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一百二十二 各画佳人颜如玉,难分伯仲陨香魂
    “我们比一个画技。”紫华仙姑开口道。

    “哈哈,琴棋书画,早预料到了,你们这些正道修士就是一股迂腐劲。”南方教主笑道。

    “来吧!没在怕的,我们圣教子弟,也是多才多艺的人中龙凤。”南方教主笑道。

    “画个什么也得出个题目吧!”无生圣子道。

    “你们要是说画玉清天尊,普罗上帝,我们肯定比不过你们,但要是说人间百态,修罗地狱我等也乐意。”

    柳永春站出来道:“自然是画在场人物了,能临摹逼真,有其神韵,自然是脱纸而出,再让他们互相斗上一场,神蕴抓得越多,自然借到的法力越多,就看是临摹谁了,要是我亲近的,临摹我师父,肯定能胜你,我也不耍赖,在场人物你选一个吧!”

    赤尸太子出来笑道:“本太子应战了,本太子于血海修罗国土经常为公主妃子画像,往往能夺其芳心,自认工笔不差,虽然不敢与道玄相比,但和你这个穷酸秀才相的笔墨相比,还是认为有胜算的。”

    柳永春哈哈大笑:“我是李唐仙朝的探花郎君,亦曾于宫廷绘画,不敢说吴道子第二,也敢说自吴道子之后历代名家,没有能点评指导我的。”

    一张大案桌立下。

    “各凭本事吧!本太子学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只见赤尸太子子也摆出一张大桌案,从储物戒指里那出了一张画皮。

    此皮白皙如雪,富含灵性,但又不失血色,不是罗刹国那种鱼皮制品,而是真正的一块人皮。

    由腹背之皮连成,数个美人,才能让他以邪法,无差别生长融合在一起,无一点瑕疵。

    此皮一拿出来,赤尸太子就放在鼻子下深吸一口:“还带有少女的体香,真是世上最上等的画布。”

    紫华仙姑和菡萏仙子,连带百花羞等女修都面带厌恶。

    这个赤尸太子有一幅六欲魔女图。就是他收集的女子的精魄炼成的专供他行乐的宝物。

    “打算画谁?”赤尸太子看向几位女修,发出不明意味的笑声。

    菡萏仙子站出来道:“画贫道吧!”

    这是早就商量好的,虽然菡萏仙子也恶心,打算等赤尸太子输了就用手段把画毁去,再给自己下个“天随地感大咒”,再有人画自己的画像就会激发她的感应,把画作毁去,免得魔修做出亵渎之事。

    就算不是对本人,也会恶心一阵子。

    “那就有劳菡萏真人了!”柳永春行了个礼。

    菡萏仙子点头示意,便站在哪里不动。

    诸位真人分分感叹:“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菡萏仙子之美可远观,而不可亵渎,若有亵渎之感,就不能抓住神韵,还会被其所恶,哪怕赤尸小魔头再有想法,也不可能赢了。”

    太白剑仙感叹道:“如洛神在世,姑射谪凡。”

    百花羞笑道:“师父已经得了瑶池仙女董双成的符诏,往后飞升仙界,西昆仑瑶池仙境,当与洛神,姮娥,杨太真等女仙女神比美,而不是以其称赞我家师父。”

    玉楼真人哈哈大笑:“什么比美不比美的,岂不知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成仙之人当以圣人言为教诲,你应当知晓:“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惟弗居,是以不去。”

    百花羞讪笑道:“是弟子着于外相了。”

    玉楼真人道:“着于外相的人,天下九成九,你要是能看破外相,就元神有望了。”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玉楼真人随口道:“现在就是这美色成了尔等心中的难得之物,于是有了心中挂碍。”

    “不仅是美色,还有诸多令人不舍之癖好,就连老头子我也有,比如好为人师!哈哈,这些都是挂碍之物。”

    “嘿嘿!玉楼老儿,你说这话,我可就听不得了。”南方教主修行太上魔道,对老君之言令有见解。

    “人生天地间,当然就是大道的决定了,美和丑,如同阴与阳,模糊美丑的概念,就如同模糊了阴阳男女。

    且修行之人当从心所欲,如同赤子,当心性坦然,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看到漂亮的事物使我愉悦,看到丑陋的事物让我难过,何必克制自己呢?”

    “赤子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连小孩都不知道男女之欲,可是也会阳峰挺立,何况已经懂得人事的大人呢?”

