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玄门 四十二 自爆法阵逃魔头,苦寻尸身终有获
    左都天追着东南布道使去了,元婴不是那么好成就的,首先就要将地魂从九幽召出,左都天没有这个忧愁,他的师父早就帮他把地魂找到了,封进了他的紫府内。

    他的人魂也早已进入金丹修成了阴神,现在只需要金丹上行紫府,并在天雷下,使地魂与人魂结合,从金丹中炼化阴渣,点化纯阳,修成婴儿,从此也可叫一声大地游仙!

    就此后失去了肉身,也不要紧,还可存世千年,然后转劫重修,觉醒宿慧!

    但是这个就算地魂已经准备好了,阴风吹体的劫数也不能避免,容易肉身僵死,可左都天因为修练上界天书,得天所妒,还要渡一道赤霄神雷才能成就雷道婴儿。

    但他艺高人胆大,完全不顾忌这个,正因如此,东南布道使才叫他疯子。

    而这边,浑海大王见此时机不妙,直接放出一团污墨,就往海中遁走。敖冰宁正要追,喻成峰道:“穷寇莫追,进阵斩杀赤尸!”

    敖冰宁仰天长吟,化为白玉神龙进入阵中。

    她一入阵,赤尸太子就感觉到了。想要直接弃阵而逃!

    “爆!”大阵中枢直接自爆,三十头修罗,化为金丹级别的血煞神雷,同时相当于劣质的五阶法器自爆。

    数万血神子,血海生灵乱溅,见人就扑,钻入体内,吸食血气。

    “无名,快走!”赤尸太子逃走之前不忘提醒僵尸无名。化为一道血虹,已经燃烧精血了。

    场上魔修见老大都逃命了,也纷纷逃命,紫府修士连连收割!

    而在阵中的敖冰宁,江小元,姬玉露,被炸得灰头土脸,想不到赤尸这么果决!直接将这么一套大阵自爆了。

    姬玉露看着自己身上的璎珞,宝珠个个破裂,正是防护大阵自爆牺牲了,还有腰上挂的吉祥结,同样也烂了,苦着脸,这是几代人存下的家当呐!

    敖冰宁有青龙旗守护,也没事,江小元的五帝五德华盖,却受损了,炸散了三朵庆云,他身上一块破劫玉也碎了。

    “杀不了赤尸,捉了僵尸也是一样的!”江小元黑着脸!

    多年顺风顺水,没想到竟然今天栽了跟头!魔修果然能在魔门这个养蛊一样的地方成长为真传,保命的本事就是一等一的!

    僵尸无名口笨舌讷,刚刚赤尸太子那一喊,却是不怀好意,正是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让众人目标放在无名身上,自己好增加逃命的机会。

    僵尸无名有苦难言,他不善逃遁之法,虽然钢筋铁骨,万法不侵,但一下子多出了三个人腾出了手,一下子就将他捉住了,打断了手脚,用千年桃神木钉住了关节。六阶镇尸符,镇压了恶魄,定颜珠压住了尸丹。

    “刚好师伯炼就不死药,还有一味千年僵尸肉没有凑齐。”江小元道。

    “千年僵尸肉?这也能炼丹?不怕吃死人?”姬玉露问道。

    江小元摇摇头:“那个方子我看过,是上古巫方,说是不死药,可古怪之极,除了千年僵尸肉用来调合生死之力,还有龙纹蟠桃这种可以延寿三千年的宝物,师伯既然要,这个老僵尸就还有些用处,拿来养着割肉也是好的。”

    旁边林得海叹道:“世间还有这种奇方?”

    姬玉露看着下方还有些血海生灵和血神子作乱,再次施展了祈天禳厄白莲净世大咒,将这些血神子,血海生灵,净化了,救了不知道多少人。

    而陆灵成这边,刚刚恶斗一头从天而降的血海双头蟒,刚刚以为要身死,就见一朵白莲落下,将其化为了清水,残魂都解脱了。

    刚刚要趁机杀几个慌乱的魔修,就感到马头喇嘛命灯里的残魂激动。就知道凶手就在附近。

    “你在找什么?”

    陆灵成听见询问,就见头顶,蓝越手上已经提着一个脑袋,是个紫府魔修,眼中的惊愕未散,脖颈还在滴血。

    陆灵成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句正常询问,但就是感觉像有杀气一样,或许是因为心虚。

    陆灵成只好将金灯拿出来。蓝越心灵寂静,能听见生灵不能听见之声,就像佛门的他心通一般。

    他听到了马头喇嘛残魂的述说,就直接一指西边,给陆灵成指明了方向:“头带黑色蛇纹抹额的就是了!”

    陆灵成立即作揖道:“多谢!”

    蓝越不管其它,又拦下了一个逃命的筑基九层魔修,一弹指,就见那魔修飞着,飞着,骨头与肉体就分离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化为一摊软肉了。

    “化骨指!”江小元直接飞到他面前,愤怒道:“你竟然修练了魔道白骨城主的法术!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极为歹毒的魔法吗?”

