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金乌大圣〕〔纯良毒妇:正室秒〕〔史上第一不正经〕〔长恨归〕〔都市至尊少帝〕〔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入骨宠婚:误惹天〕〔眉姐〕〔妃本撩人:王爷,〕〔唐末战图〕〔强宠,小娇妻给我〕〔首席大人的挂名妻〕〔神级黄金指〕〔长歌当笑〕〔我只想享受人生〕〔帝王妃之画嫣然〕〔次元间的旅者〕〔第一战妃:王爷清〕〔游戏世界旅行者〕〔龙王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8章 神色
    安诺轻轻地说着,宁少淮的眼中便渐渐有了些讶然的神色,她从未对他提起过这件事,是否,安诺也从未真正信任过他?这发觉让宁少淮也有些不悦,他捏着卡的手收回来,紧盯住了她的眼睛。

    “隋市这样发达,是南方数一数二的好地方,我也找到了好工作,我为什么要走。”

    安诺微扬起了下巴,挺直了腰,她安诺没有父母没错,可她也不会比谁活得差。

    宁少淮的手机又响,他看了看安诺,又看了看屏幕上的号码,最终选择了一言不发地离开。安诺扭过了头,把脸贴在冰冷的铁门上,她对宁少淮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因为他现在居然来赶她走!

    修锁的师傅很快就到了,一分钟完事,安诺砍了半天价,可不得不付了人家五十块,心里缺了一小块儿,哗啦啦流着鲜血。

    盘腿坐在沙发上吃盒饭,那家酒店的菜很好吃,她一向不为难自己的肚皮,正吃着,闺蜜聂小习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聂小习今年考上了公务员,也劝她考,可是安诺明白,小习是隋市人,家境优越,父母有地位有关系,可她不同,她不想浪费那个时间和金钱在这上面,更不想让宁少淮以为她想靠他。

    “安诺,我表哥有套房子想脱手,我让他成本价给你,你来不来看下。”

    小习在电话那里喳喳呼呼,安诺之前说过想买个房子给自己做窝。

    “好。”

    安诺打起精神,让她走,她就偏不走,而且她之所以来隋市,就是因为有一次沈律师说漏了嘴,监护人叔叔就在隋市。

    “那一个小时之后在星安花园见,喂,穿漂亮点,我表哥也会去。”

    不知道看房子还是看男人!安诺把手机扔到一边,她还有七十多万的存款,买个房子绰绰有余。她了解小习,天生爱迟到,约好的一个小时,她起码得两个小时过去,这样才刚好。

    换下身上的职业套装,穿了件短袖衬衣,一条米色休闲裤,扭头,只见桌上笔记本电脑一直开着,昨晚就忘了关,她忍不住走过去打开了邮箱,她和那位叔叔只有一个联络方式,就是邮件,她常会给他写邮件,告诉他自己的生活学习情况,而那位叔叔总是很久才会回她一封,也是寥寥三字:知道了。

    她噼哩啪啦打着字,从失恋到现在,写了足足有三千多字,她还写到了那个讨厌的墨竞尧,她问他是不是应该报警把那恶魔送进牢里去,最好关到他骨头都老得碎掉。邮件发送出去,她并不指望立刻得到回应,只是,她习惯了和他这样讲心事。

    很奇妙的,这一回邮件回得特别快,而且、居然有九个字:知道了,你要照好自己。安诺心情激动,立刻坐回桌前给他回复:

    “叔叔,我想请你吃饭,我们见面好吗?”

    这就是她考s大的原因啊,有一回沈律师说漏嘴了,她才知道叔叔在隋市工作。她猜测过他的模样,可能有大肚子,秃顶,又或者是很有钱的坏人,想做点善事,又或者――干脆是她老妈的老情人?

    沈律师听过她的猜测,每回都是露出一副想笑又不笑的表情,所以安诺就想,这个男人应该是很帅很帅,很有钱很有地位!

    楼下,一辆黑色的宾利越野静卧在路灯下。车内未开灯,墨竞尧关了手机,抬头看向楼上的窗户,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有个纤巧的人影闪了闪,灯灭了。他放下了车窗,点了一根烟,静静地等着那抹小巧的身影出现。

    没几分钟,有歌曲声传来,接着,安诺蹦蹦跳跳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小丫头穿了双拖鞋,踢踢踏踏的,马尾甩得老高。

    “叭叭……”

    墨竞尧按了按喇叭,安诺伸手挡了挡那刺目的车灯,往旁边躲了躲,待看清车里坐的人后,立刻就掩住了嘴,转身就往楼上跑。神了,刚刚还在诅咒他被关到骨头老得碎掉,他居然就立刻出现!

    “回来!”

    墨竞尧下了车,冲着她的背影低声喝斥,安诺回去才叫蠢,她脚下像生了风,直冲向楼道口,才要窜上电梯,两个强壮的大汉就从一边闪身出来,拦住了她。

    “姓墨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安诺回头瞪他,胸中一口气堵得难受。

    “宁少淮来过?”

    墨竞尧慢慢走近,一只手指轻抬起她的下颌,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安诺扫了一眼那两个男人,如果没猜错,这两个男人应该一直守在她家这里。

    “恐怕他在这里打几个屁你都知道了吧,何必装傻。”

    她尖锐地回他,墨竞尧忍不住就拧了拧她的小脸,低声说道:

    “这张小嘴还是挺能说,跟我走。”

    “去哪里?”

    安诺拉住了门,不肯挪动脚步。

    “你今天下午的方案我看了,有些地方你还要给我改。”

    墨竞尧微抬了下巴,语气有些不耐烦,安诺立刻说道:

    “我又不是你的员工,而且我不加班。”

    “抗议无效。”

    墨竞尧只回她轻飘飘的一句,高大的他只要一伸手就把她给拎起来,抱着就往车边走。

    “你怎么能这样粗鲁?”

    安诺被他塞进了车里,气得脸皮涨红。

    “你是淑女?”

    墨竞尧扫了她一眼,不客气地回她。上车,驾车离开她住的小区。安诺一路气鼓鼓的,在心里把墨竞尧骂了个半死,正骂得痛愉快时,墨竞尧阴森森的声音飘过来:

    “安诺,骂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

    安诺拧眉,侧脸看他,难道他会读心术?墨竞尧已经重新板起了脸,一脸阴郁地继续开车,直到车停在一栋灯火通明的别墅院前时,他才扭头来看着她说道:

    “下车。”

    “这是哪里?”

    安诺奇怪地问道,加班要加进别墅来?

    “我家。”

    他淡淡地说着,推门下车,安诺头皮都麻了起来,这大尾巴狼太难缠,她现在就像小白兔掉进了狼窝,欲逃无路。

    走进别墅一楼,客厅里居然还坐了七八个大男人,见他带着安诺进来纷纷怔住,这些都是景安集团的骨干,高层管理,拥戴墨竞尧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我推翻了世界历史〕〔猎神笔记〕〔豪婿〕〔我的加速空间〕〔皇后在位手册〕〔豪门盛宠:神医娇〕〔我在异界是个神〕〔抗战之垃圾系统〕〔与你共舞:魔妃舞〕〔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帝国第一宠:老公〕〔提督,你好〕〔无敌,从仙尊奶爸〕〔我不要面子的吗[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