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二百一十五 云霞京城寻师兄,狠辣手段惩歹徒
    “小白哥!”

    太学门外,陆云霞被看守大门的修士拦住。

    “姑娘!学府重地,莫要大声喧哗!”

    “我是来找人的!你们拦着我是什么事?”陆云霞继续大叫:“小白哥!”

    路过的学子偷笑:“小白哥,哪个学子的雅号?”

    “话说舍妹养的那只玉华短耳兔,名字就叫小白罢。”

    “依我看来,应该是原先在乡野求学的贫门学子的青梅竹马进城完婚来了,只期望别出现当朝驸马那档子事情了。”

    “你听这一声声,小白哥,叫得我骨头都酥了。”

    “凤春楼的姑娘才叫你酥吧!”

    “嘿嘿,你看这个姑娘,刁蛮可爱,天真自然,自不是凤春楼的那些俗物可比的。”

    “嘿嘿,祝兄台,马兄台,你们可上?”

    “若是两位兄台看不上,小弟可就要出手了!”

    这三个人号称自称太学三剑客,在杂家学习博物之术。

    一个叫祝芝山,一个叫马文采,一个叫唐白虎。

    “好一位清纯可人儿!”唐白虎走上前去。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位姑娘,不知你口中的小白哥是何人呢?”唐白虎手执折扇,轻点胸膛,上面画的是水岸石兰。

    “小白哥就是我师兄啊!师父叫我来投奔他。”

    陆云霞心里道:这几个货色就是师父说的那种用花词柳曲骗小姑娘清白的浪荡才子了。

    “啊!原来是白兄啊!吾与白兄情同手足,是同出同行的同窗,他和我住在一处,不如我带你去找他吧!”

    陆云霞心道:他是不知道姑奶奶的手段,非叫他几死死在姑奶奶手里,才好叫全了心思。

    陆云霞在门中就是混世魔王,女将军,女元帅。

    此时娇滴滴道:“真的吗?只要能带我找到小白哥,奴家什么都愿意。”

    陆云霞不知道哪里看了许多话本小说,也不挑男女情爱,专看演义,志怪,神仙小说。

    里面那些女鬼,狐妖的手段如何她门清。

    “真的什么都愿意?”唐白虎笑眯眯从头到脚,从沟到翘,打量了一遍陆云霞。

    陆云霞故作娇羞。

    唐白虎对着剩下两个剑客打了个手势。

    两人顿生淫笑:“看来还是唐兄道行高妙啊,三言两语就拿下了一个清纯小女子,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唐白虎一路跟陆云霞吹嘘自己和白兄情比金坚,信手捏来,什么什么典故,再套陆云霞的话。

    把陆云霞带到了他专门租来云雨的房子:“这处是吾家宅子,之前白兄说京都房价太贵,吾就邀他一同入住。”

    “现在他可能外出了,不在,我们先喝被水酒等他回来吧。”

    “不知道姑娘酒量如何?”

    “小女子不会饮酒。”

    ……

    另一边白振刚刚从农家药园试验出来,就听到窃窃私语,讲今日来了个女子说找什么小白哥。

    白振立马就感觉不对劲,连去细问。

    “哎呀,**兄,原来是你啊,小白哥,小白哥的,原来还有个青梅竹马。”

    白振本来没有字,但太学一堆学生都说年及冠,怎么能没字,于是取笑道:“振者,雄风也,伟丈夫不可不振雄风,当勃之起之,成绝伟之丈夫也,不如取字**。”

    大家于是都用**二字叫白振,白振拗不过,只得接受了这个雅号。

    “啊!惨了!我想起了!你那青梅,好像被唐白虎那个人渣搭话了。”

    白振一听也道:“遭了!唐白虎不要丢了性命才好!”

    那学子一脸懵逼。

    白振却快速打听到了唐白虎的租房之处。

    太学生以此风流之事,不以为耻,还称为雅事,喜欢卖弄,打听到不难,主要是其风骚本质难改。

    破开门去,就看见唐白虎被绑在了柱子上,全身猪肝红,眼睛翻白,口舌外吐。

    陆云霞训练道兵,用的文武鞭,一鞭一鞭抽下,不见伤痕:“敢用春药暗算我?不知道你姑奶奶每年给那些白蛇调配发情药物,是纯药的行家?”

    这鞭子每抽一下,唐白虎就哼唧一声,抽搐一下。

    见了白振立马道:“小白哥!你来了!师妹我被欺负了,这个死猪头,想糟蹋我,嘤嘤嘤!”

    陆云霞把头埋进白振胸口乱拱十,然后猛的抬头:“师兄你的胸肌好大啊!”然后托着自己的:“比我的都大!”

    白振哭笑不得:“这人快死了,他是太学学子,死了,皇帝都要过问,我先救他一救,你也太胡闹了吧!”

    “好啊!他想非礼我,你不怪他,还怪我,师兄,果然你变心了!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白振头疼。

    拿出一粒导泄火气的丹药,给唐白虎服下。

    然后道:“我们走吧!”也不给他解绳子。

    陆云霞点头:“师父叫我见到你,叫你跪十柱香,还给了我一把戒尺,要打断你的腿,你快点哄哄我,我回去就给你说好话!”

    白振道:“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住处去,我们细说,我也想知道岛上什么情况,信里也说不明白。”

    二人走后,不到两刻钟,导泄丹药起了作用,唐白虎一直哆嗦,下身遗白不止,然后失禁,身上的猪肝色却消退,春药效果退了。

    但看着自己这模样,一时间竟然还想着要面子,不喊救命。

    又饥又渴,两日,大小便都不能自己。

    脸面尊严,全部扫地,要不是祝芝山,和马文采两个好友发现不对,才把他救下,估计就会被风干成一坨腊肉。

    两人再问,确是什么也不说,显然已经自闭,留下了阴影,而且,陆云霞那几鞭,不是白打的,伤了肾经,若是不找灵医救治,只怕是再起不能了。

    ……

    “小白哥,你可真没良心,不想师父也就算了,一个娇滴滴的师妹都不想的吗?”陆云霞质问道。

    “胡说,我哪有不想师父,你猜猜,我在京城为什么不回去?”白振问道。

    “为什么呀?”

    “我要做官!”白振道。

    “啊呀呀!你要死,做什么官呐!不好好修行。”

    “师父说,世道清明我们自然好好修炼,世道乱了,自然要拨乱反正了,也是一场大功德。”

    陆云霞道:“那你怎么办?怎么当官?”

    “我打算参加明年的科举。”

    陆云霞张大了嘴:“你是不打算回岛了呀你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你的死相由我来搞〕〔峡谷正能量〕〔诅咒之龙〕〔坐忘长生〕〔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萧破天楚雨馨〕〔帝师死后第三年〕〔情深不负,总裁老〕〔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全属性武道〕〔我的22岁小娇妻〕〔我在精灵世界当饲〕〔盖世战神萧破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