    蓝越皱眉:“玉楼真人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江小元一噎!竟然无话可讲。

    玉楼真人教化人,因人而异,他觉得蓝越不会诚心害人,修习法术就不讲恶不恶毒,只看天赋,就像心性慈悲之人,不会因为拿着砍头用的刽子鬼头刀,就产生要砍别人的头的想法。

    就如同一把刀,可以杀人,也可以用来切菜,同一味药,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

    不拘一家之言,取魔道法术可取之处,就像他能包容金阙真人毁坏了蓬莱名声,可为蓬莱培养了一个元神真人,他包容蓝越的出身,也能因此为蓬莱培养个可用之材。

    蓬莱中玉楼真人的心性,与算计才是一等一的,正是因为他善于包容,如同至柔之水,天下莫有与之争者!其它人,或多或少皆有其局限性。

    再者要论魔不魔道,那可有的说了,魔道之中都没有用千年僵尸肉来炼丹,玉楼真人却能包容,就是因为他放下了这些没有意义的成见。

    当然包容也是因人而异,禅宗名句,心如明镜台,时需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人无完人,有恶念就要及时去除。而蓝越这就是本来无一物了。故不怕有尘埃,就没有对他讲,是魔,是道,是佛了。

    而对金阙真人,就经常提点,就是怕他忘了自己拂拭,帮他拂拭。金阙真人能成元神,有玉楼真人一半多教化之功。

    有些人对人,有些人对事。倒也难有高下之分,必竟处境不同。

    而陆灵成找了一会了,终于看到了那个魔修,好家伙竟然也是筑基修士!

    直接攻击!那魔修刚刚才摆脱了一个筑基修士的追杀,正在逃离战长。陆灵成直接就双钩绞杀!

    就见他在他那件破烂骷髅飞行法器上,一低伏。

    更加加速逃命了。陆灵成又道大手印,就将他拍下来!

    就见他飞出了三头僵尸,都是夜叉,夜叉与普通僵尸不同的是,需要用佛门尸骨炼就,可以飞,可以跳,这三头僵尸,都破破烂烂,可见刚刚和别人苦战过。

    “爆!”魔修断尾,就想,活命!陆灵成下意识就要躲避。

    就见魔修乘机又跑了,根本没有自爆僵尸!

    陆灵成恼怒,就见一道飞剑,将魔修斩杀,原来是另一个筑基修士,战场上的己方修士已经开始在收割人头,争夺善功了。

    只见他挑衅地看陆灵成。陆灵成无奈,只好飞上前去。

    就见他拿着飞剑守御,远远道:“你要干嘛?我看你是追不上才出手的!可没有抢功!”

    陆灵成看他年纪轻轻,就知道也是个刚刚出门历练的雏,那把飞剑也是三阶上品中精品,没有几万灵石下不来。法术,遁术比自己高级多了,而修为才是筑基二层。

    “没有责怪道友的意思,是我的一个朋友,被这个魔修练了僵尸,要将尸体讨回来。”陆灵成解释道。

    “哦!那你要节哀啊!”这个小子说不定没有二十岁,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将尸袋扔给陆灵成。

    陆灵成作揖感谢,打开尸袋,里面有十多具尸体,都是精壮的体修,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炼制,只在药水里泡着,内脏什么的都掏出来,放在罐子里,上面有生辰八字。

    陆灵成找到马头喇嘛来,他身上已经抹上了尸油,各中金针,银针,扎在穴壳中,防止死后穴窍封闭,炼尸后关节不灵活。

    各中黑色符文已经绘画满了,这是防止魄逃逸。

    陆灵成看着,悲从心来,就这样走了。

    真的,一点都不体面。

    陆灵成将事先准备的金灵镇尸钱,放入尸口。

    用净水咒,洗去尸油,符咒。

    将脏腑安回腹中,一样一样,心肝脾肺,都用净水咒洗了一变,安回去。

    将尸体放入了事先准备的棺椁中。叹了口气。

    “也算功德圆满了。”陆灵成心中百般滋味,只得这样安慰自己,了却了一桩事情。

    还要感谢蓝越为自己指明方向。

    那个年轻修士见陆灵成这样难过,只觉得坐立不安,想要离去,又觉得不对。

    陆灵成回过神来,再次对他感谢,连忙询问他的姓名。

    “我是蓬莱亲传弟子尧十三。”他抓了抓头发。

    陆灵成不知道他是哪个真传弟子,还是长老的弟子,但只有金丹才能收徒,这个尧十三的前途肯定是比自己光明多了的。

    “我还有事,这个魔修就给你了,我自己再去杀几个!”他尴尬症发作,直接飞走了。

    陆灵成哭笑不得。只好将尸体收入纳尸袋,这里可是五百善功呢,对尧十三来说不算什么,对陆灵成可有用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