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尘脉〕〔都市之兵王归来〕〔大国航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末日赘婿〕〔都市之大仙尊〕〔蜜吻999次:乔爷,〕〔百花大帝〕〔第一娇〕〔枕上婚宠〕〔豪门盛宠:吻安,〕〔明日之劫〕〔抢救大明朝〕〔大唐好相公〕〔叶哥的传奇人生〕〔景星凤舞〕〔冒牌职业大神〕〔狮子的獠牙〕〔末日修复师〕〔大明之五好青年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2章 记错
    “他这样吻过你?如果没记错,你们可谈了两年零三个月的恋爱了。”

    她瘫在大床上,盯着繁星再度限入了彷徨,没有母亲陪伴成长,少女的心事从未向人诉说过,连第一次来例假都是在半夜里惊醒,然后发了一个邮件给监护人,一个小时之后她得到了回复,让她按照发来的学习摸索。

    “有没有胆子赌?”

    他咬住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打断她的回忆,低低的声音钻进她的耳中。

    “赌,我信他。”

    安诺躲着他的呼吸,扒开他的脸,用力点头。

    被墨竞尧讥讽说宁少淮不曾爱过她,她不服气,她不信会输!她还念着宁少淮那些好,怎么都忘不掉。而且,她也想从墨竞尧身上找到她想要的答案,十年的独立生活,让她习惯什么事都自己解决,从不梦想依赖别人。

    “你这样吻过多少女人,也吻过许欢颜?”

    墨竞尧翻过身,仰躺着看星空,沉声说道:“没有。”

    “难怪她要嫁别人。”

    安诺讥笑了他一句,潜意识里,她一直认为他爱许欢颜,把他也当成被人抛弃的可怜虫。

    墨竞尧不理她,安诺锤了锤床,又说道:“不过你的床比我的那个舒服。”

    “你这个女人,现在怎么不怕我碰你了?”

    墨竞尧忍不住拧起眉,安诺缩了缩肩,过了几秒才小声说道:“其实,是我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你,你以前见过我吗?”

    她又是试探,墨竞尧没出声,大大的手掌覆上她的小手,紧紧一握……安诺便痛得小声尖叫起来:“骨头要碎了。”

    “你是欲擒故纵?还是觉得我最近表现太绅士?刚才说的话又忘了吗,不该问事就把你的小嘴闭紧。”

    他这才缓缓松开了一点,淡漠地说道。

    他不否认也不承认,这样的反应让安诺非常不安,可也没本事继续刺探墨竞尧这样的男人。僵硬地躺了许久,久到安诺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她轻轻抽出手,爬起来准备离开,此时他突然又开口说道:“电梯锁了,明天早上再走。还有,以后不要随便相信男人,这样和男人呆在一起是很危险的。”

    瞧,这是个多么茅盾的男人,安诺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又说道:“除我之外,不可以再让别的男人碰你。”

    “啧啧,我简直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安诺忍不住讥笑起他来,墨竞尧侧过脸来,只冷冷地刺她一眼,她的笑声就梗在了喉咙里,变成了干涩的咳嗽。安诺发现,他的脾气有些怪,稍不留神就能惹恼他,而惹到他的后果往往是她难以承受的。

    “我去外面。”

    她干巴巴说了两个字,开门出去。和墨竞尧接触愈多,熟悉感愈明显,她能隐隐察觉到墨竞尧待她有些不同,甚至她能感觉到墨竞尧有两副面孔,一张对着她,一张对着外人。

    沙发很宽大,她睡得挺舒服,一觉醒来,她习惯性地双手双腿摆直,用力伸了个懒腰,这才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

    头上是蓝蓝的天空,白云飘在眼前,眨眨眼,侧眼一瞧,自己分明睡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面。眼眸一抬,就能看清单向的玻璃墙外的一切,墨竞尧正站在办公桌后,左手托着右肘,右手的指尖夹着香烟,一脸沉思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她跳下了床,拉开门就冲着他大叫:“墨竞尧你怎么这样……”

    墨竞尧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唇角一扬,倒是一脸春风盎然的表情。

    “我怎么样?”

    安诺还要理论,此时大门处却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扭头看去,只见宁少淮为首,七八个大男人都一脸愕然地盯着她看着,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宁少淮的脸上,他的双目中顿时光彩一黯,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

    安诺披头散发站在他的休息室门口,她身后的大床,薄毽滑落在地,床上的褶皱似乎在告诉大家昨晚发生过什么,还有她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宁少淮的脸色又渐渐变得愤怒起来,有人醒悟,连忙按住了宁少淮的手臂,小声提醒道:“我们是来谈事的,不要为了女人冲动。”

    宁少淮的拳捏紧又松开,垂下眼帘,让人看不到他眼底的恨意,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请安小姐离开,我和墨总有事要谈。”