    南方教主与玉楼真人的辩论都于同一本经书。

    陆灵成听闻只觉得如同醍醐灌顶,他有些聪明,只听玉楼的话,对南方教主的话充耳不闻,只因他是魔头,就不会故作聪明去思考南方教主的话有没有道理。

    如此便不会钻牛角尖,陷入魔道圈中。

    但其他人就没有人像陆灵成这边聪明,特别是对生活某些事物还很享受,如这几个道德之修,有几个已经生儿育女,享受过天伦之乐。

    其实都没错,但南方教主随心所欲后面还有一句不逾矩没说。

    如此没有规矩的纵欲,怎么能说是求得真道呢?

    这就是断章取义的诡辩,而非道法自然之言。

    柳永春也拿出了一匹娟布,这画布是用灵素蚕丝细腻编成,抚摸平滑无有缝隙,乃是天女织法,制作无缝天衣的材料。

    看上去比画皮还要高档三分。共是三层压缩。最上一层是这个薄薄的无缝蚕丝娟布,中间是吸住墨水,不会使墨色晕染脏化的一种灵竹纸张。

    最下一层是云母纸,有如淡银色光彩,会让画作在灯光之下隐隐发出柔和之光,也会有氤氲生烟之感。

    两方自然都是用上最好的材料。

    菡萏真人身穿青白之衣,整体就只需要青白二色。

    只见赤尸太子拿出了一个玉盒,一打开,竟然是两颗碧绿色的眼睛。

    “这是本太子最喜爱的收藏品,取自一位西方大草原的一位牧羊女,她的眼睛如同湖泊与明月一般明亮,如星辰一样活泼,可惜她什么也看不见,白白辜负了如此一双美丽的眼睛,却看不见世上所有的美好。

    那时本太子还未修行,对她许诺要治好她的眼睛,带她去看这斑斓的大千世界。

    她曾道,希望能看海。本太子就带着她这双眼睛看了天涯海角。”

    赤尸太子竟然深情起来,痴痴念道:“本太子带着她看春日山花烂漫,夏日在高山之上看日出日落,于秋日在山林之中观看落叶之静美,于冬日看白雪落地一片茫茫。”

    叱利舍明王感叹道:“想不到赤尸小儿竟然是因情入魔,本佛主还以为他是当不上国主才入了魔。”

    爱一个人,却挖了她的眼睛。赤尸太子疯狂了,魔怔了。

    赤尸太子虽然没有说爱她,但确实种下了羁绊,谁知道,牧羊女部落的首领,将牧羊女敬献给了国主。成了赤尸太子的长辈,成了他的后娘。

    赤尸太子成魔之日,亲手将她掐死,取下了这一对如同帝王绿宝石一般的眼睛。

    “以情入画,只怕画的是你,神意却是令一个人,只是借你之形体,来看这世间的山河。”玉楼真人对菡萏真人道。

    “赤尸魔心无定,并非是爱一人,只是占有之心强烈,你看他做下的那些事情就知道了,把女子化为自己之收藏,不过是自以为深情,其实薄情之至,自私之极,自己感动自己的,魔心一颗,毫无疑问,且无可救药,不值得同情。”紫华仙姑品论道。

    “有情,生情,得情,忘情,离情,绝情,此当属于绝情之列。”

    只见赤尸太子把两颗眼睛分开研磨,白是白,青是青,黑是黑。

    化为了充满灵性的颜料。

    “画人先需画骨,再画内脏,肌肉筋络,再铺上外皮,然后才是五官,衣物,当有灵性之极,如同女娲捏土造人。”

    他把鬼魂至真至诚之泪混入颜料之中,以试验浓淡变化。

    开始画骨。工笔描绘,把如同白玉之骨,画得也美丽动人起来,让人知道什么叫骨相美。

    另一边,柳永春道:“上次去北冥神宗,在其治下,遇到了春神椿芽,我为她作了一幅画像,她赠了我一片春日新绿之叶,是此界最为纯净的青绿之色,今日为菡萏真人造像,当用此物,以是好钢用在刀刃之上。”

    用拿出一两星辰砂,亮银带红。“这是我专门接引星辰之力,烧炼朱砂而成,本是用来制符的宝材,现在为仙子画骨。”

    菡萏仙子决定等柳永春画完这幅画,就把它要回去。再送些什么东西给他,自己培养的六品造化青莲子怎么样?

