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一百七十八手到擒来收香奴,自省手段修道德
    “你对贫道施展了媚术?”陆灵成把碧波水光旗顶在头顶,保持自己头脑清明,不会晚节不保。

    “未曾,这副容貌乃是天生,我天香狐族天生形容俊美,无论男女均有天妃妙相,还比天女妙相更高一个级别,只比国色天香的真凰妙相低一等。”

    这个天香狐族胡悠悠相当自信:“当年我六祖奶奶就是蟠龙地仙的妻子十香夫人,后来的粉红夫人,如今的金阙真人的情人。”

    “我等天香狐族因容貌姣好,常常使人无故情动,便要强行得到,若是强者,也是我族庇护,但也有不少元神真人以此算计。”

    胡悠悠叹了口气:“可怜我只是来学董贞娘娘的上等金丹传承,以求得阴阳和合大道,却不曾想卷入了佛道之争。”

    他这一叹息,陆灵成老脸一红,心中一跳,心道:“好妖孽!果然厉害,这佛门要闹笑话了。”

    “你功行如何?”

    “正是紫府九层,只是我狐族秘法,可以伪装,金丹九层也看不出来,伪装成一个练气期的修士,正好。”

    陆灵成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真是牺牲良多,贵族难道没有金丹妙法?”

    “董娘娘手中的金丹妙法是全真派的阴阳金丹,可以修成上品金丹,正适合我狐族,而且有益于壮大族群。”

    陆灵成点头,天香狐乃是稀有异兽,只怕是为了族群壮大才想要此份金丹秘术。

    陆灵成想到此前猪婆龙鞭,和山君鞭,配伍阴阳五行,炼成的大宝丹。

    便拿了出来:“此丹是贫道造化所得,或许对你有用,此事就拜托您了!”

    胡悠悠接过丹丸,惊喜道:“真阴真阳大宝丹!”

    陆灵成惊讶道:“贫道都不认得此丹,偶然炼成。”

    “此丹上成纹龙虎,又有淡薄丹气,好似要勾动我体内法力,结成金丹,又非内丹炼成,当是还丹点化手段,炼出了真阴,真阳,真阳乃水中浊精,是阴相,真阴乃岸上金莲,是阳相。”

    “可惜了,真阴真阳数量太少了。”

    路灵成有,也懂得金丹术语。

    因此大概明白,自己炼出了一枚假丹。

    但既然对他有用,陆灵成也高兴。

    “陆掌门放心吧,别说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和尚,就算是在世罗汉,人群中见到了我,也要多看两眼。”

    随后胡悠悠便去假扮游历公子哥,去了那尼姑庵中。

    果然把一群女菩萨迷得神魂颠倒,毫无理智,光天化日之下,下身僧袍湿了一片。

    大声尖叫之中,胡悠悠走了,但其他香客也看到了这些人的丑态。

    没过多久,胡悠悠又变成了一个女子。

    主动入了情缘楼,没过两日就变成了头牌。

    放出传言来,只喜欢那个小和尚,愿那和尚度她,不接正客,只卖茶水。

    但就是只卖茶水,竟然有七八个筑基修士放出话来,要找小和尚决斗!去挑衅紧那罗庙。

    “如此人间国色!真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消息传到了东显和尚耳里。

    只见他轻笑一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便出门去,度化女施主去了。

    第二日就有传出东显和尚失魂落魄走出,脱去了僧衣。

    而后就有传言,东显和尚破了色戒,亵渎了佛法。

    陆灵成不知道真假,但只感觉这个胡悠悠真是生猛!

    没多久尼姑庵就闭门了,有女菩萨耐不住寂寞,和一个香客云雨被抓了个现。

    由于她们都从良了,算是良人了,喻池就派人遣散了她们。

    没过多久,胡悠悠就又来到了岛上。

    笑着对陆灵成道:“昨日那东显和尚,疯魔了,我说我是个男儿,他说正好,只说佛门戒律不沾女色,没说不沾男色,只管放他屁的佛法。”

    “说愿意,化为石桥,受五百年风吹雨打,只愿换我一次度过。”

    “我看他模样还算周正,把他收为了小厮,他已经发下了誓言,此生对我一心一意。”

    陆灵成一惊:“你用了什么法术?把他迷成这样?”

    “我会天妃舞,此舞是秘传,见者无不会对我动情,又摄入了我的体香,相当于种下了情蛊,半月不得闻得我的味道,就要犯相思之毒,茶饭不思。”

    陆灵成连忙闭气。

    “放心吧!陆掌门!您是道德修士,贵气临身,收您为香奴,我是不想活了!”

    “那你收了这个和尚,可曾发生什么?”

    胡悠悠白了一眼陆灵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狐族虽媚,但伴侣只一人,且要修成金丹,最好只一个伴侣,且功法相合,可以互补,而且族长,也只允许我们与其他狐族通婚,不准与人族通婚,半狐命苦。”

    陆灵成老脸一红:“那你们不怕和尚?”

    “我们狐族,也是大族,诸天万界都有传承,老祖宗是你们三皇五帝中禹帝的妻子,又是娲皇身边的女官,不少还在瑶池中伺候西王母娘娘,如来也管不到我们。”

    “好了,此事已了,我就回天水宫了,正好,送你三根狐毛,以后再有这样优质的香奴,可以联系我。”

    陆灵成感觉一阵恶寒,虽然佛道不对付,但把人当成香奴,似乎有违人道意愿。

    但此事解决得又快又完美,主要是这狐狸精快金丹了,那和尚太自大了。

    自以为丰神俊朗,能迷惑万千女性,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可以不动情千次万次。

    但一旦动情,伤人只需要一次就可以,一次就能把人毁灭!

    陆灵成感叹之即,对感情避讳如遇蛇蝎。

    只怕这个胡悠悠经常做这种事情,日后也会有这样的报应在他身上。

    一遇情劫,便要应劫。

    胡悠悠走后,陆灵成又自省自身,有无不尊重他人,把人当成了途径,而不是目的。

    或许有,或许没有,陆灵成也在自省。

    好在人贵能自省,如果不能意识到自己走没走错道路,一条路走到黑才是可怕。

    这个胡悠悠以自己天赋,天香狐族身份,似乎对人命有些不以为然。

    但解决了紧那罗庙的和尚,陆灵成是高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