    安诺站在门里,心突突跳得难受,不见到宁少淮还好,一见着,那种不舍的情份就开始在心里膨胀作怪,她听着他冷漠压抑的声音,心里极不好受。

    “安诺是我的人,就算听到也不要紧。”

    墨竞尧淡淡地说了一句,坐到椅子上,微抬着下巴盯着宁少淮。宁少淮的袖子抖了抖,这是在强制压抑自己情感的表现,气氛很紧张,过了一会儿,宁少淮才抬起头,一脸平静地看着他,慢慢地走到了沙发边坐下。

    “下个月初三,我和颜颜举行婚礼,婚礼之后请墨总遵守承诺,交出百分之十三的股份。”

    宁少淮的声音不大不小,可是安诺贴在门上听得很清楚,双手紧握成小拳,抵在胸口,宁少淮说过让她等他的,结了婚还怎么等?

    “宁总真性急,还有十天,今天就来提醒我了?”

    墨竞尧笑笑,修长的手指利落的打着了打火机,一明,一灭,办公室里就满是这噼啪的声音。

    “竞尧,墨老爷子生前当着我们的面立的遗嘱,如果你不肯和颜颜结婚,这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就当成给颜颜的贺礼,希望你能像墨老爷子一样,言而有信。”

    坐在宁少淮左侧的一位中年男人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他是许承志麾下的大将郑明,原景安的财务总监,去年因工作失误被墨竞尧解了职,还是许老爷子出面,才让他继续留在景安,挂了个闲职养老,想必是不甘心,还想重出江湖再掀风浪。

    景安的股份,许承志占百分之二十七,墨竞尧继承了百分之三十一,当墨竞尧拒婚的时候,知道这份遗嘱的人都大感意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如果我不交呢?”

    墨竞尧挑了挑眉,这眉眼间全是讽刺的笑,众人怔住,墨竞尧又说:“当时我不在场,所以,你们找到凭证再来和我说。”

    墨竞尧丢开打火机,在座各人的脸色都微变了一下,谁都没有料到墨竞尧突然变卦,不承认此事。

    “竞尧……”

    郑明还想说话,宁少淮却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墨总说得很对,遗嘱总要拿来给墨总过目,九点的会议,请墨总准时。”

    转身时,他侧脸看了一眼玻璃墙后,安诺看着他的脸,眉目越加削瘦,一双瞳孔却像被墨泼过一样,深遂幽暗,看不懂那黑色深处的含义。

    脚步声响过了,墨竞尧这才沉声说道:“衣柜有衣服,换上,下去工作。”

    安诺拉开衣柜,里面果然有几套新衣,连内衣内|裤都有新的,她拿了一条宽松的雪纺连衣裙换上,开门出去。

    “衣服是你自己脱的。”

    墨竞尧抬眸看向她,眼中尽是笑意,似乎心情不错。

    当然了,他刚刚赖掉了宁少淮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安诺心情却很糟糕,亲耳听到前男友的婚讯总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她快步往外走着,到了电梯边又返回来,小声问他:“遗嘱是不是在你这里?”

    墨竞尧扬了扬眉,笑意变得有些讽刺。

    “就在这个抽屉里,我这几晚都不会上锁,等着你来拿。”

    他用手指拍了拍那只抽屉,安诺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转身往楼下走。戴维斯他们已经到了,安诺强打起精神给他们端茶倒水泡咖啡,跑腿找各部门要数据要文件,一圈跑下来,两个小时就过去了,电梯一部接着一部地从76楼往下滑,高层散会了。

    集团里的氛围越来越紧张,江山换代的传言时有耳闻,安诺不想管宁少淮和墨竞尧谁会笑到最后,她只想知道宁少淮会不会要她去动手,以成全他江山美人皆入怀的美梦。

    一天的工作只能用又繁琐又烦人来形容,他们提出一个个创意,又一条条推翻,安诺一天都在做无用功,到七点钟,戴维斯这魔头终于点了头,确定了新方案。

    安诺长舒一口气,整理好文件,备份了一份,然后才关机,打扫办公室,下班!

    她是这个团队里最特殊的一个,所有的杂事都归她,这间办公室不允许团队以外的人进来,所以连卫生清洁工作都由她完成。

    忙完些已经八点半了,安诺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地开始叫,才站起来就看到地上有一道长长的黑影压过来,快速扭头,只见宁少淮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她的心立刻开始狂跳起来,来了,他是不是找自己去偷文件的?

    “我下班了。”

    她低下头,匆匆地收着东西,拿起大大的休闲布包就往外走。

    “诺诺。”

    宁少淮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低声说道:“你喜欢他?”

    “胡说什么?”

    安诺反驳了一句,是他要娶老婆,不是她要嫁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军工霸业〕〔大唐灵气复苏〕〔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职游戏分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魔道帝君〕〔最高赦免〕〔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引婚入戏:墨少请〕〔丞相大人不好撩〕〔末世小馆〕〔末日修复师〕〔逍遥万岁爷〕〔一剑飞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