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四三十八 妖魔猖狂极乐宴,披着人皮畜牲心
    陆灵成一见此兽,虽然不修人形,但气势已经金丹,御风踏云,好不凶猛。

    一虎身后有万兽作伥,山岭之权柄,可见在此地也是天然的一山之主,万兽之王。

    可惜来势汹汹,却是个样子货,一扑而来,被陆灵成一巴掌打在了地上,趴起数丈扬灰。

    “嗷呜!”却不甘示弱,迎风而长,身形变得巨大,想要压迫住陆灵成。

    所谓云从龙,风从虎,此虎常年卧于山谷狭洞,风口,收纳巽风,炼出三昧神风,一是过叶穿林的山风,二是夹云带雨的海风,三就是叫人摇摆不定的妖风。

    山风阴冷叫人阳气虚,海风湿冷,叫人生病,妖风叫人摇摆不定,心智不坚硬。

    往往此风一刮,来往行人,成群的,就要生出矛盾,一人落单,就能吃一人,二人去寻,就能吃二人,风一吹,叫人两股战战,不能行走,逃命不得。

    风中生灵,化为白色风虎,二三十成群,竟然有上百,结成阵势。

    把陆灵成围在中间。

    “张牙舞爪!”陆灵成自然是呼风唤雨的行家,这风虽然玩出了花样,不过是鲁班门前弄大斧。

    手掌一张,此虎耗费时日炼制的三昧风虎道兵,全部落于陆灵成手中,化为一道虎符。

    “你这孽障吃了不少人,如今对贫道又起了歹心,是饶你不得了。”

    这彪知道实务,晓得招惹了了不得的人物,竟然化为猫儿大小,主动露出肚皮,装作十分乖巧,愿意降伏。

    “你这家伙,花花肠子不少,狡诈之智已经如人,奈何学坏不学好。”

    “道长饶命!道长饶命!小妖肚中已经有了胎儿,纵然小妖罪孽深重,但肚中胎儿无辜,还请道长饶了小妖一回,小妖绝不再犯。”

    “呵呵。”陆灵成笑了笑:“放虎归山,养虎为患。”当下一抓。

    却不想这老虎竟然生了两颗毒牙,变为猫样,要往陆灵成手上一咬。

    “咔嚓”一声,两颗毒牙崩断。

    被陆灵成抓到手中那彪连忙道:“我是虎威太岁的干儿!你敢杀我,虎威太岁不会放过你的。”

    陆灵成一听,虎威太岁,没听过,或许是一个有名的吃人大妖。

    “他不放过贫道?贫道不去寻他,他就要叫阿弥陀佛了。”

    顷刻间,这虎妖就上了榜,成为了值时太岁,每日寅时,在此监察。

    肉身被陆灵成收了,日后说不得能炼丹,炼器。

    又去了这虎妖的洞府,果然洞府外全是骸骨,炼度了伥鬼之后,在洞府中发现了一桌牌位,分别是虎威太岁,西方金灵赫威元帅,还有一些其他供奉,但陆灵成只认得这两个,一个刚刚虎妖提及,一个是万妖国的白虎元帅。

    “看来万妖国万妖也不耐寂寞,偷偷跑出来不少妖怪,这个虎妖,说不定还是万妖国度之中世家中妖,只是可能只是私生子,不得宠爱,一穷二白。”

    洞府中并没有陆灵成看得上的宝物。

    其中一门修炼巽风法门的神通,在陆灵成看来也不太入流。

    “万仙教中良莠不齐,之前柳玄龙说过,万仙中有不支持自己的,想必和万妖国也有一些交流。”

    陆灵成思考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此处。

    不过多久一只皮毛斑驳的老狐狸从暗处出来:“太岁叫我来此宴请巡山太守彪九郎去参加极乐之宴,如今看来彪九郎是去不了了,这个道人不是好惹的,得去向太岁禀报。”

    老狐狸不知道他刚刚离去,陆灵成就在云头跟着他。

    极乐之宴是一个统称,无论人妖魔佛,都有自己的极乐之宴,最早起于皇室荒唐淫乱奢靡的宴会,渐渐也被别的学去,是酒池肉林之会。

    现在天下妖魔之中,有几个特别穷凶极恶的,平时依托于妖皇名下,也不出万妖国,如人豢养六畜,其在万妖国都之中也私自豢养人畜,用作吃食。

    只是人畜有限,人类繁殖也耗费时间,一年最多一胎,养大也需要时间,少者鲜嫩,老者肉柴,三十岁以后就不好吃了,所以只有万妖中贵族吃得起鲜嫩的人,如此倒卖人类奴隶的生意就做得很好。

    虎威太岁就是干这种生意的妖怪,这种生意见不得光,但他能成,可见世道之黑暗,不光妖怪吃人,人也吃人。

    这彪在此盘踞,但他吃的人都是些虎威太岁不要的人,年轻貌美的,还要养着等太岁的人带着人种口袋把人收走。

    如此才叫妖魔!

