!”许欢颜朝许忻旁边的房间走去的,可是门扭不开,许欢颜忍不住拍拍脑门,“今晚都昏了头了,客房平时都是锁着的,就我旁边的这间没锁,是应急用的……”

    “要不,你不洗澡了?”许欢颜试探性的询问,话才出口,立刻看到商容可怜兮兮的表情。

    “要不,你提水到你房间洗……”许欢颜再次提议,话为讲完,商容就打断了她。

    “那多累啊……”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在是让许欢颜不忍心。

    “那怎么办……要不……”

    “要不我到你房间里洗……”

    “你……”许欢颜一愣!现在也不能去吵老管家拿钥匙,许忻那小子又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许欢颜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这么做。

    “那还是到我房里洗吧,洗好了再回去睡!”许欢颜极不情愿道,“真是对不起!”

    “那就麻烦了!”嘴上这么说,商容心中却已经笑开了花,能跟用许欢颜的浴室呢,还可以进她的房间,多么幸运啊,以后来许家,他还住她旁边的客房,希望那浴室的水龙头永远都别修好!嘿嘿!

    许欢颜跟着商容进入浴室,放掉了浴缸里的水,然后问他,“你是在盆浴还是淋浴”

    “淋浴盆浴都行,你洗了头还是尽快去吹干吧,虽然是夏天,也别在深夜着凉,我自己来就行!”自然得就仿佛自己房间里的浴室一般,商容已经开始拖身上的休闲衬衫的扣子了,根本就不估计许欢颜是个女孩子,一切做得很是自然。

    “那好吧!”许欢颜拔掉了吹风筒插头,不敢再看已经脱去了上衣的商容,虽然即将跟宁少淮结婚,可是,她跟宁少淮,至多也是亲手加拥抱,男人的身体,她并不常见,这一刻更是不敢多看。

    拿着吹风筒出去,许欢颜顺便再给他把浴室的门给带上,然后坐在沙发里把头发吹干。

    许欢颜的头发吹干的时候,商容的澡还没洗完,她随意拿起一本杂志看起来,才刚刚翻开第一页,商容放在她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

    “商容,你电话!”许欢颜朝浴室喊了一声,这才发现这家伙洗澡洗了很久,比她还久!

    “你帮我接一下,我很快就出来了!”浴室内,商容并没想其他的,只叫许欢颜给她接电话,也不去细想这三更半夜的,会有谁给他电话!

    “好!”既然主人都这么说了,她就按下了接听键,看也不看来电显示,就把电话方放到耳边,带着倦意道,“你好!”

    “你是谁?”对方顿了一会儿,最后不满地质问起许欢颜来,“怎么有容的电话,他人呢?”

    许欢颜一愣,对方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已婚男人背后的情妇,此刻面对正妻的质问,无措得不知道作合回答。

    这深更半夜的,对方底气这么足,显然是跟商容关系匪浅,自己该在怎么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告诉她自己跟商容只是普通朋友,可是,普通朋友怎么会在这么晚了还呆在一起,说出去就连自己都不相信,更何况是电话那端咄咄逼人的女人。

    “他……”许欢颜正想说商容在洗澡,等下就过来,却又匆忙的改了口,“他就要来了,你等一下!”

    说完,许欢颜松了一口气,好在还能正常反应,要是那句商容正在洗澡的话说了出去,还指不定照成什么样的误会,毕竟那个女人很亲密的叫商容一声“容”,这说明他们两人关系匪浅,说不定还是人家的女朋友,深更半夜的,自己的男朋友的电话被一个女人接听,甚至还说男朋友在洗澡,就算是尼姑也会有所误会。

    “你是谁?这么晚了,怎么会在我家容的身边,有什么目的?”对方开口一个容,闭口又是一个容,现在还加上了“我们家”,看来她今夜是彻底被误会了,该死的商容,在不出来,我告诉你老婆说我们正在酒店的房间里,看你最后怎么跟她解释……

    “怎么不说话,心虚了么?狐狸精……”对方得不到许欢颜的回答,立刻认为许欢颜心虚,宁是她自己胡思乱想,宁是她想象力太过丰富,这位把商容称为他们家的容的女人已经认定了许欢颜是个狐狸精,还勾引了她的男人。

    “是谁打来的!”商容走出浴室,手上拿着从隔壁浴室里拿过来的白毛巾擦头。

    “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许欢颜把电话交给商容,本想跟他解释,想想还是留他接电话自己解释好了,“你来跟她说吧!我说不清楚!”

    “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商容拿过电话,看着上面的“孔欣欣”三个字,表面上没有多大的反应。

    “欣欣,怎么这么晚!你回来了么……”商容把手机放在耳边,一边擦着头一边朝房门走去,在房门口还捂住了话筒对许欢颜道,“我回去睡了,晚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大唐灵气复苏〕〔全职游戏分身〕〔军工霸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们的天国〕〔旅法师的学霸系统〕〔万界疯人院〕〔火影之古代纪元〕〔魔道帝君〕〔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