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一百三十六 礼崩乐坏人心恶,自作自受断水源
    这处小国说是国,不过是一座土城,几个村子围绕。

    是一处三不管地带。

    往北是沙漠,往南是其他国家,东西两边是大山,大山上有猛兽,会吃人。

    这处荒漠,原先也是一片草原的,有一口泉眼。

    这里的居民靠牧羊而生,用羊毛,羊肉,和别国换取粮食。

    但是。总有人想比别人更富,于是羊越来越多,草越来越少,风沙却多了起来。

    富庶的子民逃到了别国,穷酸的人留了下来。

    掌管洞天居民的五德府,也会派修士来治理当国主。

    但是已经晚了,民风在攀比,与牧羊的斗争中败坏,还想要利用修士的力量来倾斜。

    生产没有心思,斗争却来劲。

    一场巨大的沙尘暴后,泉眼消失了。

    此地开始变得缺水了。

    其他国家听闻这里变成了恶地,就把犯人流放到了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没有死刑。这里的官员认为,国家会有犯罪是因为官员不够好,制度不够好,使百姓不能有衣有食。

    陆灵成听闻就知道,这些就是道德经里的理想境界。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只是这里开始崩坏了。

    不是老弱,就是流犯。贪婪之心犹在,懒惰之风盛行。

    陆灵成被他们带入城池就看见了。

    街上到处是晒干的粪便。

    女人采集干草烧成灰,和一种泥土混合,用羊血混合成糊糊。

    喂给小孩吃。

    这就是观音土吗?陆灵成只感觉到了一股震撼。

    “你们没有打井吗?”陆灵成问道。

    “打了,打了好几口,但不出水!”

    “带贫道去看看。”陆灵成拿出一粒辟谷丹给小孩吃。

    女人却把它拍掉。把孩子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陆灵成。

    随行的一个刚刚喝过鲛人泪的男人,赶紧去捡,灰都不拍,直接吞下肚。

    其他人羡慕的看着他。

    陆灵成叹了口气:“碧波大仙是拿什么来考验我啊!玉楼真人要我拿到水道至宝又该如何得到!”

    等到陆灵成看到那零零散散散布全城的最深不过一两丈深的土坑。却有五六十个之多。

    “为什么挖这么多口都很浅,却不深挖一口?”

    “当然是我一个人挖了!在我的家,我挖出来了水,就要他们以食物来换!”

    “那为什么不继续挖?”

    “没有食物。”

    陆灵成算明白了,这水还没挖出来,他们就想着占为己有,收敛别人的财富。

    都只肯晚上挖,有时候趁别人不在,还往别人挖的坑里填土,防止他的井比自己先挖出来,自己的水就卖不出去了。

    源头是他们自己贪婪破坏了自己家的环境。且又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惯,和自私自利的想法。

    人与人都互相防备。又不劳作换取粮食,只知道斗争。

    没有道理不穷,不苦。

    特别是陆灵成还看到了有一个老汉,在跟羊在做那种事情。

    礼崩乐坏。

    礼崩乐坏!

    现在听闻来了国主,这些人全都来看,在那里磕头。

    求水的,求粮食的,求治病的。

    就没有一个想要恢复这片土地原有的样子。

    “带我去原先的泉眼处吧!”陆灵成命令他们。

    百姓却在阻拦他们:“那是神明居住的地方,不能亵渎。”

    陆灵成摇摇头:懒惰,愚昧,贪婪,好斗。

    原来水源消失了,他们就以为是沙漠中的神明来到了这里,要供奉他,把水源还给他们。

    把沙尘暴当成神明降临。

    陆灵成扔出了枚壬水雷,没给他们废话,把人群炸散了。

    不铁血一点,还真以为陆灵成是个好说话的白莲花,圣母婊。

    果然立马就恐惧下来,不敢阻挠。

    要解决问题,第一就是恢复泉眼。

    其他的事情都要靠后。

    到了原先泉眼之处。

    一棵干死的樟子松,有七八个人合抱粗细。

    陆灵成还感受到了淡淡的生机,与妖气。

    “出来吧!”陆灵成敲敲树干。就见一个枯瘦的老妇人,从树木中幻化出来。

    陆灵成有些发怵,这树妖修为比他高。

    其他百姓一句:“妖怪啊!”就全跑了。

    “老身见过仙师。”

    陆灵成道:“贫道观你全无血煞之气,还薄有功德,怎么霸占一地水脉,不给人活路,造成生灵涂炭?”

    老妇人幽怨地看了那边城池一眼。

    “不是老身占了水源,老身也快死了。”

    陆灵成连忙把自己储物袋里用来炼丹的三阶灵水给她。

    “到底怎么回事?”

    老妇人喝了灵水,面上干巴巴的皱纹舒张了一些。

    “可惜也只能解一时之渴。”

    “老身本来是一千二百多年前随一支贵族受封到这片绿洲的,被亲手种在了泉眼之畔。”

    “这里会聚了生机与灵性,水草丰茂,不过数百年,老身就有了灵性。”

    “自老身有灵性起,就把根深扎,把百丈大地之下的水反哺回来,使泉眼不会干涸。”

    陆灵成点点头:“功德不小。”

    “可自从其大量牧羊,争夺财富,绿洲就慢慢开始变了,草被吃光了。”

    “连草根都吃了。”老妇人感叹到。

    “自那起,不过一两年,这片土地就流不住水了。”

    “雨也少下,老身拼命汲取地下之水,水还是在慢慢变少,直到连老身本身的供水都不足了。”

    “天气越来越热,老身不得已落下了所有的叶子,来维持生机。”

    “后来风沙来临,这片土地就更留不住水了,全是沙子了,老身不得已把浅表的根都舍了,只留了深入地下的那一枝,勉强活命。”

    陆灵成明白了,说到底还是这群人自己作死把自己作死了。

    本来有一片水草绿洲,就像是一个大碗,可以装水,蓄水,这群人把碗打碎了,谁也没水喝了。

    陆灵成苦笑一声:“这不就是如同人生病,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这本来以为是挖井能解决,结果还要防沙,治沙。

    这治沙哪里是一朝一夕能成的,只怕还要整合好这些天天想着天下掉馅饼的人,齐心协力才有可能在十年内治理好,甚至要二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