    陆灵成跟着杂毛狐狸来到了一处城池,竟然化为一老仆进入了府衙之中。

    陆灵成看得分明,当官的,是一头披着官衣人皮的老虎!

    再一看城中百姓,全无精气神意,虽然是白日,但门户紧锁:“征丁!”两个衙役拿着户吏书,一家一家征丁:“开门!开门!”

    “你家被征了!”

    开门的是一个老妇人,其身着单薄衣物,此时正二月,天尚寒冷,其冷得发抖:“我家大儿去岁已经被征了,二儿两月前也被征了,如今家中再无可用之丁了。”

    “你还有个十二岁的孙女,可征入军中!”

    老妇人惊呼一声:“何其苦也!”当下晕了过去。

    陆灵成所见其内中,老头瘫痪在床,一小女子服侍床前。

    当下心中怒不可遏!

    本就苛政猛于虎,如今竟然妖魔为官,迫害百姓。

    而这两个小吏,虽然是人身,但有妖魔心肠。

    此事既然碰到陆灵成就不能放过,当下将两个小吏打晕,拎着扔进府衙之中。

    “何人胆敢于官府前放肆?”两个衙役是妖魔所化,大声喝问。

    就在这时,此地城隍现了身,倒是陆灵成熟悉的人物。

    “当年一见道长造化,如今还有缘分再见。”

    那城隍就是去当地任职当官后被山贼杀了,被陆灵成封为那地山神,不想升了官到此地做官了,当时这城隍求陆灵成帮他报仇,将代替他当官的匪徒给杀了,陆灵成成没管。

    “代替小神来此处为官的匪徒,竟然是妖魔所化,小神官卑职小,奈何不得他,只得见他涂炭生灵。”

    陆灵成心中一算,就知道此事确实是自己当年失查,不管天下的匪徒,想着都是覆灭李唐的一股力量,却不想妖魔藏在其中,混着人皮,屠害百姓,这也是陆灵成当年为劫气所迷的一种表相。

    但既然出了此等大妖魔,陆灵成自然就要铲除。

    “这妖魔在此作乱,你为何不上报?”

    城隍哭道:“那妖魔有正经书,为王朝法度庇佑,又善用权势,巴结朝中权臣,我这城隍也是有名无实,三天两头被他招去倒酒割肉,毫无尊严。”

    “此妖魔什么实力?”陆灵成问道。

    “已经结出了婴儿。”

    陆灵成一听,自己虽然舍弃了元婴这个境界,金丹九转之后直接元神,算起来要渡过四次劫后,达到金丹五转,才抵得上元婴修士,现在还不行,但陆灵成并不畏惧。

    当下招来阴云一大片:“虎威太岁!出来受死!虎威太岁!出来受死!”

    此时城中太守听见雷音,片刻就通过声音判断出了陆灵成实力,太守虽然只是五品官,只相当于金丹,但是这妖魔并不靠官位御敌。

    “这道人如何是好?”府衙之中虎威太岁道:“这等道门子弟,不可过多招惹,如何能叫他退去?”

    那师爷听到声音,立马道:“只怕不行,此人正是杀了彪九郎的那个道人。”

    “如今魔道之中北方魔教已经无了,魔主想从诸多魔道之中从立北方魔脉,我妖魔一脉自然不可不争。”

    “此人既然挑衅,杀了了事,叫个儿郎披上他的皮囊,拖延些时日,等到魔主主持的,论魔大会,我妖魔道辩胜,成为北方魔脉,自然不怕他们。”

    “嘿嘿!万妖国中大披我辈中人早就不满憋在大山之中,不得自在,只可惜了墨海龙王一代魔龙,推翻四海龙宫统治,竟然死得不明不白,白白为我妖魔道损失了一员大将。”

    “哪个愿意外出将拿道人拿下?”虎威太岁并没有亲自出手的打算,府衙办公之地,如今成了妖魔宴会之所,明晃晃的《河清海宴》四个字下,只见猿猱妖吃的人脑,狐妖吃的人鞭,虎妖吃的心肝,财狼吃的大肠……

    以血为酒,生脍之人的惨叫为雅乐。

    “这些人活着的时候甚苦,此时肉也是苦的,不太好吃。”

    “是也!是也,大惊小怪,没见过妖怪,把胆吓破,肉都是苦的。”

    “哈哈!还是得女妖亲自出手,以画皮之术蒙蔽,使其不知不觉,被掏出心肝,如此心情愉悦下,肉也是甜的。”

    “读书人的心肝能滋养魂魄,修行人的心肝吃了能增加法力,未满三朝小儿心肝吃了能长寿,只有有当官的人的心肝有剧毒,咱们吃了道行会消沉,就是其五毒俱全。”

    “就像本太岁占据的这个人的心肝,被我制作成了一副黑心药,不愿与本座合作的人,吃上一点,不过一两旬时日,也要和我们同流合污。”

    “哈哈!虎毒不食子,人确是会吃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