    明显比起那边又是人皮,又是眼睛的材料,菡萏仙子更喜欢这一种,用料干净讲究。而且行云流水。

    两人都在用笔刷刷的画。

    几人飞到低空,将两人的画都收在眼里。

    一时间也看不出高下。

    不过也涨了见识。

    有人说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里骨皮心面,全齐了。当是对人体结构都了如指掌。

    但又有不同。

    柳永春画的是背面,赤尸太子画的是正面。

    陆灵成是个不懂风情的人,虽然也在看,只觉得画得都好,但也看不出好在哪里,还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对边上的老修行道:“还是咱们这边画得好。”

    老修行摸摸胡子,发现没有了,又放下手来道:“各有千秋,难分高下。”

    不过一会儿,骨肉脏器就添全了,又调色上了皮肤之色。

    只见赤尸太子用碧玉眼珠之色,为人物画上衣裳,点上眼睛。

    而柳永春却用大片大片的青绿把菡萏仙子画像涂抹掩盖。

    叱利舍明王笑道:“自毁画作,是认输了吗?哈哈。”

    菡萏真人却眼前一亮道:“花开时见我!”

    只见柳永春以北冥春神椿芽所赠与的第一片春日新绿之叶,晕染大片春日生机,黄芽化为新绿。

    化为了一朵巨大的青色莲花。莲花于水央摇曳,有水气氤氲之动感,又有春日勃发生机之喜悦。

    “我画完了,请诸位真人品鉴。”

    赤尸太子也刚刚完笔,点上了双眼。

    闭目两滴泪流下,刚刚好如同雨天微湿之惆怅。

    南方教主也道:“自古多情空余恨,这一幅画,情感上强柳永春十倍,但能不能赢难说。”

    两幅画都立在空中,供众人欣赏,品论。

    “柳永春,你这幅画有什么名堂?”叱利舍明王问道。

    玉楼真人笑了:“当有一场微雨。”

    于是点一下天空,立马天青色如烟。下起了朦朦细雨。

    雨水落在画上,莲花瓣青翠欲滴。花瓣开放出来,只见有一个自己抱住自己的青衣女子背对着众人。

    然后站起来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从莲花中走了出来。

    面色天真烂漫。看向菡萏真人就跑过去:“你是谁啊,怎么跟我一模一样?”

    而赤尸太子的画皮中人,转了转眼珠子,然后看向了四方,面上浮现了笑容,也是最天真甜美的那种:“我能看见了!”

    只见她跑下画来看向了海水,用手去摸,看见了云朵,也大呼。高兴极了。

    直到看到了赤尸太子,笑道:“我看见了,我都看见了!谢谢你!”

    赤尸太子也笑了:“没事。”

    “我记得有个人说过,带我去看海,那个人是不是你?”

    “是我!”赤尸太子道。

    “真好!看见了,今天就死了,也值得。”

    “好了,叫她们打吧!看看谁胜一筹!磨磨唧唧跟带孩子一样!”叱利舍明王感觉不对劲叫道。

    她俩是画中人物,不算生灵,虽然有骨血,但也只是画上去的。然而却都有情感,宛若一个真人。

    赤尸太子道:“好!”

    菡萏真人道:“可惜了,贫道还以为他画的是个腌臜性情,没想到出淤泥而不染了。”

    “但本题说画你,除了音容相貌是你,任何一点都不是你,是那个牧羊女。”太白剑仙指出问题所在。

    菡萏真人道:“也算圆了她一桩心愿。”

    柳永春的菡萏真人画像是借得了法力,神蕴,已经有金丹实力了,虽然只能动一次手。

    赤尸太子的菡萏真人却只有紫府实力,而且还不知道怎么运用。

    玉楼真人不忍毁去其性灵,道:“不用比了,算打了个平手。”

    赤尸太子愣了一下,再次仔细看了一眼那个牧羊女。

    只见他喃喃道:“看过了海,死了也值得,那就死了吧,别叫别的真实伤了你的心。”

    随即就把画皮毁了。

    画皮一毁,画中人就开始消散,只见她回头笑着看了赤尸太子一眼。口中像是在说什么话。

    “哈哈!果然是我圣教中人,怎么能把软肋留在世上,今此之后,赤尸你突破元婴,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叱利舍明王哈哈笑道。

    柳永春也是一愣道:“赤尸太子画技超绝,我跟他的却是打了个平手,此画作乃是菡萏仙子天颜,就赠与仙子了。”

    菡萏仙子点头,收过画卷:“我回去用莲藕给她换个身子,免得她顶着贫道的脸,给我做一个侍女。”

    “能得菡萏真人造化手段,当是小子画作荣幸。”

    “这一局,就一家一个名额,下一题,你们来出吧!”玉楼真人有些意兴阑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